从罗安国使者的嘴中,李世民对那个汽车满地跑,飞机满天飞的国度算是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暗自感叹自己真是是井底之蛙而已,而那些大臣们也算是见了市面了,对这个神秘的罗安国更加心驰神往。

短暂的访问一直持续了三天的时间,接着罗安国的使者乘着飞机离去,当然离开之前,李愔带着李世民参观了一下飞机的内部设施,李世民又是一阵感叹,直到离开益州的时候口中还不断念叨着飞机的神奇之处。

在李世民离开之后,李愔总算是松了口气,自己亲自导演的这场戏算是终于完结了,为了能让澳大利亚基地能够顺利地介入益州的事物,他可是费劲了心思,不过这样一来,他就再也不用把一些东西藏着掖着了,可以公然让澳大利亚的工程对进入益州建设一些重大的项目,而这些项目依照益州目前的实力是根本无法完成的。

而且这五年来,李愔一直把发展的重心放在了益州,而其他的州县还是处于贫困落后的境地,这些也是李愔需要解决了,而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永远是不会错的,所以这修路的也是还得继续,第二个就是李愔和李世民说的铁路问题,他准备在封地内部修建一条铁路,延伸到长安,这样以后无论是煤炭什么运输都可以做的快捷迅速。

“殿下,恭喜恭喜,不,我们以后该称呼太子殿下了。”李世民离开不久一些传言就开始在益州流传开来,似乎是这次来益州的一些长安官员把李世民改封李愔太子的事情泄露了出去,而对上官仪这些人,这个问提可是一场的敏感,很快这些家伙就来到王府探听消息,既然事情已经泄露出去了,李愔也没必要再隐瞒,结果爽快地承认了。

“我就说殿下早晚都是太子,嘿嘿。”秦怀玉露出两排洁白的门牙说道,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李愔的位子节节攀升,他们的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

王银龙和管思兴神情亢奋,无限可能的未来已经展现在他们面前了,“殿下,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庆祝一下。”

“现在这件事情还未明朗之前不要这么张扬,你们心里有数就行了,等父皇的旨意下来之后再说不迟,现在我们刚和罗安国建交,接下来会有不少罗安国来的工程队和技术人员会抵达这里,你们要负责配合他们,不能出了纰漏,否则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李愔试图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他还不想这么高调,乐极生悲可就是笑话了。

从李愔口中确认了这消息,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闻言都点头应是,正如李愔所说这罗安国的事情才是大事,李愔和罗安国签署的几个工程协议可都是大工程。

官员们如此,那就更不用说崔莺莺和苏沫儿了,两个丫头这两天总是腻在一起说说笑笑,还准备张罗李愔登上太子之位要穿什么衣服之类的,让李愔真的是冷汗淋漓,没想到这个太子之位,这些人比他们还上心,不过这也情有可原,李愔的本事再大毕竟是名不成言不顺,至多是个边远的藩王,而现在就不同了,整个大唐未来都是李愔的,天下人也说不得什么。

和蜀王府的欢庆气氛想比,如今的东宫不再是以前的门庭若市,那些以前巴结太子的官员如同鸟雀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东宫也不复以前的热闹喧嚣,宦官和宫女的脸上都是挂着愁容,一阵精神不振的样子。

“滚,都给我滚出去!”

“殿下,你冷静一下。”

突然一阵怒斥和女子的央求传来,伴随着瓷器破碎的声音,接着两个宫女低着头疾步而出,因为慌乱,差点撞上准备进去的侯君集和杜荷身上。

“父亲。”侯君集刚进门,一个娇弱的声音传来,在李承乾的身边,一个年约十六的少女正关切的望着李承乾,小女的腹部微微隆起,显然是有了身孕。

看着女儿红肿的眼睛,侯君集忽然一阵心疼,当初自己为了权利让女儿嫁给了李承乾,让自己从此和东宫绑在了一起,而现在女儿已经有了李承乾的骨肉,他更不能坐视李承乾被废。

闻声,李承乾看向侯君集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他扑倒侯君集身边道:“侯将军,父皇怎么说。”

深深叹息了一声,侯君集道:“老臣和问了皇上,最后皇上说出了实话,他的确是准备改立太子。”

“什么!”李承乾的身体瞬间瘫软下来,“他居然真的要废了我,父皇居然真的要废了我……”

望着李承乾颓废的样子,侯君集和杜荷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侯君集对着李承乾道:“太子,如今我们再也无路可退了,唯有逼皇上退位这条路可走了,而且就算皇上不废了你,你不还是一样要这样做!”

一滴眼泪从李承乾的眼角滑落,这对他来说怎么能一样,这说明他从小一直崇拜的父皇对他是彻底失望了,这对他是一种彻底的否定。

“太子,难道你还在乎他是你的父皇吗?他都这样对你了,你何必还对他存留父子之情。”侯君集道,“他已经不是以前的秦王了,我自跟着他立下了多少功劳,而他呢,居然因为我挪动了高昌国的一点战利品就治罪于我。”

杜荷闻言叹了口气,侯君集征服高昌国以后擅自挪用了一百万贯钱,最终是被人弹劾,为了这个事情李世民非常生气,狠狠斥责了他,还把他关进大牢一个月,“太子殿下,侯将军说的没有错,我们没有退路了,为今之计只能逼皇上现在传位于你了。”

侯君集的话让李承乾猛然抬起头来,“呵呵,他不把我当做儿子,我又何必把他当做父皇。”,缓缓站了起来,李承乾道:“那就按照我们以前的一划实施,过几日我会装病,到时候让人通知父皇来东宫看我,侯将军负责埋伏兵马,到时候我们威逼他禅位于我。”

“嗯,如此甚妙。”杜荷道,“不过,蜀王怎么办?”

“哼,等太子继位立刻招他进宫参加新皇登基仪式,他若是来我们就把他斩杀在长安,他若是不来那就是乱臣贼子,天下共讨之。”侯君集道。

李承乾眼睛轻轻眯了起来,成败自此一举。

李世民改立李愔太子的消息不但传到了李承乾的耳朵了,远在齐州的李佑同样得到了这个消息,而这个消息同样让他坐立难安,他和李愔矛盾重重,李愔得势他必然不会有好下场,事到如今,他只能奋力一搏了,李佑暗自下了决定。

长安,太极宫甘露殿,李世民从益州回来就立刻开始处理政务,改封太子事情如今已经传扬了出去,让他也是颇为烦恼,只是无论如何,这个决定他认为是对,无论对于谁来说,把太子之位交给李愔都是最正确的选择。

“皇上,皇上,齐王反了!”李世民正在专心批阅奏折的时候,长孙无忌的声音就从房间外传来。

“什么!”李世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望着一脸焦急的长孙无忌道:“你刚才说什么!”

长孙无忌道:“齐王李佑在齐州造反了,皇上!”

李世民握在手中的笔滑落地上,脸色顿时涨成紫红色,骂道:“李佑,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现在立刻让李绩带领大军把他给朕捉来,朕一定要亲自审问他。”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