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州,李佑正一副愁眉莫展的样子,他虽然选择了反叛,但是下一步如何去做他并没有具体的打算。

“殿下,事到如今我们不如入豆子岗为盗,这齐州城皇上必然会派人前来攻打的,以齐州这点兵力根本就抵挡不住啊。”一个将军打扮的人对李佑说道,他的名字叫燕洪亮,深的李佑的信任,曾经也是个街市上的斗狗之徒。

李佑眉头锁了起来,“这岂不是太过有辱我一个皇子的身份?”

燕洪亮到道:“殿下,现在还讲什么身份,命要紧啊。”

“让我再想几天。”李佑还是有些犹豫,这回的事情,他甚至都没有和阴弘智商量就决定了,现在城中正在招兵买马,他相信凭借自己的能力照样可以打下一个江山。

李佑这里和燕洪亮商量着对策,但是齐州折冲府中却是另外的情形,如今天下太平,李世民又刚刚平定了草原,可以说如今的大唐正在走向鼎盛,这些个士兵谁心里没有个计较,当李佑决议谋反的时候,他们的心里也活泛起来,在他们看来,和李佑造反才是纯粹找死,而其中的尤以兵曹参军杜行敏为首。

“杜参军你说句话,大伙该怎么办?这若是皇上的军队打过来了,我们可是如何是好啊?”折冲府中一个精瘦的汉子被一大圈士兵围着,正在低头深思。

“就是,这齐王可以谋反,我们没必要跟着卖命。”

“……”

士兵们围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去给李佑当替死鬼的,可见李佑平日里在他们的心中形象如何了。

“大伙静一下,如今天下太平,谋反是取死之道,这个大伙心里都清楚,而且现在的皇上勤政爱民,我们更不能跟着齐王谋反了。”杜行敏分析道。

“没错。”,“说的是”……

抬起手示意士兵们安静,杜行敏道:“我是有个主意,与其等着白白送死,不如我们今夜直接把齐王困了押送长安,这样我们不但无罪,反而是大功一件,各位认为如何?”

“嗯,杜参军高见,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好了。”

“全凭杜参军指示。”

“……”士兵们纷纷附和起来。

见状,杜行敏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今晚齐王据说要宴请地方的豪绅共谋叛乱之事,我们就在今晚动手把他们一网打尽。”

“好!”士兵们同声附和。

夜幕降临,齐王府中一片歌舞升腾,齐王妃也是亲自出来接见宾客,和李佑一起招待这些地方的豪绅,这些中没有一个不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李佑宣布自立以后,这些人纷纷表示支持,投机商在任何朝代都是不会缺乏的,正在众人喝的酩酊大醉的时候,齐王府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接着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涌入了齐王府,以杜行敏为首的府兵把齐王府围的是水泄不通。

“大胆,谁让你你们来齐王府的,还不给我滚出去,惊了本王的客人,不怕本王治罪吗?”李佑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还以为自己是那个可以在齐州呼风唤雨的齐王。

杜行敏扫了一眼宴乐的宾客,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些人他都认识,没有一个不是齐州出名的黑心商人,他道:“齐王,你公然谋反,大逆不道,来人呐,把所有人都给我抓起来押往长安。”

“是!”士兵们洪生喊道,一队士兵提着明晃晃的横刀冲了过去,把李佑困了起来,其他的人也同样被捆成了粽子。

李佑和燕洪亮这是才反应过来,骂道:“好你个杜行敏,你居然敢造反。”

“哼,如今天下太平,你们却要逆天而行,我不是在谋反,只是在替折冲府的士兵谋条生路。”,说罢,杜行敏头也不转地离开,他已经派人前往长安向李世民通报这个消息……

得到李世民的命令以后,李绩就带着两万人马前往齐州镇压叛乱,可大军还没有抵达齐州的时候就得到李佑被士兵捆起来的消息,接着李世民让他带军返回长安,只留下一部分士兵交给前往齐州彻查此事的刑部尚书刘德威即可。

李佑的反叛还未开始就变成了一场闹剧,但是这件事依旧是让朝野震动,而李佑在朝中的势力也是战战兢兢,阴妃的地位一落千丈,整日以泪洗面,正是因果报应。

这日,李世民正准备前往东宫探望生病的李承乾,因为李佑的事情,李世民几日没吃下饭,自己也是病了一场,身体康复的时候却得到太子李承乾病了的消息,东宫的宦官已经来禀报了数次。

他刚准备出门,长孙无忌一脸死灰色地疾步走来,道:“皇上,你要去哪里?”

李世民察觉到了长孙无忌的异样,他的脸色这比李佑谋反的时候还要难看,“太子生病了,我准备去东宫看看他。”

脸上的苍白瞬间又深了一层,长孙无忌伸手拦住了李世民道:“皇上,你不能去!”

“这是为何?”李世民奇怪道。

深深叹了口气,长孙无忌实在是不忍心告诉李世民刘德威刚刚让人快马传递来的消息,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太子和侯君集正在密谋逼你禅位,你要是去了,就回不来了。”

“什么!”李世民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脑中翁的一下全部空白,眼前一黑,接着身子一软就要倒下。

“皇上!”长孙无忌大惊,立刻扶住了李世民,对宦官道:“快叫太医!”

宦官闻言慌忙向外跑去,而长孙无忌则是把李世民扶到了床上。

缓了一会儿,李世民悠悠醒来,只觉心中一股浓重的悲伤袭来,这种悲伤甚至超过了当年他亲自杀死李建成的时候,接连两个儿子试图谋反,这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皇上。”长孙无忌担忧地望着李世民道。

“不要惊动其他人,把他们全部抓起来吧,朕要亲自审问他。”李世民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道。

“是。”长孙无忌应了声是,接着转身离去。

“等等。”李世民又叫道,“还有,召蜀王回长安。”

长孙无忌明白了什么,又是点了点头。

东宫的李承乾没有等到李世民的到来,相反,等来的是李世民的禁卫军,侯君集带来的死士面对这些穿着板甲的士兵根本抵挡不住,很快就被屠戮殆尽,侯君集也是战败被擒住了。

而接着,蜀王的车队进了长安,很多大臣明白,这大唐的天马上就要变了。

“父皇,母后!”延喜殿中,李愔见到了憔悴的李世民和脸上尤挂着泪痕的长孙皇后,李愔没想到这件历史上的悲剧终究还是发生了。

“太子和齐王谋反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李世民问道。

“是的,父皇,儿臣已经听到了传言,只是请父皇你保重身体。”李愔说道。

李世民点了点头,李承乾和李佑的事情他已经查了个一清二楚,说起来李承乾谋反的事情能被发现李佑还是立了功,这李佑在长安安插一个刺客,正是这个刺客在李世民北伐的时候袭击了李泰,但是让人哭笑不得的时候,这个刺客不仅效力李佑,同时还在为东宫做事,这也是为什么李泰当初咬定是李承乾干的,而这个人被李佑谋反案牵扯进来,接着就把李承乾和侯君集的事情抖了出来,这才让李承乾谋反的事情大白于天下。

“嗯,父皇身体你不用担心。”李世民叹了口气。

见李世民的样子,李愔有些愧疚道:“父皇,是不是改立太子的事情才让太子这样铤而走险。”

“这不关你的事,这个逆子,他早就有了谋反的想法。”李世民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但同时心中又是无比的痛惜,在狱中李承乾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了他,说若不是他当年的玄武门之变就不会给其他皇子造成皇子就是争来的想法,而这句话让他更是难过。

李愔看了眼长孙皇后道:“父皇,那你打算如何处置太子和李佑。”

说起这个事情,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都是看向了李愔,其实这也是他们让李愔来一趟长安的原因,希望李愔可以说出自己的想法,毕竟经历这件事,李愔必然是太子,而以后还将是大唐的皇帝,那时间他又将如何对待李承乾。

望着长孙皇后期盼的眼神,李愔心中叹息了一下,历史上李世民终究也是没有杀掉李承乾,而是把他贬斥成了庶人,由此可见李世民还是很心疼李承乾的,而李愔也答应过李世民不杀任何一个兄弟,此时不如送一个顺水人情,让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安了心。

“太子犯下谋逆大罪按律当诛,但是毕竟他也是受小人唆使,因此,儿臣以为把他贬斥为庶人即可。”李愔口中的小人自然是指侯君集了,这件事情总得有个人背黑锅。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闻言心中都是一松,李承乾怎么说也是他们第一个儿子,他们又怎么忍心诛杀自己的亲儿子呢!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