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一众人等在花园里正看的入神,李愔回来了也没有几个人注意,全都是把注意力投向了屏幕,李愔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会儿正播放着孙悟空大闹天宫,正是精彩的时候。

他瞧了一眼,转身欲回寝殿休息,这连日在索马里奔波,他真的有些身心疲惫,只想回去休息,刚转身只听“哎呦”一声,李愔定睛一看,却是端着瓜子果盘的柳烟雨。

李愔忙扶住她道,皱眉道:“这些事情让下人们做就行了,你何必自己动手。”

“不是,我和太子妃,苏小娘子在一个地方看电视,怕下人不知道我们喜欢吃什么,就自己过去拿了。”柳烟雨低垂着头说道。

李愔点了点,让她过去,这时柳烟雨似是有难言之隐般,站在李愔面前不挪动,半晌说道:“殿下,奴婢听闻如今百济和高句丽联合出兵新罗,现在新罗的使者已经到了大唐求助皇上,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了。”

“是吗?”李愔闻言道,这件事他还不从得知,可能在李世民看来这件事并不值得一提吧,毕竟大唐刚刚收拾了北方的蛮夷,四海臣服,对高句丽这样的小国自是不放在眼里,“我这就问问父皇吧。”,李愔明白柳烟雨担心的是什么,她早就和李愔提过可否把她的家人接来益州,但是李愔一直没有来得及办理这件事。

见李愔拿起了电话,柳烟雨露出了期待的神情,这百济已经背后的势力是倭国,在倭国被李愔控制住,这百济仍旧不安分又和高句丽勾搭在了一起,试图覆灭新罗。

接通了电话,李愔问了李世民这件事,李世民道:“这新罗一向和我大唐来往亲密,高句丽狼子野心,对我大唐一直不称臣,简直是对朕的蔑视,隋炀帝三征高句丽而失败,父皇就不相信这个邪,朕已经答应新罗出兵讨伐高句丽了。”发了一阵牢骚以后,李世民的话音一转道:“愔儿,这趟父皇还是打算御驾亲征,你那益州水军可否借父皇一用,最好可以借一部分益州军队给父皇,让父皇亲自教训教训这个野蛮小国。”

李愔心中暗笑,这李世民上次北征草原是接着李愔的益州军取得胜利自是脸上无光,因为这是薛仁贵指挥的军队,和他的关系不大,这次他想李愔借兵的意思很明显,想要自己去高句丽耍一会儿威风。

“既然父皇开口,儿臣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儿臣就派出两万益州军任父皇调遣,并且让益州水军相助父皇如何?”

电话那头的李世民喜不自胜,道:“嗯,正和朕意,这样吧,你就让益州水军在登州码头集结,父皇打算从兵分两路,一路穿过草原进攻高句丽,还有一路就是从登州出发从海上进攻高句丽,这路由父皇亲自带领。”

“好的父皇,这两日儿臣就让舰队出发,在登州和父皇你会合。”答应了李世民,李愔又和李世民说了几句闲话,李世民又说等这回征服高丽就到益州来看电影,李愔也是满口答应了。

挂了电话,李愔对柳烟雨道:“大唐的军队马上就要讨伐高丽了,你不必担心,那日我随你一同去一趟新罗就是了,到时候把你父母接来益州,你也就不必再担惊受怕了。”

闻言柳烟雨露出轻松的表情,欠身道了谢就要走,望着柳烟雨青春婀娜的身段,他一把拉住她,附耳道:“我在你房间等你。”

“殿下。”柳烟雨嗔道,做贼似地打量了四周,见没人在意,羞红了脸对李愔点了点头。

李愔坏笑着向柳烟雨的院子走去,虽然这个丫头还没有得到什么名分,但是也有了自己的单独的院子,生活起居方面和苏沫儿无异,只是她自知身份低微,因此在崔莺莺面前还是像个丫鬟一样俯首帖耳,倒是苏沫儿和她处得来,崔莺莺心知李愔和她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也有意收了她,心中虽然不乐意但也是接受了,如今见她行事乖巧,又听话,对她也越来越喜爱,不再像以前那样,冷冷淡淡的。

在柳烟雨的院子住了一宿,隔日,李愔给薛仁贵打了个电话,让他整备人马,同时又联系了孙东旭让他派遣一只舰队过来,载着军队从水路出发前往登州,两人得到通知以后都是应允答应。

“电话就是方便。”挂了电话,李愔说道,终于不用传递个信息都需要十天半个月了,没有效率的人生就是浪费生命。

休闲着离开柳烟雨的院子,李愔回了寝殿,崔莺莺还刚起床,正在梳妆,见到李愔回来他道:“殿下可真会挑空子偷香窃玉,若不是荣达知会了我,我还以为殿下没回来了呢。”

李愔嘿嘿笑着,在崔莺莺身边坐下,因为生了孩子,崔莺莺的胸部更显高耸,李愔的手从她的背部绕过去就开始使坏,崔莺莺横了李愔一眼,就把他的手拍掉,啐道:“那个小蹄子昨晚没把你侍奉好吗?现在又来使坏。”,虽这样说着,脸上却满是笑意,这至少说明李愔对他还念念不忘。

李愔呵呵笑道:“这本就是夫妻间的情趣之事,可以促进感情嘛。”,李愔站了起来,道:“李仁呢?”

“现在孩子也大了,我就让他和奶娘睡了,剩的……”崔莺莺脸忽的红了。

李愔会意,笑的越加坏了,自从崔莺莺生了李仁以后,她一门心思就都放在李仁身上了,和李愔基本上没有了夫妻生活,现在自然是有些难耐了,如今益州的事物都是运行的井井有条,李愔也是可以尽心享乐,几日中倒是陪着几位娘子游山玩水,享尽艳福,从索马里回来的郁结之气一扫而空。

过了一旬有余,孙东旭的电话打来,说是他们已经在登州集结,李愔嘱咐他们要听李世民的调遣,同时带着柳烟雨乘坐私人飞机前往倭国的殖民地,他本是答应了柳烟雨要把亲人找回来,这自然是不能食言了。

傍晚,李愔带着柳烟雨去了机场,第一次乘坐飞机,柳烟雨自是异常的惊奇,在飞机里到处打量,如同一头欢快的小鹿,李愔正是喜欢她活泼的样子。

前往倭国的旅程比前往澳大利亚短的多,李愔一杯咖啡还没喝完,这飞机就降落了,前前后后半个小时的时间都不到。

机场是曾志达在迎接李愔,陪同的是苏我虾夷父子,见到李愔苏我父子露出敬畏的表情,益州的大炮和火枪已经彻底征服了他们的心,对李愔他们提不起一点反抗之心,而这个从天而降的东西更让他们把李愔像神人一样崇拜。

“欢迎太子殿下前来倭国。”苏我虾夷父子同声说道,通过益州的驻军,他们得知李愔如今已经是大唐的太子殿下,这让他们对李愔越加恭谨,现在倭国的势力全部依靠李愔的扶持着,只要李愔点头,一个势力立刻就会覆灭,这在倭国现在已经是共同的常识,因为为了讨好了这位太子殿下,他们是争相在自己的统治区域开发通商城市,现在来自益州的商品是充斥了倭国,但是不得不说,这些益州商品非常的受欢迎,甚至是倭国的贵族也都是以使用益州的商品为荣。

李愔对苏我虾夷父子挤出一丝微笑,他只是通过这里前往新罗而已,并不打算在这里呆多久,李愔也没让他们来接机。

曾志达有些尴尬道:“殿下,是我说漏了嘴,他们非要跟着来。”

苏我虾夷是个老江湖,长久的权谋争斗自是炼出一副极厚的脸皮,他谄笑道:“殿下,曾将军的话句句属实,只是殿下来一趟倭国,苏我家族却不能侍奉殿下实在是我的遗憾,今天晚上就让我们尽一点地主之谊吧!”

李愔看了看天色,晚上总归要吃饭的,于是道:“既然是苏我大臣的好意我就不能推辞了,请!”

苏我父子立刻露出惊喜地表情,李愔的应允让他们十分高兴,现在倭国的贵族相见李愔一面都是难于登天,能和李愔共进晚餐,这要是传出去,定然让苏我家族面上增辉,在这些贵族中长了脸面,那是何等的荣耀。

“曾将军,你也来吧!”李愔对侍立一旁的曾志达说道。

现在琉球的事务基本上是交给了金大谦管理,而且金大谦这个刺史在智能人的帮助下似乎把台湾管理的也很不错,而孙东旭和曾志达则是负责从倭国到南海这片的殖民地,这其中又以倭国的殖民地为重,因为这个区域也只有倭国拥有完整国家制度,不过接下来高句丽,新罗,百济三个国度李愔也打算收入囊中,新罗现和大唐的关系友善,因此对益州的商品并不排斥,但是高句丽和百济和大唐一直都是敌对的关系,对益州的商品自是排斥,而据李愔了解现在已经有商人在益州的官员中游说,让官员们劝益州军对两个国家动武打开口岸,现在李世民要对高句丽动手,李愔正可以乘机得利。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