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控制索马里中部区域建设基地的想法,李愔忽然来了兴致在加以达罗小镇转了一圈审视一下自己的土地,不过,这个没有供水,没有医疗,甚至连一家超市都没有的小镇是让他失望了,他现在拥有的唯一资产就是这些难民了,很显然这还是负资产。

而且随着难民越来越多,这里的安全形势也是越来越严峻,吃饱没事干的青壮年成了不稳定的因素,李愔到了黑市的时候居然看见这里已经有了卖枪的黑市,这些天加以达罗出现的数次枪战,和这些枪贩子自然撇不开干系,这让李愔心头顿起阴霾。

李愔的目光在枪贩子的身上扫过,他们立刻畏惧地低下了头,至少人这些人明白索马里的生存哲学,谁的拳头大,就得听谁的。

“酋长,有个自称的国际红十字会的组织要求见你。”李愔正询问着枪贩子这些一美元一颗的子弹是从那个军火商手里买来的,库玛西突然对李愔说道,他刚接收从办公区传来的信息。

李愔点头表示知道了,他继续和枪贩子对话,索马里是个枪械泛滥的国家,这里可以说是军火商的天堂,但特洛夫这样的大军火商不多,可是一些小的军火商却多的如同蚂蚁,李愔并不希望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出现其他军火商的影子,这对他的统治十分不利,因为在索马里只要有枪有钱就可以随时组织一只军队,他可不想这些难民突然暴动。

“这些枪是我们捡到的。”枪贩子不敢直视李愔的眼睛,嗫嚅着说道。

“你最好不要骗我!”李愔露出凶光说道,“这些枪械和子弹都是全新的,你把我当傻子吗?”

氛围越加剑拔弩张,李愔身后穿着整齐军装的土著士兵都把枪对准了这五个卖枪的枪贩子,只等李愔一句话就会开枪,在索马里杀人和杀鸡一样正常。

周围的索马里人都很同情地望着这五个枪贩子,但是谁也不敢上前多说一句,那些荷枪实弹的士兵可不是开玩笑的,犹豫了一下,一个枪贩子道,“这真是我们捡到的,就在公路边放着一个木箱子,我们打开一看就是枪械和子弹。”,其他人四个人也是不断点头。

李愔盯着他们的眼睛,觉得他们不是在撒谎,转头对库玛西说道,“把枪械子弹全部没收,补偿一点钱给他们,告诉他们任何人不得私卖枪支。”

“是,酋长。”库玛西让几个士兵把枪械收缴起来,掏出几百美元给他们几个枪贩子告诉他们下不为例。

这时,李愔已向办公区而去,他现在还属于非法武装,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任何组织的认同,这让他有些很被动,因为这样的话,他得不到任何国际组织的支援,也就我从去谈建设加以达罗了,就算他去找在摩加迪沙的Z国工程公司,他们也不愿意来这里帮助他建设这里,毕竟过渡政府才是国际认同的组织,看来他得和索马里国度政府谈一谈这个问题,混一个正式得身份了,而且如果枪贩子的话是真的,那么他不得不担心一个问题,那就是肯定有势力在针对他,目的很简单,让这些难民暴乱,而这足以毁掉他辛苦建立的基业了。

他到了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八个士兵正持枪警惕地望着五男一女,其中一个黑人,四个白人,还有黄种人,他们似乎对李愔的士兵也很感兴趣不断打量着他们枪械和身上的军人服装,不过这也难怪,索马里这个地方的军人可是基本穷的穿不上正规军服的。

“酋长,他们说他们是国际红字会的,想要见你。”一个土著士兵问道,现在站岗放哨这样的任务都是由土著士兵在做,终结者们只负责训练他们和执行高级任务。

李愔挥了挥手让士兵把枪放下,这终于和国际接轨了,可不能把人都给吓跑了,他道:“我就是和平阵线的负责人哈顿酋长,欢迎国际红字医疗队来到这里。”

见李愔如此热情,这五个人露出尴尬地表情,其中唯一的白人女性说道,“对不起,哈顿酋长,我们并不是来这里进行国际支援的,我们受到了袭击侥幸逃脱到了这里,希望哈顿酋长可以帮助我们回到摩加迪沙,我们在报纸上看到过关于你的报道,据说你是位倡导和平的人士,当然,我们愿意提供一天三千美元的保安费用,因为我们身上实在没有多余的钱了。”

李愔微微有些失望,他还以为国际上开始认同他了,但是李愔一向对这些勇于深入危险之地求死扶伤的人充满敬意,这个小忙说不得还是要帮的,于是道:“正如报纸上说的,我可是个和平人士,我会帮助你们的,不过今天恐怕不行,天色已晚,这个时候去摩加迪沙太过危险,三千美元保安费用也不必了。”

因为索马里这个地方号称世界最危险的地方,因为凡是来到索马里的外国人士下飞机的第一件事就是雇佣保安人员,这也导致索马里人保安行业的发达兴盛,正常的话,一天的保安费用是两千美元,三千美元可以说是很多了。

六人在索马里也呆了不少的时间,自然明白李愔的意思,他们只是抱着一丝希望而已,在他们的印象里索马里的军阀无一不是杀人犯和强.奸犯,这样贸然来求助也是走投无路,因为左右都是个死。

“上帝,谢谢你哈顿酋长,上帝一定会保佑你的。”白人女人说道,她年纪大约二十六岁了,此时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

李愔温和地笑了笑,把他们带进了办公室询问了一下他们的情况,原来他们在从邦特兰州首府加罗韦市前往摩加迪沙的路上突然遭到不明武装的袭击,六个保安人员乘坐的车子被火箭弹击中全都死了,而加以达罗是附近公路的一个交汇点,他们怀疑攻击他们的人是青年党,而和平阵线控制的小镇加以达罗正是青年党的死对头,于是他们毫不犹豫闯进了李愔的控制范围。

“你们真的很幸运。”李愔点了根雪茄说道,“如果这是其他军阀控制的地区,你们现在恐怕已经被绑架或者砍了脑袋。”

六人闻言露出后怕的表情,但他们现在也并没有相信李愔,眼中的戒备,李愔看的清楚,他现在已经搞清楚了六个人的身份,唯一的黑人是索马里过渡政府的官员,负责接待国际救援机构,四个白人中,女人叫伊丽莎白,是个Y国人,《国际先驱》报的记者,其他三个男人来自不同的西方国家,而这个黄种人最让李愔意外,他是个Z国人同样是个医生,不过李愔现在一副索马里土著的模样,也就不能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了。

陪着六个人聊了一会儿天,这时的天色却是暗淡下来,李愔让库玛西准备了简单的晚餐让他们吃了,他对这个伊丽莎白倒是很感兴趣,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而是李愔想通过她这个媒体人为自己在国际上赢得一点支持。

“哈顿酋长,国际上一直对你们很好奇,因为你们迅速占领了加以达罗这个青年党盘踞数年的镇子,而这一点就算是过渡政府也办不到,你们背后是不是有别的国家支持,就如同那些突然从山寨里走出的军阀一样。”

简单吃了饭,伊丽莎白突然向李愔提出一个问题,这把其他五个人吓得脸色苍白,在索马里最忌讳的事情就是问他们的身份背景,曾经有了一个记者就是因为问了一个索马里人几个关于海盗的问题就被人射杀,他们知道伊丽莎白的胆子很大,但是没想到会大到这种程度。

作为当事人的李愔可就没有这么多想法了,他道:“我们的确是来自一个古老的部族,四百年前的索马里王正是出自我们的部落,因为不愿意看见索马里一直处在动乱之中,我们才走出我们土地,我们的背后没有任何国家支持,这些军火都是我们用部落流传下来的宝物从军火商里手里换来的。”

伊丽莎白一边听着一边做着记录,其他人见李愔并没有生气,俱都松了一口气。

李愔继续道:“但是我们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这些庞大数量的难民如今成了我们的负担,我们的牲畜和粮食很快坚持不下去了,我们希望国际社会看到这一点,加以达罗正在形成一个索马里最大的难民营,我们虽然可以为他们提供安全的住处,但却无法继续保证他们的食物和医疗,这里每天都有人因为饥饿和疾病而死。”

伊丽莎白写下最后一个字合上本子说道,“你是个和善的酋长,我们也看到了这里的情况,请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里的情况反映到国际上,争取让国际上的救援也可以抵达这里,不过,希望你们不要和其他军阀一样抢夺属于难民的物资。”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