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愔的言论被世界媒体迅速传播开来,而同时,M国正式承认索马里中部区域存在一个锅底模样的油田,这个油田的储量十分巨大,数量基本上和李愔说的相同,而继美国之后,西方发达国家相继承认了这个数字,一时间舆论哗然,索马里顿时成为世界的焦点地区,各国纷纷派出自己的特工人员来到索马里,一场国家之间的较量再一次在索马里上演。

而针对和平阵线宣布自治的消息,索马里过渡政府第一时间宣称和平阵线是叛军,而M国政府这个时候终于露出了本性,站在了索马里过渡政府的一边,公然宣称将支持索马里过渡政府统一国家,西方国家紧跟其后,纷纷指责和平阵线,而故意忽略了在他们唆使之下独立的索马里兰和邦特兰。

“都是石油惹的祸!”这几日,李愔被各种各样的新闻闹得烦不胜烦,不是他故意要把石油的储量暴露出来,而是他想要得到国际社会知道索马里的价值,从而获得支持依靠卖石油快速建设中部区域,但是很显然,李愔低估了M国和过渡政府的关系。

办公室里李冉拧着眉头,“M国人的下一步肯定是集结非盟军队,或是派遣特种部队加入过渡政府的军队来对付殿下了,这就像以前对付青年党一样,只是青年党是负资产,赔本的买卖,但是这回可是不一样了,只要占据这个地方,那以后就是源源不断的石油了。”

“这回可是够麻烦了。”李愔点了根烟徐徐吐出缭绕的烟雾,“居然没有一个国家选择支持我的,真是奇怪而且不合理。”

“他们正在等待,看你能不能顶住这一波进攻,如果顶住了,那么他们就会支持你,如果不能,他们就会跟在M国后面分蛋糕。”李冉分析道,“不过殿下,你现在也太过仁慈了,你面对的可是整个西方世界,只有打的让他们感觉到疼了,他们才会改变立场。”

“你的意思是我们也搞一次黑鹰坠落事件,不,是阿帕奇坠落了。”李愔哂笑道。

“没错,现在M国军队最害怕的就是伤亡,不过第一个和我们开战的肯定是非盟的军队和雇佣军,M国人只会采用空袭的支援方式,这段时期我们要顶住才行。”说话的时候,李冉看着电视中一艘正在海上航行的航空母舰,这是一艘增援波斯湾的航母,说是来对付伊拉克的恐怖组织,但是谁都知道这是针对索马里的。

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但是李愔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想要把索马里彻底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了,“这种安逸的日子是没法过了,打就打吧,谁怕谁。”李愔很光棍的说道。

李冉露出了微笑,“这才是殿下的真性格,不过现在我们还得煽动反美情绪,让难民们知道是西方国家找我们的麻烦,索马里人对西方人本就没有好感,这样只会更加仇视西方人。”

“说得对,就这样开始干吧!”李愔把库玛西喊了过来,交代了他这些事情,让他去宣传这些信息,为自己打下民间基础。

库玛西离开后,李冉道:“既然战争不可避免了,那我们就需要完善自己的作战系统,和M国人打仗,我们就和瞎子一样,现在地下基地已经建设结束了,我们可以释放自己的卫星,用来监控索马里的情况,否则我们的军队根本不堪一击,根本抵挡不住联合军队的进攻,不要忘了教派武装就是被非盟军队加上M国空袭搞垮的,面对洲际导弹和空军的炸弹,我们没有反抗之力,而过早暴露实力只会引起猜疑,到时候对殿下更加不利。”

“我明白,只是卫星发射不会被发现吗?”李愔问道。

“这次我们不采取火箭发射,而是采用宇宙飞船将卫星投送到外太空。”李冉说道,“这就和飞机一样,他们根本不可能发现。”

“这就行,一切要秘密行事才行,我可不想被当成外星人引起人类群体进攻。”李愔想到这种可能脸色不虞,到时候恐怕无数的核弹头会飞向索马里消灭他这个异类,想了一会儿,李愔又道:“再派遣一些战斗型终结者过来,战斗机坦克不能用,肩扛火箭筒总可以吧,把弹药换成先进的导弹,争取这一回儿就让M国人死心。”

“好的,殿下。”李冉答应道。

和李冉商量了对策之后,李愔和李冉返回了澳大利亚基地,李愔准备去挑选一些适合在索马里使用,而又不至于引起怀疑的武器拿到索马里使用。

而在李愔离开以后,库玛西立刻把军队化整为零,他们的初步战略就是麻雀战,分散开来让M国人找不到头绪攻击,一旦进攻又快速集结,因为终结者之间可以相互联系,准确获知彼此的位置,而且这些分散开来的部队还可以采用游击战术打击非盟的军队。

李愔在坐着准备,M国人也没有闲着,一个星期的事件两个航母战斗群在波斯湾就集结完毕了,而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各派出三千人的部队前往索马里摩加迪沙和过渡政府的军队汇合,同时,大量雇佣军从各种渠道潜入了索马里,国际新闻上报道称几乎两千人来到摩加迪沙,其中以黑水公司的人员最多,而这个黑水公司是知名的M国雇佣兵公司,雇员全部是退役的M国士兵,战斗力和非盟的人员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M国人如此大张旗鼓的出兵索马里让国际媒体开始醒悟过来,一些媒体公开批评M国插手索马里内政,意图染指索马里丰富的石油资源,并且称呼这是一场和中东战争一样肮脏的战争,而《国际先驱》更是痛斥美国霸权主义和重返非洲的战略只不过是又一个石油战争,而M国国内的媒体面对索马里问题则是集体噤声,只有寥寥字句提了下索马里的形势,并且宣称是为了帮助索马里尽快完成和平进程。

而有趣的是索马里青年党这个时候居然声称要放弃前嫌与和平阵线兄弟一同以抵抗西方国家的入侵,李愔得到这个消息以后苦笑不已,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捧杀,果然,西方媒体如同在粪堆里找到了金币,立刻把这个事情放大,言语间暗示和平阵线和恐怖组织是一丘之貉。

真枪实弹之前总是无尽的口水仗,李愔当然也不客气,库玛西面对媒体的采访时臭骂M国人干预索马里内政,并声称要让与和平阵线作对的敌人付出代价,而李愔则是躲在一座雪山的地下基地中每天看看世界上的新闻,了解一下国际上的动态。

这个地下基地李愔和李冉达成新的商业模式的时候就已经开建,为了地下基地的隐蔽性,李冉选择了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中部边境的山脉中建造了这个基地,这个山脉距离加以达罗三百公里左右,十分高耸,如今这座山的山体内部已经被掏空,仓库,饮水,休息区一应俱全,全部完成,此时,来自各种澳大利亚基地的各色机器人仍旧在里面忙碌着,继续完善里面的设施,不过与其称呼这里是货物中转站,还不如说是军事基地,因为进到基地里那是一个钢铁大门接着一个钢铁大门,而来自澳大利亚基地的终结者们也在这里集结,他们正调试着各种武器。

而基地最底层的指挥室里,各种屏幕上闪动着不同的画面,有的是摩加迪沙的城的画面,还有的是M国华盛顿号航母的画面,在M国纠结非盟军队准备对付李愔的时候,李愔和李冉也没闲着,三十多颗军事卫星被送入了近地轨道负责不间断侦查全球军事动态,一个采用了伪装技术的雷达站也建设完毕,隐藏在山峰的白雪中,探测M国的战斗机和巡航导弹飞行轨迹。

“卫星定位系统和画面传输已经和终结者们打通,现在他们的位置殿下可以一眼可见。”李冉站在一个大屏幕前说道,上面的画面不断变幻,正是终结者们活动的画面,军事卫星随时把他们的状态传输到这里。

在索马里地图的中部区域有不少闪烁的红色光点,他们就是终结者带领的队伍,在库玛西分散部队一个星期后,从M国航母上发射的战斧巡航导弹就轰炸了李愔以前的军营,只是M国佬炸毁的只是一片帐篷区,那是李愔故意留下迷惑M国人的。

除了帐篷区外,李愔的办公室也遭了秧,卫星传回来的照片显示,那里已经被夷为平地,而难民们在失去了李愔的保护以后,带着李愔发给他们最后的粮食,拖家带口离开了加以达罗,去了奥比亚,为了避免战争引起的人道主义灾难,国际救援组织在那里设置了难民营,因为这些难民根本不愿意离开中部区域,他们相信和平阵线会取得最后的胜利,而他们面对各国媒体也是这样的呼声,让M国对索马里的军事干预的正义性再次被质疑。

而难民中的青壮年和李愔一样同仇敌忾,纷纷要求参军,但是这些新兵蛋子在这样的战争中只能是炮灰,李愔也不想让他们去送死,对他来说这些都是未来的精锐战士,于是他把两万要求参军索马里青年带到山区中的秘密训练基地中,他们将在那里接受封闭式的训练,而这个基地和李愔地下基地相隔百里,就算被发现也不会导致地下基地暴露。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