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州的官场自然是有上官仪打理,只是建设的事情,李愔还得去找李冉,不过有了益州的建设经验,如何把长安建设起来倒也不是太难了,而与此同时,得知了李愔即将执掌国事的商人们不少都打起了在长安建厂的主意,对他们来说李愔在的地方必然是要兴旺起来的,而随之商业利润自然是不断看涨。

李世民的圣旨下来了,但是同样也给了李愔三个月的准备时间,他明白益州如今是自成体系,李愔一撒手自然是要处理不少事情的,趁着这三个月的时间,李愔让李冉的工程队在长安城外建设了一个光伏电站,益州的官员们现在已经离不开电力生活了,这到了长安没有电是不行的。

而电厂建设的同时,工程队还对太极宫进行了改造,基本上是把电路给铺设出来,一些电器安装上,为了李愔的安全考虑,太极宫中还安装了监控设施,而李冉的下一步还会和益州一样在长安城各个路段安装电子监控,然后把监控的控制室交给李愔的内卫和苏沫儿的武侯管理,这样的话长安城任何异动李愔都可以第一时间知晓。

“殿下,益州军事学院需要搬迁吗?”益州中央军大营中正召开军事会议,商讨前往长安的事宜。

李愔喝了口茶道:“没错,医学院和政务学院加上女子大学会在长安建立分校,只是军事大学的话要全部搬到长安去,益州的中央军同样要全部迁往长安,军营如今正在建设中,基本上三个月后就可以入驻了。”

无论何时李愔都是把军权放在第一位的,长安的十六卫军并不是他的亲信,无法让他完全信任,此去长安,七万人的中央军要全部迁移,其中一部分会驻扎在长安城内,大部分会驻扎在长安城外的现代化军营中,一旦有事可以随时支援,而益州这里如同李愔没来之前一样,每个州保持八百人的常备军以备不测,武侯主要负责社会治安,除非发生叛乱,军队不介入平时的事务中。

“那海军怎么办?”李晦问道,现在海军的总基地是在益州,陆军转移了,海军自然也是没必要留在这里了,而且益州属于内陆,并不方便这些战舰出海。

海军问题很多人都十分地关心,如今殖民战争主力是海军,把海军总基地设在什么地方就尤为重要了,因为造船厂也会随之搬迁,此时众人都看向了李愔,他们都是分驻在不同的海军基地,谁的地盘被选为总基地,那将是额外的荣耀。

“海军的总基地也要搬迁,你们也看到了如今的战舰,随着船吨位的不断增大,南河今后将容不下这些大型船只,新的海军总基地我决定设在琉球。”李愔淡淡地说道。

“琉球!”海军将领们一看我我看你,其实他们心里也猜出了个大概,如今适合作为海军总基地的也只有琉球了,因为扼守住这个地方,既可以控制北方的倭国和朝鲜半岛,又可以南下直达菲律宾海军基地,在从菲律宾出发又可以进军中亚和欧洲海域。

众人的神色被李愔看在眼里,接着他道:“想必你们也猜到了是琉球这个地方,接下来你们的任务是负责造船厂的迁移事宜,新的船坞在罗安国的帮助下在琉球已经建设完毕,只需要把技术人员迁走就行了。”

提起造船厂的事情,李愔就不得不考虑桃园的事情了,以前秘密建设桃园是为了保密的需要,现在显然桃园已经不需要遮遮掩掩了,而且这些技术人员经过七八年的刻苦学习都成了各行业的顶尖技术人才,李愔正打算把他们分配到各个不同的行业实验室去,而其中一本分是要随着造船厂走,他对秦怀玉道:“你去桃园找一趟佟玉,把需要前往琉球的技术人员名单要来,把他们安全送到琉球的造船厂。”

“是,殿下。”秦怀玉说道。

商讨了搬迁的事情,李愔解散了会议,今后益州将单纯地作为经济中心,造船厂,军工厂,大部分军队将全部撤出益州,而为了防止军事技术和军事武器的外泄,李愔决定把军工厂一道搬迁到琉球,因为那个地方孤悬海外,没有各种复杂的势力成分在其中,军工厂的安全性可以得到充分的保证,而且一旦出事,澳大利亚基地的海军可以迅速抵达琉球封锁这个岛屿,任何人都无法逃离,这样就算有人叛乱控制了军工厂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李愔这样做也只是一种深谋远虑的战略部署。

忙忙碌碌,三个月时间转瞬即逝,在机器人工程队的高效率建设下,长安城内的基础建设基本上结束了,按照约定的时间启程去了长安,得知李愔即将离去,益州的百姓都是十分不舍,李愔这些年在益州算得上爱民如子,把一个温饱都成问题的益州建设成了大唐最繁华的地方。

李愔的车队在人头攒动的街道上缓缓前进,无数的百姓站在道路的两侧向车队行礼,从他们的眼中,李愔看到了不舍,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他今后必须要要为整个大唐考虑,不过,经过三个月的布置,上官仪决定让管思兴留在益州管理益州及其他十六州的政务,而这个决定李愔让上官仪刊登在了盛唐商报上,这管思兴是李愔的心腹,又是政府学院的尖子生,自然不会破坏李愔制定的政策,得到这个消息的百姓和商人也都是安定了心,至少益州不会因为李愔的离开出现什么变化了。

经过一天的跋涉,李愔的车队驶入长安,此时的长安和三个月前有了明显的变化,干净整洁的柏油道路,竖立在道路两侧的路灯和监控设备足以说明这段时间长安发生了什么,而在李愔没有抵达长安之前,中央军已经提前入驻新的军营,所以当李愔抵达太极宫时,里面的禁卫军都被武威换成了自己人,他们穿着益州统一的益州军服,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士兵站立,比起益州的那个太子府,太极宫是它的十几倍那么大,里面的空间自然是十分的宽广,需要士兵们不断巡逻以确保安全。

“殿下,太极宫已经全部收拾出来了,各宫的宫女和官宦也都齐备,可以随时恭候你的差遣。”荣达有些苦涩的说道,按照太子东宫的规矩,这里不需要一个正常男人做总管了,荣达自然是明白的,心中自然是有些忐忑。

见荣达的神色有些不对劲,李愔道:“怎么脸色这么白。”

荣达委屈道:“现在殿下是太子,而这太子东宫以后住的不是殿下的妃嫔就是宫女和宦官,像荣达这样的人是不能再常伴殿下左右了,荣达在想,要不要……”

李愔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莫非你是在想净身这件事。”

荣达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

李愔无奈地摇了摇头,抬手就给了荣达一个脑瓜崩,道:“平日里让你多看些书,看来你是全是放在脑门后了,谁说这皇帝和太子身边只能是太监和宫女的,莫非这王珪也是宦官不成。”

“这到不是。”荣达揉了揉脑袋,突然兴奋地说道:“殿下莫非……”

李愔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东宫其实就是一个小朝廷,提前让太子学习如何治国理政而已,既然是小朝廷,自然是各个官员全部齐备,在父皇身边有王珪这个黄门侍郎,你就留在我的身边替我传达旨意吧。”

闻言荣达喜上眉梢,赶紧躬身行礼,道:“殿下处处为荣达着想,荣达万死难报殿下的恩德。”

李愔摆了摆手,“你就不要再念经了,有这个时间还不如上门去拜访一下王珪王侍郎,跟他学学如何当好这个黄门侍郎,日后你若是不称职,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无情。”

荣达嘿嘿笑道:“是。”接着向李愔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对太极宫李愔并不是十分熟悉,以前来这里的时候也只是在几个固定的地点往来,现在趁着长安的官员还没有来拜访,他在太极宫中转了转,把各个地方都走了一遍,各种亭台楼榭欣赏了一遍,李愔居然觉得走的有些累了,这时不禁感概古代的帝王没有一个不奢侈的,不禁感概这秦始皇当年建造的阿房宫该有多么大?

对太极宫初步熟悉了一下,李愔来到以前李世民居住的地方甘露殿,这里面已经被改造过,电器一应俱全,被褥,日常用具也都是全新的,李世民还额外赏赐了一些古玩字画给他装裱这里。

对太极宫的一切都感觉到很满意,李愔准备去大明宫见见李世民,他来到这长安的第一件事改革官场,否则他的政策根本无法执行下去,但是这样一来,新的权贵和旧的权贵必然是要产生利益纠纷的。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