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此事?”上官仪念着胡须沉吟着,他给了坐在身侧的王侍郎一个眼神,王侍郎会意,带着跟随他的来的官员离座出了包间,管思兴见状,明白上官仪有些私话要和他说,让益州的官员也都出去了。

包间里只剩下二人,管思兴道:“上官阁老又何止指教?”

上官仪起身走到门口,确认没人后对管思兴道:“思兴,殿下执掌大权已过了四年,我若没有记错的话,殿下今年应该是二十八有余了,这个年纪不小了,我们现在的皇上当年可也是这个年纪登上了帝位。”

管思兴点了点,默认了上官仪的说法。

“只是现在谁都看得出来,咱们殿下文功武治样样强于皇上,而且现在皇上身体康健,再活了三四十年都没有问题,难道我们这些做臣子的还能让殿下在等上三四十年再登上皇位吗?既然皇上这样说了,我想着皇上估计也有这方面的考校,现在只需要有一个人劝解一下。”上官仪转身凑到管思兴面前轻声说。

“这倒不是不可以,只是殿下仁孝,这事若是让他知道了……”管思兴迟疑不定。

“思兴你怎么糊涂了,殿下是仁孝,但是这皇位的事情哪来的什么仁孝可言,殿下碍于仁孝这两个字不能像皇上当年一样逼宫,但是我们这些大臣子看在眼里不能坐视不理,难道你想看着殿下花甲之年才能登上皇位吗?”上官仪语气忽然严厉起来。

管思兴沉默了,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又怎么能不明白这个道理,现在李愔的确是大权独揽,只是说都看的出来,有些事情李愔还是不敢大力改革的,这多少都是受到李世民的影响,永远被人压的滋味并不好受。

“上官阁老言之有理,自古这帝王之位就是贤者得之,为了殿下,为了大唐,我管思兴就冒这个险了。”管思兴坚定道。

露出一丝赞赏的微笑,上官仪道:“思兴,你和李淳风道长熟悉,其实也不必你亲自出发,只需要让李淳风道长把一本书转交给皇上就可以,以皇上的精明,他到时候自然明白该如何取舍了。”

“书?什么书?”管思兴在政务上一把好手,但是轮到权谋和上官仪相比却是拍马也不能及。

上官仪缓缓道:“上古三帝尧舜禹的典故。”

管思兴闻言轻轻点了点头,这个典故的重点就是禅位和贤者继承帝位的意思,李世民自然会明白是什么意思,“那我这就去准备。”,管思兴道。

闻言,上官仪轻轻拍了拍管思兴的肩膀,“思兴,若是殿下登基,我定然保举你去长安,你在这益州真的是大材小用了。”

踏入官场的人那个不希望自己步步高升,管思兴道:“多谢上官阁老抬爱。”

酒席散场,上官仪带着官员返回长安,管思兴则是把李淳风邀到了益州一家抹茶管,两人饮茶说笑过后,管思兴把话拉到了正题,道:“李道长,此次相邀还有一件事需要道长帮忙。”

如今的李淳风已经不是纯粹地在青城山修道,偶尔还会到益州大学中教授天文学的知识,一次和喜好天文的管思兴相遇后,两人顿时如遇知己一般,经常在一起研讨这些天文知识,“管刺史尽管说。”

从怀中掏出一本包裹在绢布中的书,管思兴道:“还请李道长把这本书转交给皇上。”

接过书本,李淳风想要打开绢布,这时被管思兴按住了手,他道:“这是很重要的东西,不可让外人知晓。”

茫然地收回手,李淳风道:“这是殿下要交给皇上的吗?”

闻言,管思兴只是微笑不语。

“我懂了。”李淳风视管思兴为知己,自然不怀疑其中有鬼,管思兴微笑不语,他也当成了默认,两人吃了一个小时的茶,李淳风在太阳落山的时候乘车返回了青城山。

李世民自来到青城山就跟着袁天罡修习道术,而现在袁天罡的岁数已大,但是鹤发童颜,一副飘飘欲仙的样子,这让李世民越加痴迷于修道之术,而为了让李世民有个清净的环境,青城山也是从此谢客,不过这山上倒是增添了不少道童伺候李世民的饮食起居。

傍晚,李世民刚刚打坐结束,本想出去走走,迎面却遇到了上山的李淳风,他笑道:“李道长又去益州大学讲课了?”

李淳风回了一礼,道:“回陛下,贫道下山回了一个友人,他还让我把一本书带给殿下。”

“哦。”李世民有些奇怪道:“是谁?还给朕送书。”

“是这益州刺史管思兴,这书似乎是殿下让他转给皇上的。”李淳风老实说道。

接过李淳风手里被白色绢布包裹的书,李世民随手打开看看了,远处的灯光昏暗,但是书中的典故他是一字不落的看在了眼中,只是他并没有任何震惊,而是无奈地笑了笑,“这帮益州的官员还真是等不及了,哎。”

见李世民叹气,李淳风道:“皇上,这书有什么问题吗?”

李世民摇了摇头,道:“没事,李道长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说罢,李世民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接着把这本书仍在了废纸篓中,他略一思索便知道这是益州派官员干的好事了,只是这帮官员显然低估了李世民和李愔的关系,也同样低估了他李世民的心胸和气魄,在李愔牢牢控制了大唐以后,他就想到了禅位,而他这些年之所以还抓着皇位不放,不是贪图权利,而是害怕李愔压不住长安的那些官员,而现在李愔的威望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他想着也该做出这个决定了,因为他明白这时的皇位对他来说是一瓶毒药,握在手里没有任何益处,反而会害了自己的性命,而这本李淳风送来书也恰恰证明了这点,已经有人等不及了,想着这些,李世民让人收拾一下,他打算回长安。

自从让李淳风把书转交给李世民以后,酒醒的管思兴就每日提心吊胆,暗恨自己当时昏了头怎么就突然信了上官仪的话,若是李世民因此而大怒,恐怕他全家都要被满门抄斩。

惶惶过了两日,这日管思兴突然接到了上官仪的电话,电话里上官仪很是兴奋,告诉了管思兴在早朝上决定禅位于李愔的消息,不日就要举行禅位大典,并且不断夸赞管思兴,让惶恐中的管思兴算是终于松了口气。

长安城,李世民禅位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只是这个消息似乎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无论是百姓还是官员都是一副本应如是的样子,当然对李世民退位让贤的胸襟,他们赞扬不止,李世民也算是给自己捞了个好名声。

而对于李愔而言,李世民的举动有些太过突然,李世民回到长安以后就立刻召集了群臣,当着李愔的面李世民赞扬了李愔一番,接着讲了一遍尧舜禹禅位的典故,继而说李愔贤明甚于他,而他如今已经无心朝政,决定让皇位交给李愔。

李世民的话结束后,整个朝堂陷入了沉寂,长孙无忌这些老臣都是跪了下来痛哭不已,只是却没有人选择劝李世民继续呆在皇位上,因为他们明白李世民才是真正的聪明人,与其被人赶下来,倒不如风光的退位,这样反倒可以让李愔心怀感激,一直善待李世民,让他安静地度过晚年,不会重蹈当年李渊的覆辙。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