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宫中,因为新皇登基正在筹备着各种礼仪用品,李愔此时正和李世民并肩走在大明宫的御花园中,对李世民的选择李愔仍旧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白李世民为什么这么仓促把皇位交给他。

“父皇,儿臣还是有些不明白。”李愔将憋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李世民转身拍了怕李愔的后背,在花园中的一个石椅上坐了下来,他道:“六郎,你我父子也没什么不可以说的,其实你我也明白这一天早晚要来,包括你母后,母妃和这些大臣们都明白这一天要来,这些年你给大唐带来的变化每个人都看在眼里,他们也都期待着这种变化,而这些我不能够带给他们,都说得民心者的天下,六郎,你已经得到了民心,而这个时候父皇若是还坐在这个位置上难免会惹人非议。”

“只是百姓们还是很拥戴父皇的。”李愔说。

“拥戴是一回事儿,希望谁当这个皇帝是另一回事儿,而且父皇这四年也是越来越懒得过问政务,还不如在益州享受生活,不怕你笑话,父皇倒是喜欢这样的日子。”李世民似是安慰李愔。

李世民的主意已定,李愔心知也劝不动李世民,于是道:“那父皇以后就打算在益州定居了吗?”

“嗯,那个地方不错,有山有水,还远离朝堂争斗,父皇倒是不怕你,倒是怕你手底下那帮大臣。”李世民随意说道。

李愔执掌皇权已非当年是么都不懂,瞬间想到了什么,“父皇,是不是益州的官员对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你告诉儿臣,我立刻严惩。”

“不必了,六郎,这就是权力的斗争,你那帮手下不错,一切都为你着想,只是父皇还是有一句话要送给你。”李世民的表情忽然有些严肃。

“父皇请讲!”李愔拱了拱手。

“不要让任何人威胁到你的统治。”李世民沉声说道,“该绝情的时候一定要绝情,否则不仅你的大臣骨肉要相残,就是天下也要相残。”

李愔神情清冷,这句话无疑是李世民对李愔的告诫了,他道:“儿臣记住了。”

李世民忽然有些疲惫地点了点头,“等你继位之后这大明宫就是你的了,我和你母后带着妃嫔去益州居住,至于你母妃就让她留下吧,你这个后宫之中总要有个长者照看一下,你母后留在这里的话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李愔点了点头,李世民什么事情都想的很周到,他也不必去操心。

李世民继续道:“还有你的弟弟妹妹们,现在他们都长大了,如果可堪大用,就把他们分派到外地任职去,也能为你分担一些政务,我家里人总比外人要强。”

“是,父皇。”

说完这些,李世民起身向寝殿走去,“你回去吧,明天就是新皇登基大典了,准备一下吧。”

李愔感激地望着李世民,自始至终李世民一直对得起自己,这也是李愔为什么不愿意逼宫的原因,刚才李世民话中也无意透露出了一点猫腻,他明白,必然是有些不安份的大臣做出了一些让李世民禅位的举动,否则李世民也不会这么仓促禅位。

想着这些李愔回了太极宫,他不是因为李世民禅位的事情生气,因为李世民曾和他谈起过这件事,他生气的是有些大臣背着他搞小动作,这才是让他真正生气的原因,现在他能背着他让李世民提前禅位,明天,他的胆子就能去杀李承乾了,不受控制的手下是谁都无法容忍的。

“殿下,你看我这身衣服怎么样?”延喜殿崔莺莺正在宫女的侍候下试穿皇后礼服,明天李愔登基,同时确立的还有她这个皇后,她自然是欢喜不已。

李愔望着身穿凤袍,珠光宝气的崔莺莺笑道:“不错,很有皇后的样子。”,崔莺莺本就出身名门大族,身上本就有一种雍容的气质,穿上凤袍后自然是有模有样。

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崔莺莺又是对着镜子比划起来,不断练习着礼仪举止。

“仁儿在什么地方?”李愔捏了一块桌子上的糕点问道。

“刚才被宫女带出去玩了,现在还没回来。”崔莺莺头也不转,只顾自己的服饰。

李愔了然无趣,转身离开了延喜殿,在紫云阁中找到了正在和一个穿着紫色裙衫的美丽女子玩闹,直到李愔走进,李愔才看清女子的面容,竟和苏沫儿有四分相像,只是比苏沫儿还要清丽脱俗,却是苏沫儿的妹妹苏小研。

“民女苏小研参见殿下。”苏小研听闻动静,看到李愔过来急忙行礼。

“免礼,你这个丫头难得从医学院回来探望你姐姐,昨晚,你姐姐还念叨着你呢!”李愔玩笑着说道。

苏小研脸色微红,轻声道:“这段时间医学院都在考试,所以没有时间来长安,而且我也不小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

李愔恍然,他又打量了一遍苏小研,以前的小丫头的确是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丽女子,他笑道:“不错,不错,是个大姑娘了,现在有了心怡的人没有,只要看上了谁尽管和你姐姐说,我来替你做媒。”

闻言,苏小研的脸色更红了,低着头不说话,这时苏沫儿走了过来,听见李愔的话道:“殿下,你就别问她了,我问了几次都问不出来,现在年纪都这么大了,还不找个婆家真是让我愁死了。”

李愔莞尔,也不再追问,他走到苏沫儿身边道:“对了,你让影卫查查益州官员中最近谁和皇上接触过。”

“出了什么事情吗?”苏沫儿道。

“没有,你尽管办就是了,对了,你们姐妹两个难得聚一次,我就不打扰你了,仁儿,跟父皇回去。”李愔转头对骑着小车的李仁喊道。

“嗯,是殿下,不,应该叫皇上了。”苏沫儿嬉笑道。

“你和崔莺莺简直是半斤八两。”李愔摇着头,牵着李仁的小手往回走。

望着李愔离去,苏沫儿奇怪地瞧了苏小研一眼,拉着她回了屋。

“父亲,刚才小娘子为什么脸这么红?”李仁仰着脖子,睁大了眼睛问。

李愔慈爱地望着李仁,道:“这是因为女孩子被问到姻缘的时候会害羞,只要害羞就会脸红。”

“哦,原来如此。”李仁晃着小脑袋,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把李仁送回延喜殿,李愔转身回了甘露殿,崔莺莺准备了,他自己也要准备起来,免得到时候出了纰漏。

忙碌了一天,第二天禅位大典在大明宫的光明殿举行,这时身居要位的大臣都聚集到了大明宫,在光明殿中是长安的中央官员,而在外面广场上的,则是各州县赶来的数以千计的官员,他们此时都是恭敬地立在自己的位置上。

随着鼓声响起,大明宫中想起了乐声,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并肩进入了大明殿,随后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在官员们全部跪下后,李世民亲自念起了长长的禅位诏书,接着,又是一阵喧天乐声中,李愔从光明殿外的白玉台阶上一步步走进了大明殿。

整个过程中,李愔都在礼部官员的指导下进行着,进入了光明殿以后,李愔径直走到了李世民身边,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微笑着把传国玉玺交给了李愔,接着二人站在李愔一侧。

望着左侧的龙椅,李愔深吸一口,大步走了过去,缓缓坐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响彻大明宫的呼喊这一刻突然响起。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