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这个地区的片警,赵队对这个光头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这公安局的板房,这个家伙没少蹲过,这个地方负责的警察没有不认识他的,也知道他干的什么生意,“行了,行了,我还不了解你,你不是又帮人家讨债了。”赵队长接着扫视一圈,“你们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是……”夏言本能的想说自己,但是想到李愔,立刻收住了话,那眼睛瞧着李愔。

李愔是个男人,这种时候让女人出面就点太说不过去了,他道:“我是大唐公司的负责人。”

赵队长看了眼李愔,忽悠有些发憷,李愔身上拥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这种气质他经常见到,那就是那些高官身上才拥有的,而且是级别很高的官员,他道:“还未请教贵姓?”,赵队长谨慎地问道,到他这个地位,一些眼色还是有的。

“免贵姓李,赵队长,这个人的确是我的手下打的,但是面对自己的公司被砸,我总不能放任不管,你说是吗?”李愔道,这个赵队长对光头熟络的眼神让李愔有些不安。

“他们打砸办公室是不对,但是打人也是违法的不是?”赵队长道,“这样吧,你们跟我回警局做个笔录,这属于民事纠纷,私下协商一下解决算了。”

“那我还被打了一拳呢,赵队你可要秉公执法。”光头见赵队长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时候突然来劲了,他平日里还是孝敬不少东西给这个赵队长的,所以出了事,赵队长一般也不拿他怎么样,顶多装装样子,但是平日里那是他砸了东西,打了人的情况下,但是他今天被人打了,就不行了。

赵队长瞪了他一眼,“行了,不要说了!”,赵队长担心面前这个人有些来头,因此才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谁想这个光头一点也没有点眼色。

李愔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这时候他就是再傻也看出来两人是在唱双簧呢,这赵队明显是想息事宁人,故意忽略了光头打砸他们公司的事情,但是李愔真的没有心情和这些人浪费时间,他示意了一下库玛西,接着库玛西把一个从提包中拿出一个身份证明递给了赵队长。

奇怪地接过一个绿色的卡片,只是看了眼,赵队长的脸色就变了,“联合国。”

李愔道:“赵队长,这群人严重影响了我们公司的运营,希望你能够秉公处理,否则我就只能找你的领导商谈这件事了。”

“是是是!”赵队长额头上瞬间冒出了冷汗,这联合国的身份证他是认得的,警局里专门学习过如何识别联合国身份证的知识,这个人手里拿出来的绝对是货真价实的,现在那个国家不是对联合国敬畏三分,要是让局里知道他得罪了一个联合国人员,他这个队长也就当到头了。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赵队长把身份证还给了库玛西,声音有些发颤,转头对身后的警员道:“把这些打砸人家公司的人全部给我带走。”

光头瞬间呆住了,对着赵队长使劲挤眼睛,赵队长是怒从心生,为了撇清干系,他一个巴掌抽在光头的脑袋上,“还不快滚!”

光头这时候再傻也感觉到不正常了,他老实被警员带走了,赵队长也跟着出去,突然又折身回来到:“李先生,赔偿款,我们很快就给你们送来。”

“那就谢谢赵队了。”李愔挤出一个笑容。

在这群人离去后,库玛西道:“那个光头身上已经被我安放了追踪器。”

李愔点了点头,他忽然面露微笑让员工都回到各自的岗位上,接着走到夏言身边,问道:“没事吧。”

夏言这时也看的云里雾里,不明白这个赵队长怎么态度突然转变这么快,她道:“我没事,只是以后他们再来怎么办?”

“放心吧,以后他们不会再来的。”李愔安慰道,夏言始终是个女人,对这些社会的混子还是有些害怕的。

夏言对李愔似乎有种盲目的信任,李愔这样说她就不再问了,接着她把这件事的因由说给了李愔听。

“嗯,我明白了,这件事就让我来处理吧。”李愔道,大唐公司是自己起家的根本,他舍不得这个公司倒下,也许有一天他不会再回来这个世界,但是他需要给自己留下一样东西传承下去。

望着信心满满的李愔,夏言突然感觉到见所未有的安全,仿佛这些年吃的苦都值得了,只是她忽然一阵心酸,从她接触李愔开始,李愔都像是一个远在天边的人物,显得太过不真实。

本来李愔是想让大唐公司像以前那样发展下去,但是他感觉到这样的话,大唐公司会遭遇很多掣肘,就像今天这样,一个混子都敢到他的公司闹事,想着这件事,李愔给托塔斯打了个电话,交给了他一个任务。

接到李愔的电话,托塔斯一下也没耽搁,接着就让秘书安排访问Z国的事宜。

而Z国方面突然接到索马里方面的电话也很惊喜,索马里和Z国的关系一向不错,但建立联合国后,索马里没有出访过任何国家,而在联合国框架内首访Z国意义重大,Z国立刻那排了高规格的接待。

而SH的夜色中库玛西也找到了光头的债务公司,而这时光头正在和手下打着麻将,那个赵队拿人手软,终究没有把他们关起来,让他们掏出一笔补偿费就行了,光头虽然郁闷,但是也只得认命。

“你们居然还敢过来”光头的脸肿的老高,见到库玛西火冒三丈,这笔生意一毛钱没赚还赔了好几万,他恼火不已,“兄弟们上!”

而此时刚刚下班的赵队突然响起了一件事,忘了和光头说那个大唐公司的背景了,不过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又想交给过光头不要接这个大唐公司的单子,于是想想也就算了,而正是这个疏忽让光头以后把恨的牙痒痒,否则他就不必吃这么多苦。

“把那个建筑公司的人约出来。”库玛西把手里的钢管揉成了麻花团扔到一边,此时债务公司里一片鬼哭狼嚎,光头的脸青一块紫一块,像是被颜料染过一样。

隐约感觉自己裤子被尿湿了,光头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按照库玛西的指示约建筑公司的人明天见面。

“不要耍小动作,你就是逃到月球上我也能把你抓回来。”库玛西冷冷道,“明白我们回来找你。”

“扑(不)…砍(敢)”光头舌头说话都打弯了,他这是想把那个建筑公司炸了心思都有了,心里悲戚地想,果然出来混是要还的。

光头只是个中间人,罪魁祸首是那个建筑公司,李愔动手就要彻底除掉这个隐患,被人欺负到这种程度,他也是不能忍了。

隔日,李愔刚起床出来吃早点就听见有人讨论索马里总统出访SH的事情,按照本来的计划,他今天就应该回去了,没想到遇到这个窝心的事情,于是想着要捧大唐公司就捧个彻底,他打算接着索马里的优势,把大唐公司彻底捧到巅峰,让大唐公司成为世界一流的公司。

在这个消息传出没有三天,托塔斯就抵达了SH,而国际媒体也是跟踪报道,其他国家的媒体上整版报告这次托塔斯出访的内容,言语间不乏醋意,毕竟虽然联合国建立了,但是各个国家之间的竞争还是存在的,毕竟国家的实力大小还是影响在联合国的话语权的,这是没法改变的。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