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一片混乱,李愔遇刺的消息通过大唐业已普及的通讯系统迅速传到了各个地方,每个势力这个时候都必须做出影响今后的选择。

李愔此时在影卫的秘密基地中,只是这短短的时间内,李蕊就截获了大量的信息,从这些信息他们分析出了这些人为难时刻反应,同时,辨别出了谁是忠臣,谁是奸臣。

“开始行动吧。”长安的乱局已经让李愔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在继续乱下去已经是没有必要,就在这个时间内,各个地方门阀组织的军队已经开始围攻地方官署,企图控制大唐的政权,他要的就是让这些隐藏的势力全部跳出来,这样就可以一劳永逸,彻底出去隐藏的毒瘤。

得到李愔的命令,部署在各地克隆人军队立刻行动起来打击出现的叛军,同时李蕊把这些叛军领导人物的信息全部发送给了李冉,让他们将这些人全部抓起来,同时,李愔下令大唐军队控制怀有异心的军中将领,控制事态进一步扩大,毕竟他也不想自己好好的江山被打成了烂摊子。

大明宫中,上官仪和长孙无忌此时俱都在大明殿中,其他官员为了避难也都聚集在这里,同时,最重要的事情他们此时在皇位的继承上产生了分歧。

“上官仪,你是何居心,李仁乃是大唐太子,又是皇上的嫡长子,本就应该继承大统,李韵只是三皇子,何来的资格继承皇位。”长孙无忌指着上官仪呵斥道。

而崔莺莺此时的脸色煞白,她指着上官仪道:“哼,当年我就让皇上提防着你,皇上偏偏不听,今日你果然是露出了狼子野心,三个皇子中只有李韵背后没有任何势力,只要他当了皇上,你就可以安然控制大唐的朝政了是吗?”

上官仪闻言轻轻笑了笑,他心知崔莺莺对他一直心怀戒心,若是让李仁登基,他今后将更没有好日过,此时还不如奋力一搏,柳烟雨的儿子李韵继位,柳烟雨一向胆小温顺,母子二人还不任他摆布,而崔莺莺强势,太子李仁被教导的也是颇有李愔的风范,的确是不好控制,“皇后娘娘,不瞒你说,现在城外中央军的统领是我的侄子,十五年前化名董浩统领炮兵,这十万中央军,只有他可以调的动,为了剪出叛逆,除去奸臣,希望皇后娘娘考虑一下。”说着,上官仪故意打量了一眼长孙无忌。

“你!”崔莺莺胸口剧烈起伏着,没想到上官仪已经布局这么久,现在程怀亮的新军和叛军正在鏖战,双方打得不分上下,想要稳定局势唯有中央军出动,毕竟薛仁贵,秦怀玉等人的军队赶来少说也得数个小时,而在诸多军队中,中央军的战力是第一位的,十万中央军若是真的如同上官仪说的一样,服从那个董浩的命令,那么就真的麻烦了。

颓然地坐下,崔莺莺此时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此时她必须得掂量掂量一下这件事得严重程度了。

大殿中出现了空间得死寂,长安派官员的脸上一片晦暗,上官仪这张底牌让他们输的彻彻底底,新军根本是无法和中央军对抗的这是谁都明白的事情,正在他们丧气的时候,突然数十个禁卫军径直了进了大殿,为首的一个校尉拿出一张名册,念道:“上官仪,杜玉仁……,全部给我抓起来。”

官员们在这批荷枪实弹的禁卫军闯进来的时候就吓得魂不附体了,当这个名册念出来后,上官仪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整个人呆立住了,因为这些人全都是他这些年培养的门生党羽,好一会儿,他才指着禁卫军校尉道:“你是何人?在这里胡言乱语。”

校尉瞥了眼上官仪,并不理会他,而是对崔莺莺道:“启禀皇后娘娘,皇上一切安好,让我带话给各位大臣暂且留在大明宫,等他平定叛乱之时再向众臣解释此事。”

“什么?皇上不是?”崔莺莺立时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问。

校尉道:“皇上一切安好,此时正在中央军中坐镇,各大军区将领已经奉命剿灭各州叛乱,请皇后娘娘放心。”

这回儿崔莺莺算是听了个真切,她心中重重松了口气,此时她又找到了主心骨,只要李愔还活着就行,而一些大臣也都是喜极而泣,这些年他们看着大唐一天比一天好,只希望大唐可以继续这样长久下去,绝不想再次看到混乱一片的大唐,这个消息无疑让他们激动的无以复加。

而上官仪和一些官员个个面若死灰,李愔还活着,他们精心布置的一切都将不堪一击,因为没有人知道李愔还活着后,还会继续对抗。

“把他们全都压下去。”崔莺莺指着上官仪道,接着对其他大臣说道:“既然这是这是皇上的话,你们就暂且留在大明宫中等待皇上。”

“是,皇后娘娘!”一众官员朗声喊道,他们和崔莺莺一样,又找到了主心骨,顿时安稳下来,没有当初的慌乱。

这话刚说完,大明宫外响起了激烈的交火声,守护大明宫的禁卫军和叛军已经开始交火,而从枪炮的声音来看,明显是禁卫军这边的火力更加猛烈,而这让官员们越加安心了。

中央军大营,李愔指挥着军队已经分别从东西南三个方向进攻长安城,唯独留下了北门给叛军,根据消息,城内的叛军数量足有两万人,消灭他们的确需要一段时间,而且这样会给长安造成很大的损伤,如果李愔占据了四个城门,叛军定然要拼死抵抗,若是留下一个门,叛军定然会顺着北门逃窜,而这个时候埋伏在北门外的中央军据可以将这些叛逆一网打尽。

军营中,李愔向董浩下达了命令,上官仪太过自信,这个董浩早在以前就被苏沫儿查个一清二楚,为了将计就计,李愔赦免了董浩的死罪,让他待罪立功,这些年来董浩一直为李愔做事,把上官仪和他密谈的一些事情告诉他,因此这些年来,李愔才会如此提放他,甚至扶持长安派系掣肘他,只是希望上官仪能够醒悟,总么说,他也跟了他这么多年,他不想有一天兵戎相见,但是欲望是可怕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跳脱的出。

中央军得到命令,迅速集结向长安进攻,这些中央军士兵乘坐着装着重机枪的悍马车,身上挂着手雷,无论是装备还是战斗经验都不是只是装备了一战时期步枪的叛军可以比拟的,只是半个小时的时间,中央的士兵就已经夺下了三个城门,接着他们开始进入长安,清楚其余的叛军。

大明宫门口此时战斗异常惨烈,柴令武带着五千新军中的死士不断向大明宫发起冲击,但是猛烈的火力让他的进攻一次次失败,只在大明宫的门前留下一地的尸体,五千士兵只是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折了一半。

“将军,不好了,中央军打过来了,东西南三个城门全部失守了,现在中央军正向这里赶来。”一个满脸血迹的士兵跑了过来喊道。

“什么!”柴令武顿时懵了,他忽然意识到他们的计划全部失败了,挟天子以令诸侯只是成了一句空话,他本以为这五千新军对付平时大明宫驻守的五百人禁卫军是很轻松的事情,但是他没想到这里禁卫军数量不少人两千人,而中央军这时候又打了过来,一个可怕的想法突然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他们中了李愔的圈套!”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