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冲锋被猛烈的火力打退,柴令武心有不甘地望了眼大明宫的方向,这大明宫防御强悍,现在人手损失了一半却丝毫无法动摇这其中的防御,不远处的枪声越来越近,柴令武仿佛深陷黑暗中,他们的计划失败了,而等待着他们的将是失败者的下场。

“撤,全部撤退!”柴令武喊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短暂的恐惧之后,他孤注一掷成了亡命的赌徒,决定撤离以后继续抵抗。

得到他的命令,剩余的两千死士立刻护卫着他向北门逃走,这些士兵虽然早就有了死亡的觉悟,但是面对这种仿佛收割生命一样的杀人方式,依旧感到了胆寒,撒腿就慌乱地逃离大明宫,仿佛这里就是地狱一般。

其他三个方向的中央军进攻十分的顺畅,这些临时拉起来的叛军怎么可能是正规军的对手,一路过来,中央军如同摧枯拉朽一样将叛军打的七零八落,投降者不计其数,很快,三路大军就汇合到了大明宫门前,结束了长安城中战斗,而同时,这次行动的组织者全部被缉拿起来了。

“皇上。”

大事初定,李愔回了大明宫,一众大臣见到李愔回来俱都露出惊喜之色,崔莺莺脸上的担忧在见到李愔之后也是如春雪般消融,接着又暗恨李愔不和她提前说这件事,到让她掉了多少眼泪。

李愔看着崔莺莺喜悦中带着恼怒的神色露出歉意的神色,接着他沿着台阶走上大殿中央,坐在了龙椅上,现在是该和这些大臣们解释的时候了。

“诸位爱卿受惊了,不久前朕获知了叛军准备刺杀朕颠覆大唐帝国的图谋,而为了引蛇出洞,将这些乱臣贼子一网打尽,朕故意将计就计,让他们以为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从而暴露于天下人面前,现在叛军已经被击败,贼首也全部被下狱,诸位爱卿可以安心回家了。”李愔扫视群臣,朗声说道。

“原来如此!”

“这些叛军委实可恶!”

“简直胆大包天。”

“……”

李愔的话让官员们议论纷纷,崔绍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道:“皇上安然无恙就好,只是希望皇上以后有什么计划可以提前告诉我们,这次我们的确被吓得不轻。”

“呵呵,朕也是担心消息外泄,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李愔这次是谁都没有通知,他也明白的确是让许多人为他伤心了,尤其是杨妃,到时候可能免不了被杨妃一顿训斥了。

李愔还好好的,大臣们放了心回去,过几日李愔准备召集群臣早朝议事,同时处置这些叛逆,以振纲纪,震慑天下。

散了朝没一会儿,董浩赶了过来,他们成功伏击了剩余的叛军,柴令武也被抓了起来,而大唐各地同时传来叛军被击溃的消息,这场闹剧仅仅几天的时间就结束了,但是有些事情还远未结束。

“魏王李泰参与此次叛乱,证据确凿,十六年前伙同柴令武带领死士意图谋害皇上的事情也已经查明,柴令武和房遗爱全部供认不讳。”太极宫中,荣达当着李愔和李世民的面说着刚刚查出来的结果,李愔曾经答应李世民不滥杀兄弟,但是李泰参与谋反,如何处理,李愔也想要听听李世民的回答。

闻言,李世民仿佛立时苍老了十几岁,这些年他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李泰谋反弑君,这都是杀头的大罪,若是其他的事情,他还可以求情,但是唯独这件事,李世民不能包容了,因为李愔现在是皇帝,如果他继续为李泰说话,李愔又会如何想他,他挥了挥手,道:“父皇老了,这件事你自己决定吧。”,说罢,站了起来,缓缓离去。

李愔望着李世民有些佝偻的身影轻轻叹了口气,为了江山的稳固,他这次不能有丝毫的仁慈,向李世民说这件事只是知会李世民一声,因为无论李世民的意见如何,李泰他都是要杀的,他不能容忍一个两次要去他性命的人活着,在他继承皇位以后,他对李泰已经足够好了,而他反而恩将仇报。

第二日早朝,早朝上李愔决定宣布这些人的处理结果,而与此同时,李愔对大唐参与叛乱的士族门阀进行了打击,没收财产,下狱,只要参与叛乱的人全部被抓了起来,虽说这次叛乱给大唐的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但是这次叛乱同样让他终于有了借口彻底铲除门阀士族在大唐的遗留势力,让门阀士族从大唐的历史中摸去,因此李愔是下令对待这些参与叛乱的门阀士族不要心慈手软,宁可错杀一千,不会放过一个,彻底还大唐一个朗朗乾坤。

“皇上,犯人带到。”早朝上,禁卫军将十几个人犯人带进了大明殿时向李愔报道。

李愔点了点头,他扫了眼下面的人,个个都是熟悉的脸孔,他道:“看看这些人吧,他们中有朕的哥哥,有朕的妹妹,还有朕的心腹大臣,就在几天前,他们阴谋要谋杀朕取而代之,真的让朕心寒,朕十六年前被逼离开长安,前往益州,时间一晃已经十六年过去了,从蜀王到成都王,再到蜀王,最后是登基为帝,在这些年中,朕的哪一样举措不是为了天下苍生,为了黎明百姓,为了你们衣食无忧,而你们呢?你们对得起朕吗?”

朝堂上鸦雀无声,众臣俱都聆听着李愔的话,把厌恶的目光投向这些跪着的罪臣身上。

“资本阶级革命,追求自由,哼,你们的口号之下的心肝肠肺真的就是那么干净的吗?你们要的还不是权利两个字!”李愔怒道,“为了你们的野心而不顾千万人的性命,你们的心里就没有一点点愧疚吗?”

臭骂了一会儿,李愔感觉前所未有的疲倦,他挥了挥手,让禁卫军把已经吓得浑身发抖的犯人待下去,同时,宦官高声念道李愔的处理决定,李泰,房遗爱,高阳等待参与谋划反叛的人等一律处斩,参与谋划的门阀士族一律没收财产,三代之内族人不可入朝为官,李愔这个命令下达,等于是彻底摧毁了门阀士族在大唐的根基。

而对于上官仪这些虽说没有谋反,但是关键时刻居心不轨的人,李愔全部罢官让他们还乡,不得在入朝为政,同时对长安派系中心怀异心的人同样进行了一次清洗,这也是李愔故意为之,益州派系随着上官仪被罢官瓦解,长安派系也必须被消弱,他不想再看到大臣把持朝政的情况出现,彻底改掉旧官场的旧习气。

朝堂上,李愔当众处理这些叛乱的首要人物,而大唐其他各个地方,叛军事件的余波还在继续,不少大商人被逮捕,他们多多少少都参与这件事,或是资金支持,或是提供军火,而李愔的这一轮打击,也让大资本家集团彻底的瓦解,让百姓中的小资本有了发展的空间,原本没有机会的百姓也都参与了市场的争夺,同时,因为这次以资本名义发起的叛乱,李愔对资本市场有了警惕之心,进一步加强了对资本市场的控控制,同时大唐各个报纸上也剖析了这次叛乱事件的前因后果,揭露了这些人的真面目,分析了资本控制国家后的危害,让大唐的百姓对这个事件能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免得这种蛊惑人心的思想还有继续生存的自留地。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