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一剑同时落在木云落手中,当他两只手分握刀剑时。自刀剑传来一股异常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千百世前它们就是他的兵器了,一段段记忆如潮水般涌入木云落的脑部,如走马观花般不停的闪回,刹那即是永恒。

  他的思绪回到八百年前,神话一般的传奇。一刀一剑分属两个不同的主人,它们也拥有自己的择主意识。可它们的主人进行了一场旷世决战,结果是形神俱灭。刀剑变成无主之物,它们愤怒了,对于想得到它们的武林人士发出了攻击,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最后,另一位传奇人物用神话里的神兵定海神针压制住它们,从此再也没有人能够撼动定海神针,取得刀剑,这变成了一个传说。可是在四百年前,机缘巧合之下现身于此。只是刀剑本身也没想到世间竟有人能够举起定海神针,让它们重见天日。遗憾的是这件神兵已然化为石山。

  一刀一剑分别在木云落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真气,也被他的绝代霸气所震摄,自然认了新主人。木云落静静地平息了内心的震惊,转身从山上凌空而下。

  冷雪飞第一个冲进他的怀里,眼睛里射出大海般的深情,几滴泪水却不争气的顺着脸傍滑落。木云落将刀剑背在身后,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痕,心痛的说道:“飞儿,让你担心了。”

  接着,传来一声大吼:“大哥,我们兄弟给你磕头了。”

  无天无法两兄弟果然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木云落一脸不解地问道:“二位这是为何?”

  “大哥,我们合二人之力仅能使那根柱子摇晃一下,可是大哥却毫不费力的将它举过头顶。如此勇力是我们兄弟平生未见过的,而且你危难之时施以援手,所以请你收下我们当你的小弟吧。要不,美丽的大嫂,你也给我们求求情吧,让大哥收下我们吧!”

  其实无天无法兄弟能够使石柱摇晃,已是八百年来的第一次,足可傲视天下。

  冷雪飞扑哧一笑,接着先重义、刘儒明和林惊羽一齐笑出声来,无天无法二人摸着脑袋有点不知所措。木云落哈哈大笑一声:“无天无法,你们以后要好好跟着我,从现在起更要保护好美丽的大嫂。”

  冷雪飞在边上轻拧他的后腰一下,羞涩的低下头。

  “大哥,以后你要我们向东,我们决不朝西,上刀山下油锅也行。”

  兄弟二人高兴的表态。

  “老大,恭喜你收服霸天刀和凤血剑,有此利器之助,横扫武林,指日可待。”

  先重义也是一脸兴奋。木云落朝刘儒明和林惊羽看去,二人也隐藏不住内心的喜悦。

  “走吧,我们一起回去,今晚我们要好好庆祝一番。”

  木云落挽着冷雪飞的细腰向众人吩咐道。

  “是,老大!”

  众人转身欲朝城内返还。

  “木公子请留步。”

  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声。

  木云落转身面对来人,当然右手仍然挽着冷雪飞的细腰,其余五人站在他们身后。

  那名脸蒙白纱的美丽女子缓缓将白纱取下,一张足以让天地变色的绝世容颜展露在众人面前,她的姿色竟然越超冷雪飞,有如不染一尘的月上仙子。木云落动容道:“姑娘何以认识在下,所为又是何事?”

  “木公子的大名不消几日将传遍天下。杀欧阳飞豹、胜日月二老,夺太古神兵,每一件事都足以震慑江湖,天下谁人不识?小女子只想见识一下木公子刚获得的凤血剑。”

  “那么姑娘拿去看吧,但请先告知芳名。”

  木云落说完解下凤血剑递过去。

  “小女子楚朝霞,不过我不是要看这把剑,而是要见识一下凤血剑法。”

  众人一脸难解,先重义马上问道:“请问姑娘来自何处?”

  “小女子师出巫山神女峰云海普渡。小女子奉师命也是身不由己,否则怎敢向木公子讨教。”

  众人耸然一惊,木云落大有深意地问道:“楚姑娘,云海普渡除了尊师在江湖上历练两年之外,八百年间未曾有弟子下山行走,为何你会突然之间出现在尘世之中?”

  楚朝霞淡然一笑,有若百花齐放,轻启朱唇道:“小女子已达到云海普渡有剑无我的通明境界,按照我派规定是可以下山历练的。而且家师于五个月前去世了,去世前,她老人家曾做出预言,八百年前消失的凤血剑将于今日重现于世。凤血剑是我派观主的信物之一,小女子接替师父坐上引剑令使的位子,为了我派一百二十名弟子,不敢有丝毫大意,只好来仔细看一下有缘人是否符合做我派观主的几个条件。请木公子赐教。”

  这时先重义一脸的悲戚,口中低声念叨着:“她终是走了,走得如此突然,如此让人神伤。淡云裳,你最后的日子想的会是我吗?”

  然后向楚朝霞问道:“楚姑娘,你师父这些年过得好吗?”

  “先前辈,家师在弥留之际的几句肺腑之言是:重义,我们分别了三十年零三个月又四天,过去的时光仍然深深的烙在我的脑海里。即使化骨成灰,往日的情意,也不可能抹去。你也老了,尘世的恩怨不要再去计较了,得失之间又有何差别呢?可能你已然遇到了自己的引路人,好好把握其中的机缘吧!”

  先重义一扫先前颓败的神色,脸上神光云现道:“我明白了,云裳,还是你看得开呀!”

  “可是,楚姑娘,云落应该没有学过贵派的凤血剑法,比试还有何意义?”

  冷雪飞不解地问道。

  “冷姐姐,得到凤血剑而没有得到剑法,不算是有缘人,我有责任收回凤血剑。我想这点木公子比较明白,只是我不明白霸天刀为何会与凤血剑在一起,这也要请教木公子。”

  “大家不必再追问了,马上请你们见识一下凤血剑法。”

  木云落傲然道。

  一声凤鸣,凤血剑被拔出剑鞘,剑长四尺三寸,宽四寸,属重剑。剑身通体晶莹,发出金色光芒,从出鞘的一刻时,周围的气温陡然升高了起来,剑身上隐约间可见一股异彩,好像剑再也不是死物。此时,木云落左手持剑遥指楚朝霞。楚朝霞立马从后背撤出一把长剑,剑如秋水,流光异彩。此剑淡云裳年轻时用过,现传于楚朝霞,也是当世名剑。木云落一行五人与楚朝霞两名侍女迅速远离战场。

  二人仗剑而立,剑尖互指对方。各自发出强大的剑意笼罩对方。此时,楚朝霞忽然踏前一步,剑尖轻抖,周围的微风突然静止了,仿若被剑势吸收进来,然后她左脚慢慢抬高,右脚脚尖点地,好像一只凤凰般飞跃而起。中间过程有如行云流水,配合她那艳绝天下的容颜,给人一种宁静高远的雅意,很难想象这是一场打斗。

  将要接近木云落时,楚朝霞的剑改为直刺,直取木云落的心脏部位,发出尖锐的风啸声,有若被吸收的微风瞬间释放出来。

  木云落觉得周围的空气像铁桶般紧缠着身体,好像动一下都要花上全身的气力。但他夷然无惧,左手的凤血剑抬至胸前,在身前挽下数十个剑花,口中大喝一声:“凤舞天下。”

  然后凤血剑的剑尖点在最前一个剑花上,向前一推,真气剑花形成一只凤凰,展翅飞向楚朝霞。剑花竟能凝而不逝,摧而愈坚,真是匪夷所思。

  楚朝霞口中也轻喝一声:“百鸟朝凤。”

  左手的长剑快速的在空中挥舞起来,一时之间,众人眼前只见到一片白茫茫的剑气,丝丝剑气形成网状迎向木云落的凤凰。剑气在空中发出的声响如同上千只小鸟同时鸣叫,煞是悦耳。

  一声闷响,两股真气撞在一起。木云落已收剑而立,楚朝霞嘴角现出几滴鲜血,身上的白色长裙的前襟被火烧掉了一大半,一大片酥胸露了出来。木云落急忙上前把她搂在怀里。

  “朝霞参见观主。”

  楚朝霞的脸上先是飞上一朵红云,接着气若游丝道。

  “霞儿,你这是何苦?好了,以后还是跟着我吧,怎么样,霞儿。”

  木云落拭去她嘴角的血渍。

  “霞儿听观主安排。”

  说完,一时晕了过去。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