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炼郸识得历害,左手折扇半路折回,快速的在身前虚击数下,同时右手自袖中伸出,竖起拇指,向前发出一记指风。空中传来数声闷响,五道指力已被化开。

  木云落在出指瞬间已前行至赤炼郸身前,双手共舞,眨眼间已出了五十七道指风,而赤炼郸也一一挡住。另一边,赤寒玉在地无法的拳势下,已是步步后退。蓦然,地无法脸上闪过一抹赤红,身如轻烟直冲赤寒玉,赤寒玉也强提精神奋力出手。二人身形快得有如两股微风,旁边的人很难看清。

  此时,金针婆婆和梅谷兰、钟法堂已退至较远处。梅谷兰神情紧张的看着场中变化。随着赤寒玉和地无法身形愈来愈快,他们的真气流每次相撞都发出电击之声,在梅谷兰三人看来,二人有如处在一个风暴之中,旁边桌椅稍一沾上,即刻化为尘芥。

  赤炼郸眼见爱子挥手间愈来愈沉重,马上抛掉手中扇子,双手化为晶莹剔透之色,脸色也变得好像寒冰一样,强大的气势贮于体内,双掌似缓实急地舞动,下一刻已出现在木云落的胸口。木云落微一吸气,全身散发出赤红色的真气,左拳右指,迎向赤炼郸的双掌。四手在转瞬间相交数百下,每一击都发出水火相交的滋滋声。

  突然间,赤炼郸化掌为拳,同时底下踢出一腿,腿势左右飘忽,难以捉摸。木云落神色愈发凝重,真气鼓荡,浑身衣物无风而飘,头发也随之飘扬。双手也是化为双拳,轰然而出,甫一出拳,那种惊天烈焰已然扑向赤炼郸。赤炼郸的腿尚未到达木云落身前,木云落的拳势已经与他的身体相撞。

  轰然一声巨响,接着又是一阵骨碎之声。赤炼郸向后退了数步,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刚一站稳,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鲜血之中还混杂着些许内脏。赤寒玉心中一急,愤然将全身的气力化为一拳轰向地无法,地无法本已占了上风,此时更时凝聚全身劲力与赤寒玉的冰拳相交。

  一声闷哼,赤寒玉退后一步,他的右臂已化为碎片,散落满地,一股股血浆从断臂处喷洒而出。赤炼郸长叹一声:“没想到百年之后,能够遇上如此高手,江湖真是多变啊!看来我魔教复兴前景堪忧,玉儿,我们走!”

  “走不了了!”

  木云落左脚斜跨一步,带动整个空间的气势,死死守住了赤炼郸的所有退路。赤炼郸仰天长笑:“想不到我赤炼郸竟会丧身于此,不过整个魔门是不会放过你的。而且我的拼死一击,也不是没有收获。玉儿,快走!”

  大喝声中,赤寒玉飞身而出,地无法正要拦截,一股柔和之力托住他,接着他听到木云落大叫一声:“小心,天魔焚体大法!”

  一股惊天气力将整幢茶楼震为碎片,地无法昏了过去。昏迷前,他好像看到赤炼郸的身体化为一团血雾,凝聚了他的百年功力喷涌而出。

  木云落看着眼前一堆废墟,怀里抱着地无法,心里暗叹一声,还是让赤寒玉逃掉了,接下来将要面对魔门的惨烈报复。他回头看了金针婆婆三人一眼,转身走到她们身前:“史前辈,在下木云落。赤寒玉逃掉以后,魔门不会就此罢休。钟少侠应当即刻返回武当禀报太虚道长,一字不差地把此战转达给他,相信他会作出相应安排。”

  钟法堂向木云落抱拳道:“多谢木少侠救命大恩,以后我也一定精研武当绝艺,以求突破。这一战我将如实汇报给师父,绝不会有一丝夸大。如果少侠有用的着小弟的地方,请随时吩咐,告辞。”

  然后,他转身大步向前,转眼间消失在大路之上。历难之后,这个年青人忽然间长大了。

  木云落转脸向着金针婆婆和梅谷兰,欲言又止。金针婆婆开口笑道:“木少侠,我们祖孙二人相依为命,家里没有其他人,只剩下几个仆人还在家中,我现在就回去打发他们离开,我孙女就拜托你照顾了。我看得出来,她相当喜欢你。”

  梅谷兰轻摇金针婆婆的胳膊,娇嗔道:“奶奶!”

  然后羞怯的低下头,用似水目光横了木云落一眼:“就怕木公子嫌弃小女子长得丑。”

  木云落苦笑一声:“史前辈,你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跟我一起走吧。至于仆人那边,我会安排丐帮弟子给你传个口信。明天,我们起程去云海普渡,你随我们一起去,然后就呆在那里,相信魔门的人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闯上神女峰,”

  “云海普渡!”

  金针婆婆一愣,接着用崇敬的眼光看着木云落道:“我知道了,木少侠就是这几天江湖中风头最劲的少年高手。杀邪帝之孙,收服霸天刀与凤血剑,身边还多了几个英雄榜高手做跟班,而且据说身边还有数名绝色美人相伴。”

  木云落看了梅谷兰一眼道:“怎么样,这样你还要跟着我吗?”

  “为什么不跟,只要你不嫌弃我。”

  说完,扯了扯金针婆婆的衣袖道:“奶奶,我们跟着木少侠回府。”

  一行三人转身朝物氏大院行去,地无法还在木云落怀里昏迷。街上行人早已不多了,大多数都躲在家中不敢出来了。只是可惜了这样一间茶楼,等会又要婉儿出来善后了。木云落心里不免有些遗憾。

  物氏大院,当木云落进到前院时,其余六位手下和众女早已回来,坐在小花园里闲聊些什么,只是那边尚有三名不认识的绝色丽人正坐在凳子上喝茶。这三人均是一身黑色长裙,长得明眉皓齿,年纪相仿,均是双十年华,顾盼间流露出的风情份外妖娆,姿色均与冷雪飞不相上下。不知从哪里来的如此佳人?

  冷雪飞正在陪着三女说话间,见到木云落身上沾满血色,怀抱地无法进来时。花容失色,急忙冲了过来,另四女也不约而同围了上来,泪水汪汪的盘问出了什么事。那种神色,让人觉得肝肠寸断般难受。当她们看到身后的金针婆婆和梅谷兰时,梅谷兰上前牵着冷雪飞的手甜甜的叫了声:“姐姐!”

  然后把事情的经过,给众人讲了一遍。此时,地无天早已把他弟弟抱了过去。

  众人听得均是目瞪口呆,先重义率先叫了出来:“老大!百年前已是武林绝顶高手的赤炼郸也败在你的手下,你太历害了!”

  其余人也露出崇拜的神色。只是众女仍在他身上检查,看一下他是否受伤。

  木云落满目柔情的看了众女一眼道:“放心吧,为夫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此语一出,楚朝霞第一个冲进他的怀里:“相公,你可要保重身体,你如果有什么事,我们姐妹也会随你而去的。”

  其余四女纷纷点头。

  木云落伸出手拍拍五女的脸蛋道:“相信我,我即使不爱惜自己,也要替爱妻们保护好自己!”

  然后转头向金针婆婆道:“史前辈,儿女情长,倒让你见笑了。”

  金针婆婆笑道:“木少侠有如此幸福的家庭,只会让人艳羡,不会有人觉得好笑。”

  梅谷兰摇摇木云落的臂膀,看着众女道:“我也要加入这个大家庭,希望姐姐们不要嫌我长得丑。”

  众人终于发出开心的大笑。

  这时,木云落指着众人身后的黑衣三女道:“谁来给我介绍一下,那三位美人是干什么的。”

  冷雪飞轻抚一下额头道:“哦,相公,一见到你,把她们忘了,她们是来找你的,只是不肯说出原因。”

  木云落流出不解之色看着三女。三女却同时单膝下跪道:“参见帝君。”

  木云落连忙扶起三女道:“三位行此大礼,我还是不太明白。”

  三女之中个子稍高一位轻齿朱唇对木云落说道:“帝君,我们来自黑水帝宫,自八百年前我们黑水一派的帝主信物霸天刀失踪那一刻起,我们足足等了八百年,终于等到新的帝君了。自帝君收服霸天刀那一刻起,就是我们黑水帝宫新一任的帝君了,我们姐妹三人得到这一情报后,即刻起程迎接帝君。望帝君率领我们恢复八百年前的辉煌。”

  黑水一派,曾经执武林之牛耳。当今武林中最神秘、最深不可测的门派。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