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无媚黑衣雪肌,乌黑的长发随着微风轻轻拂动,绝世风姿恍如仙子般让人目眩神驰。但她脸若寒冰,右手手指叠兰花印,竖于胸前,左手置于右手之下,拇指竖起,四指轻握连于右手底部,凌厉的气势从身前发出,笼罩着鼓树之。

  鼓树之心中微震,此女功力绝对在自己之上,此战心下无半分把握。他把目光转向木云落,凝视少许,仰天长叹一声,对着木云落说道:“最近听闻木公子在江湖中大出风头,隐然有一代宗师之相,此刻竟然让自己的女人出头,这像一个真正男人的作风吗?”

  木云落身后的疤面大汉冷厉道:“以鼓兄的眼光,难道没看出木兄弟身负内伤,应是不久前与人交过手,难道想落井下石不成?”

  夜无媚气机紧锁鼓树之,冷冷说道:“我家相公在一个时辰前遭魔门梦无尘、屠六丁、云海剑神刘长河、寒山窟风追芸四大高手合击,尽败梦无尘、屠六丁、风追芸,并击杀刘长河,是以受伤,如若鼓公子有信心击败这四人,再来嘲笑我家相公也不迟。”

  四周之人闻听此言,震惊之色,溢于脸上。这四大高手,每一个人都是独霸一方的顶尖高手,天下间屈指可数的人物,能稳胜一人即成为武林中不世出的高手,而木云落破四人联手并杀一人,声势隐有超越七大宗师之势。

  鼓树之哈哈大笑道:“鼓某确非这四人中任何一人的敌手,而木公子击败四人之事鼓某也无法尽信。怕是给自己找个避战的借口吧?”

  木云落淡然一笑道:“媚儿退下,让我来会会双绝书生。”

  说完跨出一步,站于夜无媚身前,夜无媚转身退入楚朝霞一方。

  一步踏出,跨越数丈,突破了空间的限制,众人心中又是一阵颤动。此时木云落向鼓树之问道:“鼓兄绰号双绝书生,不知有哪两种绝招?”

  身后两名鼓树之的家丁神气说道:“我家主人琴剑双绝,琴技仅逊于禅小姐,剑法连武当太虚道长也赞绝不已。”

  木云落反手一招,禅由沁身后九名青年剑客中的一名腰上所佩之剑已被吸到木云落手中。木云落洒然一笑,将剑抛到鼓树之手中,朗声说道:“在下确实身负内伤,但请鼓兄尽施所长,不要对在下手下留情。”

  鼓树之脸色凝重的接过长剑,木云落显露出的气势,远非自己能够比拟,他的气势在不经意间落入下风。鼓树之轻弹剑尖,剑尖发出铮然声响,在响声甫一发出之时,他的剑气已攻至木云落胸前。闻声已至,确然是高手风范。

  剑势轻灵婉转,剑气却犀利狂野,眨眼间,已在木云落身前布下密密麻麻的真气。木云落神色坦然,目中不含半丝情感地注视着鼓树之,右手却似缓实速的伸了出来,没有被眼前的剑势所迷惑,他的食指指尖轻点在鼓树之的剑尖之上。

  指尖与剑尖之间发出叮然声响,一股大力从剑身传来,接着鼓树之胸口一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鼓树之马上弃剑,双手指尖互击,发出五道凛冽的真气袭向木云落。

  鼓树之弃剑同时,那把剑跌落地上,变成一堆灰粒,随风而逝,此时鼓树之的指气已攻至。木云落左手探出,握手成拳,于虚空之中击出一拳。五道指气如石沉大海,再也击不起丝毫涟漪,同时鼓树之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木云落淡淡看了鼓树之一眼,然后转头向禅由沁道:“由泌,木某告辞了,他日若是有缘,木某一定希望能够继续聆听由泌的仙乐。”

  禅由泌向木云落展颜一笑,有若百花齐放,娇声说道:“由泌明日也会继续此次行程,多加积累经验,希望下一次能尽快再见到木公子。”

  木云落深深看了那疤面大汉一眼道:“这位兄台,由泌以后烦你照顾了。”

  那大汉点了点头,神色恭敬道:“木少侠放心吧,雷某也是好乐之人。只待由泌大家结束行程之时,雷某定当去找木少侠饮酒击乐。”

  木云落向其余众人点头后,转身带着四女出镇而去。此时太阳已过正午,略有偏西。

  出镇后,四女围上来说道:“相公,你怎么如此不珍惜自己。刚才比武没让伤势加重吧?”

  木云落转身朝向四女,神色轻松道:“你们的相公确是受伤了,但也让我的修为更上一层楼了,多谢娘子们替我担心,我估计再过几日内伤将会恢复的。”

  说完分别拥过四女。

  四女这才收起紧张之色,眼波横向木云落。木云落长笑一声,抱起楚朝霞道:“霞儿,为夫还是要抱着你走路。”

  说完身形微晃,已在数丈之外。

  吹花在身后娇声说道:“相公你偏心,你为什么不抱着媚姐、我和雪妹?”

  风中传来一阵笑声:“你们谁先追上我,我就先抱谁吧!”

  说话间三女也展开身法,追在木云落身后。

  黄昏时分,五人行至一个小山谷旁。楚朝霞把脸埋在木云落胸前,双手紧缠着他的脖子。木云落的大手抚着楚朝霞的隆臀,向另三女说道:“我们休息吧,今晚就在前面的小山谷里过一夜吧。”

  夜无媚从身后抱着木云落的阔背,胸前的高耸上下摩挲着,嘴里柔声说道:“不管在哪里,只要相公觉得好便是,但千万别忘了疼我们。”

  吹花和吹雪也一左一右拥了上来,口里应是。

  自从跟木云落一夜逍魂之后,夜无媚只想夜夜躺在木云落的怀里,被他爱怜后方能安睡,她的容颜也更加妖娆动人。吹花和吹雪连同楚朝霞也是有相同的心思。四女眼中露出的情意,足以使瞎子睁开双眼。木云落感动的看着四女道:“媚儿、霞儿、花儿、雪儿,你们不怪为夫到处留情吗?”

  楚朝霞在木云落怀中勇敢的抬头道:“相公,你不是这样的人,怪只怪我们姐妹都爱上了你,如果你不要我们的话,我们宁可就此死去,所以怎能怪你到处留情呢?你只是救下一个爱你和被你爱的女人。”

  说完后四女眼中升起腾腾烈火。

  木云落虎躯微震,心中一甜,大声道:“好,为了我们的爱,今夜我们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共享鱼水之欢。”

  说完当先朝小山谷行去。

  接近山谷入口处,谷口却被大雾笼罩,而四周其余地方却无半丝雾气,好像有人故意布下雾阵般。木云落对身后三女道:“你们跟在为夫身边,不要走散,我们进去。”

  在三女的相拥之下,怀抱楚朝霞进入山谷。

  甫一进谷,周围景色一片模糊,近处只能看到四女的脸庞,再远处就是一片白茫茫。就在五人继续前进之时,木云落背后的霸天刀与凤血剑突然发出鸣叫之声,丝丝叫声好像在召唤着未知的东西。

  大木在起点还算是新人,刚进来还不到一周,所以请大家多多支持,要是能进个新人榜前几位就好了,这就要请大家投票加点击了,当然,努力更新是大木唯一能回报大家的,谢谢。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