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芒绿影乖巧地伏在木云落手上,再无先前的霸者之气。飘絮好奇地伸出右手食指轻点在它的身上,试了几次见它没有反应,胆子大了起来,央求着木云落让她玩玩。木云落心中苦笑,心想这条蛇王怎就沦为宠物了呢。

  “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小青吧,叫起来既省力又好听!”

  木云落看着小蛇命令道,小蛇点点头,爬到了飘絮的手中。飘絮喜色满面,逗着小青玩在一起,不亦乐乎。

  树下的六人看到木云落收服青芒绿影的一刻,均是神情一愣,但又不肯就此离去,仍在徘徊。木云落站在树顶上,居高临下,冷冷看着六人,右手盘在飘絮腰间从树梢上盘旋而下,潇洒好看。

  “你们不想走,我们可要走了,恕不奉陪。要是有想抢蝶影针的念头请尽快打消,否则你们的下场会很惨。”

  这决不是威协,以木云落的能力,眼前这几人确是无任何制造险情的机会。

  六人中一位身形最长的人冷哼一声:“艳侠又如何,只不过长了一张好看的面孔,猎艳本领好一点罢了,谁知道手底下的功夫如何,我们青城六秀怎么惧畏你这种人。”

  飘絮秀眉一扬,身形暴闪,在那人的脸上来回扇了十几个耳光,在那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又回到原地。“哼,就这点本事,连我的攻击都躲不过,还想挑战主人,真是笑话。”

  “追血身法!追血堂的不传之秘,你到底是谁,怎会追血堂的武功?我们青城一派这次可要为武林正道作出贡献了,斩妖除魔,将尔等拿下。”

  怒喝声中,六人身形晃动,摆了一个剑阵,青城剑法伺机而动,将两人围在中间。

  “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否则我会杀上青城派,将你们引以为傲的名门大派从武林中抹去。”

  木云落心中终于升起一丝的愤怒,这六人像苍蝇般紧盯不放,口出污言,让他心生杀机。

  六人没有应声,一声吟啸,剑阵动了起来。催动真气形成漩涡状,而剑与剑之间配合的甚为紧密,互相补充彼此的破绽,还是挺像模像样的。木云落一声长叹,凤血剑收于左手中,在空中抖下数十个剑花,右手依然搂着飘絮的腰身迅速转身,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晃动数下。

  炽热的剑花与六人的真气相较,冲破层层阻挡,将六人的长剑击断。看似随意的挥剑,却形成如此大的威力,六人一愣,接着五人的胸口处爆开,身体缓缓倒地,只余下那位出言不逊的身长之人。

  “你回去吧,去给青城派报个信,说明你们今天做的蠢事。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后果一定比这五位死得还要惨。如果有一天,青城派被灭了,记住,那是你造成的严重后果。”

  木云落的身影已在数十丈外,遥遥传来平和但又不失威严的声音。

  青城派的这名弟子发狂似的奔了起来,消失在树林里,如此恐怖的实力,超出了他的幻想空间,他怎能不害怕?是要赶紧回去通报掌门了,万一他杀上青城一派是没有人能挡住的,只有和解了,这个投降的念头闪过他的脑妹。

  天光大亮,雨势终消,东方的一轮红日总算露出头来了。木云落依然躺在马车上,头枕着夜无媚浑圆的大腿,脚搁在楚朝霞的大腿上。小青和小红两只神兽没有特别仇视,非常听话的相处在一起,呆在最角落里面,外面驱车的还是上官红颜。

  小兰将木云落的一支手臂置于她的大腿上,轻轻揉着,而楚朝霞在他的脚底揉捏着,这真是一种神仙般的生活。马车驶得很快,虽说只有七匹马,但速度的影响也不是太大,一路上总算稍微太平一些,向着黑水帝宫前行。

  “影儿,你这次跑出来是不是没有告诉你爹啊,他可是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万一要找我报拐走女儿的仇怎么办?”

  木云落懒洋洋的声音传来,接着长吁一口气:“我可不想被你爹拿着剑追着砍。”

  “不是的,木郎!人家一直没有机会说这件事嘛!而且,而且人家怕你怪当初人家要为欧阳飞豹报仇呢。”

  江月影紧张地搓着小手,低头不敢看向木云落,怕是他嫌弃自己,但转瞬又委屈地说道:“我爹才不会拿着剑砍你呢,况且他也打不过你。”

  木云落将她搂至怀中,江月影顺势躺在他的怀里。木云落的大手抚着她的屁股,江月影轻呜一声,小嘴凑在他的脖子处亲着,小舌也灵巧地舔着。

  “我怎会怪你呢?要是怪你我也就不要你了,现在你成了我的女人,我更加不会怪你了。”

  木云落用力在江月影的屁股上捏了几下,江月影向木云落怀里紧了紧,胸部紧压在他的身上。木云落接着道:“等回到黑水帝宫后,你带着小兰先回天机谷一次吧,免得让你爹找上门来就失礼了,顺便把我的情况和他说一下。”

  “知道了,影儿都听木郎的,只是万一我爹不让人家嫁给木郎怎么办呢?”

  江月影有些担心的说着。

  “那也没有办法,你只好和小兰一起回天机谷了,等着你爹为你安排婚事了。”

  木云落淡淡道。

  “不行!”

  两个声音同时发出,江月影猛然从木云落怀里坐起来,而小兰则面带歉意对着江月影道:“小姐,要是老爷不允许的话,小兰只好脱离江家了。因为小兰已经是少爷的人了,而且也不愿意离开少爷,所以只能对不起小姐了。”

  语气坚决,无一丝的回转。

  “木郎,影儿已经和你有了夫妻之实,如果我爹那么不通情理的话,月影就离家出走。即使断绝和他的关系,也要回到木郎身边,影儿生是木家的人,死了也决不会改姓的,请木郎放心。”

  江月影深情的表白,让其余几女都泛起了感动之色,楚朝霞更是将木云落的裸脚在脸上磨来磨去,禅由沁则在他身侧的另一边探头轻吻他的嘴唇。

  “好,影儿,既然你下了这个决心,我木云落也必不会负你。如果你爹再不讲道理,我就单人独闯天机谷,将你带出来,这是一个承诺。看看天机谷内还有什么人能拦得住我!”

  木云落也坐了起来,身上发出王者霸气,让众女心醉不已。

  太阳已经将云层染红了,小白在田野间穿梭,庞大的体形在移动中缩小,渐渐回复成那只个头小巧的可爱白猿。笛声渐渐缈失,最后一个音符还弥漫在空中,但李铁方的位置已经被它找到了。

  李铁方站在一块高出的土丘上,拿着笛子的他眼神也变得狂野起来,仿若那根通体晶莹的笛子成了他的生命主宰。当野兽们自行散去后,他的那根笛子被小白的啸声震裂,看来又要重新做一根了。

  他虔诚地跪在地上,将笛子平放眼前,恭敬地磕了三个响头。这根兽骨笛是在当年用一根狮王的头骨磨成,跟了他足有十五年了,李铁方今年四十岁,体力和精气正值颠峰,再要找一只兽王的头骨是多么的难啊。

  那只狼王的身影闪入了李铁方的思绪,正在此时,小白的身形出现在他的眼前。李铁方马上惊觉,站起身来,遥视小白。小白金睛暴闪,一股怒气散发出来,身上的白色毛发抖竖起来,眼睛盯着李铁方粗壮的身体。

  “飞天神猿!”

  李铁方露出惊野之色,原本僵硬的表情焕发出多变的色彩。他的心中念着,怪不得能将自己的兽骨笛震裂,原来是太古神兽飞天神猿,用它的骨头制成骨笛,应当可以驱动天下所有的野兽了。

  暴喝声中,李铁方庞大的身躯灵巧的划过空际,铁拳直击小白的脑袋。小白也挥拳相向,怒斥中两拳相较,一股大力带出风势漫裂开来,将脚下的野草吹成一个圆形,李铁方背后的土丘也被震得一声闷响。小白随着拳势在空中翻了两个跟头,而李铁方的胳膊耐不住小白的天生神力,被真气反弹,将他的右臂震麻,后退数十步,始才站稳脚跟。

  口中念出一段复杂的咒文,李铁方的眼中射出鬼异的绿芒,直盯着小白,双手在眼前直晃,手指不停的盘错,结成各种法印。小白的身体站落地上,眼睛不由自主的盯着李铁方,头脑中闪过模糊的意识。这是李铁方的幻兽迷识手法,对任何野兽都是百试百灵。他自知不敌小白的天生神力,便只能用出这样的奇术。

  小白的眼睛渐渐迷茫,李铁方的身影愈发清晰。突然,它的神识中冒出霸天刀的影子,它本是霸天刀的守护神兽,念着霸天刀已有八百年了,感情异深,所以霸天刀的身影占据了它的整个心房,接着木云落的身影也显身出来,渐渐变大。

  一声厉喝,小白腾空而起,在空中翻了无数个筋斗,右拳直冲李铁方。李铁方的幻兽迷识心法被破,一大口鲜血直喷而出,心神俱伤,但小白的铁拳已攻至眼前了。

  他在苍促间运起浑身的精力也挥出一拳,两拳相撞,李铁方的右臂被彻底震断,内伤愈发严重,转身便逃,在丛林中施展出最大的轻身功夫。他专拣障碍较多的地方,以求能够保命。

  但是小白一直紧跟而来,没有一丝的落后,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后,落在了他的面前。李铁方眼中尽是悲伤之色,终日驱兽,今日可能要死在森林的深处,与兽骨为伴了。一声狼嚎声响起,狼王雪白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旁。李铁方的脸上终于有了喜色,拍了拍狼王的头颅,向前指了指小白。

  狼王已被他的幻兽迷识心法控制,随着他铁方手指的方向,狼王嘴中发出低吼声对着小白。小白一声悲啸,怒其不争,身形陡然变大,有如庞然巨物般。李铁方则从容的转身逃离,身心放松,刚至森林的边缘,心中忽生警兆,一只有如兔子般大小通体漆黑的老鼠狠狠盯着他,眼神中尽是嘲笑之色。

  赤炎鼠,李铁方心中又是一阵哀叹,看来黑水帝宫的实力异常惊人,要是提前知道有两只太古神兽在此,或许邪帝宫不会如此轻率地远征黑水。就算王云庭的用毒功夫出神入化,但这两只神兽可是百毒不侵,兼之铜皮铁骨,飞天神猿更是灵动非凡,所以怎样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思索间,小黑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脚下,一口烈焰喷了出来。李铁方纵身跃起,躲避一击,但小黑鬼异一笑,现出人性化的表情,也跃了起来,高度仅及李铁方的胸部,探出细小的前爪撞在了他的胸部。

  李铁方惊骇至极,一股冲天炎气直冲他的心脏,一种火热从体内发出,浑身着起火来,砰然倒地,将四周的野草也烧成黄色一片。在火势中,李铁方的身体慢慢变成一堆白骨。小黑围着他的躯体转了数圈,一声吟叫传了出去,周围从地里冒出好多的老鼠,听着小黑威严的厉喝,好像传达了某种讯息。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