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婿?可是,前辈应该看到晚辈有多少女人了吧,除了在场的之外,还有好多……”

  木云落有点结结巴巴的说着,但在无念天怜的摆手中停止了说话。

  “我不管你有多少女人,我认为你还算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能够完全配得上我家婵儿。”

  无念天怜似笑非笑,大有深意的看了木云落一眼。

  “噢,这样啊。不过,前辈的女儿是不是有点这种或者那种问题,亦或是……”

  “你放心吧,我女儿既不是白痴,也不是神经有问题,更不是什么难看之极的女人。而且她还是武林中有名的美女,此届牡丹榜上排得上名号的女人。”

  无念天怜也不由感到好笑。

  “牡丹榜上有排名的……难道是‘魔女’无梦禅?”

  木云落张大嘴巴说道。

  “正是婵儿,她的姿色决不在此届牡丹榜第一名的楚朝霞之下,我见过云落的这位女人,虽然她可算得上是国色天香。婵儿即使和上官教主相比也是不落下风的,这点请云落放心。”

  “那为什么前辈还要替梦婵选婿呢,以梦婵的姿色,随便弄个什么招亲大会,定会将武林中年青有为的人物一网打尽的。”

  木云落的说话中充满了逗笑之音。

  “你以为什么人都可以见到小女吗?现在江湖中沽世盗名之徒太多,我只想找一个能够让我放心的人!没想到武林中风头最劲的六人中,竟有五人是徒有虚名,连本座三十招也接不下,只有云落可挡过百招而不落下风。能够在如此年纪接下我全力之击的百招,这天下也只有云落一人了。”

  无念天怜又是一番感概。

  木云落的心中涌起一股气愤,如若不能挡过百招岂不是又要死于你的手下了。但他依然面带微笑向无念天怜问道:“最后一个问题,前辈为何要为梦婵姑娘选婿,而不是让她自己挑选呢?”

  “那是因为我爱上了梦婵!”

  无念天怜的话带来了石破天惊的结果,九人一时之间再无别的表情,一致张大嘴巴。天地间一片静悄悄,连风儿也被这番话震住了,停了下来。

  无念天怜没有看向众人,仍在喃喃自语:“婵儿的母亲在她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所以婵儿至今也不认识母亲。二十年了,婵儿终于长成她母亲的样子,明艳动人,竟无一分差异。但她仍是十分依赖于我,而我对婵儿的情意也一发不可收拾,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替代了她的母亲。但老夫却不愿夺去婵儿的红丸,因为魔道无极对心境的要求很高,老夫要达到武的极致,前人所说的破空而去,不能在此事上有所牵连,所以才生出为婵儿择婿的念头,为她找一个绝世的好男儿。”

  “前辈,云落不认识梦婵姑娘,她也肯定不认识在下,所以这种事情可是太难了吧!”

  木云落面色怪异,实则是心中一百个不愿意,这件事情本身就荒唐至极,还牵涩到魔尊,万一他哪天反悔,多这样一个敌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给你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内,你一定要让婵儿爱上你,这样你和魔门之间的过节我可以不追究。否则,即使我拼了这条命也要杀上黑水帝宫。以魔门的实力与黑水一派同亡,相信不是什么难事吧?”

  无念天怜脸带笑容,但话语中的威协之意让人毛骨悚然。

  木云落身上打了一个冷战,低头沉思,夜无月绝世的身形踱至前方,娇声说道:“无念尊主,小女子替帝君应下你的请求,但是也请无念尊主约束魔门,不要干涉帝君追求梦婵小姐。”

  “这事好办,我回去发布魔尊令,让所有人协助云落办成此事。其实以云落的功力,魔门没有人是他的百合之敌,所以请帝后放心吧。”

  无念天怜仰天长笑,转身负手而去,从容间,已是在百丈之外,但他的声音复又响起,有如就在耳边:“云落,战舞宗仁和御雷战法一战已是名动天下,婵儿会去一观,在五日后即会起程,所以请云落也尽早下山吧。这样也可以和婵儿早些相见,至于黑水帝宫,老夫会暗中保护,相信龙腾九海也没有那般轻易就将老夫击退。”

  木云落转头向众人耸肩展露一个苦笑,夜无月牵起他的大手道:“帝君,那你就早做打算,尽快下山吧。以魔尊的承诺,相信我们黑水帝宫会受到很好的保护,所以就不惧龙腾世家的进范。而且近一个月的时间了,他们再无来袭,可能是有了新的计划,再加上我们现在的实力大增,即使没有魔尊的帮助,也会让龙腾九海付出沉痛的代价。”

  “先回宫吧,我们和飞儿以及老先他们商量一下比较好。魔尊的家事乱七八槽,为何还要将我牵连进去呢。”

  摇头中,木云落带着众人向帝宫内行去。

  帝宫内,木云落坐在中院议事厅的高椅之上,四后、九妃、五内、四奴中除了江月影和小兰离开外,全部在场,十四位护法和十大首领也到齐了。听完木云落要下山一行之后,众女的眼中升起一丝的不舍,其余人却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希望木云落能够带他们一起下山。

  “帝君下山之事已成定局,所以我们只是商议一下谁陪着帝君一起下山,路上好有个照应。”

  夜无月的美目扫过全场,让人泛起一股被看透的感觉,那是黑水阴诀破入至境的征兆。

  “帝君,我们兄弟要和你一起去,这样路上又有好玩的、好吃的了。”

  地无法高举双手,大声嚷嚷。

  “阿弟,你没长脑子吗?帝君一走,帝后和各位嫂谁来保护呢?要是咱们也走了,龙腾九海那个老王八蛋来偷袭咱们,又要怎么办?”

  地无天在地无法的头上敲了一下,颇有些兄长的味道。只是他怎会如些识大体了呢,看来夜无月对他们的教导颇有成效。

  众人听完地无天的一席话之后,均是沉默无语,暗想不已。木云落看了看在坐之人,洒然一笑道:“本君也不是那种娇生惯养的公子,所以还是一人上路比较好,而且以前的日子也是一个人这样过来的。”

  “不行!”

  所有的女人一同开口反对,连祝妍双也跳出来制止。

  “帝君,依妾身看,还是让牡丹、芍药、凤尾和夜菊四内陪着你去比较好,她们平日里细心周到,不会让帝君吃苦的。而且侍君身侧,正是她们求之不得的事情呢。”

  夜无月看着满脸羞红的四女,笑吟吟说道。

  牡丹、芍药、凤尾和夜菊四女长相甜美,尤为胜过小兰,和江月影相比也是相差一筹而已,至今仍未被木云落破身。兼之她们在黑水四姬身边一直相处,所以身上有种大家闺秀之气,知书达礼,像是某家的千金小姐般夺目。而且四女的武功也不容小视,她们特意练成的黑水剑阵,能够将无天无法兄弟困住,如若真要动手,虽然四女会受伤匪浅,但两兄弟二人更可能会命归黄土。所以由她们陪伴倒是最合适的人选,既能照顾到木云落的饮食起居,又能震杀一些宵小之辈,还可为旅途增加一些艳色,同时又不会减弱帝宫的战力。

  木云落看了看充满期盼眼神的四女,点头道:“好吧,就让四位美人陪着本君吧。我们再过两日就起程,赶往长安吧。”

  四女脸上展露出狂喜之色,总算能够陪在帝君身侧了。此事议定,众人散去,木云落带着诸女也返回了上院。

  “帝君,此去长安,路途远长,请保重身体。帝君抵达长安后,请帮沁儿将这封书信交给当今第一篆刻大家郎婵娟妹妹,她定会为帝君安排一个好的住所。”

  禅由沁偎在木云落怀中,隐有一丝的不舍。

  回头看去,众女均是一副凄然之色。木云落发出一阵长笑道:“众位爱妻,本君又不是不回家了!露出笑脸来让本君好好看看,否则本君真不想下山了。”

  众女听言,均是抿嘴而笑,那种气氛一下子被敲散了。“好吧,让我们珍惜这两日,好好将众位爱妻滋润一番吧。”

  荡笑中,木云落首先搂住了大姐夜无月。

  女神大胆的脱去木云落身上的衣物,众女纷纷脱去衣物,离别在即,她们再没有了那种羞涩,大胆索爱,连牡丹、芍药、凤尾和夜菊也露出傲人的身材。木云落此时已将神龙探入了夜无月的禁地,让她变成了一个浪荡的女人。

  其余众女纷纷撅起隆臀,一字排开,将最诱人的桃源谷地展露在木云落眼前,等着他的宠幸。那种荡人心魄的模样,加之自然垂下的双乳,形成无与伦比的绝美画面。木云落色笑中,加快了动作,将夜无月送上了天堂,接下来从最左侧开始征战,巨大的神龙顶入冷雪飞的蜜谷。

  冷雪飞呻吟声传出,迷人之极。淫欲之气充斥在房间内,在这个朗朗白日,欢爱带来更大的享受。众女是安照帝妃的顺序而排,冷雪飞下面是物婷婉,再下来是楚朝霞,然后依次为夜无云、夜无媚、夜无蝶、禅由沁、吹花、吹雪、梅谷兰、赵灵儿、上官红颜、樱颜和飘絮。牡丹、芍药、凤尾和夜菊四女是初次承欢,所以排在最后,让她们先用心去体会一下其余众女得到的快感。

  潮起潮落,水击浅草,四处横生的淫液将床单打湿,众女先后败下阵来,身心均得到极大的满足,而木云落胯下的神龙愈发粗壮,当飘絮被送上极乐之后,木云落对上了剩下的四女。

  牡丹是四女中最高贵的,她的气质甚至与物婷婉相比也不惶多让。她身材丰满,硕乳蜂腰隆臀,在爱抚中,木云落的神龙探入她的桃谷。轻痛并没有持续很久,在木云落高超的技巧之下,她很快就沉醉在这种迷人的节奏中,口中还大呼小叫,胸前形成的乳浪让木云落的大嘴一刻也没闲下来。

  待牡丹承欢之后,芍药躺在木云落胯下。她是四女中最美的,身体修长,胜在纤弱,但身体的每一处并不是全是骨头,而是肉感十足,尤其是桃谷地带,肉质柔嫩,饱满诱人。木云落的神龙破入她绝美的桃谷,那里的紧实让他舒心不已。

  芍药到达了爱的极致之后,凤尾开始承欢。凤尾是四女中最媚的,在床上的表现也最是放浪,虽不及上官红颜媚术大成,但足以与夜无媚和梅谷兰有得一拼,她的呻吟声让身边还未承欢的夜菊水流又生。这种尤物无疑是美丽的,在床上的表现体现了她此刻的欢娱。

  夜菊最是冷艳,好像她从来都不笑,只有在木云落的眼前,她才会绽放她的美丽。她的双腿缠上木云落的腰身,口中轻呼:“夜菊要成为帝君的女人了,夜菊好幸福。”

  她的心情表白让木云落激动不已,神龙耸动得更加用力,然后双双达到了极致。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