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清柔提着一个提篮进来,一抹饭菜的香味自雪白的遮布下散出,木云落的肚子咕咕叫了几声,他不好意思的干笑几声,坦然道:“不好意思,水姑娘,在下的肚子都不听使唤了,看来姑娘的手艺真是非凡啊。”

  “那就请木大哥多吃一点,只要木大哥爱吃,清柔晚上也多做一些饭菜。”

  水清柔边说边从篮中取出四碟精致的小菜,山野之地,原料简单,但经过水青柔的加工,却是非常养眼。

  饮食之道,色与香已是先入为主,木云落迫不及待的接过水清柔递过来的筷子,夹起看来像是蜜汁烧肉的一小团。入口即化,木云落眼中掠过赞赏的神色,接着又落下第二筷,速度极是惊人。

  看着木云落狼吞虎咽的模样,水清柔含笑看着他,在旁边轻声道:“木大哥,你慢些吃,先喝一口汤吧。还有啊,木大哥以后不要那么生份,叫柔儿水姑娘,还是叫我柔儿吧。”

  “嗯,柔儿不只厨艺了得,还真是体贴啊,看起来连灵儿的厨艺也要差上一大截,以后谁要是娶了柔儿,那真是不知道是几世才修来的福气。”

  木云落的声音含糊不清,嘴里塞满了东西,一只手中的筷子挟着一块肉,另一只手拿着一块点心,还将头探向水清柔递过来的勺子,吸了一口汤入口,缓解了那抹干燥感。

  水清柔脸色一黯,放下汤碗,柔声问道:“灵儿是木大哥的女人吗?”

  双目中隐有失落,垂头不敢看向木云落。

  木云落怎会不知道水清柔在想什么呢,他放下手中的食物,用雪白的遮布擦了擦嘴,长叹一声:“我的女人有好多个,灵儿只是其中厨艺最好的一位,没想到和柔儿比还是相差不少的距离啊,怪不得你爹不舍得让你嫁出去了,否则我还真想将柔儿拐跑呢。”

  说完后,他煞有其实的压低声音,哑然道:“柔儿,可别让你爹听到啊,否则他会杀了我的,现在的我可不是他的对手啊。”

  水清柔噗嗤一笑,含羞娇语道:“木大哥,柔儿也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只是不知道木大哥肯不肯带着柔儿呢?而且以柔儿的医术,不比我爹逊色多少,这样也可以赚钱养活自己和木大哥了。”

  木云落的心中苦笑一声,这丫头看来是动心了,看来只能对不起水洋海,拐带这个美丽清纯的女子了,“好,今晚月上中天,这座木屋前方百丈,第一颗大树,你等着我,记得带好随身的衣物。”

  木云落凑在水青柔的身旁,低声吩咐,以他锐利的眼神,早就注意到前方的那棵大树了,真是幽会的绝佳场所,也是私奔藏身的好地方啊。

  “柔儿等着你,木大哥不要让柔儿空欢喜一场啊,还有木大哥的药,柔儿也会带着的。”

  水青柔也左右张望,看看有没有水洋海的身影,那副小心的样子甚为滑稽,然后整理了一下篮子,扭着身子出去了,饱满的臀部将小裙撑得很满。

  晚餐时,木云落和水洋海、水清柔三人坐在一起,一时无话,安静的吃着饭菜,只有水清柔神情紧张,看来心中还真是藏不住事,眼睛不停瞄向水洋海,然后趁着水洋海不注意时,偷偷对木云落抿嘴轻笑。

  “柔儿,有事吗,怎么这般心不在焉?”

  水洋海喝了口汤,随口问向水清柔,这样明显的异动,怎会不引起他的注意呢。

  木云落心中暗暗叫苦,如此心虚,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噢,不是的,爹,没什么事,只是木大哥中午吃饭时说柔儿做的饭太咸了,所以柔儿现在还在紧张,怕现在的饭不合爹和木大哥的味口。爹,你说柔儿的手艺是不是退缩了?”

  水清柔盯着水洋海,有点认真请教的样子,神色终于恢复正常,配着她那诚恳的样子,真让人信以为真。

  “哼,不爱吃就不要吃,只要爹觉得好就行,柔儿不用理睬这个家伙。”

  水洋海淡然说着,让木云落的心中升起一丝的怒火,对拐带水清柔一事就不是那般在意了。

  月上中天,山野中一片静沉,树叶也被渡上一层圣光,在微风中,如少女般扭着腰身,沙沙作响。水清柔站在那棵大树之下,焦急的眼神一直盯着木云落的小屋方向,身体在转来转去,地上堆满了撕成一片片的草杆,看来是等了不少时间。

  一条坚实的臂膀搂在她的小蛮腰上,她的神色一紧,随手甩出,指尖带着锐风斩向探来的胳膊。一张大手将她的粉拳握在其中,一把温柔好听的声音响起:“哟,柔儿难道等得不耐烦,要向大哥讨回公道,施以暴力吗?”

  “大哥!”

  水清柔瞬间散去真气,身体收势不及,猛然倒在木云落怀中,胸前的双丸挤压在木云落的胸膛处,一抹异样的感觉自酥胸传来,让她泛起一种麻酥的感觉,身体一震,愈发无力。

  “柔儿,我们走吧,趁着月色,早些抵达下一个城镇。路上还要防备魔门的追踪,所以此行坚难,你要随时保持警剔,大哥现在伤势尚未痊愈,可能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照顾你。”

  木云落扶正水清柔的身子,率先向前踏去。

  水清柔一脸的惊喜,好似出笼的鸟,身影在月色中拉长,跟着木云落没入树林中,眼中顿时黑暗下来。她急行几步,拉住木云落的衣角,这才将砰然心跳转为安稳的跃动。

  木屋中,水洋海的身影倚在门口,双目沉思盯着远方,对于水清柔的离开,以他的功力,焉能没有所觉,但他却没有制止。“黑水帝君,希望你能善待柔儿,在如此的危境之中,激发出身体的潜能,将五行真气融至大成之境,成为超越七大宗师的起点。”

  他喃喃自语,双目中浮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转身进去睡觉。

  在同时,木云落的身影一顿,脸上浮起一个古怪的神色,水清柔的身体再一次撞在他的身上。实则是因为闻到男人的味道,有些心神恍忽,所以才没有收住步伐。此时,他们已然穿出这片树林,来到一片草地之上,前方又是一个树林。

  月光中,木云落摇头苦笑,水清柔扯了扯他的衣角道:“木大哥,什么事啊,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你爹已经发现了你的出逃,看来他的功力已是不弱于老先啊,怎会在英雄榜中排位于门上坎之后呢?”

  木云落的话还未说完,水青柔焦急道:“木大哥,那我们还不快点走,你还停在这里干什么?”

  “以你的功力,自是逃不过你爹的耳朵,但他却没有追来,看来必是对我有超强的信心,这让我的压力又大了几分啊。”

  木云落的心湖至境感触到水洋海的身影,感叹一声。自从受伤后,虽然他的功力尚未恢复四成,但是他的感觉却较平日里更加敏锐,心境也大幅度提升,如此遥远的距离,竟能感觉到水洋海的位置,相当令人骇异。

  水清柔紧绷的身体放缓下来,暗嗔了木云落一眼,拉起木云落的手继续前行,没入了另一个树林,茂密的枝叶将薄雾般的月光全部挡在外面[],又如黑夜般深寂。在这种看不清路的林子中,全赖木云落引导着前进的方向,木云落的目中散出淡淡的亮点,窥测着每一棵草木的位置,它们散出的旺盛生机,联动他的木之真气,让他的真气勃然而动,加速着内伤的恢复。

  “在这种时刻,和柔儿手拉手走在黑暗之中,倒也别有一番滋味啊!”

  木云落在水清柔的小手上捏了几下,体会着温暖的小手中传来的细滑触感,让他竟然在这种时候泛起了男人的冲动。

  水清柔自然不会知道这其中的变化,只知道木云落大手中传来的坚定,让她心生一股宁静之感,她反手紧拉住木云落的大手,身体也靠向他的身边,一抹温情从她的心中浮起,让她的感觉倍是舒服。

  黑暗中,木云落立定脚步,眼中的精光闪过,身体涌出强大的气势,那股杀伐之气将水清柔摧醒。魔门的追兵终是反过来追查了,已然发现了二人的身影,那抹气机虽然隐藏的很深,但仍逃不过木云落的感触。

  木云落拉起水清柔的小手,闪身躲在一棵大树旁边,五缕劲风闪过,没入野草之中,那是五位魔门弟子分射过来的五枝长箭。不能让他们将迅息放出去,这是木云落心中掠过的唯一想法。

  借着树林中草木的勃勃生机,射日弓的弓弦拨动五次,几乎在同时完成,木之属性的气箭悄然无声的击射而出,在黑暗中查觉不出丝毫的异样。一位将手探入怀中的魔门弟子,第一个倒在地上,倒地时发出的声响让另四人旋即醒悟,正准备躲开,已然在同时中招,一声惨叫声也未发出就倒地而亡。

  木云落默察体内的真气,刚才运气之时,他感觉出体内有一股异样之感,若有若无,可是想抓住时却又没有任何头绪,这让他百思不解,看来要是堪破此关,武功必定又是另一番进境了。

  摇头中,他拉着水清柔的小手,加快行进速度,身影在林中一闪而过,这个地方的五人小组全部被灭,以魔门之间互通消息的密法,当会很快就发现异常,待其他人赶来之时,发现他们的行踪就是早晚的问题了。

  天光缓缓放亮,东方出现一片红霞,月影渐然淡去,只余下一个如同幻影般的画面,孤独挂于天际,有些冷清洒然。此时,二人已不知穿过多少个树林,到达了一条大河之旁,湍急的流水在石尖间跳跃,击出自然的叮咚声响。

  水清柔从怀中取出一方手帕,用河水打湿,先洗了把脸,然后洗干净,转头看向正把头埋在水中的木云落。他从水中收回脑袋,在初霞中摇动,爆起漫天的水珠,染成七彩幻珠,神伟的脸容在晨曦中若隐若现,看得水清柔娇躯一震。

  “木大哥,该换药了。”

  水清柔从随身带的行李中取出几个小瓶子,坐在木云落身边的草地上。

  唔了一声,木云落仰身躺在草地之上。水青柔将他的衣服解开,露出精赤的肌肉,那个伤口正好是在下腹的肋侧,平日都是经由水洋海之手,因为要将伤口全部洗净,必然会露出一小段胯下之体毛,对一个女孩子来说那需要相当大的勇气。

  水清柔的小手颤动着,用干净的手帕将受伤的地方擦拭数遍,始才抹上疗伤药,那道伤口已是不那么明显了。木云落在整个过程中也是挺直未动,就怕唐突眼前的佳人,但下体的帐篷挺然而起,违背了主人的心意。

  “木大哥,再过三天都可以痊愈了,当然那只是外伤,内伤的恢复速度可能还要慢上一些。”

  水青柔的脸蛋红扑扑的,小声对着木云落说道,指尖尤自不舍得在他的肌肉上摸了一下。

  “多谢柔儿,只是以后还是我自己来换药吧,让柔儿来作这些事情总是让我于心不安。”

  木云落想了想,让一个大姑娘家面对他的那里,总有些心虚,毕竟还不是他的女人。

  “木大哥是嫌柔儿做的不好吗?还是认为柔儿没有资格成为木大哥的女人?”

  水青柔神色一黯,有些赌气的口吻问了两个问题。

  “柔儿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会嫌弃柔儿呢,只是我已经有了二十多个女人,怕是会负了柔儿的厚情,不能让柔儿享受到应有的待遇。”

  木云落长叹一声,终是要面对这个问题。

  “柔儿只要能守在木大哥的身边,别的事情均无谓,只要木大哥的心里有柔儿就可以了。”

  看着木云落想开口,水青柔的纤手轻摇制止道:“木大哥不用现在就答应收下柔儿,柔儿会在以后的日子里,用所有的柔情来体贴木大哥,让木大哥再也不愿离开柔儿,那样柔儿才算成功了。”

  说完后,水清柔扬了扬一头乌黑的长发,在腾然而起的阳光中,留下一个美丽的倩影,那个瞬间,真是恍如仙子般动人。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