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至长安途中必经的城镇,木云落和水清柔在城门外的树林中藏了下来,小心的向外面看着,魔门的人肯定会拦在这里,让他就这样逃走,对魔门造成的打击可谓是沉重。向黑水帝宫发出的平安消息应该已经到了夜无月的手中,只是不知祝妍双她们有没有逃过魔门的追踪,以她们五人的实力可真是让人担心。木云落的心中纠缠了数下,对这些事情还是有一丝的放不开。

  一对对的士兵在认真盘查着过往的行人,手中竟然拿着木云落的画像,看来刘青扬在官场上的势力颇大,竟能联动附近的城镇追查一个毫不相关的人。木云落长叹一声道:“柔儿,我们怎样才能进城呢,看来不被发现的希望不大啊。”

  “木大哥,别忘了还有柔儿啊,柔儿不只是医术好,还有家传的易容之术,保证他们发现不了,只是木大哥的这两件绝世神兵,太过显眼,要用布条包起来了。”

  水清柔娇嗔的白了木云落一眼,悠悠轻语。

  果然是巧手,经过水清柔的易容之后,木云落的脸容变成一位年约四旬的病汉,白皙的脸上透着一抹疲惫,再加上他现在身上穿的是水洋海的一件灰色长袍,更加像一位生病之人,这件长袍经过了水清柔的修整,否则穿起来太大了,有如一件围裙般。水清柔则没有易容,认识她的人虽然不少,但任何人都不会想到她会和木云落呆在一起。霸天刀和凤血剑也被水清柔细心的包在了一起,用的材料竟然是木云落原先破损的黑衣,也是让这件衣服发挥了一点作用,不致于丢弃。

  两人大摇大摆的向城门靠去,守城的士兵拦下二人,当先一位尖嘴猴腮的人大声喊道:“你们两个过来。”

  拿出卷轴比对,没有发现异常,然后盯着木云落身后用黑布缠着的兵器道:“这是什么,拿出来看看。”

  木云落的眉头一皱,口中却淡淡说道:“这是在下的兵器,一把大刀,刀出见血,请恕难从命,免得伤了无辜的人。”

  士兵双目一瞪,鼻子中发出一声冷哼道:“不要以为你们是江湖中人,就可以不遵守朝廷的律法,快打开让我看看,否则将你抓起来,献给上面的人,必是重重有赏。”

  “这位兵大哥,我家相公是性子耿直之人,难免说出冲撞您的话,这件兵器连我也被伤过,所以兵大哥还是不要看了,要是伤了兵大哥就不好了。”

  水清柔看到木云落双目射出的杀气,知道他要对眼前这个人动了真怒,赶紧抢先劝说这位嚣张的士兵。

  尖嘴猴腮的士兵早就窥测着水清柔的美丽,待她说完后,又认真打量了几眼,嘴角的口水瞬时流了下来,嘿嘿傻笑道:“这个病恹恹的男人是你的相公?你这么漂亮的小娘子怎会嫁给如此软弱的男人呢?”

  水清柔的美丽终是带来不小的麻烦啊。

  “我家相公年青时可不是这样,只不过因为去年家中发大水,所以才落下如此病根,这次进城也是给他治病的,所以就麻烦兵大哥,让我们快点过去吧。”

  水清柔边说边向士兵手中塞了一锭碎银,然后妩媚一笑。

  士兵在水清柔的笑容中,呼吸一窒,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此等美女,再握着手中份量颇重的银子,那真是泛起一种不知几世修来的福气般的感觉,挥手让二人进城了。

  “柔儿,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相公了?”

  木云落传音道,声音中有几分戏谑。

  水清柔的半边身子傍在他的身上,低声道:“木大哥带着柔儿都私奔了,柔儿以后就再也没有亲人了,你若是不要柔儿了,柔儿真不知道该去哪里了,要不就嫁给刚才那个士兵算了。”

  婉转的嗓音中带着无限的深情。

  这个也算是救了木云落一条命的女子,虽然和木云落相处时间不长,但一颗芳心早就寄托在他的身上,女人的心事,有谁能真正明白呢?木云落趁着拐进一条小胡同的间隙,大手在水清柔的臀部拍了一下,恶声道:“算了,既然没人要柔儿,我就委屈一下,娶了你吧。”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以为柔儿真得没人要了?要是柔儿到大街上贴个征婚榜,排队的男人肯定不下百人。”

  水清柔原来俏丽的脸蛋上浮起一朵红云,媚眼如丝,被木云落的手掌打在臀部,激起她的春心荡漾。这个从未接触过任何男人的佳人,在这种男性的气息中软伏下身子,再无半丝的力气,全赖着木云落环在她腰间的大手前行。

  一间酒楼前,二人停了下来,迈步进入,然后水清柔俏生生的对掌柜说道:“掌柜,我们要一间房间。”

  看着掌柜询问的眼神看向木云落,水清柔马上解释道:“噢,那是我家相公,和小女子住在一起就可以了。”

  房间内,木云落深呼一口气,看着水清柔道:“柔儿,刚才在店内,有六个人已经注意到我们了,虽然我易了容,但魔门也有不少奇人异士,所以一切小心,在这里休息一天后,我们便马上上路,这样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等会你再去药堂抓几副药,落在有心人的眼中就更加让他们放松警惕了,还有,中饭叫到房间里吃。”

  水清柔点点头,转身出去了。木云落斜躺在床上,双目闭合,虽然外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内伤还在缓慢恢复着,他经脉上的好多要点仍然是滞堵无绪,要想恢复,看来要花一番功夫了。

  窗外,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呼吸声,有人在窥测着他的一举一动,但全部都落在他的心湖至境,木云落坦然而眠,双目微阖,七彩珊瑚蓄存的真气缓缓而出,在修复着他受损的脉络,只是过程缓慢,他还是不能够完全掌握七彩珊湖的运转。

  []就在木云落从刘青扬府中受伤逃进树林的同时,祝妍双驾着马车已经冲出了城外,马蹄在地上踏出雷鼓般的节奏,迅猛若雷。程仲良应该带着他的孙女逃离了吧,以他们两人的身份应该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祝妍双还在替卖艺的老人担心着。自从她跟了木云落之后,压抑良久的那一抹温情悄然浮上心底,开始懂得关心他人了。

  前方应该是拐角了,拐过去再向前就是一片树林,这样九腾世家的人就不是那么容易追上了。缰绳在祝妍双的抖动中,大幅度开始转弯,让车轮的角度倾斜至水平,驾技高超。甫一转弯,马车嘎然即止,七马骏马被祝妍双勒紧缰绳,前肢奋起,在空中蹈动,再前方是十二位身穿黑衣的大汉拦在那边,每人身后都背负着一把厚重的大刀,气势如虹。

  “十二铁鹰,连你们也出动了,看来龙腾九海真是不遗余力,此次是势在必得啊!”

  祝妍双出奇的平静,感叹着事情的陡转而下。

  “祝巡使,我们十二铁鹰听命于宗主,不得不发,但天河首领提前交待,只能生擒祝巡使,对其他人则是格杀勿论,所以还是请祝巡使主动配合,免得兄弟们手中的大刀无眼啊。”

  当先一位身强力壮的大汉开口,好像是这十二人的领袖。

  “夜涯,要杀就杀,何来这许多的废话,妍双此身非主人莫属,决不会再生二心,所以只能辜负你们的好意了。”

  祝妍双娇语道。此时,牡丹四女已然从马车中行了出来,各自手持长剑,脸若寒霜,气势直指十二铁鹰。

  十二铁鹰,龙腾九海的贴身侍卫,功力高深莫测,甚至可以与英雄榜高手一争长短,虽然相差一丝,但也算是不可多得的高手,这样十二个人联手,天下间已是罕有敌手,所以祝妍双的心里掠过一抹悲凉的情绪,看来是要丧身于此了,只是不知道主人会遇到什么样的挑战?

  暗想间,十二铁鹰已将马车包在其中,拨出厚重的大刀,遥指祝妍双五女,五人眼中的情绪古井无波,催发出各自的真气,刀气爆涨,森寒杀气扑面而来,让五女的身体泛起一丝的冷意。

  夜涯的手势轻摇,六位铁鹰护卫围了上来,身形闪动,速度惊人,刀气直斩五女,一抹惨烈的气氛被营造出来了。牡丹四女的剑阵也在同时开始启动,圆通柔蕴,内含无匹真气,开始反弹六人的真气。

  祝妍双后退于马车旁,看着牡丹四女对战六位铁鹰护卫。牡丹四女的剑势绵绵不绝,互为补充,剑势与剑势间毫无一丝的间隙,真气流转,似刚实柔,将六位铁鹰的攻势化为无形,还隐带反弹之力,再辅以四女的强大斗志,剑气破空而来,锐不可挡,在六位铁鹰身上的衣物上刺下数道斑痕,留下漫天的衣絮。

  六人开始后退,终是不敌,脸上的讶然之色渐浓,怎也想不到这四女会有如此强大的战力。祝妍双则趁着六人后退这时,脉动之术搏然而发,传来一阵砰然而跳的心跃之声。

  六位铁鹰的脸上现出密密的汗珠,但意志仍在坚挺,转眼便适应了脉动的节奏。祝妍双的脸色一黯,始是知道这十二人早有准备,看来对她的脉动之术已有防范之策,这龙腾世家终是将她当作外人啊。

  十二铁鹰同时闪动,刀阵将剑阵围在其中,互相比拼起来。十二铁鹰的刀阵霸气凛烈,狂风卷叶,但牡丹四女的剑阵却柔而清和,醇正扑面。刀阵将四女的剑阵笼在其中,连绵无绝,这让四女的身影如同羽毛般轻飘起来,在刀气的纵横之中随波起伏,四女也是疲态百现,落败是早晚的事。

  斗大的汗珠从四女和祝妍双的脸上浮现出来,祝妍双虽然未直接进入战圈,但脉动之术突袭无功,被六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平息,反而引起了反噬,在和自身作着对抗。

  十二铁鹰眼睛互相传递着某种信息,心中掠过共同的想法,厚背刀划过天际,各自催发出自身最为强大的真气,直斩牡丹四女。四女的眼中掠过一抹悲壮,心中同时升腾起一股思念,在这个时刻,对木云落的无边思念腾然而起,缓缓闭上双目,一滴眼泪滑过脸侧,心中同时叫道,帝君,来世在见了,此生无缘长伴君侧,是毕生憾事。

  祝妍双也在同时喷出一口鲜血,爆起漫天血雾,自伤而救,转身而救牡丹四女,泪水满面,娇声喊道:“不!不要伤害牡丹。”

  狞笑牵动夜涯的脸容,他心中的得意之气油然而生,总算是要完成宗主的任务了,此次回去必会得到重赏啊,连九腾天河也没有将眼前的五人拦下,却被十二铁鹰拦在这里。击杀黑水帝君的四位宠妃,还生擒龙腾世家的叛徒祝妍双,这是何等荣耀啊。

  就在他暗自得意之时,异变突起,一道雪白的长袖破空而来,在空中荡起圈形涡漩,层层真气微漾如海,将十二铁鹰的攻击全部接下,还带出反震之力,狂天艳气,深蕴如海。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