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用刀的高手一一闪过木云落的脑海,但拥有这种气势的竟无一人,兼之那把奇形异状的长刀,必是身列七大宗师的水月无迹了,没想到他竟然亲临中土,还亲自出手对付木云落,看来木云落已然名动天下了。

  “水月无迹!”

  木云落的瞳孔收缩,身上的气势惊天散出,战意狂野。

  那人不见身动,身体却缓缓转正,就如同被风掀过一页纸般轻松。脸形狭长,一双眼睛细长至极,内里的精光暴闪,露出野性之芒。皮肤是一种古铜色,配着他修长的体形,矮于木云落数寸的高度,男性的魅力陡增。只是,他看向水清柔时,眼神中竟有着一丝淫意之气,让水清柔的心里泛起一抹怒意。

  “黑水帝君!你竟能逃过魔门的追踪,确是不可小视。若非为了我水月世家的大业,我也不会亲自出手的。龙腾九海的请求,我还是要放在心上啊,这关系到水月世家的兴衰大事。”

  水月无迹的眼睛闪过残忍的血腥之气,身后的那柄长刀闪至左手,只踏出一步,却好似到了木云落的身前,又好似远离千里之外,这种感觉玄之又玄。看来水清柔的易容之术终是瞒不过这位传说中的人物,身列七大宗师的水月无迹,在江湖中已是如同神话般的存在,果然是厉害啊。

  木云落陡然闭上双目,向身边的水清柔体内输入一道内力,大喝一声:“走!”

  然后霸天刀和凤血剑同时闪出,左刀右剑,纯以精神感应力斩向虚空处,没有受到水月无迹幻术的神惑,全身的真气狂滔涌出。

  水月无迹的脸上升起一抹讶然之色,被木云落能够拥有这等实力而惊颤,若是让他知道木云落曾和魔尊无念天怜交手数百招而未落下风,那他就不仅仅是这种表情了,虽然无念天怜未尽全力,只是试探性的出手,但传出去已是惊世骇俗了。

  水清柔的身体在空中平缓的滑落,两串清泪顺势而下,目中流露出凄伤之气,贝齿在红唇上啮下淡淡血痕,显示出她此刻的心痛,但她明白,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只会增加木云落的负担,让他无法尽全力应对眼前的强敌。双脚一触地面,她便狂奔开来,没有一丝的留恋,头也没有侧回,两行清泪在风中飘洒,落在青草之上,如同滚落的露水,纯美却又伤绝。

  水月无迹的脸上愈发凝重,按照他的行进路线,势必会在木云落的刀剑落下时的至强点相触。闭上双目的木云落,精神感应力愈发惊人,竟能感知到他的动作。水月无迹的长刀回收,扛在肩头,身体竟然违反重力般,在空中停顿一下,虽然只是短短的瞬间,但木云落的刀剑攻势已然落空。

  木云落心知不妙,身体开始后退,心中却升腾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悲壮之气,所有的潜力均被调发出来。水月无迹一声长啸,肩头上的东瀛武士刀在阳光下闪着烈芒,划过天际,直取木云落的头顶,无论是角度和技巧,堪称完美,兼之他还在空中飘浮,带出自身的下落体重,力量更加迅猛,却连一丝的破空之音也没有。

  霸天刀终是举了起来,在最后关头撞在了水月无迹的长刀中段,已是来不及收至刀体的至弱点刀尖处。头顶的束发随之裂断,一头黑发散落开来,接着额顶显出一抹血丝,木云落在水月无迹的攻势中,后退了数十步,方才站稳脚跟。因为内力的相撞,他的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沾湿那件灰色的长袍,形成斑驳的腥点。

  水月无迹的身影也是一顿,刀体先是被一抹寒霜包裹,接着他的身体一震,内力涌出,那股异烈的寒气才被消去。他仰头看了看天空中的烈日,长叹一声,鬼吟道:“黑水帝君,你以为你的女人就这样逃掉了吗?哼,我的那位好徒儿樱颜竟成了你的女奴,我也会以十倍的凌辱还在你的女人身上。忘了告诉你,轻剑和铁方此刻应是已经追上你的女人了吧。”

  虽然知道水月无迹这是在减弱他的气势,但木云落的虎躯仍然颤了一下,心头掠过一抹对水清柔的担忧。落在水月无迹的眼中,他的那抹冷笑还浮在脸上,武士刀却再一次挥出,取向木云落的心脏部位,刀气外放,狂烈九天。身处当中位置的木云落却另有一番感受,身列七大宗师的水月无迹却有不输于无念天怜的修为,这种极阴的真气寒之又寒,虽然是在艳日之下,但仍让他的皮肤泛起一丝冻裂的感触。

  长啸中,木云落手中的刀剑竟然发出狂鸣之音,好像和主人之间有种神秘的默契,在守护着主人的尊严。水月无迹一愣,气势陡然减弱三分,当事人木云落也是一愣,他的心中刚才涌起一股赴死的决心,没想到竟然引来霸天刀和凤血剑的共鸣,而且自两件太古神兵传来一股浩沛之气,转瞬游走在他的全身,使他的内伤在眨眼间恢复,还胜过最强盛的时刻,身体中充斥着无尽的力量,心中也涌现出一股睥渺天下的气魄,有种能够将任何人斩在剑下的自信。

  趁着水月无迹的失神之际,木云落手中的凤血剑变得赤热难挡,而霸天刀却寒如玄冰,两种截然相反的属性互不相克,反而隐有相生相补之象。剑气和刀气纵横开阖,配着木云落的步伐,将水月无迹围在其中,布下层层阻隔。

  如同山岳般的真气滚向水月无迹,凤鸣声和龙吟声跌宕起伏,带着两件神兵的怒火,有种扫尽一切的决绝。水月无迹的长刀在身体周侧画圆,妙用太极之道,柔和汪洋的真气油然而生,与赤热和冰寒两股真气相较。

  无一丝的响声传来,只是在二人之间荡起漫天的风势,木云落散落的头发随之飘扬。接着他在风中转身,又喷出一口鲜血,身形开始暴闪,顺着水清柔的方向追去,速度极是骇人。

  水月无迹的身影缓缓现出来,嘴角竟然逸出一丝的鲜血,一抹笑意浮现在他的脸上。这一刻,他的脸上竟然十分的安静,双目中也有着一丝的落莫,喃喃道:“这天下变得好快啊,何时出了此等高手,真是痛快。”

  长啸中,他的身影幻化为一缕轻烟,如同透明般在空中闪过,没有一丝的声响,也向着木云落的方向追去。

  他的心中同时涌起一股誓要将木云落斩于刀下的决心,如此高手,再让他成长下去,势必会影响到他和龙腾九海的大业。而木云落的身影在此时已然出现在一座古庙之前,竟是追踪着水清柔身上的中药味道而来。

  刀剑一击,能够轻伤水月无迹,实则是仅此一次而已。当时来自霸天刀和凤血剑的强沛真气,在那一击之后,消失殆尽,而且当时还是水月无迹分心失神,功力大打折扣之时,这种机会以后绝难逢到。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