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庙的院落破败不堪,两扇大门也没有了,一眼既看清院内的杂草和腐败的木椅之类的东西。因为心念水清柔的安危,木云落依然是左刀右剑,大踏步向院内行去,后方传来一阵细不可闻的声响,水月无迹那怪异的真气落入他的心湖至境,终于又追来了。

  他身形一闪,掠进院内,接着直冲内里的那扇大门,朱红的漆早已在风吹雨打中散落,留下灰黑的木板,上面还滋生着一些菌类。一进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尊大佛,前面还摆着香案,两根粗大的红烛竟然还在燃着,将暗黑的庙堂映成一片金黄。

  木云落虎躯一震,嘴巴大张,看着香案后面长桌上的那一抹奇景,难以相信。水月无迹气势无匹的身形悄然站立在木云落后方的门口处,双目中闪过异色,也是紧盯香案后面。

  一具曲线玲珑的玉体斜倚在那里,一身雪白的衣裙不沾一丝的灰尘,玉手插在乌黑的头发之中,有如凝脂般的细腻白滑,与散着光泽的黑发形成巨大的反差,魅惑无敌。她身体散出的气机紧锁水月无迹,脸上荡起迷人的微笑,双目似嗔似娇的白了木云落一眼,让他的心儿几欲出体,双眼直直的盯着美人的胸部。

  在美人的右侧,水清柔站立在那里,眼内尽是柔情,泪珠夺眶而出,那抹相思的心事,在看向木云落的眼神中,尽洒无遗,让人心生爱怜,柔情满腹。她的脚下,横躺着两位蒙面之人,背后的长刀和水月无迹如出一辙,只是尚未拔出就被点倒在地。从他们的呼吸声来看,还未死去,只是被点了穴道昏迷而已。

  “树海宗主,不知大驾光临,水月无迹失礼了。”

  水月无迹终非常人,一眼即看出香案后面长桌上躺着的是树海秀兰。只是他尚在疑惑之中,不知树海秀兰此来是敌是友,所以洒然一笑,傲然而立道:“水月此次是与龙腾宗主结盟而来,因为黑水帝君此次在龙腾宗主的必杀名单之中,所以才邀水月助力,只是不知树海宗主此次所为何事,是……”

  话没说完,树海秀兰斜放在臀部的左手收至身前,轻轻摆动,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木云落却咽下一大口唾液,嘴角升起一抹邪异的微笑,沉醉在树海秀兰的饱满硕臀之上,那将白色长裙撑至即裂的曲线,怎一个好字了得。

  “水月宗主追杀的可是秀兰未来的夫婿,你说秀兰该不该插上一脚呢?难不成水月宗主想将秀兰的夫婿斩杀,再替秀兰介绍一位更好的吗?”

  树海秀兰展颜一笑,阴暗的庙堂陡然亮了一下,仿若阳光的洒照般令人温适。

  水月无迹一呆,有些无所适从般语无伦次:“什么!树海宗主竟然要嫁给一个这样的男人吗?倒让水月有些看不懂了。以树海宗主的气度身世,要是择婿,这天下间绝不会有任何一个男人会逃过您的媚力,何需嫁给一个初入江湖的小子呢?虽然他近来风头正劲,成为云海普渡的观主和黑水帝宫的帝君,又击败魔门梦无尘等人的围击,最近更是在魔门四大护法的合击中突围,但这所有的事依然掩盖不了他的缺点,那就是身边拥有二十几位女人,太过花心,所以请树海宗主一定要考虑清楚。”

  “噢?照水月宗主的意思,是想代替云落来追求秀兰了?”

  树海秀兰脸上的笑容不变,缓缓起身,坐在长桌之上,脚上的那双白色小鞋展现出来,接着身上发出惊天气机,目中射出杀机,娇然道:“好,秀兰在些立誓,给木云落两个月的时间,如在两个月之内,达至七大宗师的境界,便嫁与他为妻,否则,会联同水月宗主一同斩杀木云落,然后便嫁与水月宗主。但是,在这之前,任何有打木云落主意的人,便是与树海世家为敌。”

  语出惊人,所有人均是愣在当场。

  “既然树海宗主有此心意,水月怎好忍心拒绝,就此告退,等候两月之约。在这两个月内,水月可以保证龙腾世家和新魔门的任何人不会对黑水帝君动手。”

  水月无迹双手隔空抓过轻剑和铁方,身形缓缓飘退,背后有如长着眼睛般,穿过长草没过的院落,消失在没有大门的门口之外。

  木云落苦笑一声,身体再也不支,软软倒在地上。水清柔一声娇呼,上前扶住他,树海秀兰也从香案后面的长桌上浮起,就这样盘腿飘浮,落在木云落身前时,才伸出双腿站在地上,庄严法像,却又带着一丝女儿家的柔媚。

  她的纤纤玉指在木云落的身上轻轻弹动数下,输入丝丝真气。看着木云落脸色稍稍恢复血色,始才长吁一口仙气,脸带微笑的看着木云落。“姐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说特意在等小弟啊?”

  木云落斜倚在水清柔的怀中,没有丝毫起身的打算,懒洋洋说道。

  “弟弟真是聪明,姐姐担心龙腾九海会用特别手段来对付你,而且听闻你在魔门四大护法手中逃脱,身受重伤,所以才赶来相救。”

  树海秀兰的玉指点按在木云落的额头,娇媚妩柔。

  “噢,那姐姐何以会在此地等候,不直接去接应木大哥呢?”

  水清柔不解的看着树海秀兰,忍有一丝的怨气。若是她早些出手,眼前的郎君也不致深受重伤。

  树海秀兰淡淡一笑,娇语道:“柔儿是不是怪姐姐没有早些救下木弟弟吧?我想,弟弟会理解姐姐的这种作法吧!”

  她的头转向木云落,然后傲然挺直身子,将胸前的无限风光耸起,接着道:“因为秀兰未来的男人,如果不能活着行至这座古庙,那就太让秀兰失望了!以后决没有任何资格能够打动秀兰的心,更无法成为秀兰的追求者!我的男人,必是这天下间独一无二的超卓人物。”

  那股气势狂涌而出,现示出树海秀兰的决心。“唉,姐姐可是给弟弟出了一个难题啊!在两个月内,如何能够达至七大宗师中任何一位的境界呢?这比让我生孩子还难啊。”

  “以弟弟的资质,一定会化不可能为可能!而且,若是没有一点压力,弟弟怎么进步呢?再加上当时的情况,虽然我们三人对付水月无迹一人,看似稳占上风,其实是弟弟已经深负重伤,无法与任何人交手,而且我还感触到了龙腾世家的龙腾真气,就在这附近,绝对是超一流的高手,应是龙腾九海的侄子龙腾天河追踪而至。这两人联手,我们三人是拦不住的,所以,姐姐只有以自己为饵,让弟弟在这两个月的时间内,不会受到任何的攻击。对龙腾世家来说,反间魔门和黑水一派的大计已然落空,既使能够斩杀弟弟,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绝不如联动树海世家的势力来的更加实际。”

  树海秀兰看向木云落的眼神,情意愈发荡冶。

  “姐姐,难不成,你现在就想嫁给弟弟了?”

  木云落有些目瞪口呆,脸上浮起狂喜之色,眼神直愣愣的盯着树海秀兰的酥胸。

  树海秀兰轻敲一下木云落的头,娇嗔道:“你现在有资格娶姐姐吗?现在姐姐只不过对你有那么一丁点的好感而已,决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仅是比对其他男人的好感度高一线而已。所以,如果你再不努力,在两个月之内超越水月无迹,姐姐可就不会垂青于你了。弟弟,姐姐的幸福就掌握在你的手中了,你可是要加油啊。”

  摇头中,木云落阖上双目,内视身体的受情况。经此一役,他的伤势雪上加霜,更重几分,虽然外伤已愈,但内伤还是崩发出来。还要多亏刚才树海秀兰的及时疗治,让他的功力又恢复了两三成。水清柔则将木云落脸上的易容洗去,露出他本原的神伟,脸上有些苍白,缺少血色,显示出他的伤势仍是未复原。

  树海秀兰缓缓站起身,看着败草横生的院落,淡然道:“弟弟,姐姐要走了,让柔儿照顾你吧。”

  “不要,姐姐,我现在连身体也动不了了,万一还有龙腾世家的人来范,那可如何是好?”

  木云落拉住树海秀兰的玉手,胆子在这个时候大了起来,指尖在细滑的手背上轻轻摩挲。

  看着坐在地上有如孩子般撒娇的木云落,绝世神伟的脸上扬起一抹天真的表情,形成一种极具男性魅力的风采,这让树海秀兰的心中荡起一丝的涟漪。她轻轻抽出被木云落紧握在手中的秀手,轻抚他的脸容,似笑非笑道:“弟弟,你以为姐姐不知道你的心思吗?以你现在的功力,虽然只有两三成,但自保是没有任何问题,只是遇到高手有些麻烦,但龙腾世家在两个月内不会动你的,所以你肯定是安全的。有一点弟弟要记住,在两个月内一定要突破自身,达至七大宗师的境界。”

  最后一句话响起,她的身形已然消失,留下一抹温情关怀的话语,破庙中还残留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迷人从容。

  “木大哥,我们也走吧,找个客栈住下来,好好休息一下。这两日老是被人追杀,都没什么时间休息,澡都好几天没洗了。”

  水清柔扶着木云落站了起来,首先想到的竟是沐浴,看来女人还真是爱干净啊。

  风城再前面的小镇,离开这座破庙也有四五十里,二人至傍晚时分才抵达,身上的衣物已是狼狈不堪,好不容易找了一家客栈,刚要进门,却被小二拦了下来:“你们两个,看清楚没有,我们这种店是你们两人能住得起吗,也不掂量一下自身的份量。”

  看着金字招牌的角落中有一个龙飞凤舞的“物”字,木云落知道这里属于物氏产业,只是没想到,现在的伙计都是那么的势利,这种人怎么就混到物氏产业中了呢?

  水清柔满脸怒气的看着店小二,准备出手教训他,被木云落拦住,他拿出物氏当家令,凑到店小二的眼前。店小二眯着眼睛一看,神色紧张,脸色变得飞快,转瞬堆满笑意,谄媚道:“小的该死,不知道是当家的来了,请当家的责罚。”

  说完后,还跪到了地上,可怜的看着木云落,一副愿意受罚的模样。

  “起来吧,替我准备两间最好的房间,我和这位姑娘一人一间。”

  木云落没有再为难这位店小二,在这种乱世之中,商人也有商人的策略,不认清每位顾客的真实性,损失的也还是物氏的银子啊。

  掌柜按照木云落的吩咐,给二人分别买来几身衣裳,待他和水清柔洗浴后,面目变得神彩飞扬,倒让掌柜暗生赞叹。水清柔一身兰色的长裙,显得婀娜多姿,有了一种先前看不到的高贵气质,看得木云落眼睛一亮。

  水清柔落落大方的坐在他的身边,面对着一桌子的精美菜点,为木云落挟了一块鲜鱼放在小碗中,吃了起来。“柔儿,这儿的菜做的还真是不错,虽然比不上柔儿的手艺,但也算是不可多得的美食了。”

  饿了一整天,木云落的嘴里堆满了食物,有些呜咽的说着话。

  “木大哥爱吃,柔儿以后天天下厨做饭给木大哥吃,好不好啊?”

  水清柔脸儿微红,拿出一块手绢,替他擦起嘴角的残汁,温柔体贴。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