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云落飞速点头,期待的眼神看向她,脸侧的腮傍处,鼓得像是塞了两个馒头在嘴里,滑稽好笑。

  饭后,虽然已是夜晚时分,但因为是初夏,所以天光还在放亮,兼之不用担心龙腾世家和新魔门的追杀,所以水清柔便缠着木云落到街上去逛逛,女儿家总是需要一些特别的东西。

  无奈之下,木云落伴着水清柔一同来到长街上,小镇虽小,但也是去长安的必经之路,所以来来往往的人还真是不少。一些卖特产的摊位前,人是最多的,当然,这些都是水清柔不感兴趣的,她只盯着那些女人用品的地方。

  前方拐角处,蓦然间,木云落的心湖至境感触到一阵强大的气息,真气柔劲十足,和天念天怜的魔门真气如出一辙,只是比起无念天怜的深不见底,这股真气却是汪洋如海,强沛无边,绝对是一名高手,仅是稍弱于无念天怜而已。

  转头侧望,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位身穿黑衣的女子,脸上也蒙着黑纱。单从背影来看,即让人产生出心动的感觉,夸张的曲线甚至和上官红颜有一拼之力,而且她整个人站在那边,让人泛起一种雾里看花的飘忽感,如同幻觉中的仙子,身上散出的真气,竟然有两种属性,一种是魔门的正统真气,另一种是能够撩拨人们欲望的天魔真气,那是姹女教的不传之密,虽不如上官红颜的深厚,但随着她娇躯的微动,已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泛起了欲望,这还不是刻意为之,若是全力施展,当是更加的勾人心魄。这个女人的魅力与楚朝霞相当,将木云落身边的水清柔也比了下去,看来应是江湖中有名的女子。

  木云落的眼神接着落在仙子般女人身边的男子身上,他身上散出的真气,极为魄人,一身雪白的长衫,傲然而立,身材修长,正在和那位美女甜蜜的说着什么。看二人的亲蜜程度,应是一对幸福的佳侣。

  白衣男子感应到木云落的注视,转过身来,那名女子也随之转身。木云落的眼中爆出一抹神采,单看蒙纱女子的眼睛,便让人泛起一丝的惊艳,纯美无暇,裸露着的肌肤,欺雪赛霜,让人忍不住想亲上一口。水清柔的眼中也升起一抹妒意,眼睛瞪着蒙面女郎。

  那位白衣男子,身高和木云落相仿,长得极为纤瘦,样貌如同女子般秀气,一头黑发束在头顶,几束洒落,竟然也有种艳丽的感触。他的气度却是从容洒脱,走路时的翩翩风姿,确有吸引女人的魅力。

  黑衣女子和白衣男子看到木云落后,眼中也爆出一抹赞赏,如此英伟的男人,天下罕有,较之那白衣男子更有英雄气概。“敢问兄台,高姓大名,如此英雄人物,值得小弟结交。”

  白衣男子双手抱拳,声音有种中性的美惑,如不看人,分不清是男是女。他还向木云落展颜一笑,也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艳比花娇。

  “在下木云落,不知兄台尊姓大名,还有这位气质独特的小姐,可否告知芳名?”

  木云落客气的笑了笑。

  “原来是黑水帝君!在下姚帘望,这位便是无梦婵小姐!”

  白衣男子脸色异变,声音带着讶然之气,但仍为木云落引见。无梦婵神色也是一惊,眼神复杂的看向木云落,江湖中早已盛传魔尊选木云落为婿,当事人岂有不知之理。

  木云落苦笑一声,怎也想不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和未来的老婆见面,而且看她和白衣男子的亲密模样,已是芳心暗动,自己的机会更加渺茫,到最后,无念天怜可是要杀上黑水帝宫啊。

  若是让他知道,身前的姚帘望,即是新魔门的宗主,新并姹女教,他可就不会想到其他事情了。

  “看来我在江湖上还挺有名气啊,只是不知兄台是何门何派,可否告知?”

  木云落故意不看向无梦婵,盯紧身前这位浑身散着危险气息的人物。水清柔则将身体贴过来,示威性的将木云落的胳膊抱在怀中,饱满的胸部紧压着他的胳膊。

  “木兄艳福不浅啊,身边这位美人足以列入牡丹榜之列。”

  白衣男子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向水清柔展露一个微笑,然后才抬头看天,淡淡道:“在下是新魔门的门主,前几天追杀木兄实是为了我教的大计,绝非针对木兄,希望木兄不要挂怀。”

  姚帘望话音刚落,无梦婵的娇躯一颤,侧脸看向他,看来她也不知姚帘望会追杀木云落一事。木云落脸上的表情则是一滞,然后复又洒然而笑,摇头道:“原来新魔门的门主竟然是姚兄这等人物,怪不得会将四大护法收至麾下,新并姹女教。单观姚兄的风姿气度,即让小弟心折,怎会还有怪责之意呢!唉,不打扰二位继续游玩,小弟先行一步。”

  说完后木云落收紧放在水清柔腰身的大手,搂着她转身而行。

  无梦婵一声闷哼,斜瞄姚帘望一眼,然后冷然向木云落说道:“就这样走了?我有话对你说。”

  木云落一愣,在水清柔的厚臀上轻拍一下,让她安心,这个亲密的动作,让水清柔泛起一抹红潮。

  接着,木云落向姚帘望耸肩道:“看来小弟还是要和姚兄多相处一阵啊,唉,如果姚兄是个美人,那更好了。不过,姚兄现在的模样,可是不输给梦婵小姐的美丽啊。”

  他的胆子竟然这般大了,当面调笑起新魔门的门主。

  让人意外的是,姚帘望竟没有生气,脸色还红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无梦婵则转身向一个小巷行去,留下一个绝世婀娜的背影,木云落一刻不停的跟上,脚步正好和无梦婵的脚步踏上同一节奏。姚帘望心中一凛,这份眼力已经不是以武功的高低为标准,虽然木云落重伤未愈,但那份敏锐的感触却依旧惊人。

  小巷转过拐角,再向前百米,一条小溪潺潺流淌,它的对面,是一片暗暗的树林。此时,初月登天,在静静的溪水中留下一个皎洁的月芽,美丽虚幻。在溪水旁站立的无梦婵,也有如眼前的明月,近在眼前,却又永远触摸不到,有种遥遥在天的感觉。

  木云落叹了一口气,盯着无梦婵的背影,淡然道:“不知梦婵小姐要问在下什么话,在下必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无梦婵优雅的转身,一双灵动的眼睛含着微笑,静然道:“我知道,我爹去找过你,让你努力追求梦婵。还和你立下誓约,在一年之内如若追不到我,将会杀上黑水帝宫。现在,梦婵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无动于衷,是想将我爹的警告当成耳旁风了?”

  “梦婵小姐是梦婵小姐,而魔尊是魔尊,所以,即使要面临魔尊的追杀,我还是不会强迫梦婵小姐,因为梦婵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所以在下还是不要接近比较好,免得最后无法自拔的爱上梦婵,那可就麻烦了。”

  木云落看着如仙子般的无梦婵,脸上浮起一抹苦意。

  “知道吗?爹爹是梦婵一生最敬重的人,他的任何要求,梦婵都会听从的,所以,即使他让梦婵嫁给你,我也一定会以身相许,决不会有丝毫的反对。但是,爹爹却只是让你来追求梦婵,而没有对梦婵说过任何的要求,这让梦婵有了反抗之心,决不会嫁给你!凭什么我爹喜欢的人,梦婵就要喜欢呢?”

  无梦婵幽幽道来,眼神渐渐转冷。

  木云落听至最后,心中饶幸存在的一丁点希望也破灭了,原本想通过表白来打动佳人的芳心,于是以退为进,故意要离开她和姚帘望,没想到她主动相邀,这让木云落高兴了一回,只是,她竟然是为了表达决不会嫁给木云落的决心。

  “在下的老婆已经很多了,自己也不敢有娶梦婵的念头,所以请梦婵放心吧,在下这就离开。”

  木云落虎躯转动,准备离开。

  “站住!你连努力都没努力,怎么就主动退缩了,真是个无胆的男人。”

  无梦婵有了一丝女儿家的模样,伸手指着木云落,直跳脚,另一只手还叉在腰间。

  木云落抬起的脚浮在半空,处于气力的转换处,就这样停了下来,有如画面定格一般。他的虎躯微颤,没有转身,声音中透着无限的无奈:“梦婵还要在下怎样?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而且在下身上的伤势还未痊愈,连自保都成问题,何以追求梦婵?”

  “梦婵还能要求你如何呢?你总是我爹指定的女婿,如果不给你一个机会,梦婵的心里总是有一丝的不安,怕是会让我爹伤心。所以,梦婵给你一个追求梦婵的机会,因为梦婵知道,姚帘望可能会成为我爹的敌人!现在梦婵已经对他有着一丝的好感,只有靠你来打动梦婵的心了,若是梦婵对你的感情胜过了姚帘望,那么梦婵就会嫁给你。”

  无梦婵悠然说来,声音有着一丝的伤怀。

  这还真是一个矛盾的女人啊,不过,这也反映了她的无奈,既要追求自己的幸福,又怕让无念天怜伤心。木云落心中掠过一抹好笑的感觉,将那只右脚放到了地上,缓缓转身,英伟的脸容上荡起一抹豪迈的笑意,在月光中份外洒脱,足以打动女人的芳心,趋步走近无梦婵的身边,双手分按在她的双臂处,肯定道:“放心吧,梦婵注定会成为我的女人,你是逃不掉的。”

  说完后,洒然而去,没有半丝的留恋。

  无梦婵静静的站在那里,清明无暇的眼神中掠过一阵迷茫,让人泛起强烈的保护欲,想将她拥入怀中,怜爱这个梦一般的女子。她的心中也有着一丝的迷惑,不明白何为情,究竟是对姚帘望的那丝感情重,抑或是对无念天怜的亲情重,现在又怎会对这个刚一见面的男人产生出那一丝的好感呢。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