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外,驼背老者的脸上浮起一抹喜色,双耳听到了车内呢喃的声响,似是对少主的抉择感到无边的欣慰,又好似被木云落的强壮所折服,驼背挺直,马鞭抖起一声脆响,马儿小奔起来。

  马车之内,木云落三人赤身相处,二女分别依在他的身体两侧,小手还在细细抚着他的胸膛,他脸上浮起一种满足的神色,陶醉道:“真没想到啊,夜可也成了我的女人了,初次见面,就甘心献上美丽的身子,这真让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啊。”

  “真是臭美,若不是你趁着夜可疗伤之际,轻薄夜可的身子,让夜可再也嫁不得其他男人,我怎会就这样便宜你呢?”

  唐夜可无比娇媚,扭了扭火热的玉体,玉指在木云落胯下的神龙上轻轻一点。

  水清柔一声娇笑道:“可妹,你可不要口是心非了,刚才帝君初上马车,就索要象征着帝君女人标志的七彩珊瑚,更是在帝君抚摸身子时毫不出声,如此的芳心暗许,还在娇情不已,可别失去这个成为帝君妃子的机会啊。”

  “你敢!你要是抛弃了夜可,夜可便杀上黑水帝宫,死缠烂打,烦也要烦死你。”

  唐夜可一声娇哼,玉手拧了木云落的腰际一下,接着扑哧一笑,撒娇道:“帝君,快把七彩珊瑚送给夜可,让夜可也变得漂亮些,否则都完全被柔姐给比下去了。”

  木云落摸了摸鼻子,苦笑一声,真气运转,七彩珊瑚点在了唐夜可的额心处,增添了无比艳媚之色。唐夜可对着铜镜左盼右顾,那抹喜色发自内心深处,赤裸的玉体横陈,木云落的大手抚在她的胸前之地,爱不释手。

  “可儿,看来我还要至唐门一行,你是唐门少主,唐门未来的继承者,委身于我之后,自是不能长住唐门了,唐门势必会重选少主,这肯定会让唐门之人对我产生很大的意见。”

  木云落侧脸看着唐夜可,有些疲惫的说着,但转而涌起强大的斗志,豪声道:“不过可儿不要担心,只要是我的女人,无论有多么艰难的任务,我都会守住她,不会让任何人从我的身边抢走。”

  此届牡丹榜的八位美人,已有六人成了木云落的女人,仅余下“魔女”无梦婵和“惊鸿一剑”司徒兰芝了,看来他的猎艳目标很快便实现了。无梦婵虽然随着姚帘望远走,但在长安必会相见,况且她已对木云落产生好感,收入木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不知司徒兰芝会是何等的人物,排于牡丹榜第四的美人,应是稍弱于禅由沁而已吧。

  马车平稳的驶着,水清柔和唐夜可因为疲倦,很快便进入了梦乡,如此全身心的投入,蚀骨的滋味反复冲击着她们的身体,那种高潮的韵味还在回味,但身体却是到达了极致,甜美入梦。

  木云落缓身踏出马车,坐在了车顶之上,在马车前行带出的风中观赏着风景,嘴角那抹淡淡的笑意,有种孤傲神秘的色彩。牡丹榜的六大美女倾心,更有更胜一筹的月云媚蝶四女的倾心,还有姿色不弱于楚朝霞,风情却是天下无对的上官红颜甘心为奴,那份满足足以艳羡天下所有的男人,更是超过了七大宗师的影响,隐为江湖中的浪子第一人了。若是再能收伏树海秀兰,那么他的声势必会超过七大宗师,成为真正的武林第一人,绝对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驼背老者眯着眼睛,驱策着马车,将路边的树木飞速的抛在了后方,近处几欲连成了一条直线。木云落的功力已然回复,甚至经过这死里逃生的一役之后,精纯更胜往昔,这种恢复的速度,传出去足以让七大宗师侧目。

  头顶,一抹光晕从高挂在当空的烈日耀出,愈演愈烈,有种光华璀璨之感。木云落心中一震,醒了过来,心湖至境感触到一抹惊天的杀气自头顶传来,伴随着邪异的幻术,确是能够杀人于无形。而驼背老者却毫无所觉,可见这刺杀者的高明,只是,水月无迹和魔门因为和树海秀兰的赌约,不再追杀木云落,还会有谁来刺杀呢?

  心神陡转之间,那股杀气已是逼近了身体,他仍然稳座在车顶上,心中一声暗叹,右手斜伸向上,五指张开。头顶处,一道全身黑衣的身影笔直而下,双手紧握着一柄长剑,那把剑长四尺宽一尺,巨大无比,但在这黑衣人的紧握中却势若无物。

  随着木云落的单手上举,在阳光中陡然张开,黑衣人双眼中的阳光突然消失了,只觉整个天际被黑暗笼罩,眼前所取的木云落头顶这个目标失去踪影。他的心中一震,剑势终乱,念想间,闭上双目,纯以先前的感应继续向下刺去,不顾漫天的黑气。

  杀手的剑尖终于触到了某处,在他内力的催发下,剑体破入目标,直至剑柄,这时,他才挣开双眼,却发现剑体插于地上,而木云落的马车仅在前方一丈处停住。车顶上的木云落,一身黑袍,脸若冰霜的看着他,一柄小弓遥指向他,弓上无箭,但散出的气机却紧锁他,令他不敢有丝毫的举动,只能停顿在那里。

  “告诉我,谁让你来刺杀我的?”

  木云落大袖飘飘,身上的气机迫向黑衣杀手,让他的额头上显出密布的汗珠。黑衣杀手却咬牙紧挺,一言不发,双目中射出不屈的神色,知道问不出所以然,但木云落的心中还是暗叹一声,同时向着树林中传出滚滚声势:“出来吧,阁下隐藏的虽深,但这股怨气却藏不住,不知和木某有什么过节,出来一并清算。”

  喝声甫落,他手中的射日弓落下,土之气箭腾然而出,顺着地表疾速而去,所有的劲气笼罩住杀手的身体,让他无法移动,箭气顺着插在地上的剑身散开,破入杀手的体内。

  箭气刚一射出,马车的车帘被掀开一角,唐夜可的俏脸显现出来,对着车顶的木云落轻声道:“帝君,出什么事了,又有人来找可儿的麻烦吗?”

  话音刚落,杀手已然被箭气带动着身体,横飞出去,血气顿现。

  看着慵懒的唐夜可,木云落摇头道:“可儿,安心睡觉吧,这次应是冲着我来的,一切有我在,放心吧。”

  唐夜可轻嗯一声,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杀手,缩回头,继续睡觉,安心把所有的事情交给木云落。有了如此强势的男人,那是任何困难都可应仞而解的。

  树林里飞出四道人影,当前一人看起来年纪在三旬左近,满脸的恨意,身上散出惊人的邪气。他的身侧是一位俏丽的女人,年纪相仿,明艳动人,当然较之车内的两位佳人还相去甚远,但举手投足间的那种风情却是久经风尘,有种粗媚的感觉。再后面是两位身穿黑衣的大汉,和先前那名杀手有着相同的服饰,应是一伙人。

  木云落的神色一愣,冷然道:“邪帝欧阳伦伯!竟然至此刻才来追杀木某,不怕龙腾九海的责罚吗?”

  言中对他投靠龙腾九海之事充满极度的讽嘲,赔上了邪帝宫的精锐,还让邪帝的名声尽毁。

  “木云落,杀子之仇不共戴天!龙腾九海又如何,就算他来找我的麻烦又怎样,人生百年,弹指即过,即使我留下的是千古骂名,至少也可以名扬后世。”

  他悲愤说来,将心中的怨恨尽皆倾倒,始才平缓道:“我不像龙腾九海,今生是不可能达至破空而去的境地了,只能守着这具残躯终老了。只可惜,至此刻我才明白,所有的荣辱富贵皆不及守着心爱的女人,儿孙满堂的那种快乐。所以,我的三个儿子先后离我而去,给我造成的创伤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的,木云落,只有你的血才可以洗涮我心中的怨念。”

  说完后,欧阳伦伯的双手陡然变成精枯状,伸出体外,枯木神掌的至强式展开,飞身扑向木云落。他身后的两名杀手则是一左一右配合着欧阳伦伯,手中的长剑和先前仆死的杀手相同,剑重犀利,同时,眼中射出无比的幻彩。

  欧阳伦伯这一个多月来不是不想找木云落报仇,只是一直在求助龙腾九海,他知道,单凭他这边的实力,无伦如何是不可能战胜木云落的,但龙腾九海一直未答复他的求援。就在他心灰意冷之际,却突然传来九腾世家和魔门结盟,共设陷井,击杀木云落,这让他心喜若狂,连忙请战,但被龙腾九海拒绝,理由是怕他心浮气燥,坏了大计。

  但他这次却没有失望,只要有人能够斩杀木云落,那即是一件对他有利的大事。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的心情再次跌至谷底,因为追杀失利,更因为树海秀兰的介入,追杀计划取消,龙腾九海下令,任何人在两个月内不得找木云落的麻烦。欧阳伦伯终是忍不住了,所有的怨气暴发出来,不顾龙腾九海的面子,花重金请杀手来刺杀木云落。但追血堂却不肯接这个任务了,堂内的精英已被木云落斩杀一空,只余下总堂主追血了,现在一听到木云落的名字,即让所有的杀手泛起一股冷意,无人敢应战。所以他便找到了声名还在追血堂之上的灭魂堂,请来了三大杀手,他则从旁协助,以求在短时间内斩杀木云落,接着就发生了前面的一幕。

  木云落的身体又是一震,这种幻术真是匪夷所思,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的火海,有种焦烤扑面的心燥,平静的心境有种被打破的前兆。但他夷然无惧,长身而起,霸天刀闪至右手,左手张开五指,真气如玄冰般散出,佛门无上的精气以狮子吼发出,大喝一声“破”眼前的层层火海势转眼即消,现出三人的身影,已是将触及体表,而那名艳色的妇人仍站在原地,身子却有如风中柳丝般,始才展动,荡起无边的柔媚,飘向木云落,吸引住他的注意力。

  手中的霸天刀在空中画圆,扬起冰寒之气,将木云落层层围住,让本是艳阳洒照的天气突然有种变成寒冬的感觉。第一个到达的是欧阳伦伯,他的功力在四人中是最高的,英雄榜排位第一,虽然不及七大宗师,但也算是宗师级的高手,更在悲愤之中,隐有比肩上官红艳的气势。他的左手依然是枯木神掌,但右手却变为指劲,刺出尖锐的指风,想破入木云落的真气防护。

  木云落微笑中,仍然只看向欧阳伦伯的相好孟秋女,那种媚术还算高明,只是与媚术的集大成者上官红颜相比,却还是相去太远,但她的轻功倒是颇有特色,将身体软化至极致,比柳丝还要轻盈,让人想一观她作掌上舞的模样。他右手中的霸天刀鸣叫起来,疾点欧阳伦伯的右手,左手却发出惊神指劲,分击身体两侧的杀手。

  自和水月无迹一战之后,木云落和神兵之间建立了某种联系,那就是当他的心意有种视死如归的决绝时,神兵就会和他发生共鸣,而且还会传来惊人的能量,让他的战力达至最强点。虽然他还不能反全掌握其中的全部妙用,用之击败七大宗师,但单是这一项就可以让他傲笑江湖了。

  欧阳伦伯的身体在空中左右飘动,赫然是浮光掠影的绝世轻功身法,指劲和霸天刀的刀气相撞,产生出铮然声响。木云落右手的手腕轻扭,追踪着欧阳伦伯的身影,气机始终锁定在他的身上。这时,孟秋女的身形也将要攻至,目标竟然是木云落脚下的马车,手中散出无数的暗器,显然是想让木云落分心。而身体左右的杀手也攻至,几乎在同一时间抵达,大剑的剑气达到了气机的顶点。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