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云落的心中泛起一股怜惜的冲动,如此佳人,从高位被逐而下,还要时时防范敌人的追杀,辗转流离,过的是一种多么无奈的日子,现在产生出这种厌世的情绪也是无可厚非,她的心灵深处总有其脆弱的一面。

  两位蒙面忍者听过龙渊雪丽的话之后,不为所动,其中一人眼睛还掠过淫欲之色,狞声道:“雪丽公主,虽然昔日你是高高在上的,但现在可是任我们宰割,当年你可是对我不屑一顾啊,现在想来是不是后悔了呢?”

  “你是铁方,水月无迹的大弟子?”

  龙渊雪丽的脸色一变,有些厌恶的看着他。

  蒙面忍者将脸上的黑布拉下,露出一张惨白的脸容,虽然五官端正,但看起来有如死蛇般恶心,尤其是眼内阴冷的贪婪神色,更加让人望而生厌。他的嗓音也是一种让人泛起鸡皮疙瘩的阴冷,轻笑一声道:“终于想起来了,当年我初投师傅门下,主要还是被你的绝世美丽所吸引,心想只要成为东瀛武神的弟子,必有一亲芳泽的机会。没想到,我第一次勇敢的表白,却被你无情的践踏,从那时起,我就发誓,将来一定要将你踩在脚下,看着你哀求着被我凌辱的模样。”

  笑声中透出无限的得意。

  “师兄,师傅说要将她活着带回去,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复命吧。”

  另一位蒙面青年在旁边劝道。

  “轻剑,现在师傅不在,就听师兄的,等我讨回八年前受到的屈辱,再回去复命吧。”

  说完后,手中的长刀抵在了龙渊雪丽的衣襟上,脸色愈发轻狂得意,长刀缓缓下移,指在了她高耸的胸脯处。

  木云落本不想介入这件事情,因为水月无迹不是他可以应付的,而且刚刚和他订下两月之约,实不想多生事端,再次让龙腾九海和水月无迹联手对付他。但眼前的龙渊雪丽,那副清纯可爱的模样,让人心生一股保护欲,况且这种摧花的手段实在是他不愿看到的,他的心中微叹一声,正待有所行动,忽生警兆,心湖至境感触到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在接近。

  一道黄色的俏影带着迷人的体香在龙渊雪丽的身旁站定,腰间的长剑闪至手中,一声脆响后,铁方的长刀被震开,“雪丽妹妹,姐姐晚来一步,让你受惊了。和你说过了不要参加这个歌伎会,你就是不听,这样的抛头露面太危险了。”

  这女子即是让木云落也泛起一抹惊艳情绪的黄衣少女,她此刻轻卷蛾眉,那副嗔怪的神色也是相当迷人。

  “司徒姐姐,雪丽连家也没了,这一年多来一直在流浪,多亏了姐姐和司徒伯父的收留。可是雪丽已经厌倦了,再也不想过这样的日子,死便死吧,也好陪伴地下的父母,只是这歌伎会是父亲每四年都要来看的,我娘也是在这里和爹相遇的,所以雪丽只是想实现爹的一番遗愿,尽一下这最后的孝道。”

  龙渊雪丽的眼眶中蕴满了泪水,滑过她细滑的肌肤,滚落地上,楚楚可怜。

  铁方一声长笑:“太好了,轻剑,竟又来一位如此美丽的婆娘,原本我还在担心只有我一人享受,便会冷落了你,现在正好又有一个送上门来,我们就一起快活快活吧。”

  黄衣女子一声娇斥,满脸怒火,手中的长剑轻抖,有如烈日般灼向铁方和轻剑。剑身轻灵,在空中不停的波动,配着她快如闪电的身形,防不胜防。铁方手中的长刀苍促举起,被攻的措手不及,身形凌乱,狼狈不堪。轻剑连忙纵身而上,两人联手才扳回下风。

  铁方和轻剑手中的长刀走的是鬼异曲线,专袭难于防范之处,还有很多是女子的禁地,这让黄衣女子更加的娇怒。黄衣女子的修为要高于铁方和轻剑任何一人,但在两人联手之下便有些吃力,落败只是时间的问题,况且现在被铁方和轻剑扰乱心神,剑势的节奏被打乱,出现了相当多的破绽,若非是她的轻功无比高明,此刻已被二人击倒,但她仍是微有惊容,已是疲于应对。

  娇斥中,黄衣女子手中的长剑散出更加灿烂的剑光,在铁方和轻剑的刀势之中有如破伏而出的剑龙,一张粉脸也在瞬间变的一片青白,体内的真气通过这至强的一剑散出,气势惊人。铁方和轻剑手中的长刀在一触之下,被震飞出去,二人一惊,身体转动,散出一股若有若无的轻烟,将黄衣女子包在其中。龙渊雪丽脸色一变,但为时已晚,黄衣女子已然倒下,被这种忍者迷香所制伏。

  躺在地上的长刀回鞘,铁方走到黄衣女子的身前,端详着说道:“啧啧,真是不错,虽然脸蛋比雪丽公主差上一丝,但这身材却要火爆一些,轻剑,你的艳福不浅啊。”

  说完后,又寒下一张脸容,阴冷道:“用完之后杀了,以除后患,不要有任何的迷恋。”

  冷酷变态。

  木云落暗叫一声可惜,这黄衣女子的身手本可利用这地利之便,救下龙渊雪丽,奈何经验太浅,反被铁方和轻剑制住,他不得不现身出来:“水月无迹的徒弟,不要得意太早,这世界是非自有公理,雪丽拒绝你那是因为你长得太恶心了,连我都没兴趣多看你一眼,女人怎么还会对你有感觉呢?”

  语气威严狂猛,霸气涌出。

  三人同时一愣,看向自暗处踱出的木云落,那份气度和洒然显示出他必是一位不凡之人。龙渊雪丽的眼中掠过一份感动,试问这天下还有谁会主动招惹位列七大宗师的水月无迹,即使是路见不平,也要拈量一下自身的实力。

  铁方和轻剑看清木云落的脸容后,脸色一惊,身体收紧,处于戒备状态,铁方更是心虚的吼道:“你不是和我师傅立下两月之约,互不招惹对方吗,现在怎么要管我们的闲事,难道就不怕我师傅和龙腾家主再联合追杀你吗?”

  声音虽大,却掩不住他内心的恐慌。

  龙渊雪丽又是一震,心中浮起一股希望,眼前的这位绝世伟男,竟能让七大宗师中的龙腾九海和水月无迹联合起来对付,看来必是实力超卓的人物。她的眼神紧锁在木云落的身上,身体退了小半步,让木云落能够直面铁方和轻剑。

  “是你们先招惹我的,我只是还手给你们一个教训而已。你知道地上躺着的这位女人是谁吗?她是我的妻子,刚才我听到有人在调戏我的妻子,还说什么用完之后便杀掉,如此羞辱我木家的人,怎能让我咽下这口气,现在我便杀了你们,看看水月无迹会不会护短。”

  木云落的脚步踏在地上,缓缓逼向铁方和轻剑。这让二人产生一种错觉,仿若整个空间都被木云落带动起来,迫向他们,压力顿生。木云落的每一次落脚,都好像踏在他们的心中,让他们无力反抗。

  铁方和轻剑手举长刀,缓步后退,泛不起任何的斗志,这让铁方的心中一震,终于明悟,这是木云落刻意营造出的气氛,让他们的气势转弱,再这样下去,他们便会不战而败。想至此,他一声大吼:“木云落,我和你拼了。”

  闭上眼睛,身体跃至空中,手中的长刀劈出浑厚的刀气,这一吼也震醒了处于崩溃边缘的轻剑,他也马上配合铁方,长刀斩向木云落的胯下,角度刁钻,防不胜防。

  木云落一声轻笑,右手在身前一抓,然后一松,二人只觉一股大力涌来,身体不由自主的被震了出去。铁方的身体还没有落至地面,木云落的脸已经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脚尖在他的身上轻轻一点,旋即撤离。轻剑则如小草般,贴着地面向前滑行,速度惊人,难以发现,竟然要趁机逃脱,但他的眼睛接着便看到一双大脚,紧跟着身体飞上了天空。

  铁方的身体落至地面,身上再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如一堆烂泥般仰面朝天,鼻孔内的血迹流至满脸。而轻剑的身体不偏不倚,正好横在铁方的身侧,死状同样的恐怖。木云落下如此般的重手,最大的因素是因为他们二人曾联手追击过水清柔,若不是树海秀兰当时在场,那一次估计便会是阴阳相隔,水清柔早已香消玉陨。

  他也没有使用霸天刀和凤血剑,怕是被水月无迹看出端倪,惹来再一次的激战,只是这样也不一定不会被水月无迹发现,但这反而激起木云落的豪气,战便战吧,以现在功力尽复的状态,再次对战水月无迹,他反而生出强大的自信。

  龙渊雪丽明亮的眼眸看着木云落,刚开始尚是气度沉稳,转眼变转变为霸气狂滔,那份气势让她心中微动,有一种自己也不明了的感觉泛入心底,脸上现出一个笑容,竟然是许久也没有这般自然轻松了,“木大侠,多谢相救,小女子龙渊雪丽无以为报,日后若是有用小女子的地方,请随便吩咐,雪丽绝不搪塞。只是司徒姐姐真是木大侠的妻子吗?早就听闻木大侠‘艳侠’之名响彻江湖,没想到竟然连眼高于顶的司徒姐姐也成了木大侠的女人。”

  她终是知道了木云落的威名,江湖之中,声名鼎盛的风云人物,直追七大宗师的武者,打动树海秀兰芳心的绝世青年,江湖人士谈论最多的话题人物。

  木云落泛起一个古怪的笑容,无奈道:“关于我的事,雪丽知道的还真是不少啊,只是我有那么有名吗?而且这大侠之称还是不要加在我的身上,听起来十分的不舒服啊!”

  看着木云落无奈的表情,龙渊雪丽笑出声来,花枝乱颤,那副模样真是动人至极。在河边饮马的小伙也终于在此时回转了,看到木云落和地上躺着的黄衣少女,表情一愣。那些忍者和铁方、轻剑被竹林挡住,否则他要被吓得失神了。

  “弄点水,将地上这位小姐弄醒吧。”

  木云落向驱车的小伙吩咐道。

  感觉到木云落的气势,小伙子没有任何不满,笑着用随身带着的水壶洒出一些水来,流到黄衣少女的脸上。黄衣少女嘤咛一声,悠悠转醒,从地上站起来,晃了晃头,然后看到了正在含笑看着她的龙渊雪丽,接着便是背负着霸天刀和凤血剑的木云落,他双手负在身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她,然后是那个驱车的小伙,眼内也射出关怀的神情。

  “雪丽,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被谁救下了。噢,还有,你怎么会笑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喜事?”

  黄衣少女瞄了木云落一眼,然后惊奇的发现龙渊雪丽的惊人变化,纤手抓紧她的胳膊,雀跃欢呼。

  “司徒姐姐,你不知道吗?这位不是姐父吗,他刚才现身,将铁方和轻剑在挥手间斩绝,将我们救了下来。”

  龙渊雪丽带着疑问看向黄衣少女,然后指了指木云落。

  驱车小伙在那边将马引至马车前,兼之被木云落用真气阻止了谈话内容的泄漏,所以没有任何的反应。

  “姐夫?”

  黄衣少女一愣,接着满脸怒火的看向木云落,娇斥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说我是你的妻子?”

  那种怒目而视,好似要拔剑而指的样子,吓得木云落退后了数步,摆手道:“司徒小姐,在下木云落,我没有恶意,刚才只是为了应付铁方和轻剑的追问,这才盗用了司徒小姐之名,请原谅。”

  说完后,摸了摸下巴,心中泛起一抹无奈的心绪,心想,我好不容易救了你们,怎样也不用把我当成恶人吧?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