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终散,物婷婉、禅由沁和上官红颜在司徒兰芝和龙渊雪丽的带领下前往物氏客栈。这客栈掌柜自是不会不认识物婷婉,物氏当家人,艳光四射,那可一直是这些掌柜们的动力之源。但她是担心不知如何和水清柔、唐夜可如何见面,所以还是由司徒兰芝和龙渊雪丽来作中间人引介比较好。

  司徒清明独自离去,不知混到城中的那间酒馆,事先也没打过招呼,看来是不想和这么多的女子共处。夏隐然在宴会之后,向禅由沁大献殷勤,欲邀佳人共同赏月,但被禅由沁冷言拒绝,讨了个无趣,而他的风流本性却依然高涨,又向宴会中最美的几位佳人龙渊雪丽、司徒兰芝等发出邀请,结果自然是愈加灰心。物婷婉和上官红颜虽然更胜禅由沁一筹,但因守在木云落的身侧,夏隐然自是不敢表错情,但洛明珠却答应和他一起赏月,一同出门。

  木云落和无梦婵走在月光清幽的长街上,夜已深,小贩们早已打烊,街上略有几分冷清,间或夹杂着一两声的犬吠声,在街上回荡不已。自宴会结束之后,木云落主动邀请无梦婵月夜谈心,二人自万花楼行过四五条街道,一言未发,木云落走在无梦婵的身后,保持着和无梦婵相同的节奏,二人之间的距离一直未变。

  “木云落,是不是你把我爹给请来的?”

  无梦婵一个回身,一身黑衣有如融入黑暗中,在月光中愈发圣灵,雪白的肌肤更加的洁白,蒙在脸上的面纱隐隐透出内里的脸形,圆润细巧。

  木云落一声苦笑,立定身体,保持着和无梦婵之间约数寸的距离,无梦婵说话的热气已然扑到他的脸上。他抬头仰望明月,相同的黑衣如夜,孤绝洒脱,淡然道:“梦婵是这般看我的吗?我要得到梦婵的心,必不会出此下策,而且我木云落从不强人所难,若是梦婵觉得我是那般的不堪,我这便离开,再也不会惹梦婵生气了。”

  说音一落,木云落飘然身退,有如在一阵微风中拂起的树叶,笔直向长街的另一头退去。无梦婵喊了声:“站住!”

  “梦婵还要怎样,即不肯相信我说的话,对我没有半丝的爱意,又不肯让我离去,回家抱着心爱的女人睡觉,这让我如何是好?”

  木云落说停便停,依然是那副潇洒的模样。

  “谁不让你走了,而且我又没说不相信你的话,只是父亲一来,让梦婵心中很乱,不知道如何是好,很想有个人能够说说话。”

  无梦婵双眸如水,映着天空中的明月,看向木云落,接着转过身体,以一个背影对着木云落,冷冷说道:“你若是不想陪着梦婵,只想回家抱着女人睡觉求欢,这便离去吧,就当梦婵是个蛮横不讲理的女人算了。”

  说完向前行去,身影落莫。

  木云落心中念道,你本来就是个蛮横不讲理的女人,横也不是,竖也不是,真难伺候,当然他嘴里可没有说出来,身形一闪而过,下一刻即出现在无梦婵的身侧,大手很自然的拉起她的秀手。

  无梦婵的娇躯一颤,小手却没有抽离,任由木云落握着。木云落傻傻一笑,飞身掠起,荡上了街边的房舍之上,如一股轻烟般飞舞,带动无梦婵的身体飘然远去。

  “梦婵,你的小手真是滑嫩啊。”

  在救下龙渊雪丽的那片竹林边落定,木云落的拇指在无梦婵的手背上滑动,很是诚恳的说着。

  无梦婵噗嗤一笑,自他的掌握中抽出秀手,飘身而起,坐在一颗树的树干上,在月光中有如精灵般圣洁,她看着树下如呆头鹅般的木云落,幽叹一声道:“梦婵终是决定要跟随云落了,不过不是因为父亲的到来,而是早就下定了这份心意。其实这么多年来,梦婵一直很听父亲的话,这次本想违逆他的意思,偏要选一个他未必会喜欢的男人,但梦婵的心里却早就认同了云落,因为父亲的眼光是不会错的。这么多年来父亲一直影响着梦婵的选择,虽然有时很霸道,但却是不会骗梦婵的,所以自我爹让云落追求梦婵的那一刻开始,虽然梦婵的嘴里说着不愿意,心里已经将云落当成了未来的夫婿。而且姚帘望虽然出尘俊秀,有种很让女人亲近的魅力,却远不及云落这般充满男性的惑力,更能让女人心动。”

  木云落一呆,还在消化着无梦婵的说话,这般的曲折终是有了一个结果,一时之间却让人难以致信。接着他仰天长啸,一踏步便跨到了无梦婵的身侧,身体紧挨着她,大手终是环上了她的腰身。

  无梦婵这次没有丝毫的意外,娇首主动偎到了他的怀中,柔声道:“云落,你有那么多的女人,婵儿即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最温柔的,甚至还有点刁蛮,你以后会不会讨厌婵儿啊?”

  “不管我有多少的女人,对待每个人都是用心去坦诚相待,梦婵跟了我之后,便会体会到这种温情,和其他姐妹间那种感情也远胜亲生姐妹。所以,梦婵,不如今晚便和我回去,共享这美妙的夜晚,顺便可以和其他的姐妹交流一下。”

  木云落的大手摸在了无梦婵结实的小腹上,隔着衣服传来阵阵丝滑,心里盘算不已,早想着将她剥光后的动人模样。

  无梦婵一声嘤咛,不堪抚动,小手轻拍了木云落大手的使坏,这才让他停止了抚动,只在肚脐地方缩动着手掌。无梦婵挺直身子,双目射出深情,纤手缓缓伸至耳边,轻轻揭开脸上的黑纱。

  那是一张神若月色的脸容,梦婵之意,便是这如同梦一般的神情,幻美之极,鼻梁挺直秀巧,鼻翼圆润,小嘴微翘,嘴唇抿薄,宛如月牙般自然,下巴形状很美,衬在她高贵修长的脖子上,愈发迷人,一头黑发也在月光中闪着光泽,状若仙子,不输给楚朝霞和龙渊雪丽。

  木云落将她抱入怀中,丰满的臀部和他的大腿紧实的接触在一起,窄小的腰身在他胳膊的环绕中愈显臀部的伟硕。他的手终是不由自主的抚着她的美臀,大嘴压上了她的樱唇,吮吸着那条香甜的小舌,胯间的神龙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变化。

  月光皎洁,河水微漾,树影婆娑,竹叶微动,风儿轻拂,一切都突然变的那么美好,就在这树枝上,无梦婵的玉体渡上了一层皎洁的月色,分不清是月白还是肤白,亦或是木云落的幻觉。二人赤体相对,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这种男女间的情事,在这月光中愈发显得神圣,从未接触过男人的无梦婵,在这个时候,脸儿也羞得通红,只敢从指缝间偷窥着木云落无比壮大的神龙,脸儿深深埋在他的胸膛。

  身具天魔艳气的无梦婵,玉体本身就是一件绝美的艺术品,将四周的所有生机比了下去,木云落的眼再也挪不开地方,当然也是不想挪开。在他充满赞美之意的双目注视中,大手不停的游走,臀缝、蜜谷、趾间、圣峰、脸容,无一处落下,肌肤传来的细腻感触愈发让他心动,尤其是她的臀部和硕乳,仅是弱于上官红颜和夜无媚而已,那饱满的尺寸,极是惊人,看来这是修习天魔艳气的功劳。

  羞涩中,无梦婵的小手轻握住了木云落胯下的神龙,小心翼翼,却又无比好奇。接触到细腻的抚动,那里变得更加伟壮,木云落搂着无梦婵,正面全触。无梦婵修长笔直的美腿勾在他的腰际,花径内流出欲望升腾的汁液。

  木云落胯间的神龙抵在她的贝蚌之间,轻磨不已,这让无梦婵的美目中全被欲火所替代。下一刻,神龙终是破入了花径之内,扫平一切拦阻之物,包括那份处子的证明。处子落红随着爱液一起流出,在这虫鸣风和的夜晚,有月为证,有天为被,有树为床,二人将夫妻间的真谛发挥的淋漓尽致,树枝却没有半丝的晃动,全被木云落控制住了。

  在这种时机,他还能够分心照顾四周的情况,心湖至境还感触着林间的生机勃勃,真是惊人至极。但他的身体却没有丝毫的迟滞,保持着稳定的节奏感,将怀中的美人送上一个接一个的浪端高潮,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无梦婵的献身其实也是在情理之中,尤其是无念天怜的到来,虽无相迫之意,但在即将到达长安的途中,在这一次错过之后,木云落必不会有太多的时间来追求她。且不说他身边那些美如天仙的佳人,需要他来夜夜安抚,更要在两月之内提升自己的实力,达到七大宗师之境,还要追求更为出众的树海秀兰,那才是天下女人的偶像,百分之一百的男人心中的至爱,谁能得到她的爱恋,绝对可以傲世天下,名垂千古。

  而且在这激荡之年,各方势力均有染指天下之心,且不说南阳王夏知秋的野心,单说龙腾九海和水月无迹两人的结盟,便有一统武林之意,后来更有新魔门的加入,势力大增。姚帘望或者只想统一魔门,将无念天怜逐出魔门,但龙腾九海绝不会只是这般想法,总想利用魔门来做更多的事情。更何况在统一之后,姚帘望是不是会另做改变呢,所以木云落必会重整黑水帝宫的势力,增强战力,云海普渡必竟是世外之地,不便参与到世俗纷争之中。

  兼之无梦婵对他已经倾心,所以在这个美好的时刻,独约木云落月夜谈心,在这里勇敢献身,是顺礼成章的事情。如此便让木云落有更多的精力提高自身的修为,也可让他放下心来,不再因为无梦婵而分心,二则可以让无念天怜放下心中唯一的破绽,精神力大增,更重要的是可以让无梦婵找到迷失的自己,以魔门圣女的身份加入黑水帝宫,完成魔门和黑水一派的结盟,而同时又对姚帘望打击颇重,在这魔门第一役上,已是败给了无念天怜。

  无梦婵的呻吟声在黑夜里传出,无比满足的声音透出充实的内心,她的体表显出丝丝的汗珠,透出一种迷人的体香,大量的爱液自交合处渗出,二人的大腿上一片狼籍。她胸前的硕伟随着上下起伏的动作,晃成一片白浪,这个样子比之平日里冷清虚幻的无梦婵要真实许多,有血有肉。

  修习过天魔艳气的女子果是不凡,花径内的窄紧确让人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兼之无梦婵是处子,那种滋味愈发美妙,但这也只有木云落能够消受,换作其他人可是受不起这份艳福,势必会脱阳而亡。

  花开数度,无梦婵终于到了爱欲的顶端,浑身软伏下来,但却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弥漫至全身,有种说不尽的舒服。木云落的手依然在她完美弧形的臀部游走,目中光华璀灿,洒然而笑道:“婵儿,你的功力竟然又提升了,没想到这欢爱还能带来这般的效果,看来以后我们要经常运动。”

  无梦婵脸儿一红,牙齿在他的胸前轻咬一下,留下一个淡淡的齿痕,同时默察体内的真气,发觉那股天魔艳气果然浑厚起来,顿觉娇羞不堪。其实这全是天魔艳气的作用,姹女教的不传之秘,天魔艳气本身是媚术的必修真气,凡是能够将媚术发挥至极致的人,天魔艳气必是浩深如海,如同媚术的集大成者上官红颜那般,在举手投足间能够吸引到任何人的目光,无分男女。而在天魔艳气的修习者第一次破身之时,会因为处女的结晶被破,蕴藏在下阴处的精华被吸于体内,能够增强功力,而且会因为男方的不同而增强副度不同。因为男方能为女方带来的快感时间越长,吸收到的精华便愈多,当然这只是初次才有的结果,再以后便没有了这种效果。

  碰到木云落这般的男人,是无梦婵的福份,所有的精华一滴未露的吸于体内,使她的功力陡然提升,现在也只是稍弱于黑水四姬和上官红颜而已,与楚朝霞在伯仲之间了。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