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天河和黑衣女人的攻势层层荡开,木云落则是脚步轻点在地面上,好像不着片尘,始终与龙腾天河保持着一线之隔,眨眼已将退入黑衣女人的攻击范围。他洒然而笑,长笑道:“洛明珠,原来你是魔门之人!”

  身后黑衣女人的如花玉手,堪将抵在木云落的后背上,闻听此言,浑身剧震,体内的阴柔之气猛然一缩,气机开始哀退,虽然仅有一线之差,但木云落的虎躯已然破入她的怀中。

  宽阔的后背挤压在洛明珠饱满的胸部上,屁股则抵在她的下腹处,紧密无间,一阵细滑温暖的感觉传来。但这个时候绝不是怜香惜玉之时,他的炎之真气弥漫开来,乘机卷进洛明珠的体内,而在同时,因为洛明珠的阻隔,龙腾天河的长刀已然攻至。

  洛明珠的身体被漫天的劲气撞出数丈,蒙住娇面的黑巾被鲜血浸透,纤手手心以四指之力按在地上,支撑着体重,秀口娇喘着,目中射出复杂之色,紧盯木云落洒脱的身影。

  木云落的身体挺直不动,右的霸天刀斜切龙腾天河的长刀,凤血剑则是点向他的手腕处,快如闪电。

  龙腾天河在洛明珠的身体飞出去的一瞬间,脸色大变,随后木云落的斩击已近眼前。他的长刀收回,身体自地面上腾然而起,自上而下疾斩木支落的头顶,头下脚上,体内的龙腾真气,九中变化,腾然而出。

  木云落冷哼一声,霸天刀斜举上天,手腕轻抖,荡起漫天的刀气,并且与龙腾天河的长刀相撞在一起,发出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响声,左手的凤血剑则是自然垂下,斜指地面。

  虽然龙腾天河自上而下,将所有的体重均借于霸天刀之上,但自霸天刀的撞击中传来愈来愈大的力量,让他的虎口发麻,一股股冰冷的寒气沿着他的臂膀向上漫延,若非他的龙腾九段真气,一波波的抵发着木云落的真气,他早就被斩杀刀下。

  龙腾天河的身影在垂刺中直下,愈隆愈低,木云落的心中涌起一股霸气,霸天刀和凤血剑发出鸣叫声,那股和神兵间的联系又建立起来。一股冲天霸气破入龙腾天的体内,将他的身体猛然击出,落在地面上退出了数十步才站稳脚跟。

  月光之中,龙腾天河的头发披散下来,口中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再次受创,他用刀尖斜支地面,疲惫的声音道:“木帝君果然厉害,竟能在我和洛圣女的合击中击溃我们,还让洛圣女受到重创,我也受伤非浅,看来今夜天河注定无法完成水月老师交待的任务了。”

  木云落解开龙渊雪丽被制的穴道,但却有股阴柔之气一直在龙渊雪丽的体内缠留,驱之不掉。虽然木云落的炎之真气充入她的经脉,但仍是驱之不散,这不由让他心中一紧,唯有先解开龙渊雪丽的禁制,将她抱入怀中,面对已能站起身来的洛明珠。

  洛明珠的蒙面之布抓在右手之中,脸色苍白,神情复杂的看着木云落,眼内竟有一丝的幽怨,那种书卷之气更浓,但惑媚之术在这月色中复又腾然而出,像一位凄楚无助的女人,需要男人的怜爱。

  “我最讨厌别人骗我,尤其是女人,而且是让我心生好感的女人。洛圣女,今夜我们就此别过,下次再见之时,在下绝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讨回雪丽被俘所带来的伤害。”

  木云落仰天长叹,心中掠过一抹哀伤,但转瞬即被驱散无影。他非是不想将龙腾天河和洛明珠斩杀当场,但这势必会让龙腾九海和水月无迹毁约来追杀他,在这个时候,他总是要小心为妙,尤其他还不知道洛明珠的身份。

  “明珠说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况且明珠作为魔门圣女,自是要履行对魔门应尽的义务,这次结盟的水月老师有邀请,明珠只能照办。”

  洛明珠淡然说来,很是平静,看着木云落毫无表示,她一声媚笑,苍白的脸容浮起一种无比伦比的媚惑,木云落猛然心跳几声,她婉转腻滑的嗓声传来:“雪丽小姐被明珠的圣艳魔气制住,帝君这般强行解开她的穴道,让原本散在她体内的真气无法排出,以后每月的这个时间,这种真气便会在体内窜行,疼痛难忍,用不了多久,便会破坏掉体内的经脉,雪丽小姐便要和帝君阴阳相隔了。”

  木云落色变,落声道:“圣艳魔气!”

  身体涌出强大的气势,紧锁洛明珠。

  “圣艳魔气,魔门媚术的基础,与天魔艳气同为魔门的秘宝,自姹女教分出魔门,天魔艳气便自魔门消失,被奉为姹女教的不传之秘,最后的三重进境,除入室弟子外他人均不得修习,所以真正将天魔艳气全部习成,而且至大成之境的,当今天下仅有莫玉真和她的师妹上官红颜。而这圣艳魔气,则是走的另一条路子,修习之人虽然同样媚惑,但平时也可展现出知性之气,挥散出那种极浓的书卷之气。当然,修习这种真气必要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当今天下,仅有明珠一人习成。而且这圣艳魔气传自魔门,所以明珠不得不成为魔门圣女,这是明珠的无奈,亦是帝君的无奈。”

  洛明珠愈见苍白,脸容带出淡淡的愁思,让人猜不出她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

  虽然她坦诚相告,但谁又能保证她不是在骗得木云落的同情呢,就在今晚,一同回客栈路上的楚楚可怜模样,让人还以为她是一位不会武功的少女。她身上的那股真气潜伏至深,体内没有半丝波动,谁知道她会有这等的身手,若不是木云落在刚才的交手间,看清她耳垂上那颗红痣,怎也想不到她的身份。

  那颗红痣很是细小,长在右耳耳垂的前下方,若非木云落至强的目力,在这即将破晓的月明之夜,绝难发现。想至此,木云落一身的冷汗,若这是她一早便定下的阴谋,知道木云落和上官红颜久未见而,一定会翻云覆雨,这个女人更是不简单了,谁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姚帘望能够得到明珠这般的人相助,也算是福缘深厚,但愿有一天,我们能够成为真正的知己,不再被这些无奈的事所牵绊。”

  木云落仰头看天,心中的那抹寒意更浓。身后的龙腾天河却感觉他的身影仿若成了一座大山,有种无法跨越的感触。

  “帝君,明珠因为有伤在身,真气一团散乱,所以暂时救治不了雪丽小姐,只待明珠伤势一好,便替雪丽小姐疗伤。”

  洛明珠微一施礼,那个浑身书卷气的女人又回来了,“明珠也很想成为帝君的红颜知己,只可惜形式所迫,如果哪一天魔门完成真正的大一统,帝君还在惦记着明珠,那么明珠便会厚颜回到帝君的身边。”

  一笑一颦之间,那股天成的媚力确是超出上官红颜一丝,龙腾天河不由将眼睛移开。

  “但愿明珠是真心想成为我的女人,不过,即便你有别的想法,我也会征服你的,让你哭着求着成为我的人!”

  木云落心中涌起强大的自信,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若是她一直从中作梗,总会让他疲于应付,一定要征服她。而且姚帘望一直在打无梦婵的主意,便是冲着这魔门教主的位子去的,现在他的这个想法破灭,必会娶洛明珠这个新魔门的圣女,然后对战魔门,一战到底。

  “洛明珠,咱们走着瞧,你终究还是我木云落的女人。”

  木云落仰天长笑,眼神中露出熊熊烈火,这一刻,他对这具至美玉体的渴望,不再隐藏于心,通过眼神倾泻无遗,没有半丝的掩饰,就仿若洛明珠没有穿任何的衣服站在那里,任他欣赏。眼前这个绝世的女子,姿色不弱于无梦婵,武功也仅是弱于上官红颜一筹,稍胜过无梦婵,收入房内对他的帮助定是很大,而且会对姚帘望造成又一次的打击。将她收至房内,还有另一层好处,木云落将魔门的两大圣女尽皆收服,在魔门的声望陡增,这样就无一人反对他接替无念天怜成为魔门门主,而且魔门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大一统,这等旷世奇功,绝对会让魔门之人更加的死心踏地。同时,心中掠过一阵无奈的感触,这是不得不去做的事情,虽然这种媚术对他生出强大的吸引,弄不好便会沉迷其中,但总要冒险一试。

  “明珠,那就等着我吧,这干净的身子不要让任何男人碰上。”

  木云落抱着龙渊雪丽大步前行,向洛明珠轻佻说道,身影飘忽,消失在月光之下。

  洛明珠的心中涌起一股苦涩,却又隐有一丝的甜蜜升腾而起。这个男人虽然是敌对一方,但身上的那股霸气,让人有种想臣服的感觉,更何况他绝世的神采,让她升起一股想避开魔门,就此成为他的女人的想法,这个想法竟让她心中一惊,难道对他的好感到了这般的地步。

  龙腾天河的心中也涌起一种念头,这个绝世的男人才是未来江湖绝对的主宰,不只是因为他超卓的武功,也因他那颗对女人无比包容的心,更因为他的霸气,吸引了众多的高手追随。

  木云落抱着龙渊雪丽在空中闪过,鼻腔中不由自主的滴落几粒鲜血,溅在龙渊雪丽雪白的长袖上。龙渊雪丽载满情意的眼神深深注视着他,自从被他抱入怀中,就再也没有移开过眼睛,此时看到这两滴鲜血,惊叫道:“木大哥,你受伤了?都怪雪丽不好,连累了木大哥。”

  “这两个人太厉害了,在江湖中有这种身手的人屈指可数,尤其是这龙腾天河,被誉为龙腾九海的接班人,确有几分道理,他的功力绝对在当初的梦无尘之上,虽然我重创二人,但自己也受了轻伤。不过雪丽不要自责,这事不怨任何人,雪丽在我的眼皮底下被别人掠走,如果不出手相助,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

  木云落给了龙渊雪丽一个微笑,示以放心的神情。

  再次回到物氏客栈,六女正坐在房内等着,脸上浮着焦急之色,在为木云落和龙渊雪丽的安危担忧。看到木云落从窗户中穿来的身影,怀抱着龙渊雪丽,六女均是站了起来,包括刚被破身的司徒兰芝。

  “雪丽,回来了,让柔儿陪你去睡吧,不要再担心了。”

  木云落将龙渊雪丽从怀中放下,然后在水清柔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示意她陪着龙渊雪丽去休息。

  水清柔妩媚的看了木云落一眼,眼神中却透着一抹担忧,但仍是听从木云落的吩咐,扶着龙渊雪丽进房了。这次二人进入了龙渊雪丽原先房间的隔壁一间,因为原先的房间窗户被破开,风景一览无遗。

  物婷婉、禅由沁、上官红颜、唐夜可和司徒兰芝陪着木云落一同进房,脸上露出询问的神情,但谁也没有开口相问。木云落一进房,苦着一张脸对上官红颜道:“红颜,你帮我揉揉背,这个洛明珠的胸部简直比铁的还硬,让我的后背都撞出了血丝,以后谁还敢娶她啊,还是红颜的饱满啊。”

  说完后,木云落伏在床上,全身赤裸,上官红颜脸儿一红,玉指在他的后背上揉着。后背上有两处地方破损,露出丝丝的血迹,当时木云落的后背虽然和洛明珠的胸腹作近距离接触,但她原先点出的玉指还是击在了他的虎背之上,将皮肤刺伤。木云落感叹着上官红颜手指的抚摸,一边享受着,一边向五女说出了整个救人的过程,其中的惊心动魄让五女心颤不已,目中露出的嗔爱之色渐浓。

  “帝君,这圣艳魔气奴儿倒是听说过,确是魔教的秘宝,真没想到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这洛明珠也算是魔门内杰出的人物了,只是她如此帮着姚帘望,并和夏隐然搅在一起,势必还会和帝君作对,所以帝君还是要小心应付,收起那份怜爱之心,不要因小失大,若是受了任何的伤害,帝后和帝妃们肯定会伤心欲绝的。”

  上官红颜如同玉葱般的指尖轻轻刮着伤口,先是在上面涂上一层金创药,然后再覆上一层药布包了起来。

  物婷婉坐在他的头顶处,细手抚着他的脸容,深情道:“帝君,洛明珠有着如此的心计武功,对我们黑水帝宫帮助很大,还能够对魔门造成打击,所以帝君一定要将她征服。当然,凭着帝君的神伟,连红颜姐姐都臣服了,这个女人迟早是帝君的囊中之物,我们姐妹支持你。”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