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容易,这洛明珠的媚术隐有胜过红颜的势头,很难对付。不过,为夫也不怕,只要各位娘子和我在床上多锻炼一下,让我的免疫力增强,再来十个洛明珠也不怕。”

  木云落厚着脸皮向五女淫笑,大手反伸,捏在上官红颜的硕乳之上。

  上官红颜嘴角扬笑,没有丝毫的不适,任由他的大手揉捏,唐夜可则是蹲下身子,凑在他的脸,娇声道:“真是臭美,你还想收那么多的女人啊,听婉姐说,现在姐妹们已增至二十六人了,再来十个那岂不是多得帝宫内都住满了人,真是个花心的相公。”

  说完还皱了皱可爱的鼻翼,细巧的耳垂晶莹如玉,脸容在烛光中有如笼着一层红纱般俏皮,木云落的另一只手不由自主捏住了她的鼻子。

  “雪丽公主体内潜伏的魔门真气,如果爆发出来必会危及她的生命,所以我们应该想办法排除。若是等着洛明珠来实现诺言,事情就没有转机了,让她尽占先机,我们就会被她牵着鼻子走。”

  物婷婉的眼睛反着烛火之光,有种智慧的光点,接着又柔情满载的说:“帝君,我们树敌太多,以后要小心行事了。先是龙腾世家主动攻占我们,和我们已是水火不融,接着是水月无迹,他的三大弟子中,樱颜已成了帝君的女人,轻剑和铁方也死于帝君之手,以他的势力,必然明了是帝君下的手,定是对帝君恨之入骨,他现在没有任何的动作,只不过是在等待一个机会,报仇的绝好机会。而帝君更因为夜可妹妹,而树下了南阳王这个强敌,接着连天子使臣夏隐然也因为沁妹之事,对帝君怀恨在心,新魔门的姚帘望更是想重创帝君,他的计划全被帝君破坏,怎能不心怀仇意。”

  这几人均是当今天下的风头人物,龙腾九海和水月无迹身列七大宗师,家族势力很大,龙腾世家乃是历史悠长的世家,而水月无迹更是代表了东瀛一国的势力,姚帘望为新魔门的门主,手下能人无数,魔门四大护法实力超卓,洛明珠也是顶尖高手,更惶论姹女教的莫玉真以及她的势力。最难缠的人物则是南阳王夏知秋,他的势力遍及南方诸地,更是拥兵数十万,如若挥师而来,黑水帝宫便危也。天子使臣夏隐然也是不容小视,如若让朝庭觉得木云落潜在的威胁,进而出兵镇之,那也是一场硬仗。

  唐夜可眼睛中掠过一抹自责的神情,轻声道:“都怪夜可不好,杀死了南阳四英中的三位,惹下了南阳王这个大敌。不过这事夜可不想连累帝君,就此返回唐门,和他们斗到底。”

  说完站起身来,转身准备离去,眼中有两滴泪珠,对木云落有着浓烈的不舍情绪,虽然相处时间不多,但这个男人早就占据了她的整个身心,若是这样离开,等若她的魂魄离体而去。

  “站住,回来!”

  木云落赤着身子从床上坐起,双腿盘在床上。唐夜可侧过脸容,木云落拉过她的纤手,顺手一带,她扑倒在他的怀中,然后木云落在她的屁股上重重打了两下,淡淡道:“凡是我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离开我的身边。就算与整个天下为敌又如何,我必会强大到没有人再敢找你们的麻烦,况且我们现在也不是孤立无援的,魔门的支持,还有唐门也会站在我们一边,再加上我们黑水一派的实力,更有可能获得树海世家的支持,这天下敢主动惹我们的,又还有几人。”

  那份强大的自信在他洒然的笑容中透出,让众女痴迷的眼神在他的脸上留恋,那份浓浓的爱意尽洒无遗,谁也没有掩饰内心的真情。禅由沁跪到地上,俏脸靠在他的胯间,搂着他的腰身,情意绵绵。上官红颜则紧贴他的后背,傲峰紧逼,唐夜可则是俏脸埋在他的脖子旁,鼻音呢喃。司徒兰芝也坐在床沿上,靠在他的肩头之上。

  而物婷婉含笑看着众女,柔声道:“是啊,就是单以我们自身的实力,也不会任由别人欺诲。且不说帝君接近七大宗师的实力,我们姐妹也都是高手,月姐的功力在黑水阴诀突破瓶颈之后,步入大圆满之境,恐怕仅是稍弱于帝君而已,云姐、媚姐、蝶姐和红艳姐姐在伯仲之间,与曾经追杀帝君的四大护法相仿。沁妹现已习成天灭之琴,威力无穷,霞妹传自云海普渡的剑术,可妹的唐门绝世暗器,还有妍双姐姐的脉动之术,也有超过英雄榜高手的实力,而兰妹妹的蝶影针法已然大进,和霞妹她们相差无己。牡凡四女的剑阵,芝妹的惊鸿一剑剑式更是在司徒伯伯的实力之上,樱颜和飘絮也是不弱,更何况还有诸多的英雄榜高手相助,谁敢说我们没有实力呢?”

  物婷婉这番话说来,自信满满,让众女脸上扬起自信,暗想不已。确是如此,自身的实力完全不能小视,怎会为帝君增加负担呢?然后她们都涌出一股英气,心中升腾起要变得更强的念想,那是对力量的渴望,想成为木云落助力的深情表现。

  “红颜,明天你看看雪丽的情况,看看天魔艳气能不能驱散圣艳魔气的禁制,让我们尽早摆脱这种被动的局面。现在我要睡觉了,哪位爱妻愿意陪我同睡啊?”

  木云落的手开始不老实了,在唐夜可的衣衫内抚动,捏着柔滑的肌肤。

  众女见怪不怪,心中反而很是甜蜜,但在这种时候,却都步了出去,仅余下物婷婉一人。身为南后的物婷婉,自是要有照顾帝君的责任,虽然众女都想留下来,但物婷婉应该更有好多话和木云落说吧。

  此时,天已破晓,房门掩上之后,房内便传来腻艳的声音,似是物婷婉在和木云落说着悄悄话,诉一诉这分别的相思之苦,但说着说着,声音便变为更为迷人的荡吟声,似哭似泣,却又透着无比的满足,良久之后,始才平静。

  歌艺会的第二次表演又开始了,这许多的佳人中,唯有龙渊雪丽、洛明珠和千春绿三人最引人注意,应是可以稳排前三位,当然,龙渊雪丽和洛明珠比之千绿更胜一筹。夏隐秋依然坐在台下,手持折扇,应是替洛明珠捧场。

  让木云落感到意外的是,水月无迹竟然也坐在台下,只是身体左近无一人靠近,他的气势迫的他人避之唯恐不及。千春绿第一个上台时,他的眼内露出笑意,含笑点头,而千春绿竟然脸有红晕,眼神频繁射向水月无迹处。看来,昨夜在千春绿将水月无迹引至宴会那刻起,这两个人就勾搭上了。以水月无迹淫欲的心里,这般色艺俱佳的女子,正是他所追求的目标,只是不知他有没有替千春绿开苞,观其面色,好像尚是完壁之身。

  待龙渊雪丽表演完毕返回之后,木云落就再没有看下去的兴趣了。上官红颜的纤手抓住龙渊雪丽的玉手,渡了一道真气过去,默察圣艳魔气的情况。半顷之后,上官红颜收回玉手,龙渊雪丽侧头看了看站在她身后的木云落,眼神内露出微情之色。

  其余几女神情紧张的看着上官红颜,水清柔率先问道:“红颜姐姐,怎么样了,雪丽的伤势有没有办法?”

  上官红颜摇了摇头,妩媚一笑道:“应该是有办法的,只是我暂时还没有想到,容我想想该怎么做,然后再作打算。”

  “木大哥,不要紧的,实在治不好也没有关系,雪丽能够有木大哥和各位姐姐相陪就可以了,在剩余的日子中,开心过好每一天,这就不虚此生了。”

  龙渊雪丽娇柔清纯的面容闪着坚强的神情,反而安慰起木云落等人。

  “雪丽不要灰心,红颜说能够治好你就一定会治好你的,而且我不会看着雪丽在这般的青春之年就离开尘世,一定会将雪丽的伤势治好。”

  木云落双手负于身后,淡然说来,语气极是坚定,说完后便转身行出房内。

  别院的院落内,木云落坐在石凳上,上官红颜也从里面行了出来,媚艳无匹的身段自然摆动,行至木云落的身后,然后从身后抱着他的脖子,胸前的双丸压了下去,秀口在他的耳垂轻轻一舔,腻声道:“主人,是不是还在为雪丽的伤势担忧?”

  木云落反手将上官红颜抱至怀中,大手从衣裙上探入,抓住鼓涨的胸脯,揉捏着,然后问道:“红颜,究竟如何,雪丽的伤势是怎样一种情况?”

  吃吃一笑,上官红颜的玉手抓住了木云落胯间的神龙,抚动开来,媚声道:“帝君,你好用力啊,看来帝君还是很紧张雪丽妹妹的。”

  说完后,向木云落抛了一个媚眼,小手稍稍加大力度,正色道:“这股圣魔艳气很是怪异,滞留在雪丽的体内,却偏偏没有散开,仍是形成一团在不停游走。若是用与之相反的阳刚之气破入,肯定会伤了雪丽的,用奴儿的天魔艳气这般的阴气则更会助长它的威力,确是难以对付。不过,因为雪丽不会武功,体内没有任何的真气,所以倒是有一种方法可以驱除这股真气。”

  木云落一愣,大手猛一用力,急促道:“说来听听,究竟是什么好办法。”

  上官红颜的眉头轻皱,一丝的痛感自胸部传来,她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仍是风情万种道:“这事有些难度,因为即不能用外力排除这股真气,则必须将它引出体外,通过媒介,排入另一个人的体内就行了。”

  “那岂不是又要换一个人忍受这种痛苦了,这个方法看来也是行不通。”

  木云落一呆,忍不住摇摇头。

  “所以只要这个人的修为胜过洛明珠,便可将引入体内的真气化解掉,就比如说帝君曾和洛明珠交过手,也被她的真气破入体内,却自己化解了,身体也没有任何的不适。”

  上官红颜纤指点在了木云落的额头之上,一副淘气的样子。

  “原来如此,那由红颜来也是可以的了,还不快些进行救人的事情?”

  木云落点点头,向上官红颜发出询问的眼神。

  “唉,这件事难就难在这里,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此事必须通过男女交合的方法,然后在女方达到高潮之时,通过下阴排入男方的体内,这样才可以将真气完全排除,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魔门双修秘法,对治疗内伤也颇为有效。而在昌涯城内,因为魔尊无念天怜已经离开,所以有这种实力的男人也仅有水月无迹、姚帘望、龙腾天河、魔门四大护法、邝峰刀和帝君了,即是说,舍帝君之外,再无他人会救治雪丽了。”

  上官红颜坐直身子,衣襟已然敞开,那对无比肥美的硕乳坦露出来,映入木云落的眼帘,她却丝毫不在意,只要是木云落喜欢的,她从不羞于表现,这正是木云落最喜欢她的地方。

  木云落的神情又是一呆,摇头道:“这事就没有别的办法了?雪丽怎样也是东瀛未来的国主,怎能就这样为了我而留在中原,成为我的女人?”

  “木大哥,你是嫌弃雪丽,还是觉得雪丽不够漂亮?”

  龙渊雪丽的声音响起,应是听到了二人的交谈。上官红颜的眼中掠过一抹得意之色,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恰好可以传递给龙渊雪丽听到,让她自己作出选择。

  “木大哥,雪丽愿意嫁给木大哥,成为大哥的妃子,不要再做什么国主了,这东瀛其实是雪丽的伤心之地。”

  龙渊雪丽神圣的脸容愈发清绝,勇敢的从身后抱住木云落,浑然不顾上官红颜手握神龙套动、木云落大手抚动那对坦露的硕峰之淫艳场景。

  “雪丽,你确定你不会后悔?”

  木云落依然将眼神停留在硕伟之上,那上面的红豆已然挺立。

  “雪丽自从被木大哥救了以后,便明白了自己的心意,那就是一直被大哥所吸引,早已将大哥的影子刻在了心里的深处。”

  龙渊雪丽幽幽道来,一种少女情怀油然而生,没有半丝的隐藏。

  “唉,天意如此!好,如此我们便待这歌艺会结束之后,我便替雪丽疗伤,只是希望雪丽能够拿到这次歌艺会的冠军,作为我们爱的证明。”

  木云落的声音响起,有着一份的坚定,一份对女人无比深情的承诺。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