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渊雪丽在与木云落定下百年之好后,精神上好了许多,一整天神采飞扬,和六女之间更是间密无隙,不过到了晚上,倒是独自一人关上房门,在潜思着什么事情。

  木云落的心事也总算是放了下来,和六女之间处自是又来了一场鱼水之欢,那种粉臀雪肌的细磨,带来了非同一般的绝顶享受,最后和六女共赴梦乡,胯下的神龙还埋在物婷婉的蜜谷之中,直至醒来之时。

  这一天是歌艺会的最后一天,在晚些时候便会公布比赛结果,各位美人的表演更加的卖力,纷纷为自己赚取最后的投票机会。轮到龙渊雪丽之时,她的脸容还有一丝的俏白,显示出她并未休息好,但她依然敛眉端坐,身前的那架古琴竟然是禅由沁的天灭琴。

  一道极富缠绵情思的琴音响起,甫一开始,便牵动着所有人的心,含于琴音之中的感情,有种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又有如情窦初开的少女向爱郎表达相思的情意。无论是何种情绪,均在琴音中展露无遗,如水般流过每人的心灵深处。这绝对是一曲天籁之音,比之禅由沁已臻大成的乐曲也不惶多让,差的只是火候而已。

  看着龙渊雪丽绝世的容颜,听完这曲向他表达心意的曲子,木云落满意的掩上窗户,对着倚在身边的禅由沁道:“沁儿,真没想到,天灭琴在雪丽的手中也能演释出此等的仙曲,真是美妙啊。”

  “帝君,这可是雪丽妹妹想了一个晚上才作出的曲子,表达了她对帝君的一片深情,只是她前面所用之琴实在是太过简陋,不足以显示出雪丽妹妹的琴艺,所以沁儿这才将天琴借于她,让她能够将这首名唤思君的曲子表达得更加完善。”

  禅由沁的娇首靠入木云落的怀中,柔声说来。因为今天是最后一场表演,所以其余五女均至台前直接观望,顺便替龙渊雪丽加油,当然也有保护的意思。

  “思君,思君,真是用心良苦。”

  木云落大是感怀,为龙渊雪丽的深情所感动。接着,木云落像忆起何事般柔声道:“沁儿,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却一直错过机会,今天正好想起,不妨一问,你何时成了这万花楼的幕后老板?”

  木云落的右臂环着禅由沁的柳腰,大手在她的臀部抚摸,也只有他才有这般的胆子亵渎这位清绝的乐神。

  禅由沁妩媚一笑,淡然道:“记得有一年,那还是八年前,沁儿第一次参加这歌艺会,虽然沁儿当时还未排入牡丹榜,但那时的姿色已是让男人们惊艳不已,然后沁儿在歌艺会上夺得花魁之后,便扬名天下了。但真正让沁儿名声更盛的是再四年之后,沁儿二十岁的时候,再一次取得这歌艺会的第一名。在四年前,万花楼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艺楼,但远不及现在这般名扬四海,那时经营的全是皮肉生意,沁儿看到许多身为妓女的女人,生活的真是相当悲惨,在感怀大家都是女人的份上,便心生要购下这万花楼的念想。于是便拿所有的家当和万花楼原来的主人做了一个交易,购下了这万花楼,但沁儿原有的五百万两白银仍是不够支付万花楼老板的要求,因为这原先的老板便是排位在婉姐之后的第二大富豪秋池良。于是沁儿和秋池良签了一份契约,将万花楼一年的收入支付给他,他便将万花楼易手给沁儿。”

  “那一年应是苦了沁儿了,原来一个清纯的少女,突然要在这万花楼内表演,这在世俗之人的眼中会是怎样的一种压力。”

  木云落爱怜的看着怀中的佳人,能够想像到那种身处红尘的不堪。

  “所幸沁儿坚持下来了,并大大改善了万花楼姐妹们的生活条件,再也不靠接客为生,多是以艺妓为主,而且靠着沁儿在这四年一度歌艺会上所获的名声,一下子便使它名扬天下,成为中原三大名楼之一。再后来沁儿便游历天下,吸收天地间的灵感,以创作出更美妙的乐音,直至遇到帝君,便被帝君所吸引,芳心失守,进而成为帝君的女人。不过现在的沁儿是幸福的,从未有过这般的幸福,真的是感谢帝君,让沁儿觉得那一年的生活没有白白浪费,一切的机缘都是为了认识帝君而生,而且在这三年多来,沁儿也赚了不少的银子,可以为黑水帝宫带来相当多的助力。”

  禅由沁语气平淡,但其中的辛酸自有己知。

  木云落心中一声暗叹,他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有着自己的过去,但自从跟了他以后,却都表现出相同的深情,那便是对他无尽的爱意之体现,而且除冷雪飞和上官红颜以外,其余几女均为他保留了处子之身。

  整整三日的比赛终至收尾阶段,昌涯城内到处是喧闹的人群,纷纷赞叹着美人们的绝佳表现。对于这次的第一名至第三名,各方的预测纷纷扬扬,甚至有人还专门设了赌局,由此可见这歌艺会的火爆程度。

  对前三名的预测,均是离不开龙渊雪丽、洛明珠和千春绿三人,其中龙渊雪丽的呼声最高,洛明珠次之,千春绿排在最后。所有的酒楼茶馆均已客满,四方来的客人均要返程了,随着自己的偶像一起回到原来的城镇,再等待四年之后的初始。

  无梦婵在中午时分才来到物氏客栈,本来昨日无念天怜走了之后,她便想回到木云落的身边,但因为无念天怜的离开,所以魔门的好多事情需要她来安排,更因为有姚帘望的威胁,她便向魔门之人布置了新的任务,直至今天才有时间赶过来和众女相认,当然最主要的是思念木云落了。短短一日许未见,那股相思的情绪便一直缠绕着她,这便是爱情的力量。

  物氏客栈,木云落的小院中,八女围坐在木云落的身边,举箸吃着身前的美食,而木云落的身前更是放了一壶酒,其乐融融。“帝君,你看雪丽妹妹会不会拿到第一名啊?”

  无梦婵没赶得及看到龙渊雪丽的最后表现,有些担心的问道。

  “这是绝对不用担心的问题,依我看现在就可以公布结果了,婵儿没有听到雪丽最后那一曲天籁之音,确有和沁儿一拼之力。”

  木云落的大手抚着无梦婵的脸蛋,自信满满,比龙渊雪丽自己还要有信心。

  龙渊雪丽听到木云落赞扬的话,喜滋滋的垂下头,然后又看向木云落,深情款款。“雪丽妹妹,现在还没有成为帝君的女人,便这般的情丝暗渡,这分明是在勾引帝君嘛,要小心帝君的色手啊。”

  唐夜可在龙渊雪丽的身边娇声说来,声音不小,故意让在座每个人都听到。

  木云落双目一瞪,故意恶狠狠看向唐夜可,大手按在了右手侧的龙渊雪丽修长匀称的大腿之上。“帝后,你要管管帝君,他这样凶,看来是对可儿有意见了。”

  唐夜可倒在她身体另一侧的物婷婉怀中,露出害怕的神色。

  物婷婉也被这种气氛勾起了笑意,搂着唐夜可的细腰道:“我可不敢管帝君,他可是我们帝宫内的绝对主人,我只有听话的份,从来没有反抗的念头,况且你看雪丽妹妹那副享受的模样,心中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会担心帝君的色手啊?”

  物婷婉的话音刚落,在木云落大手爱抚中春心微荡的龙渊雪丽脸色更红,侧身倒下,几乎全部偎在木云落的怀中,再也不敢露脸见人。其余六女纷纷掩嘴轻笑,银铃般的声音煞是迷人。

  至傍晚时分,比赛的结果终于确定下来,在千万人的呼唤中,龙渊雪丽当之无愧的成为第一名,洛明珠排在第二,千春绿排在三,没有任何的悬念。水月无迹的身影站在那边,看至千春绿台上领得奖金和证书之后,开心的笑了起来,只是眼内的意淫之色更浓。而天子便臣夏隐然也在获得第二名的洛明珠身侧,大献殷勤。

  洛明珠的美目一直瞄向木云落,若有若无,好像无限眷恋,又好像在试探着什么事情。木云落感觉到她的目光,却没有看向她,只盯紧了从台上缓步而下的龙渊雪丽,舒展的身形至美无边,水月无迹眼内射出复杂的神色,也在盯着龙渊雪丽,那份肉欲的成份很是浓烈。

  “雪丽,一下子成了有钱人了,以后我可以靠着雪丽的奖金来过完余生了。”

  木云落盯着龙渊雪丽手中的银票,露出羡慕的模样。因为随身携带着万两黄金确是很不方便,所以组织方便应要求给换成了相同数量的银票,十万两的银票。当然,组织方不会作亏本的买卖,这连日来单是卖出写着参赛选手名字的球就已是数百万计了,每颗小球即是一两银子,那即是数百万两的银子,更惶论昌涯其它的商业收入,绝对是一个赚钱的绝好机会,只可惜都掌握在官家之手。

  “好啊,只要木大哥愿意,雪丽愿意照顾木大哥今后的生活。”

  龙渊雪丽将所获银票递到物婷婉手中,然后笑着对木云落撒娇。

  昌涯的事情总算是有一个段落了,这次的花魁虽说从禅由沁易到了龙渊雪丽的身上,但仍是木云落的女人,看来以后每次都派一位帝妃出去,便可将花魁全部收至黑水帝宫了。

  晚宴自是有另有一番庆祝,直至夜深之时,街上仍是人声鼎沸,万花楼更是灯火通明。禅由沁平日里均不再打理这万花楼,专门有三人来打理日常事务,所有事情均是整理的井井有条。这三人均是女人,曾经是禅由沁的丫环,所以做事份外细心,而且耳濡目染,乐艺不凡。

  因为明天一早便要重新起程,所以木云落便打消了去万花楼一观的念头,而自从晚宴之后,龙渊雪丽便一直是面红耳赤,不敢看向木云落。此时,水清柔占据着木云落怀中的位置,悄然在木云落耳边问道:“帝君,看来雪丽妹妹在期待着你呢,你是不是今晚要和她共渡春宵啊?”

  声音轻细,但在坐的均是高手,早已听至耳内,露出会心的笑意。

  木云落也是开心一笑,摇头道:“雪丽,你先去睡觉吧,明天我们一早便要上路,今晚就先放过你,明天路上再替你疗伤吧。”

  龙渊雪丽露出失望的神色,但转瞬就恢复正常,轻轻在木云落的脸上吻了一下,转身回房。无梦婵不解的看着木云落,问道:“帝君,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怎会这般轻易便放过了雪丽妹妹,这么漂亮的美人,连我也心动了,难道你被雪丽妹妹的清纯打动,提不起色心?”

  “在婵儿的心中,难道我就是一匹色狼,专门拣着美女下手?”

  木云落苦笑不已,脸上的表情无奈之极。

  “难道不是吗,婵儿第一次约你出去,你便在树上将人家给收拾了,这还不算是色狼吗?”

  无梦婵认真的盯着木云落,眼内流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真不愧有魔女的称号。

  物婷婉看到木云落吃瘪的样子,掩袖而笑,轻声介入道:“好了,婵儿不要再取笑帝君了,他是我们共同的夫君,无论怎样色都没关系,这只会让我们开心,只是帝君今天晚上的行动确是不正常啊。”

  这哪有一丝的不再取笑的意思,说着说着又来找木云落的麻烦了。

  “唉,那是因为我的身边已经有了七位绝色美女相伴,必是要耗费不少精力,我怕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和雪丽共渡良宵,到时候可是不能让雪丽尽兴啊。”

  木云落戏笑中,将无梦婵和水清柔压在了身下,手脚并用,挑起她们无边的欲火。

  同时,他的心中掠过一抹极不舒服的感觉,总感觉好像什么事情漏过了,亦好像将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般,所以他才不想和龙渊雪丽共赴巫山。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