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天河的脸上则是平静无波,没有一丝的反应,一行人停了下来。夏隐然从后面的一辆马车上下来,身后跟着龙一和龙二两位高手,洛明珠和千春绿则从前面的马车上下来,风姿万种。

  禅由沁、无梦婵、水清柔、司徒兰芝、唐夜可和福伯自火堆旁站起身来,怒目看向洛明珠,木云落差点被这个女人毁去,这种仇恨不用装便表现的无比深刻。在火堆的掩映中,五女的神采更是迷人,因为生气的原因,反而多出一股英气,水月无迹的眼皮跳动数下,淫色渐浓,夏隐然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五女。

  “木帝君如何了,怎会不在这里陪伴几位美人啊?”

  夏隐然拿着把折扇,走到火堆旁问道。

  唐夜可一声娇斥:“滚开,不要靠近我们,你还有脸说这个问题,帝君被这个女人害死了,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唐夜可的声音中有种声嘶力竭之感,配着眼泪夺眶而出,一种悲伤的气氛营造出来了。其余四女也是一脸的悲怀,福伯则是深深的悲哀,脸上的每根皱纹都散着怒火。

  夏隐然一愣,顺着唐夜可手指的方向看向洛明珠,脸色铁青,大声问道:“是不是真的?明珠,你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事先没有人告诉我,难道当我这个王爷不存在吗?”

  从这种表情看来他不像是装出来的,应是事先也不知情。

  “对不起,这事没有知会王爷,是因为这是江湖人之间的内斗,而且木云落现在是生是死还未确定,总不能就听信了她们的一面之词吧?”

  洛明珠淡然说来,绝世的脸容平静,只是眼内也有一份痛苦的神色升起。

  “帝君在哪里,让我去看看,看看还有没有救了,也好尽一点人事。”

  夏隐然将头转向禅由沁,急促问道。

  “王爷好大的架子,说要看我家帝君便让你看吗?我家帝君被那种心肠毒辣的女人所害,死状很惨,还是不要惊了王爷,就让他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去吧!”

  物婷婉从车内下来,凤仪万千,看向夏隐然。

  夏隐然像是认识物婷婉般,略带敬畏的眼神掠过,点点头,安慰道:“物当家不要悲伤,死者已逝,你们都要好好保重,小王这便上车了。”

  说完便转身上了马车,转头间两行清泪顺势而下,让物婷婉心中升起一抹诧异,不解他为何这般悲伤。

  水月无迹叹了一口气,对物婷婉道:“物当家,让我们看木帝君一眼,然后我们便离去,否则我们心里也不好过,而且天河还特别推崇他,视他为年青的偶像。这次事情应是意外,明珠和我说了,雪丽伤在了她的手里,本属意外,本来想等内伤恢复后替雪丽疗伤,我也不准备再找她的麻烦了,她总是我们东瀛的公主,虽说现在流落中原,但那份故土之情还在。只是现在怎会发生这种事,木帝君怎么就此离去呢,是不是中间又有什么变故?”

  这番话说来诚恳,实则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木云落一去,他自是没必要再找龙渊雪丽的麻烦,以她微薄之力,此生是没办法再回东瀛了。物婷婉脸容凄凉,衣袖在眼角轻拭几下,愤然道:“不就是想看看帝君有没有真的离开这个世界吗,都这个样子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看便看吧,看完了早点从我们眼前消失!”

  声音愈发悲愤。

  上官红颜将车帘卷起,水月无迹、龙腾天河、洛明珠和千春绿四人探头看了看躺在那边的木云落。木云落的身上盖了一条被单,只露出脸色铁青的头颅,而龙渊雪丽还未转醒,娇躯缩在一角,身上也盖着一条被单。

  洛明珠探指搭上了木去落的脉搏,一触之下,一股阴冰之气顺着手腕向上冲,她的眉头皱了皱道:“物当家,这事不是小女子的责任,帝君定是心念雪丽公主的伤势,强行用男女欢爱的方式来替雪丽公主疗治,只是没想到雪丽公主竟是传说中的绝阴之体,由此害了木帝君。”

  说完后,眼泪竟然夺眶而出,像模像样,让人以为她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千春绿的眼睛内闪过一抹婉惜之色,对这个英伟的男人,就这样离开感到无比的感怀,但因水月无迹在侧,她没有表现出来,强自压下。水月无迹正色道:“物当家,木帝君也算是江湖中的风云人物了,如此便离去,叫人心酸,你们要节哀顺便。如有任何需要,不要客气,老夫能够帮上忙的,尽管吩咐,只要我能够办到,一定尽力而为。”

  说完后,四人长吁短叹,再劝了几句,便转身返回乘坐的马车,继续前行。驶出将近半里,水月无迹在马上向车内淡然问道:“明珠,依你看这木云落是不是真的被绝阴之气破入体内,浑身真气消散而死去?”

  “明珠刚才试过了他的脉搏,体内全被绝阴之气充斥,而且生机全无,再无可能转醒,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洛明珠看着坐在对面的千春绿,眼内竟然也有一丝的不舍,纤手紧紧抓住红色的衣角,心中有一抹痛在漫延,她心中念道:怎么会这样,这个男人明明是我的敌人,此刻死去,我应该高兴,怎么会有这般的痛楚,难道我真的对他动情了吗?

  “唉,看来我们先前的计划没有半丝的差错,这木云落确是天下千年不遇的杰出人物,但偏偏天生傲骨,要和我们作对,死在女人的身上,倒是对得起他艳侠的名号了,而且还是龙渊雪丽那种不俗的女人主动现身。”

  水月无迹的声音继续传来,以他古井无波的心境,竟然也透着一丝的兴奋,真是让人意外。

  木云落身上的寒气缓缓消散,体内的真气终于回转过来,脸色也慢慢恢复正常,只是仍有一抹的铁青色,这股混杂在五行真气内的阴柔之气仍是驱之不散。“可儿,还不把鸡腿拿过来,我也饿了,刚才水月无迹的气机紧锁在我的身上,探测着我的生机,让我难受至极。”

  木云落看着几女仍然担心的眼神,故作潇洒的说着,分散众女的注意力。

  众女这才回复正常,将烤鸡送到他的嘴边,龙渊雪丽在此时也悠然转醒,初为人妇的她免不了羞涩一番,脸上始终洋溢着一种淡淡的笑。木云落体内被阴气破入,真气运行间有停顿的事,谁也没有告诉她,怕她自责不已。

  如此般在路上走走停停,过了一日,九人终于抵达了长安。壮阔的城楼,繁华的长街,让木云落大是赞叹,京城果然有京城的样子。马车在长街上缓缓驶动,目标是驶向物婷婉在长安的宅子。

  那座占地数十亩的宅子比之杭州的宅子还要雅致许多,仆从往来,打理的很是干净,内里的植物枝繁叶茂,在夏日里生长的份外生机勃勃。一条小河由外面引入宅内,在院落中绕行一圈后,又转至宅外。河内水光浮动,间或有鱼儿戏嬉,在一瞬间跃出水面留下层层涟漪,让宅子多了几分宁远之气。

  木云落一行住在后院的一间大屋内,屋内摆放着一张超大的床,那张大床是物婷婉在杭州时即让人定制好的,特意准备大床共眠之用,不致于让众女分开。现在晚上,木云落不在身边,她们的心中总有一种失落感,所以只有在夜间守着心爱的郎君睡觉,才会让她们睡得更香。

  还剩九日才至战舞宗仁和御雷战法的约战,而木云落又不方便在此时露面,以免让水月无迹和龙腾九海发现破绽,提高警惕,而且还要在这段时间内找到可以修补内力的方法。水清柔的易容术在此时发挥妙处,将他变成了另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神风俊俏,连物婷婉也分不清眼前之人究竟是木云落亦或是另一个人,可见这易容术的绝妙之处。

  初至长安,魔尊无念天怜便找上门来,他听闻木云落死于魔门迫害一事,特意前来向几女问明情况。当他见到木云落时,吃了一惊,接着在听完整个过程后,大为感叹,感叹木云落福泽深厚,在那种情况之下,竟能身退而不死。

  “爹,相公他现在有没有办法修补内力的缺陷,否则与高手交手之时就麻烦了,那一瞬的停顿,便会有性命之忧。”

  无梦婵心念木云落的伤势,向无念天怜问道。

  其余几女也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无念天怜,等待他指引明路,以他七大宗师的超卓身份,自是对武学一途有着太多的深刻理解。无念天怜默察木云落体内真气,神色凝重,半晌后,摇头道:“云落的真气与我的真气是两种绝然相反的属性,所以我也有着太多的不解。不过,长安城内应有一人可以有答案。”

  “爹,是谁,你快点告诉我们,我们也好去找他问个明白。”

  无梦婵好像要马上出门般,奈不住心中的焦急。

  “你以为这人是普通的大夫吗,说见你们便见你们?”

  无念天怜展出一个人性化的表情,没好气的和无梦婵说道,接着摇头道:“这人便是当今天下第一人,战舞世家的家主战舞宗仁,明天我便带云落至他府上一行,看看他会不会给我这个面子,替云落想想办法。”

  八女松了口气,有魔尊出面,战舞宗仁应该会给这个面子,看来木云落很有希望复原了,脸上都泛起了微笑,好像希望就在眼前般。“你们也不要太得意了,即使是战舞宗仁也未必可以点出云落的病症所在,一切只待明天的机缘了。”

  无念天怜叹了口气,让几女恢复了平静。

  木云落心中长叹,涌现出一股喜色,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刚到长安便可以见到当今天下第一人,传说中的战舞宗仁,这让他有了一丝的期盼,这种罕有的情绪掠过他的心间。“岳父,小婿已经想开了,即使这内力恢复不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多以后陪着各位爱妻归隐山林,远离这江湖是非便是。”

  木云落诚恳的说着,没有一丝的做作。

  “你能想开便好,这天下入道者还有其他很多方式,不一定要由武入道,凡是在各自的领域达到某种极致,便会与达至武学至高点有相通的地方,都会发现天地间的至理,破开我们现在的世界,去体悟另一种存在方式。”

  无念天怜向木云落发出赞许的目光。

  “婉儿,给月儿她们传书报平安吧,估计我的死讯在新魔门的策动下,已然传遍江湖,该是传书让月儿她们安心了,否则她们一定会找上新魔门为我报仇了。此刻,估计她们就是在等你们的消息了。”

  木云落转头向物婷婉吩咐道,接着又看着司徒兰芝道:“芝儿,司徒前辈从那天不辞而别,至今下落不明,你知道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司徒兰芝摇了摇头,柔声道:“不知道,不过没关系,我爹那么大个人,很会照顾自己,帝君不必担心,说不定过两天他就出现了。”

  木云落点点头,没再说话,体内的情况还是那般怪异,只待明天的机缘了。在无念天怜先一步离开后,木云落也伸了伸懒腰,准备出去转转,看一下长安的街头美景。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