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子的正门就开在长安最喧闹的大街上,木云落带着上官红颜、无梦婵和唐夜可同行,其余几女则留在宅内,张罗着中饭。虽然物婷婉几人是千金之躯,平日里决不会做这种事情,但替自己的男人准备中饭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上官红颜三女也换成男装,伴在木云落的身侧。一身男装的无梦婵和唐夜可依然散出惊人美态,丝毫掩盖不住天生丽质的容颜,反而多出一股让人更易冲动的诱惑,当然,这只是木云落的感受,只有他才知道几女是冒牌的男人。

  长街上拥挤不堪,怎么说也是中原最大的城镇,人流量很大,各种各样的物品应有尽有,小贩们从天下各地进货,然后在长安把它卖掉,赚取中间的差价。还有各种手工艺的艺人,制出造型各异的玩偶,取悦于人,那些街上卖艺的艺人也在玩着杂耍,收取辛苦钱。

  木云落兴致勃勃,看着平时难得一见的物饰,感到很是新鲜。这时,自长街上响起马蹄声,人群纷纷散开,一长串的队伍出现在眼前,当前骑马之人是一位身穿大红袍的青年公子,后面跟着约十二骑的护卫,再后面则是一顶花轿,内里传来女子嘤嘤的哭声。

  “王刮皮又强抢民女了,这次不知是哪家的姑娘,唉,先后已有近百个黄花闺女被他糟蹋了。”

  人群的后面小心的议论着,看来这位被冠之以刮皮名号的男人不知做了多少冤孽。

  “放了轿内的姑娘,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了。”

  木云落心中涌起一股悲愤,平凡的人为什么就要受到欺辱,天下的百姓为什么会受到这般的冷落。想至此,他身上的真气散开,气机锁紧马上的年青人,杀气惊得马儿前蹄奋起,将年青人跌落马下。

  “混蛋,你竟敢拦住本少爷的路,我爹可是当朝宰相王守和,你竟然这般不给面子,是不是要造反?”

  青年男子头顶的红帽偏在一边,左脸着地,还沾了一大块的灰土,弄得一脸狼狈,本就是尖嘴猴腮的模样更加滑稽,惹来围观人群的大笑声。

  “少爷,对不起,让你受惊了。”

  身后站出来两位彪悍的护卫,站在了木云落身前,另有两人扶起地上的纨绔子弟。

  “给我打,狠狠的打,直到把他打死为止。”

  王刮皮大声喝斥,脚都跳了起来。

  两人想也没想,挥拳直上。无梦婵冷哼一声,纤手伸出,轻轻点在二人的拳头上,一股阴气破入他们的体内,让他们身体剧震,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眼泪和口水不由自主的流下,接着软倒在地。

  王刮皮一惊,身体开始后退,挥手让剩下的十人向上冲,但在无梦婵挥手之间,十人再也站不起来了。王刮皮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喊着道:“求求你们,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我可以给你们钱,你们想要多少,我这儿有十万两银票,不知道够不够?”

  那副狼狈的模样,引来围观人群的笑声,大家总算有种解气的感觉,平日里被他欺负的家破人亡者比比皆是,但没有人敢反抗,现在总算有人出头,真是人心大快,吩吩叫着:“打死他,打死他。”

  “王刮皮,看到大家对你的态度了吗?以后如果再不好好做人,就不只是我一个人来打你了,站在这条街的每个人都有可能将你打到马下,那时你还有命在吗?”

  木云落淡然说来,伸手让唐夜可将轿内的姑娘放下来。

  那姑娘迈出轿外,扯落头顶的红盖头,俏丽的模样很是动人,泪水涟涟道:“多谢英雄相救。”

  “唉,姑娘,你快点回去吧,收拾一下,和你的家人到换个地方生活吧,免得这种败类再来欺负你。”

  木云落向女子说道。

  那女子道了个万福,走进人群,慢慢消失在人海中。接着,上官红颜纤手抓住王刮皮的胳膊,带着他来到安静的地方,用惑术迷住他,让他忘了今晚发生的事情,然后在他的脖子上一点,一股真气破入他的体内,汇集在下丹田处,让他今后一泛起欲望身体便会疼痛难忍,再也别想欺负任何的女人了,这才随木云落离开。

  这件事之后,搅乱了木云落的心情,再没有心思看下去了,百姓被如此强迫,却敢怒不敢言,官场真是腐败啊。只是木云落没想到,这王刮皮日后在清醒之后,为他带来相当大的麻烦,若不是另有一人鼎立相助,一场大的战争便会由此引发,当然,这是后话。

  四人回转,在经过一条长街时,一幢六层高的建筑映入眼底,虽是白天,里面仍是灯火通明,外面挂着红灯笼,上面写着天下楼三个大字,竟是中原三大妓院排在第一的天下楼。建筑风格虽然和万花楼有点相似,但更多的却是不同,自外部看来,金碧辉煌,比万花楼的清新雅淡完全是两种味道,示出京城的贵气。

  “这天下楼是排在中原第一的名楼,不知内里有什么精彩之处,好像那洛明珠便是这天下楼的第一名妓。只可惜,现在是白天,我们没办法进去一观。”

  木云落看着迎风朝展的灯笼,感叹道。

  “帝君,如此心如蛇蝎的女人,以后不要再提了,这天下楼里估计也没什么好人,全是一丘之貉。”

  唐夜可嘟着嘴,对洛明珠的事仍是耿耿于怀,这件事可能会永远深藏在她的记忆中了,差点就让自己心爱的夫君离开人世,这般的深仇大恨,岂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

  木云落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引来街上几人异样的眼神,两个俊俏的男人在打情骂俏,让他们身上泛起一丝的冷意。

  “帝君,奴儿倒是觉得你可以至天下楼内部探一探,看看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还可以探探这里是不是新魔门的分堂。我们姐妹几人去倒是不太合适,一则是因为没有帝君那份男人的霸气,二则是因为这种场合免不了会逢场作戏,我们哪有帝君那般丰富的经验,三则是因为洛明珠,帝君换了一张脸,正好可以看看洛明珠有什么变化,在看到与帝君略有神似的人出现,会不会吐露出一些心声呢?”

  上官红颜看着木云落,款款说来,分析的在情在理。

  “有道理,今天晚上,我便夜探天下楼。只是,红颜,听你这语气,好像我成了经常涉足风月场所之人,什么丰富的经验,还有这种说法?”

  木云落点点头,极是赞同她的这番说话,但想了想便觉出其中的不对劲处,笑着向上官红颜发问。

  “帝君,红颜姐姐说的很有道理啊,你就是很有经验嘛,这么多的姐妹,均被你骗到了手,对女人方面何止是经验丰富,简直是身经百战了。”

  无梦婵环住他的胳膊,俏脸巧笑若兮,一身男装更现媚态,路人纷纷侧目,避开身体,还以为这两人有龙阳之癖呢。

  木云落摇头苦笑,心想和女人真是不能讲道理啊,看来女人多了也有不少问题。“可是帝君,你的内伤还未痊愈,万一遇到武功不凡的高手,在交手之际内力出现不继,这便如何是好?”

  唐夜可很是担心,满脸忧虑的看着他。

  “还是可儿对我最好,我们回去和婉儿商量一下再说吧,其实我现在的模样外人也不认识,不太可能和别人起冲突,这个担心倒是没必要的。”

  木云落摸了摸自己的脸,安慰唐夜可。

  四人回到家,中饭正好准备妥当,木云落便把想至天下楼一探之事说了出来,物婷婉出奇的没有反对,只是柔情似水的看着他,轻声道:“那帝君便要小心了,不要再被洛明珠这魔门妖女发现破绽。”

  “帝君,那王刮皮本名王成义,他父亲便是当朝宰相王守和。王守和老年得子,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所以溺爱过度,才造成今日这种局面,他和长安城府林中则之子林云峰素有京城双霸的称号。帝君现在将他弄成阴不阴阳不阳的样子,恐怕王守和不会善罢干休,而以红颜姐姐、婵妹妹和可妹妹的绝世模样,肯定会被他调查出来是我们黑水帝宫所为,只怕朝庭会向我们施压。”

  禅由沁不无担心的说道。

  “一切随缘吧,朝庭现在是自顾不暇,南阳王的野心愈发高涨,起事之日必不会等太久了,朝庭届时肯定是疲于应付,哪会有多余的精力来对付我们?即使真的来对付我们,以咱们黑水帝宫的实力怎会担心这点,到时让他们尝到惨败的滋味。”

  木云落搂着坐在怀中的龙渊雪丽,漫不经心的说道。

  以黑水一派的超卓实力,兼之易守难攻的地形,朝庭很难能够讨到好处,禅由沁也放下心来,专心取悦眼前的郎君,这顿午饭在郎情妾意中吃完,那种眼神的交流足以羡煞旁人。

  灯火初上,木云落打扮的更加整齐,霸天刀、凤血剑和碧海萧放在家中,只是在怀中揣着射日弓,手中拿着一把折扇,单身上路。天下楼离物婷婉的宅子倒是不远,步行没多远便至,一路上他的神采风流,龙行虎步的模样引来路人的赞叹,便如一位风流潇洒的读书之人。

  天下楼的门口人流不算太多,但来往的均是马车,进出的也都是气度不凡的人物。木云落刚迈上台阶,龟公便伸手制止住:“嗳,我说这位公子,我们天下楼的消费水平可不比那些小地方,你的银子够足吗?”

  显然是看他步行而来,连马车也没有,以为他是自诩风流的读书人,嫌贫爱富是风月场所的不成文规矩。

  木云落闷哼一声,从怀中取出一张百两银票,塞到了龟公手中,淡然道:“这个进门费够了吗?”

  语气中透出一种贵气,一下子便让龟公的脸上浮起诌笑,在自己的嘴巴上拍了两下道:“奴才看走眼了,没想到公子竟是深藏不露之人,请公子原谅奴才的无礼,里面请,只是这银票……”

  眼睛紧紧盯在银票上,笑意十足。

  “就赏你了吧,一会替我找个好点的姑娘便是。”

  木云落一挥手,浑然不在意这百两银票。龟公弯下腰,喝了声:“好嘞,公子里面请。”

  自有人从门口处将他带了进去,那是一位妙龄女婢,十五六岁的年纪,看起来清纯可爱,看来这天下楼能够成为中原第一名楼自有道理,连接引的女婢都培养出这等气质,真是不容小视。进入大厅,内里的装饰金光闪耀,客人虽不多,但一桌一椅均是红木所制,所用的茶杯边缘还镶着金边,这些细小的物饰便透出一种高贵,更不用说厅间的布局,楼梯布幔这些稍大的物品。

  “请问公子,不知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女婢细声细气的吐字,向木云落问道。

  “你们天下楼都有哪些出名的姑娘呢?”

  木云落坐在一张桌旁,举起茶怀,将里面沁香的茶水浅饮一口,复又放下。香则香矣,但距龙渊雪丽的茶艺还是相去甚远。

  “公子说笑了,我们天下楼为当今中原排名第一的名楼,能够进我们这里的姑娘,均是天下间色艺俱佳的才女,她们不论去任何地方,除开三大名楼之外,均可稳坐头牌,所以公子此问岂不可笑。”

  女婢浅笑即止,口齿伶俐,训练有素。

  “好,听闻你们这儿的头牌是位叫洛明珠的佳人,在这次的昌涯歌艺会上还位居榜眼,就让她出来一见吧。”

  木云落又轻饮一口茶水,慢条斯理的说着,不急不徐。

  “洛花魁可能有些困难了,且不说她只接待提前预约的客人,就只是那五千两的入门费也吓倒一批客人,更何况她现在正在陪着当今圣上的亲弟弟夏王爷,所以公子还是另选一位姑娘吧。”

  木云落自怀中取出一张万两银票,塞到女婢手中,冷然道:“这一万两银子我先付了,就当是入门费吧,你把我引至洛明珠的房内,我只想见她,其余人一律不见。”

  女婢一愣,面有为难之色,但看着满脸怒火的木云落,小心道:“请公子稍候,奴婢先去看看。”

  然后转身离去。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