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定的,明珠姑娘如此动人,在下自然会多多捧场的。只是玉真姑娘如此年轻,和明珠姑娘年纪相仿,怎就成了明珠姑娘的干娘,请恕在下的不解。”

  木云落伸手抚着下巴,皱着眉头,一副难以理解状。

  莫玉真一声荡笑,花枝乱颤,模样份外动人,而洛明珠只是浅浅一笑,脸上依然浮起一抹哀怨。

  “既然玉真姑娘和明珠姑娘有事要谈,在下就不打扰了,改日再来和玉真姑娘一续前缘吧。”

  木云落站起身来,从怀中取出一张万两银票置于桌上,转身离开了。

  自楼梯上走下,他长吁一口气,心中陡转,暗想不己,这莫玉真年纪应该比上官红颜还要大上一些,可是却是这般的年轻,姿色更是略胜上官红颜一丝,将来要是能把她收至身边,到时候姹女教的两大宗师均成了她的女奴,对他裨意很大,即使对上龙腾世家亦或是水月世家,也可必胜一筹。只是这样一来,他好像在依靠女人打天下般。

  刚刚行至大厅,身后传来一声脆响:“夜公子请留步,妾身想和夜公子谈谈,不知夜公子有没有时间啊?”

  洛明珠的脸上扬起了笑意,那抹忧伤的情绪一扫而空,变脸还真是快。

  木云落心中不安,但现在这种身份,只好摆出开心的面孔道:“这是在下的荣幸,明珠小姐要请在下一述,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只不知夏王爷是否已经离开,否则在下可是不敢和夏王爷牵扯在一起。”

  “放心吧,夜公子,他早已走了,请夜公子不要再找别的借口了,请和明珠一同回明珠的闺房聊聊吧。”

  洛明珠眼睛也不眨的看着木云落,神情愈发狐媚。这让木云落心中更是七上八下,陡然转过一抹情绪,难道她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易容,按理说这是不可能的,以莫玉珍的高明,都没有发现,这洛明珠怎可能发现呢?而且如果她发现了木云落的身份,必然会通知莫玉真一声,二人联手便可令他无处可逃。

  念想间,木云落已经和洛明珠一同返回闺房。这间闺房装饰成淡粉色,内里藏书千卷,一入眼,竟然全是书架,密密麻麻堆着好多的典藏,看来洛明珠确是下过苦功。洛明珠坐在藤条编成的桌椅旁,将两个扣在托盘中的茶杯反转,纤手提起白瓷茶壶,壶身微斜,水柱注满茶杯,然后玉手一引,示意木云落坐下。

  木云落故作拘谨的坐下,端起茶杯,轻饮一口,浓烈的茶香顺势而下,确是好茶。“木云落,你究竟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洛明珠的头也未抬,再将他面前的茶杯注满水,平淡的说出他的名字。

  木云落内心剧震,骇然之色掠过心头,心念陡转,这女人究竟是看出了他的身份,还是只是在试探他,这个想法自脑中一闪而过。他依然平静的端起茶杯,打定主意,无论怎样,决不能承认自己的身份,然后将茶水一饮而尽,故作茫然道:“明珠小姐,这木云落是谁啊?为何明珠小姐在此时喊出他的名字呢?”

  洛明珠猛然扑到他的怀中,娇首贴在他的胸膛上,哽咽道:“明珠错了,帝君,要打要骂任你作主,只是你不要不理明珠。明珠不是帝君想像的那种坏女人,当时的情况也是迫不得己,龙腾世家和水月无迹的双重威胁,让明珠不得不发。而且安排雪丽公主一事,本就是水月无迹的阴谋,与明珠没有任何关系,明珠只不过是在中途易手而已,制住雪丽公主的那股真气,也是水月无迹亲自出手封住,一切只不过是让明珠装一下样子,让帝君以为他没有卷入这件事中,否则以帝君的能力和红颜姐姐的经验,怎会就这般被瞒了过去呢?”

  梨花带雨的模样格外惹人怜爱,但木云落的心中仍是很难相信她,这个魔门女子,变脸很快,究竟是怎样的人,他一点把握也没有,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再赌一局,要是赌输,结果只有死路一条了,他的脸上做出愈发茫然的表情道:“明珠小姐,在下不是帝君,你认错人了,不过,噢,这身材真好。”

  大手在洛明珠的臀部上捏了几把,摆出一副色狼本色。

  “明珠知道,帝君是不可能再相信明珠了,只是明珠会有办法证明自己的,帝君难道就不好奇明珠是怎样认出帝君的吗?”

  洛明珠离开木云落的怀抱,眼角的泪珠滚热而下,有种凄怨的美丽。

  “明珠小姐,在下很想成为那个什么木云落,这样也可以有一亲芳泽的机会,可是在下的确不是,也不愿趁人之危。”

  木云落嘴角上扬,牵动脸上的肌肉,形成一种无法传言的魅力,看得洛明珠一呆。

  “帝君,明珠会证明给你看,明珠是爱你的,从今天开始,明珠再也不做伤害帝君的任何事情,明珠一定会证明自己的。”

  洛明珠拭去脸上的泪痕,有种坚定的味道,显示出她此刻的真心。

  “明珠小姐,可能在下和你的那个帝君很像,但在下却绝不是他。在下有个疑问,那个帝君和明珠小姐认识很久了吗,怎会有这般刻骨铭心般的表现?”

  木云落看着洛明珠,有些好奇的问着,眼内依然是一种欲火燃烧状。

  “好,你要听吗?明珠这便说给你听,你不承认没关系,明珠此身是为帝君而生的。”

  洛明珠有种赌气感,娇声说来,接着深吸一口气道:“夜公子,明珠和帝君的相识只不过是短短的几天,而且相处的时间更短,可是,明珠在很早的时候便从门主的口中听到了帝君的消息,便将这位迅速升起的后起之秀记于心中。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足以响彻江湖,而且进境神速,隐为天下间最接近七大宗师的人物,更是因为他的深情吸引了无数的美女,这些都让明珠好奇不已。在昌涯的歌艺会上初见帝君,便被他的那种洒然气质所吸引,那份淡定的气魄,在水月无迹的强势面前,丝毫不落下风,无一不让明珠情动。明珠开始也不明了这种感情,只是在他被水月无迹设计迫害,丧身在龙渊雪丽公主身上时,心中的哀痛无可堪比,甚至胜过了肉体的存在般,这几日来,明珠浑浑噩噩,再无半丝的生气,只求能够得到帝君的原谅,这件事,怎么说也有明珠在里面插了一脚,见到公子时,明珠便知道帝君没有死,即使夜公子不承认也没关系,明珠决定了要成为帝君女人的心意永远也不会改变。”

  这般深情的表白,让木云落终于体会到眼前佳人心中的无奈,或许她真是与此事无关,也确是爱木云落至深,但这都不能让他坦白自己的身份,毕竟身边还有更多的人需要他。

  “明珠小姐真是深情,在下也有些同情了,若是帝君泉下有知,一定会原谅明珠小姐的,可叹他英年早逝,让明珠小姐独守空闺了。”

  木云落的心中掠过一抹荒唐无比的念头,明明是在谈论着自己,却要当成旁观者似的,一口一个帝君,这让他心中难过至极。

  “夜公子能够听明珠罗罗嗦嗦说了这么一大通,心中很是感激,以后没事也请夜公子常来坐坐。这块牌子是明珠的花牌,只要拿着它,随时便可见到明珠,而且从今以后,其他的男人明珠再也不会见了。希望夜公子能够可怜明珠孤苦伶仃,想起明珠时便来看看。”

  洛明珠从怀中取出一块牌子,上面用朱红笔色写着一个珠字,秀巧庄严,笔力不俗。

  接过这面金色的牌子,木云落置于怀中,然后告辞出来,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好像欺骗了一个善良的女人般。这种情绪还是第一次升起,面对这般深情款款的佳人,自己却没有丝毫的表示,心中总有一丝的自责,这也说明了他确是一个爱花惜花之人。

  身形暴闪,确定没有任何的跟踪者后,木云落闪至物婷婉的宅子内,以他现在的六识感应,即使是水月无迹亲来也别想逃过他的感触,这是一种高手的自信,却绝非盲目。

  让人意外的是,司徒清明竟然坐在院子中的石凳上,面前摆着一壶酒,自斟自饮。看到木云落时,他站了起来,拉着他的手道:“云落,来,有件事我和你说说,还真是有意思。”

  木云落心中苦笑,这位看起来很是严肃的前辈,竟然也有如此小儿神态。坐在凳子上后,他不好意思的问道:“岳父,先不忙说事,上次你不告而别,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这一路上也没见你的踪影,芝儿很是担心。”

  “岳父?好,哈哈,有木帝君这般的女婿,真是我的荣幸,这样子在那群老友面前也是很有面子了。”

  司徒清明得意大笑,转而即止笑意,正色道:“上次来了那么多的女孩,你让我一个老头子怎好意思住在那里,估计那一整晚的那种声音也会将老头子给吵死了。况且老头子是人老心不老,这种事就不用向云落解释了吧?”

  说完后,司徒清明向他眨眨眼睛,态度暖昧,然后木云落和他知心一笑。

  “对了,这次老夫也没闲着,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你怎也想像不出来。”

  司徒清明眼角含笑,看着木云落摆出询问的意思,这才清了清嗓子道:“我先你们一步到达京城,然后便注意到了夏隐然这位天子使臣,便想弄明白他的身份,于是,便尾随他的马车。不过他的那两名手下龙一龙二真是高手,若不是我的藏身功夫确属一流,几乎被他们发现,所以只好躲的稍远一些,慢慢跟着。跟着跟着,竟然发现他就是住在宫内,这宫内除了皇上,好像便没有别的男人了,难不成这人也是宫内的太监?后来听闻云落竟藏身于魔门之手,我一急之下,便想回身而探,正巧你们也来到京城了,我便找到这里,一问之下,便一清二楚了。刚才见到云落这般模样,虽然换了张脸,但气势还是相当霸气,他人绝不会不这般的气势,所以也没有太过惊讶。”

  木云落皱了皱眉头,摸着鼻子道:“嗯,大有可能,这人阴阳怪气,兼之长得这般羞花闭月,不太像是男人,说不定便是太监,倒是云落的事劳凡岳父关心了。”

  司徒清明脸色一喜,举起酒杯:“我们既然是翁婿,何来如此客气?而且我们在夏隐然这事上,看到一块了,便喝上一杯吧。”

  木云落慌忙举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后,一饮而尽。

  这时,司徒兰芝的声音传来:“帝君,你回来了还不快点上来,不要和我爹在那边纠缠不清了,几位姐姐还想听你回报天下楼那边的情况呢,快点来啊。”

  “天下楼,是不是香艳的很啊?”

  司徒清明压低声音,充满期待的问向木云落。

  “还好,没什么,岳父还是不要去比较好,否则芝儿定不会放过你的。”

  木云落也低声向司徒清明说道,眼睛眨了数下,然后才转身向楼上行去。

  看着他的背景,司徒清明摇头苦笑道:“是啊,你可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