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木云落将行程描述后,上官红颜娇躯一颤,目中掠过复杂至极的感情,然后疲惫道:“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莫玉真。只不过,奴儿再也不是以前的上官红颜了,整日想着和她争夺这教主之位,所以若是帝君能够将她收至身边,倒也不失为一件美事。姹女教的实力虽然弱于魔尊领导的魔门,但也只是差上一丝而已,否则姚帘望便没有和魔尊叫板的实力。”

  那副神态,确是大为改变,一切以木云落的利益为出发点,隐然已经将自己当成了木云落的女奴。

  “帝君,这洛明珠的话倒也有几分真意,帝君身上的某些特征定是被她看出来了,否则她不会一口咬定夜怜花便是帝君,而且她还没有通报莫玉真,以魔门的行事手段,宁可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人,誓必不会放过帝君的,所以我认为她说不定真是爱上了帝君。婉儿觉得,帝君以后不妨再去几次,看看能不能将魔门圣女争取过来,以做好对付水月无迹和龙腾九海的打算。”

  物婷婉坐在他的身边,柔情款款。

  他的怀中则抱着龙渊雪丽,这个清绝的女子,最是可人,而且在诸女中是年纪最小的,所以总爱腻在他的怀中,将原本爱躲在木云落怀中的水清柔挤掉了,为了此事,其余六女还取笑过水清柔。

  “雪丽,今天有没有进步啊,你可是魔门百年难遇的习武奇材,绝阴之体可是天下罕有。”

  木云落的大手在这个时候可不会太老实,摸在龙渊雪丽的臀部,感受着那里的丰满滚圆。

  “帝君不用担心,雪丽妹子的进境真是骇人至极,短短一天的进境,较之别人一个月学的还快,等她将天魔艳气学至奴儿这般境界,相信不会超过四年。”

  上官红颜由衷赞叹。

  “唔,夜了,我们也该睡觉了,明天岳父还要来带着我至战舞宗仁处呢,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我们还是快点休息吧,诸位爱妻是不是也要替为夫松松筋骨啊?”

  木云落伸了个懒腰,向后一仰,躺在了床上,怀中的龙渊雪丽则随着他的动作扑倒在他的身上,脸上的红潮如云,美目中柔情似水。

  众女一阵娇嗔,纷纷上前替他脱去身上的衣物,然后柳腰轻扭,一具具天地至美的玉体展露出来。木云落心醉不已,无论是上官红颜的绝世傲伟,媚骨大成,还是物婷婉的雍容高贵,修长美腿,亦或是禅由沁的清绝出世,玉体曼妙,无梦婵的如梦如幻,圣洁与狐媚混杂,水清柔的率性本真,窄腰厚臀,司徒兰芝的健康体魄,迷人腹部,唐夜可的晶莹玉足,芳草漫长,以至龙渊雪丽的纯真无暇,状若仙女,这八女的身段容貌均可谓是世间绝色,如何能不激起他的欲望之根。

  看着木云落的胯间神龙变大再变大,物婷婉最先忍不住,娇首探低,埋在胯间,秀口将其包容于内,灵动吮吸。这种艳色的场面带来了那种艳糜之音,直至天将破晓时,始才安静下来,唯有呼吸声入耳了。那种呢喃呻吟声,在后院中荡漾,虽然司徒清明住在另一侧,但以他的耳力依然听到了这种无可比拟的声音,苦笑着坐在床边,复又开始饮酒,喃喃道:“真是欺负我老头子,这般的强悍,怪不得让芝儿也死心塌地了,让我也羡慕的很啊。”

  初晨,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了,离战舞宗仁一战还有八天时间,此时正值酷夏,再过不久才会暑气渐消,夏日也快要过完了。木云落很早便吃完早餐,坐在院子间,饮着龙渊雪丽亲煮的茶水,等着无念天怜的到来。

  今天可是去见当今天下第一高手,传说中的人物战舞宗仁,这位连云海普渡三宗宗主也由衷赞叹的人物,当之无愧是当今天下第一人,甚至在声誉上超过了当今天子,连塞外之族也敬佩着他的强悍。木云落的心中七上八下,这种从未有过的情绪竟然是这般的新鲜。

  无念天怜的身影翩然而来,看着坐在石凳上的木云落,摇头笑道:“云落不用这般的紧张,战舞宗仁也没你想像的那般威严,我们也是多年的老友了。你还是做回你原来的自己就好了,那才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木云落。”

  木云落这才醒悟过来,如此束手束脚,实在不是他的风格,而且也会让战舞宗仁产生出轻视之感。他洒然而笑,站起身来,气势变化,自是一派从容沉冷的模样。无念天怜却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端起龙渊雪丽倒出的茶水,一饮而尽,接着耸然动容道:“好茶!真是会享受,天下间所有有特别才艺的女子,怎么好像都成了你的女人,这让其他的男人岂不是要艳羡而终吗?”

  哈哈大笑中,他飘然而起,双手负在身后向外行去,木云落向众女摇了摇头,紧步跟上。一路疾行,木云落暗暗叫苦,无念天怜也不坐马车,不急不徐的行着,却偏偏难以追上,刚开始时,他勉强可以跟上,可刚行几步,他的内力陡消,不得不停下来,等待内力的新生。如此反反复复,等追出城外时,无念天怜的身影早就不知道消失在何处了。

  他苦叹一声,颓然坐在一棵树的树干上,斜倚在树枝上,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行我在这儿休息一下吧,刚想完,一把声音响起:“很舒服啊,躺在这儿逍遥起来了。尽管你的内力经常中断,但竟能凭着纯精神的感应,追踪我至这般的境地,在天下间除了我们七人以外,还没有谁能达至这般田地,真是让人意外的家伙。”

  无念天怜的身形立在他身侧的树干上,叹了一声。

  木云落猛然坐起来,正在此时,内力中断,身体的重量加上他的冲力,将这根树枝猛然压断,一声脆响后,他随着树枝向下落去。即将落至地面时,他闭上双目,双手抱着头,准备承受这冲击之力。

  无念天怜的身影没见移动,出现在木云落的面前,或手扶在他的左侧腋下,制住了他的落势。木云落立定后看着无念天怜道:“岳父,你的修为好像又有进境吗,难道是魔道无极已经进入大圆满之境?”

  语气中有说不出的激动。

  摇了摇头,无念天怜仰头道:“虽说没有达至这般的境地,但也相差无己了,只待战舞宗仁和御雷战法之间的战事结束,我便会返回魔门,闭关不出,悟通这最后的一着,看能不能达至破空而去的境地,到时是生是死就全在一念之间了。”

  看来无念天怜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所谓的闭关定不是普通的闭关,否则何来生死之说。“岳父,战舞前辈是住在这城外吗?”

  “跟我来吧,已经不远了。他最爱清静,兼之身份特殊,所以天子将这块地送给他,并种下这百里的树林,天下间谁人会有这等的待遇?”

  无念天怜的语气中有种对老友无比的骄傲。

  在树林中绕了几圈之后,终于来到一个大门前。这座建筑建在树林的边上,旁边还有一条河流,十分雅净,而且建筑占地很广,围墙很高,气势非凡。门前有两座庞大的石雕,左龙右虎,配着那宽大的大门,给人的感觉只能用震憾来形容。

  朱红色的门巨大,人站在面前竟有种渺小之感,体现出主人非同一般的气势,一个大大的舞字横跨左右双门,金色的大字笔势苍劲,好像是一笔写成,内里蕴着无限的深意,好像是剑招,又好像是其它的任何招式。

  无念天怜对木云落一笑道:“他总是喜欢这种气吞天下的气魄,真是个爱表现的人,隐居于此,却故意写下这般一个字,造这样一个门,也不知是真的想隐居,还是想成为假名士呢?”

  “谁又在背后说我的坏话了,这天下间也只有无念天怜了吧?”

  声音从门的里面响起,沉厚却又不失威严。

  接着门便被打开了,一位一身白衣的人站在门当中,木云落的眼睛看过去,就再也移不开眼神了。那是一位年纪和木云落相仿的年青人,国字脸,英伟无匹,身高是修长挺拔,比木云落还高上一些,而且整个人的气势虽然不是那种凌厉无匹,却给人一种潜龙在渊的感觉,甚至较之云海普渡三宗的宗主还要深远,那份气机有种天下间舍我其谁的气势,单是这份魄力就不是任何人所能比拟的。

  他的手中抱着一盆兰花,细长的叶子呈深绿色,指间还带着泥土,显然刚才在替这花翻土,衣服的下摆处还沾有几滴泥泞,潇洒自如。木云落的心中升起一股崇敬之感,这人一派写意无束的模样,却让人看着有如高山般不可超越,竟连无念天怜的风采都在一瞬间暗了下去,天下间除了战舞宗仁,谁会有这等气度。木云落嗫嚅着,小心道:“在下木云落见过战舞前辈。”

  “果然是后生可畏,这般的模样真是吸引女孩子的心啊,怪不得有那么多的女人喜欢,连秀兰也对你动心了,真是让人不敢小视。而且云落的风头迅速崛起,已是快将我们七个古董给比下去了,这样也叫人心安不已,江湖始终是新人辈出。来,云落,尝尝我亲煮的茶叶,试试可否比得过龙渊雪丽公主的天下至香之茶。”

  这位年青人真是战舞宗仁,这般的年纪,如何让人相信?

  而且他一下子便点出了木云落的身份,还知道龙渊雪丽的茶道精湛,又如何不让人泛起一股骇然之极之色。门童将门掩上,木云落和无念天怜跟在战舞宗仁的身后向前行去,一路行来,家人婢女纷纷对二人投以崇敬的目光,能让战舞宗仁亲自迎接的,会是何等人物,这是当今天子也不曾享有的待遇。

  慢慢行至一个小院中,战舞宗仁放下手中的那盆兰花,洗了洗手,然后将二人引至院中的石凳上。石几上的茶正在冒着热气,战舞宗仁分别为二人斟上一盏清茶,笑了笑道:“尝尝。”

  没有再说其他话,就好似老朋友般自然。

  无念天怜毫不客气,将身前的茶一饮而尽,放下茶杯道:“好茶,竟然连刚喝完的雪丽亲煮之茶也掩盖不了这茶的香味,战舞的茶道又进步了。”

  看着无念天怜将眼睛转过来,像要打他手中这杯茶的主意,木云落赶紧一饮而尽。茶叶的回味丝毫不弱于龙渊雪丽的香茶,让人忍不住开始沉醉其中,身体有种飘飘欲仙之感。

  “云落小弟,好像受过内伤吧?按照这真气的程度,怕是水月无迹的鬼域真气吧,连他也出手对付小弟了,看来小弟的声名已经让他坐不住了。”

  战舞宗仁看了看木云落,感叹一声。

  木云落心中一震,看来洛明珠终是没有骗他,确不是她下的手,这让他的心中升起了一丝的歉意。

  “战舞,这次来找你,就是想让你看看我这女婿的病症,究竟有没有办法回复?”

  无念天怜开口说道。

  “女婿?我都忘了,原来梦婵也嫁给他了。唉,看来只有天怜兄最幸福啊,为女儿找了个如此绝世的女婿,将我完全比了下去,我的几个儿子还是离云落差上一段,女儿更是连个夫家也没有,看来是比不过天怜兄了。”

  战舞宗仁大发感叹,看着木云落,眼内射出欣慰之色。

  “好,拔刀!云落,我这儿的武器任你取用,我们较量一下!”

  战舞宗仁感叹过后,猛然起身,战意狂涌,那份天下罕有的气势,让木云落身体泛起一股冷意,骇然看向他。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