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天下楼不远处,有一间规模不小的茶楼,木云落四人此刻正坐在二楼靠窗边的位置上。茶楼是敞开式的,直接就可以看到大街上的人流,纯木质制成的茶桌上摆着三碟小吃,一壶茶正在冒着热气,无名老僧送的云雾茶冲成的茶水注入四人身前的茶杯之中,一股浓烈的香味散了出来。

  既然已经出来了,所以四人便想在外面多呆些时间。禅由沁轻饮那杯茶,清绝无波的脸上登上一抹讶然之色,动容道:“帝君,这茶真不简单,虽然这泡茶的技巧离雪丽妹妹还有一段距离,但这茶叶的香味却不弱于她自东瀛带来的茶叶。”

  木云落、水清柔和唐夜可赶紧将身前的茶一饮而尽,回味着齿唇留香的美感。楼下传来女子的交谈声:“雪丽,你说沁姐她们去了大相国寺这么长时间,不知道有没有回家?”

  司徒兰芝和龙渊雪丽每人抱着几件衣服,显然是出去买东西了,趁着木云落不在,她们也甚是无聊,这才结伴出行,购一点生活用品。木云落摇了摇头,刚要发声,司徒兰芝却和一位油光粉面的公子撞在了一起。

  这位浑身散着脂粉香味的青年,年纪约在二十上下,长得很是俊俏,脸白如女子,一双眼睛散着淫邪的气息,身上竟还穿着一件彩衣。司徒兰芝因为和龙渊雪丽交谈,兼之正在想着木云落,所以一不小心撞上了这位青年。不过,这青年倒是怀中搂着一位妖娆的女子,胭脂将脸蛋涂得很是夸张,细皮嫩肉,身材丰满至极,满至肉都有点赘感了。

  那青年有如老鼠般一声惊叫,大喝一声:“谁这么大胆子,竟敢撞本少爷,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接着,他制住身形,看清了眼前的司徒兰芝和龙渊雪丽。那种绝世的美态,让他的嘴巴猛然张大,眼睛都快要掉下来了,这般惊人的美人是他第一次看到。

  他将怀中的美人向边上一推,然后满脸荡着色笑道:“美人,你撞到我了,就陪本少爷一个晚上,算做是补偿吧。”

  木云落眉头一皱,有人敢调戏他的女人,心中那抹怒意腾然而起。“帝君,这人便是京城双霸中的另一霸林云峰,也是个欺男霸女的无耻之徒,不知道有多少少女毁在他的手中。”

  楼下的司徒兰芝本就是火爆脾气,被这种混混拦在眼前,还调戏了几句,一怒之下,纤手摆动,在林云峰的脸上留下无数的指印,因为用力过猛,他的嘴角还溢出了不少的鲜血,衬在那张很是白皙的脸上,带着些许的恐怖。

  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当街扇耳光,林云峰先是愣在当场,接着便发出杀猪般的声音。后面马上追上来数十位严阵以待的士兵,手中举着长刀,将林云峰护在圈中,杀气腾腾的看着司徒兰芝。

  “哼,竟敢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云峰看到来了这么多人,胆气一壮,挥手一指司徒兰芝和龙渊雪丽道:“给我抓起来,但不要伤了她们,一个也不要放过。”

  数十位士兵冲了上来,将两女围在其中,周围的人群纷纷散开,怕惹祸上身。“像你这种流氓只能借别人来行凶吗,没点男人的样子,一会如果伤了你,是不是还要回家向父母哭诉啊?”

  司徒兰芝手中的长剑出鞘,脸上登上一抹娇冷之意。

  龙渊雪丽也是一脸的冷然,俏眉轻扬,站在一边。士兵们冲了上来,司徒兰芝左右晃动,手中的长剑抖出剑花,在一眨眼之间,数十位士兵便倒在地上,但没人受伤,只是被制住了穴位。

  林云峰见状,撒腿就跑,司徒兰芝一脚挑起地上的一把大刀,击在了他的后背上,让他喷出一口鲜血,扑倒在地上。龙渊雪丽上前蹲在他的面前,轻声道:“以后要是再敢欺负女人,小心你的小命。”

  真是难以想像,清纯如龙渊雪丽也会说出这番话。

  木云落在二楼看了整个过程,眼内一直浮着微笑,尤其最后听到龙渊雪丽的那一番话,更是有些惊讶的摇摇头。林云峰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的跑入人群中,二女正要继续回转,木云落传音过来,叫住了她们。

  二女抬头看到在二楼面含微笑的木云落,神色一喜,向二楼冲了上来。“帝君,刚才你看到了有人欺负我们,还在这儿坐的这般稳,就不担心芝儿和雪丽被人欺负吗?”

  司徒兰芝一上来即坐在木云落身边,晃着他的胳膊撒娇,将原来坐在他身边的唐夜可挤走了。

  茶楼里的店小二看到两个满面煞气的女人,上楼后转眼间变得艳美如花,更是和另三名绝色美人坐在一个男人身边,顿时睁大眼睛艳羡不已。“这位小姐,你还是赶快离开吧,你刚才打的人是长安城府的独子,素有京城双霸之恶名,一会之后,林府的家丁便会过来了,恐怕还会波及到我们的小店,所以请几位小姐和这位公子快点离开吧。”

  在那边看了半晌,店小二终于醒悟过来,面带难色的上前说话。

  “这天下就没有王法了吗,天子脚下,怎会有这种强抢民女的事,更有这般的公然带人来捣乱的事。”

  木云落目光灼灼的盯着店小二。

  店小二被看的心中一虚,摇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老姓怎能斗得过长安城府呢,况且官官相护,更有宰相与他狼狈为奸,其他官员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百姓哪有说话的份啊?”

  点头中,木云落站了起来,对店小二淡然道:“如此便告辞了,不为贵店增加麻烦了,以免你的掌柜为难。”

  话音刚落,楼下已然传来飞扬跋扈的喝声:“闪开,林城府办事,没事的快点让开。”

  接着便大踏步冲进店内,冲着一楼大堂里的小二吼道:“让你们掌柜出来一见,是谁刚才打伤我们家少爷的?”

  一声脆丽的声音响起:“是谁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就没半点规矩吗,要是吓坏了长安茶楼的客人,这茶水钱又有谁来付啊?”

  伴着声音,自三楼上下来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一身白袍,竟是夏隐然。

  木云落一震,真是冤家路窄,这长安茶楼的老板竟是夏隐然,谁又能想到呢?

  “你是谁,怎会在长安茶楼内,难道是替这儿的老板娘强出头,好弄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带头来抓人的是一位和环境极不协调的人,整个人带着一种流里流气的感觉,语气也是无比的嘲弄。他的身后一同进来十几个打扮各异的人,更有数百名士兵将茶楼围了起来。

  同时,长街上行来一男一女,此时正自街中央行过。在拥挤的人群当中,却丝毫没有将二人的身影湮没,反而更显出两人的神采。男人身高极高,和木云落相仿,满头金发,身上穿一件红色长袍,皮肤非常白,整个人散着一种王者之色,有种雄霸天下的威势,雄背阔腰,浓眉大眼。那名女子也是一头金发,皮肤细白滑嫩,柔弱杨柳,一身青色的长裙,显出曼妙的身材,她的眼睛有种宝石般深蓝,微横之时,让人心跳加速,鼻子很是高挺,这种美色还胜过物婷婉和龙渊雪丽一丝,怕是只有夜无月和树海秀兰才能胜过她了,与莫玉真在伯仲之间。

  如此异国风情,吸引住了众人的眼球,木云落的眼睛落在那位男人身上,他的体内蕴着暴烈之气,如同海浪般层层不绝,表面平静,内里则会随时涌起,击起万千重浪。

  此时,二人站住脚步,看着店内的领头人在无理质问,更是特意挤至前方。带头的流里流气之人,用食指和中指挟着剑柄,甩来甩去,有种漫不经心的味道,正在斜着眼睛看向夏隐然。不经意间,他一眼看到那金发美女,嘿嘿一笑。

  金发美女的脸上顿时登上一抹寒霜,眼角一扬,一道惊雷响起,在带头人的头顶一闪,接着那人便被炸成黑色的一具干尸。“御雷战法!”

  木云落倒吸一口气,被这种奇异的功法所震慑,举手投足间,惊雷一片,炸死对手,威力无穷。

  围在茶楼四周的士兵举起手中的武器,对着金女男女,那穿着怪异的十几人,则是小心翼翼的围着二人,身体都涌出各自最大的真气。高大的男子微一叹气,长声道:“我不想伤人,你们快点滚吧,免得死状太惨。”

  “都给我滚吧,否则就叫林中则来见我,长安茶楼的老板纤纤姑娘是我的知己,若是以后再敢来惹事,我就让林中则一家吃不了兜着走。”

  夏隐然也是面带寒霜,指着那群穿着怪异的人。

  那批人一下便转至夏隐然面前,御雷战法和御雷天心刚才分毫未动,即将带头的高手斩杀,能够控制雷的力量,那是他们怎能想到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恐惧,碰巧夏隐说话,便找好欺负的人来出气了。

  “小子,不用我们林大人出面,我现在就把你给带回府中。”

  一个手持长鞭的人恶狠狠的看着夏隐然。

  夏隐然的身后,龙一和龙二的脸上浮起一抹阴沉之色,龙二一声暴喝:“放肆,夏王爷面前竟敢如此撒野!”

  说完后,手中取出一块牌子,举至林中则这边人的眼前。

  一看见牌子上的字,手持长鞭的人脸色变成欲哭无泪的表情,跪倒在地,后面几人和士兵们也都跪了下来。“小的该死,不知道是王爷在此,也不知道两位大内侍卫爷来了,多有冒犯。”

  长鞭之人不停的叩着头,向夏隐然赔着不是。

  木云落六人一见走不成了,便又坐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一幕好戏。金发少女看到跪在地上之人的那副奴才模样,金色的长眉微卷,一脸的厌恶。她本身是那种冷艳如冰的人,所以脸上几乎没有任何的表情,她现在所站立的这个角度,正好正对着木云落,胸前的高耸将长裙撑起,形成很强的视觉冲击力。

  金发美女若有所觉,将目光转向木云落,看到他瞪大眼睛的那副表情,食指微动,一道惊雷复又响起,直冲木云落的头顶。木云落微微一叹,这女人太过冷艳,只不过是看了一眼,便这般的不管别人死活,惊雷出手。

  木云落的左手轻扬,在空中画了一个圆,那道雷甫一落下,便消散无影。御雷战法的眼神一凛,将头转向木云落处,能够悄无声息的接下御雷天心的一击,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了。御雷天心也是一愣,眼睛里终于露出一丝的好奇,打量着木云落,旋即又被他身边的五位美女所吸引。五女的容貌各有不同,但都是如花般绽放,实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绝色。

  “你们滚吧,以后再来骚扰纤纤姑娘的长安茶楼,林中则这长安城府也不要当了,改去守城门吧。”

  夏隐然大袖一挥,士兵们匆匆撤走,没敢有半丝的停留。来时气势汹汹,走时灰头土脸,林中则这个面子是丢大了。

  一声轻笑,自三楼的楼梯上又下来一位女子,千娇百媚,行时腰如水蛇,脸上的神色却是清静如雅,长得不算是特别出众,却有一种吸引人的性感,身材也算不错。至夏隐然身侧时,娇躯微横,斜倚在他的身上,娇媚道:“多谢王爷抬爱,帮奴家驱散了这群惹事的人,否则奴家这茶楼算是毁了。”

  夏隐然果然是风流至极的人物,左手食指在娇媚女子的脸蛋上轻轻一弹,笑声道:“纤纤这般的讨人欢心,本王自然是要为你撑腰了,只是敢打林中则儿子的人,我们也要找出来看一看,不能让他占了我们的便宜。”

  神态轻佻至极。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