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明珠的眼神痴迷不堪,片刻不离的盯着木云落,目中的深情无比深远,接着娇躯颤动,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渴望,扑入他的怀中,娇躯紧紧挤压着木云落的身体,还在不停的扭动,有种要融入木云落体内的感觉。

  感受着怀中佳人玉体传来的阵阵热气,木云落胯间的神龙早已挺起,紧靠在洛明珠的胯间,感受着那里的柔软细嫩,虽然隔着衣服,但仍然传言出一种无与伦比的吸引力。他的大手也不由自主的抚在了她的隆臀之上,右手的中指在洛明珠的臀缝间用力挤压,体昧着两片臀瓣的饱满程度。圣艳魔气不仅改造了一个人的气质,连她的身体也变的更加勾魂,所以洛明珠的身体无一处不散着极品女人的风情。

  后臀感受着木云落大手的抚动,洛明珠体内的欲火再也没有隐藏,任由它升腾而起,然后仰起俏红的艳唇,合上美目,静候木云落取走这处子的第一吻。木云落自是不会客气,大嘴压上了美唇,吮吸着口内的香津,双舌交舞。

  慢慢摩擦着,二人通过这种交流,燃起了最大的渴求,木云落的手已经探入洛明珠的胯间,直接抚在那里柔软美妙的花瓣之上,只待下一步的行动,让怀中的佳人尝到那种醉生梦死的销魂滋味。

  偏偏在这个要命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一阵敲门声。木云落皱了皱眉头,停止了动作,怀中的洛明珠却毫不在意,轻喃一声,在他的腿上摇了摇屁股,以示不满,让他再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但抬头看到木云落似笑非笑的表情时,脸儿一红,泛起了一个羞涩的表情,出现在媚术惊人的洛明珠身上,让人觉得有种意外的感觉,怎能想到最媚的女人也会有这般最纯的表现。

  “谁啊,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明珠的休息?”

  洛明珠仍然坐在木云落的怀中,双臂紧紧抱着他的腰身,怕是他会从眼前消失一般,声音中也没有了往日的镇定,而是透着一股艳媚,足以勾起任何男人的欲火。

  “哟!明珠啊,这才是刚吃晚饭的时间,怎能就要休息了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门外的嗓音传来的媚惑之力,不仅不弱于洛明珠,还更胜一筹,显然也是用上了媚术。这种媚术的程度,除了莫玉真之外,天下间恐怕再无人会有这般的精深之感。

  摇头中,木云落站起身来,拍了拍洛明珠的隆臀,心中却隐有一丝的不安,莫玉真在这个时间来,不知是友是敌。自己的右臂衣袖尽毁,任谁也可以看出他是经过一场烈战,万一她趁机发难,以现在真气时断时续的状态,决不是她的对手,而洛明珠虽然功入化境,但在更胜一筹的莫玉真手中,也不会支撑太久。

  念想间,洛明珠竟然将他身上的衣物猛然撕了下来,扔到地上,然后将他推到床上,掩上了薄被,接着自己也褪下身上的衣物,仅余下一件白色的肚兜围在身上。边脱衣还边媚笑着说道:“噢,原来是干娘来了,明珠因为正欲陪着夜公子共眠,所以这么早便休息了,现在这便替干娘开门。”

  说完后扭着身子向门口行去,留下满地的凌乱。

  洛明珠有如踩着音符向前行去,仅有一个背影留给了木云落,白色的肚兜也仅是一根细带系在身后,隆挺高圆的臀部以夸张的曲线展现在他的眼底,那双美腿也是修长笔挺,没有任何的瑕疵,丰润却纤长,饶是木云落见多识广,在众位爱妻的同床共眠中抵抗力大增,也是鼻血横生,暗想着她的前方会是如何的美妙动人。同时他的心中泛起一抹了然,知道这是洛明珠向他展露出圣艳魔气的精华,故意吸住他的眼神,应是担心莫玉真会以更胜一丝的媚术来诱惑他,先让他迷醉在自己的身体上,也借此来暗示木云落,莫玉真此来必是有所图谋,或许会对他有不利的举动,更是趁机表明自己是站在木云落的一边,共同进退。这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如此用心良苦,让木云落心生感动之情,有此佳人相伴绝对是一种福缘。

  门被打开了,莫玉真的娇躯斜倚在门框上,身上仅有一件粉红色的细纱笼罩,内里的风景若隐若现,竟连任何的遮羞布也没有,那对波涌的胸部尚胜上官红颜一丝,绝对是女人中的霸者,小腹是那么的紧实迷人,在烛光的映照中,有一层淡淡的红晕,发出暖昧的气息,只是再以下的部位却笼罩在黑暗之中,让人想观却观不到,心中不由发痒。这个女人的媚术,不仅利用了自身的条件,还隐隐将四周的环境也利用于媚术之中,绝对是大成中的极致,这一切的蛊惑配着她那艳绝天下的面容,形成了一道至美的风景线。

  随着门开,莫玉真缓步扭身而入,胯间的芳草在移步间隐隐绰绰,似有似无,秀眉轻扬,展颜如花道:“明珠,你说的那位夜公子可是昨日来过我们天下楼,出手阔绰的夜怜花公子?”

  正在掩门的洛明珠头也未回,轻笑一声道:“除了他还会有谁能够上得了明珠的床呢?本来约好今日一聚,他倒是让明珠等的好苦,至此刻才终于肯来取走明珠的红丸了。若非是干娘打扰,我们说不定已经是同床共梦,好事玉成了。”

  虽然言语中充满着艳烈之气,但给人的感觉却又是无比真实,没有半丝的淫昧,有的只是深情款款。

  “哟,这满桌的精致小菜,看来是明珠亲自下厨了,怎么这自诩怜花惜玉的夜公子却半滴未入,真是不懂的讨好女人。”

  莫玉真的眼神横向床上的木云落,接着看到满桌的菜点,眼中掠过一抹疑惑之色,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唉,谁说不是呢?他刚进房,才喝了一杯酒,便如同色鬼般来扯明珠的衣衫,若非明珠有意献身,早将他赶出天下楼了。干娘,你看这满地的衣衫,真是个鲁男子,不知道心疼女人。”

  洛明珠回过身来,莲步巧扭,踱至餐桌旁边,俏生生的停住。

  木云落终于看清了洛明珠的正面,目露奇光,再也挪不开双眼。下腹的芳草之地,在烛光的跳跃中,泛入眼底,肚兜根本就掩不住芳华绝世,细草丛生,胸前的高耸则将肚兜顶起,展出完美的弧度,顶端的红豆露出一小半,让他更是血脉贲张,魂不守舍。

  尽管媚术大成的莫玉真在侧,但仍没有掩去洛明珠的媚惑之力,木云落长叹一声,自帷幔之间探出头来,泛起一个无比惊叹的表情,艳羡道:“原来是玉真姑娘,我还以为是哪个不识趣的家伙,来骚扰我和明珠的春宵呢。唉,只是玉真姑娘这般的穿着,让小生改变主意了,想尝尝玉真姑娘的滋味,只不知玉真姑娘可是专程为小生而来?”

  那抹艳淫的模样,只是他此刻的真实写照,不用任何的伪装。

  莫玉真轻声一笑,踱至床侧,探下头,离木云落的嘴唇只有一指之隔时才停住,玉指轻轻伸进薄被之内,抚上了他赤裸的身体,然后竟一把抓住昂然而立的神龙,吃吃笑道:“原来是什么也没穿啊,怪不得没有起身来迎接奴家,其实奴家倒是喜欢的紧,光着身子多自在啊。噢,夜公子真是强壮啊,让奴家也心动了。”

  艳唇轻轻一触木云落的嘴唇即分开,纤手同进在他的神龙上重重捏了一下,然后荡笑着回身,艳声道:“其实奴家也很想和夜公子共修百世之好,只可惜,这样便是要和女儿抢男人了,传出去太不好听,所以夜公子还是和明珠好好亲热吧,奴家这便离开了。”

  刚才故意伸进被内轻抚木云落,莫玉真的本意肯定是想看看他究竟是不是真要和洛明珠亲热,这个女人的表演天赋可谓是超强,在不着痕迹中即完成了探底,却让人只有高兴的份,半丝的不快也没有。

  待莫玉真离开后,洛明珠很是自然的移步床上,躺在木云落的身侧,在被子的遮掩中,随手解去最后的束缚,抛至地上,呢喃着说道:“帝君,来疼爱你新收的小妃子吧,让明珠尝一尝做真正女人的滋味,也让帝君一试小妃子这绝妙的身子,那可是圣艳魔气所要求的天生媚骨啊。”

  木云落一震,惊讶道:“现在?”

  要知道莫玉真可是就在天下楼内,这便等若是身处险境。虽说莫玉真也是魔门之人,和洛明珠同属同门,但却不知为何会这般的相试于木云落,还隐有如若发现任何异动,便将洛明珠一起斩杀的决心。

  “帝君,就是因为有她在,所以我们更要将这场戏进行到底,以瞒过这妖妇的窥视,更何况这是明珠心中的企盼,一直想成为帝君的女人,只求帝君怜爱明珠。”

  洛明珠猛然抱住木云落,紧压在他的身上,胸前的双丸挤成了一堆嫩肉,传言出的滋味只能用艳烈来形容。

  此时此刻,木云落如若还没有任何行动便真是木头人了,大手再也不客气,开始上下其手,挑起怀中玉人的无边欲火,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神龙在洛明珠身体最嫩最软的部位开始了探索。

  洛明珠的眼神内再无别物,有的只是滚热的欲火,以及对木云落的深情表露,接着呻吟声传出,双腿紧紧盘在木云落的腰间,身体漫无目的的扭动,圣艳魔气倾磅而出,将至媚的一面展露出来。

  木云落的身体一沉,破入那蚌齿细痕之间,感受着那里的绝世美感,无与伦比的刺激滚滚而来,在身体的每个角落弥漫开来,升腾起一股狂野的索求,大嘴在嫩滑洁白的皮肤上留下红印一片,齿痕成堆,动作愈发狂野。

  身下的妖娆很快便过了那种破瓜之痛,媚骨天成果然是上天的恩宠,身体的适应能力绝对超强,以木云落超强的部位竟能被完全容下,这绝对是他女人中的第一人了。配合着木云落的动作,洛明珠的身体扭动的幅度愈来愈大,传出的淫烈之音荡气回肠,听过的人不需要任何的其它诱惑,绝对能即刻达至爱的顶点,喷洒出生命的精华。

  花开花败,水明通幽,半个时辰的奋战之后,洛明珠终至顶点,达到了爱的极致,身体上已是汗珠密布,香气横生。而木云落也喷出生命的精华,埋入怀中佳人的体内,但身体仍然压在她的娇躯之上。

  “帝君,真没想到,这男女间的事情竟会这般的美妙,让明珠搜遍记忆,竟然找不到合适的表达之词,以后帝君一定要将明珠带在身侧,让明珠能够随时尝到这种酥骨的滋味。”

  洛明珠的眉间目内,均带着浓烈的春意,小嘴将木云落的耳垂含住,呜咽着说来。

  “唉,连明珠这般以诗词闻绝天下的美人都找不到表达之词,看来是得到了极至的享受啊。”

  木云落的下体向外一动,接着又紧紧撞在洛明珠的胯间,让她又是一阵呻吟,胯间的神龙隐有抬头之势,这是何等骇人的恢复力。

  “珠儿,信中说到找我来除了表述相思之外,还有要事相商,究竟所为何事?”

  念到洛明珠是初次承欢,所以木云落还是没有再一步的动作,只是躺在床上,将她揽在怀中,右手抚着她的玉背粉股。

  “明珠是想告知帝君,今天魔门传达了门主密令,所有的魔门弟子均脱离出与龙腾世家和东瀛水月的结盟,转而支持帝君。”

  洛明珠说完后,探头在木云落的胸部咬了一下,留下完美的齿痕。

  “魔门不再和龙腾世家结盟,还转为支持我?唉,这真是让人意外的消息,不知姚帘望究竟在打什么主意,还是真是想和我站在一起?”

  木云落摇了摇头,这个消息真是让他意外,怎也想不通其中的细节。

  “会不会有什么阴谋,你看连莫玉真都亲自出手了,若非明珠领悟的快,这一刻我们怕是已经动手了,所以怎能说明魔门已经退出了与龙腾世家和东瀛水月的结盟呢?”

  这其中的复杂关系,木云落怎样也想不通。

  “这个便是珠儿想告诉帝君的第二个消息,不知帝君有没有什么奖励?若是没有,珠儿还真不想回答了。”

  洛明珠狡诘的问道,眼神的戏谑之意渐浓。

  大手在她的隆臀上重重一拍,留下五道指痕,木云落笑道:“你这一身的功力已经精进不少,难道不是我的功劳吗?怎会还要别的奖励,真是个不知足的女人。”

  与无梦婵一样,献出处子之身后,便会提升不少功力,这便是天魔艳气和圣艳魔气的神奇之处,尤其还是木云落这般超霸的男人,更是达到了所提升功力的至强点。

  “不行,除非帝君答应珠儿,从离开这天下楼开始,便一直将珠儿带在身侧,否则珠儿就是不说。”

  洛明珠娇嗔说来,下体扭动,为木云落的神龙带来更大的快感。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