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王爷,看过明珠和其他男人同床共戏,心里的滋味是不是不好受啊,要不要玉真来陪你啊?”

  莫玉真的身影适时出现,媚绝天下的表情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扭着无比窄小的腰身,踱至夏隐然的身侧,纤指轻点在夏隐然的额头之上。

  “不敢劳烦玉真姑娘这般的大驾,小王也要告辞了!顺便说一句,在长安,谁要是敢打夜怜花的主意,便等若是惹上了我,不管是谁,我夏隐然必会奉陪到底。所以,玉真姑娘若是没有别的事,就不要再打夜公子的主意了,否则别怪本王没有怜香惜玉之心。”

  夏隐然站起身来,纤指在莫玉真娇美若玉的脸蛋上滑过,扬眉笑道,但眼内却是杀机隐现。以她的聪明,怎会看不透莫玉真此举是想透过她来找木云落的麻烦呢?以她现在对木云落的痴心一片,如何能让莫玉真的想法实现呢?

  轻笑中,夏隐然带着龙一龙二洒然而去,独留下莫玉真坐在桌旁。她的眼内掠过一抹落莫之色,这个夜怜花看来必是木云落无疑了,否则洛明珠不会这般的以身相许,只是没想到贵为皇族的夏隐然也会挺身而助。刚才没在洛明珠的闺房内出手,真是错过了最佳的时机,在长安城内,有夏隐然的相助,兼之魔门的倒戈,要将其斩杀更是难上加难。

  莫玉真想至此,心中掠过一抹深深的悔意,同时,脑海中对这个男人的本来面目产生了更大的好奇,这是如何的英雄人物,连世间绝美的女人树海秀兰都倾心相恋,历尽红尘的师妹上官红颜都愿意委身的男人,会是何等的风采绝世,她的心中又升起一抹颤动,天魔艳气迅速流转,对木云落产生出了一抹的欲意。

  木云落拉着洛明珠的手,在长街上游荡,二人亲密而行,毫不避嫌路人的惊艳之色。街上灯火升明,一路缓行,竟然行至一所极大的建筑群落之前,高大的护墙也是极尽奢华,全部被涂染成暗红色,巨大的拱门可供数匹马车行驶。看着一派森严壁守的模样,木云落诧道:“这是什么地方,会有这等的气势,透出一种天下唯我独尊的傲洒,真想不出住在这里的会是什么人?”

  洛明珠掩面而笑,斜斜靠在木云落的身上,柔声道:“帝君,真没想到,你连当今天子所居的皇宫也不知道,在长安城内,还有什么地方能胜过皇宫呢?”

  木云落恍然而悟,拍了拍洛明珠的隆臀,故意沉着脸,恶狠狠道:“好啊,你这个做妃子的,竟敢嘲笑本帝,是不是要打屁股啊?”

  “帝君,小妃子累了,都怪帝君太过勇猛,将人家的那里都弄伤了,所以妃子要帝君抱着。”

  洛明珠摇了摇木云落的胳膊,脸上的表情变的清纯可人,圣魔艳气发挥到极至,丝毫没有回答木云落话的意思。

  摇头中,木云落心中升起一抹好笑之气,终是对这个小妖精似的女人没有丝毫的办法,唯有拦腰抱起她,在她的耳侧轻语道:“珠儿,要不我们夜探皇宫吧,也好看看那里是如何的光景,也看看当今天子的三千妃嫔,有没有能够及的上我的小珠儿的。”

  “珠儿也很想和帝君共探皇城,只可惜,帝君现在一身功力时断时续,如何能够避过皇宫内那些隐世高手的耳目,要是被他们趁机拿下,珠儿回去可就不是要被几位姐姐们打屁股那般简单了,所以帝君为了珠儿,也要忍住这种……这种荒唐的想法。”

  洛明珠将脸凑在木云落的脖子一侧,幽幽说来。

  洛明珠这番话说来,透着一股深深的眷恋,圣魔艳气让她在各种表情间转换自如,兼之声音柔美,铁汉都要软伏下来。木云落的眼内自是全被柔情充斥,暗自庆幸不己,所幸怀中的玉人投入自己的阵营,否则这般有如魔女的人物,一直与自己为敌,倒是一个很让人心疼的事情,弄不好便会赔进性命。

  “好,咱们回家了,这皇宫日后一定要来探一探,看看会有什么样的美妙艳景。”

  木云落在洛明珠的肥臀上抓了几把,抱着玉人大踏步向回家的路行去,身影远远没入黑夜之中。

  将至物府的门外,木云落心湖至境突然感触到一抹气机,阴柔古怪。虽然他的内力时断时续,但精神上反而更进一丝,已是和七大宗师相差无己了,所以这抹气机虽然隐于黑暗之中,收至绝难发现的程度,甚至连半丝的外泄也没有,但仍没有逃过他的感触。但他仍然故作不知,抱着洛明珠在物府门前的石阶上坐下。

  “明珠,有人藏在暗处,但装作不知道,我们打个转就绕到其它地方去,就像和物府没有任何的关系。”

  木云落的大袖轻甩,故作打扫阶上的灰尘,一边向洛明珠传音。

  “相公啊,走了这么点路就抱不动人家了,这怎么回家啊,路还长着呢!”

  洛明珠刚听第一句话时,便马上配合着木云落的说话,天衣无缝,虽然她有一丝的疑虑,没有任何的感触,但对木云落可是深信无疑。

  “唉,珠儿啊,我看是你该减肥了吧,否则我怎会抱不动呢,你看这里变的这般的肥大了?”

  木云落毫不掩饰,大手在洛明珠臀部雪白的长裙上抚动。

  暗处隐藏之人看到两人,恨意滔天的眼神紧盯过来,有种灼尽木云落背部的狂热,气机终是露出一丝的破绽。接着破空之音传来,物府内终是发现了已然散出的阴柔之气,追踪而出。

  一道黑影自暗处现出身来,左手持着一柄黑伞,入眼沉重至极。他的面目掩在黑布之中,一身的黑色长衫,右臂空无一物,袖子在空中飘荡,双眼闪着绿芒,有种野兽般的野性,身体移动的很是迅速,不像是在走动般,仿若直接滑了过来,在木云落二人身前数丈处立定。

  木云落抱着洛明珠起身,故作茫然的看着黑衣之人,有些吃惊的问道:“你是谁,怎会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木云落,不用装了,水月无迹都已经告诉我了,你并未死去,我也在想,像你这种人怎会那般轻易的死去,因为你注定是要死在我的手上。顺便告诉你一声,我是龙腾世家的人,少林被灭,主要功劳便是我的。”

  黑衣人的语气中有种狞笑之意,干枯阴冷,让人听过之后浑身的不自在。

  “你到底是谁,怎会对我有这般的恨意?”

  木云落放下怀中的佳人,身体散出强大的气势,紧锁眼前的黑衣人。在现在这种局面之下,唯有拖延时间,等候相助之人的出现。以这人的气势看,修为已然是接近姚帘望那种级数的了,就算是全盛状态的自己,也要小心应对,更何况现在这般真气时有时无的状态。洛明珠的身体刚刚破身,也不宜久战,物府内的人也还未赶至,以上官红颜的实力也要略逊此人一筹,所以最好是无梦婵亦或是福伯和上官红颜联手而来。

  长笑中,黑衣人的身形破动,左手中的长伞疾点木云落,尖锐的伞尖泛着寒气,阴气逼人。木云落闷哼一声,右手拇指点向伞尖,火属真气勃然而动,空中灼热起来,烈炎扑面。

  拇指和伞尖硬生生撞在一起,一股充沛强劲的真气沿着伞柄向上扩散,破入黑衣人的体内,他的身体一震,目中的神色愈发狰狞,左手微动,伞面陡然打开。

  无数的暗器自伞面上破空而来,带着森寒阴冷的真气面向木云落的全身各处。木云落的左臂大袖轻甩,漫天的暗器如同受到牵引般穿在了衣袖之上。这件衣服还是洛明珠为木云落准备的,因为原先的衣物长袖均被水月无迹的刀气绞碎,为了避开莫玉真的注意,正好洛明珠早为他新手缝制了一身的衣衫,这才又干净整齐的出来了,没想到,却又被眼前的黑衣人破坏掉了。

  木云落原本想通过气劲的牵引,能够将所有暗器收至袖中,没想到黑衣人的内力精进如斯,还穿透了他的大袖。伞面开始旋转起来,阵阵罡风扑面而来,因为旋力,自伞尖传来的阴气愈发凌烈,拇指有种结成冰的感觉。木云落却在此时洒然而笑,惊神指力自拇指荡出,透过伞柄疾射向黑衣人。

  如此强劲的指力只是让伞体一震,却没有裂开,但黑衣人却不好受,身体终于退开一步,原本达至顶点的气机显出一丝的衰乱。木云落本想乘势而出,没想到体内的真气在蓦然之间空空如也,再也提不起半丝的劲力,难受至极。

  黑衣人的身体也顿了一下,但看到木云落也没有毫动,伞尖再次点来。洛明珠一见爱郎的模样,便知真气复又断裂,巧步移出,纤手虚点,圣艳魔气倾荡而出,眨眼之间,兰花指在伞尖上点了数百下,同样阴柔状的真气破入伞内。

  但黑衣人的伞面又开始旋转起来,洛明珠终是不敌,闷哼着退开一小步,娇躯一颤,劲气抵抗着黑衣人破入体内的真气。黑衣人长笑一声,得意之极,伞点木云落,右手的长袖竟然也挥动开来,抛向洛明珠的胸口。

  木云落心中一震,体内升腾起一股愤意,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强提体内的真气,左手的大袖飞舞,将原本的暗器尽数还向黑衣人,身体再无一丝的真气,受伤匪浅。

  黑衣人脸上升起凝重之气,右臂的长袖回收,荡起漫天的袖影,以求挡住木云落甩来的暗器,但木云落含愤而出的真气,岂是随意能够挡住的,仍是破开衣袖,射向黑衣人。黑衣人左手的大伞开始狂烈转动,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竟将暗器复又吸于伞上。

  接着黑衣人一声闷哼,嘴角的鲜血逸了出来,暗器虽然全被接下,但其中蕴含的强大真气却是破入了他的体内,震伤了他的内腑。但木云落却是受伤更重,再也无法移动,长笑间,黑衣人强提一口真气,伞面的暗器又开始激射而出,随着伞的转动,方向更是向四周激射,防不胜防。

  正在这要命的时候,上官红颜和司徒兰芝以及福伯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墙头之上。看着如此的场景,上官红颜娇脸严肃,手中身上的艳媚红香巾层层荡起,在空中旋转开来,将所有的暗器裹于其中,天魔艳气在方寸之地困住了所有的暗器。

  同时,司徒兰芝的长剑点向黑衣人,惊若闪电,身影飘忽。黑衣人收伞疾点,和司徒兰芝的长剑之间传来阵阵交击声,终于将司徒兰芝迫至地面。上官红颜接着替上,艳媚红香巾带着香气在黑夜中留下无数的红影。福伯则守在木云落的身侧,输入内力疗治着他的伤势。

  而洛明珠在此时也回复过来,纤手挥向赤衣人的脸面,二女齐攻。黑衣人勉强挡了近百招,终是不敌,硬碰硬和上官红颜及洛明珠同时击了数下,又是一鲜血喷洒然出,脸上的蒙面也乘机被洛明珠取下,露出一张惨白如冰的脸孔,没有半丝的生气。

  黑衣人将大伞向上直举,不见手动,伞体却狂转起来,随着伞势的旋动,黑衣人的身体迅速升至空中,接着他飘浮在空,渐渐远去。上官红颜和洛明珠二女只有眼睁睁看着他飘去而无能为力,洛明珠更是急的直跳脚,好不容易有这个反击的机会,却被他这般逃走了。

  福伯收手而立,上官红颜转而扶着木云落的身体,看着他略显苍白的脸,泪水在眼内打转,伤心道:“帝君,都要怪奴儿过来的迟了,让你受伤了。”

  司徒兰芝和洛明珠也焦急的围了上来,看着木云落的模样,眼内尽是如同身受的反应。

  “没事,我只是有些累了,休息一会便好,红颜把我抱进府内吧,既然都被他们知道了,就索性公开了身份吧。”

  接着,他的虎躯一颤,倒入上官红颜的怀中,疲惫的闭上双目。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