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邱兄相助,只不知缘何仅邱兄一人前来,其余三位前辈和姚帘望门主为何未来?”

  木云落仍然抱着上官红颜,这个自愿为奴的女人,为了他差点香消玉陨,如何不让他感动。而禅由沁也受伤非浅,木云落怜爱的看着她,目中射出万般柔情。

  “知道木帝君的真气受损,所以我们门主很是担忧,便委托我们四人暗中相随,何护木帝君,只是那三个老家伙因为上次伏击一事,老是放不开胸怀,怎也不肯前来,非说要等到木帝君原谅他们之后才来,所以便只有我一人来了。只是没想到江湖中还出了这等高手,若非木帝君相助,说不定我已战死当场了。”

  邱百川开怀大笑,有种豪迈之气,接着摸着头道:“更加没想到是木帝君的功力又精进一层,连水月无迹也主动退让,真是让人意外,我更加的崇拜木帝君了。好了,不打扰帝君和几位帝妃缠绵了,而且帝君的功力尽复,也用不着我保护了,我先行一步,鄙门门主这几日可能会至府上探望帝君,有要事相商。”

  说完后裂嘴一笑,飞快撤离。

  “红颜,刚才真是太冒险了,若是我晚一步从冥想中醒来,你岂不是要离我而去了吗?”

  木云落搂紧怀中的妖娆,有些感动的用脸磨擦着上官红颜略显苍白的脸容,细腻的肌肤传言出一种暖玉般的柔和。

  “帝君,奴儿历尽红尘,游戏人间,只有奴儿让男人卑躬屈膝的去做任何事,绝没想到会为了一个男人自愿献出生命。但红颜却在遇到帝君后,使已然干涸的情源重唤青春,变得如同青春少女般患得患失,视帝君的一切比生命更重要,不过奴儿的心中没有半丝的悔意,以后为了帝君还会奋不顾身,帝君让奴儿做的任何事奴儿也决不会拒绝。帝君,红颜是不是很傻啊?”

  上官红颜的脸上登上一抹羞红之意,纤手抚着木云落英伟的脸侧,展出这般难得一见的浓冽深情。平时她总是将心中的情意压下,不愿轻易展露出来,只是不想和众女有争宠的嫌疑,在这一刻,她再无半丝的掩饰,差点便再也见不到眼前心爱的男人,心中的脆弱一面展现出来,她终是一个女人啊。

  “红颜姐姐,你怎会是个傻女人呢?为了帝君,沁儿也可以不顾生死,这就是我们女人心中的爱意。”

  禅由沁走上前来,拉着上官红颜的纤手,清柔的说着,嘴角那一抹血丝很是惊心,她也受了轻伤。

  “我有你们这许多的美妻相伴,此生无憾。”

  木云落仰天长叹,虎目中流出感动的热泪。禅由沁匀称的身体自他的后背拥住,紧紧和他相依,口中还喃喃的念着他的名字,动情至极,真是一副温情的画面。

  郎婵娟神情中竟出现罕有的紧张,惊人秀态的美脸上浮出一抹红晕,看着眼前温存的三人,静静的站在那边,没有走开,但也没上前打扰。“我们这般的儿女情长,倒让婵娟小姐见笑了。”

  时间流逝之后,木云落始才觉察出眼前的俏丽佳人,不由大为汗颜。

  “帝君英雄盖世,铁汉柔情,只会让人感动,何来笑意,只是看由沁姐姐这般的深情,便知帝君决非等闲的男人,让小女子也神往不已。”

  郎婵娟很是认真的说着,美目瞄向木云落,眼神内有着一丝的异状。

  “在下有一事相问,这尊雕像是否是令尊天雕前辈的作品?”

  木云落避开郎婵娟有些异样的眼神,向她主动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这尊雕像是我父亲的自身像,在他过世前几天,他想在人世间留下一副最好的作品,便开始雕刻这尊自己的身像,没想到,在那个大雨滂沱的中午,他雕至这般的境地,就不知所踪了,唯留下那柄锤子和那把刻刀。后来我想替父亲完成这副作品,却怎样也无法下手,这种程度的雕刻,已超越了天下所有的至道,让婵娟生出一种无力感,唯有放弃心中的想法,拼命提高自身的道行,想有一日能够达至父亲的境地,没想到,一晃六年,却还是不敢正视它。”

  郎婵娟纤瘦的声音中透着性感的媚惑,真是个让人心怜的女人,木云落有些怜惜的看着她。

  “恐怕天雕前辈并不是身故,而是悟通了天地至理,达至了生命的至顶点,破空而去,这才未来得及向婵娟小姐交待后事,仅通过这尊代表着天下至道无极的雕像来向婵娟小姐表达心事吧?唉,没想到,天雕前辈竟能由刻入道,还将一身的所得以意识加在石像之上,真是让我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触。”

  木云的话中带着崇敬之情,天下间谁会有这等的明悟。

  刚才雕像透过本体,传递出一种无上的天道,让他在刹那间悟通了五行真气的相融之机,并携带着达至最强点的气机,出手击败水月无迹,让他主动退让。至这一刻,他的体内极然充盈着无比新鲜的感触,庞大的气机在体内流转,这不知道能维持多久,待这股气机散去后,能被他所参悟的,便可化为自身的真气,否则便会消散于体内。当然,即使那样,他也不会弱于水月无迹,已然成为江湖中的第八大宗师了,足以与七大宗师齐名天下。

  郎婵娟听过木云落的话,娇躯一颤,难以致信的看着他,嘴角嚅动,美目中孕着清泪。看到她这副模样,木云落大是不解,有些苦笑般说道:“婵娟小姐,在下只不过说出了自己的感悟,如果你难以接受,说在下几句倒也罢了,怎会这般的生气呢?”

  禅由沁和上官红颜脸上也浮出不解之色,这番话怎会惹来郎婵娟这般的激动。

  “对不起帝君,婵娟失态了,只是婵娟有一事想和帝君单独商量,不知能否让红颜姐姐和由沁姐姐回避一下呢?”

  郎婵娟深吸一口气,脸上竟然浮出忸怩之色,让人意外。

  木云落心中不解,刚要说话,上官红颜的纤手拉了他的臂膀一下,柔声说道:“如此便不打扰婵娟妹妹和帝君议事,我和由沁妹妹至外面转一转。”

  说完自木云落的怀中滑下,俏生生的站在他的身侧。

  “红颜,你的身子不便……”

  木云落大为紧张,伸出双手扶在上官红颜无比窄小的腰身处,细抚着那抹嫩滑的肌肤。

  “没事的,帝君,你不用紧张。”

  上官红颜打断了木云落的话,心中却升起一股甜蜜,这般紧张自己,如何不心生感动,兼之被木云落的大手一摸,心中的欲火竟然被点燃起来,脸儿一荡。禅由沁也行了过来,扶住上官红颜,含笑对木云落道:“帝君,放心吧,沁儿会照顾好红颜姐姐的,你就放心和婵娟妹妹好好谈谈吧。”

  好好谈谈四字还特意加重语气,美目中还透出一股暖昧之色。

  看着二女如杨柳般的细腰轻扭,消失在门外,木云落不由苦笑摇头,这两位娇妻,好像在暗示着郎婵娟会对自己以身相许般。这刚一见面,连话也未说几句,怎会有这种可能性。

  “帝君,介意和婵娟至那边的竹林走走吗?”

  郎婵娟站在木云落的身侧,娇小玲珑的玉体前倾,脸上圣洁出众。

  木云落略一点头,有些意外道:“婵娟小姐主动相约,虽说仅在五步之遥,但我想任何男人也不会拒绝的。”

  说完便伴着郎婵娟一同向一边的竹林行去,微风即止,小湖至静。

  两人谁也没有多说什么,静静的感受着那种欲说还休的心绪。“帝君,婵娟讲一个故事,不知帝君不没有兴趣听下去?”

  还没等木云落点头或是摇头,郎婵娟摇着食指巧笑道:“帝君先不要急着应承婵娟,这个故事说完后,婵娟要问帝君一个问题,帝君是一定要回答的,这样不知帝君还要不要考虑一下啊?”

  木云落一愣,旋又洒然而笑道:“婵娟也太小瞧我了吧,不管什么样的问题,我都会认真回答,决不会有糊弄婵娟的意思,这点我可以答应婵娟。”

  “那好吧,多谢帝君抬爱。”

  郎婵娟细眉微扬,眼露喜色,双手负于身后,沿着小湖的一侧迈起莲步,悠然道:“有一户人家,父女二人相依为命,父亲是当世有名的大儒,平淡清和,与世无争,却深得太上皇器重,尊为天子太傅。六年前,一个夜晚,这位体力和精力正值巅峰的壮年,对着他尚未成年,年仅十五岁的女儿说道‘玉儿,这几日爹爹感到有种异常的平静,感触到了前所未有的至理,所以可能会离开这里,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只是我始终放不下你这心中的牵挂,这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女儿虽小,却也感触到父亲对所去探索事情的狂热,脸上的神采自她懂事以来也未曾见过的。于是,她坚定的对父亲说:‘爹,你有任何事,女儿都会支持你的,你不要有任何的束缚,放开怀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吧。’”“这番话说完,父亲便仰天长笑,现出从未有过的豪迈,两只大手抵在女儿的双肩处,郑重道:‘玉儿,当今皇上年纪和你相仿,那一日,他亲眼目睹你的神采之后,便向我提亲,想将你纳入后宫,立为当世皇后,我以你尚年青为由拒绝此事。唉,玉儿,为父希望,你的幸福,能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为父将要雕成一座自身石像,如果有一天,有能够读懂它的人出现,那便是你未来的夫婿,那才是天下间绝代的伟男,值得托负终身的好伴侣。为父和你说这些话,并不是强加于你的意志之上,届时的选择全靠你了。’玉儿似懂非懂,只是点头应承了父亲的话,没想到,几日后,父亲终是离开了这个世界,留下玉儿孤苦伶仃的一人。”

  “玉儿在这六年里,回绝了当今皇上的数次求婚,虽然皇上已立有皇后,但仍是心念玉儿,而玉儿则一直在等候着天下绝代的伟男出现,好一诉心中的苦意。就在玉儿希望渺茫,再也未抱任何希望之际,那位绝世英伟的男人终于出现,只是,他的身边已有无数的红颜知己,玉儿不知道他会不会还会接纳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这件听起来荒唐至极的事情,始终是怕他错怪了玉儿。”

  郎婵娟说完,清泪渗出脸侧,芳华绝代,在湖水竹林之间,有若一枝迷茫的蝴蝶,找不到回家的路。木云落长声一叹,顺手自湖畔摘下一朵粉红可爱的小花,自然之极的插到郎婵娟的头上,洒然道:“人世间的事情便是如此,很多事不开口去说,永远也没有答案。就比如说玉儿姑娘,如果她终于碰到了那位心中幻想了六年的男子,如若一见倾心,便应主动坦白,即便他有无数的红粉佳人,或许心中也对玉儿姑娘抱有一丝的幻想,如若玉儿姑娘终是没有勇气问出这个问题,那么所有的苦候便是虚幻,如泡影般消散,六年的青春等来的结果定不是玉儿姑娘所期待的答案。”

  “如若帝君是那位男子,是不是会答应玉儿姑娘的坦白,和她成就百年之好呢?”

  郎婵娟俏生生的站在那边,头顶的小花更是衬出她与天地融为一体的秀气,仿若竹林的美,湖水的静,在这一刻,全部转移至眼前这位清绝出世的女子身上。

  木云落侧过身子,面向着小湖,淡然道:“机会就在眼前,婵娟可以一试,不会连最后的勇气也失去了吧?”

  “帝君,婵娟便是那位玉儿姑娘,让婵娟苦候了六年的男子便是帝君。婵娟只想问一问帝君,可以和由沁姐姐成为闺中姐妹吗?”

  郎婵娟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牵挂,美目中孕着渴望,在心中描绘了六年之久的男子,终是现出真身,这是从未有过的真实,也从未让她平淡如水的心像现下这刻般波浪汹涌。

  “这绝不是一个问题,因为那将永远没有答案,这是需要用一生来体验的滋味,就好比我现在只想将婵娟拥至怀中,百般怜爱,庆幸又多了一位这般绝世的美人相爱。”

  木云落侧脸而笑,在阳光的背影中,展出男人无比的魅力,然后张开双臂,面向郎婵娟。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