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势未定,风雨欲来,战舞宗仁与御雷战法一战终于在万众的欺盼中预期而来。初秋已至,夏季之末,万尺峰下万人排列,仰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峰顶,脸上均洋溢着无比兴奋的表情,传说中的七大宗师之间的对决,那会是怎样的精彩可以形容。山峰笔直陡峭,高不可攀,但此刻峰顶上仍是站立着数道人影,淡定从容的战舞宗仁和壮若狮子的御雷战法当面而立。

  山顶上风势阵烈,吹动两位不动如岳,状若神仙的宗师衣衫飞扬,头发舞动。在山顶的边缘处,零落站着数人,御雷天心神情紧张的看着战舞宗仁,这位传说中的人物泛着一种风轻云淡的平和,而浑身隐着爆炸性力量的御雷战法势如雷霆,单是站在那边就给人一种高山般的沉重。木云落独自一人站立在那边,目光扫视着其余几人,因是怕众女一起跟来有着诸多的不便,于是他便独自一人前来。

  山头的另一侧,两男一女站在战舞宗仁的后面,两个男人长相和战舞宗仁很是相似,年纪竟然看起来也是相仿,但气势却相差太多,眼神内的狂妄更是不及大隐若渊的战舞宗仁,看来定是他的两个儿子,战舞狂涛和战舞梦机。那个女孩年纪仅是十二岁的模样,却是平静沉稳,没有半丝的骄气,隐有大家风范,单从气势上来讲,胜过了那两位男子。她长的虽然稚嫩,却隐见超凡脱俗的美丽,将来定是美丽不可方物,木云落暗自苦笑,无念天怜说要勾引的女人战舞云凤,竟是这般的年纪,他怎会有猎艳的兴趣。

  再一侧,是水月无迹和莫玉真。莫玉真的美目有一丝幽楚的瞄向木云落,这连日来的欲火不停的煎熬着她的身体,让她愈发沉醉在当日木云落手指的抚动中,再次在这里遇到木云落,竟让她的心里出现一丝的激动。

  再过来一人便是无念天怜,他向木云落微微一笑,然后看向莫玉真处,神情复杂,竟是神情落莫,一抹忧伤浮于脸上,莫玉真更是在看到无念天怜时,神情一呆,摇了摇头,艳媚的脸上荡起了难得的感伤。木云落大是不解,难道这两人间有着某种关系不成,这让他愈发迷糊,心中也升腾起一抹邪欲,上次还主动撩拨莫玉真,看来搞不好要和无念天怜抢一个女人了。接着他又摇摇头,将这种不合常理的空想驱逐脑后,再看无念天怜身侧的另一人。

  那是一位如邱百川般高大的壮汉,但气势更为过之,站在那里,比之御雷战法更显高大,体内气机似有似无,若即若离,让人摸不清底细,脸容长得却极是俊俏,年约三旬,白皙风流,一身的黑袍衬的他孤傲洒脱,这究竟是谁,竟有这般的气势。木云落的心中升起一股势均力敌的感触,看来这人定是七大宗师中的天怒雷动,否则天下间绝难有人会有这等的气势。

  再过来一人便是经月未见的树海秀兰,她的美丽在何时都是那般的高雅,将莫玉真的艳媚也比了下去,静静的如同一支独自绽放的雪莲,散着天下间独有的美丽。“姐姐,不知先前的誓约还有没有效?虽然水月无迹毁约,但那只是他单方面放弃了,弟弟可是一直心中牵挂着此事。”

  木云落移近身子,小心的笑着向树海秀兰问道。虽然功力大增,但在这个清绝出世的女人面前,他始终不敢有任何的越轨。

  树海秀兰噗嗤一笑,愈发让木云落目瞪口呆,接着便纤指微点他的额头,爱怜道:“姐姐怎会食言呢?而且姐姐知道你在水月无迹和龙腾天河以及赤寒玉的围攻中,击退了水月无迹,武功已是步入大乘之境,通往大圆满至境,此事已然传遍天下,让弟弟已然成为超越七大宗师的人物了,现在功力更可能在姐姐之上。不过,龙腾九海收并少林,有一统江湖之心,所以弟弟的任务任重道远,不能再拘于儿女私情,待弟弟再做提升之后,姐姐便以身相许。”

  “嘿嘿,姐姐,我可以娶妻修艺两不误,姐姐你再考虑一下吧。”

  木云落涎着脸,很是有种不放弃的精神。

  正此时,御雷战法雄壮的声音响起:“战舞兄,听闻你已突破天道至境,这让我有些喜不自禁,渴求这一战的心更加强烈,唉,此战过后,但愿我还能生在人世。”

  说完后,未见任何的毫动,身体四周的数丈范围内,惊起一片闪电,将原本散照的太阳光芒全数掩去,接着轰雷一片。木云落感到自己没入了无尽的黑夜虚空之中,想通过挣扎来摆脱困境,这般强烈的感觉真是无比骇人,更惶论身处中心位置的战舞宗仁,那会是怎样一种雷控之术。

  战舞宗仁的脸上荡漾起一抹微笑,仿若将整个天地的阳光聚于脸上,破开层层黑暗,重现大地的光明,单是一笑即有这般的威力,已是超越了所有的常理,眼内那股平和的气势陡变,身体向前跨出一步,右手点向御雷战法的额头。

  整个万尺峰随着战舞宗仁这一步,消失在眼前,御雷战法只觉万尺峰自天而降,有种万钧的压力扑面而来。他的头发破动,根根竖起,如同狮王般散着绝对的气势,一道闪雷惊过,在空中隐有回声,连绵无绝,一声比一声响,一声比一声急,威力自是成倍增长,最后汇聚成一声颤雷,眼前的万尺峰被斩劈成两半,一切恢复原样。

  看着这两位超卓的高手出手,木云落的心中涌起一股惊悟,感触良多,原先融合了郎天雕的毕生经验在此刻又活了过来,随着战舞宗仁和御雷战法的出手愈发精妙,所有的气机慢慢消化在他自身的真气内,气势不停的提升,有种冲破一切的气势,浑然忘却了身边的所有。

  这一战,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变的激烈,战舞宗仁看破天道的所悟,御雷战法自然之道的御雷之术,尽是精妙之极,有时信手拈来,却是浑然天成,无章无法。二人自初晨一直战至斜月初上,皎洁的月光将万尺峰顶照的一片洁白,二人的身影其实已是模糊不可见,只有在峰顶的几位高手才可一观,峰下万众期盼迎来的只是在峰下投影的晃动。

  整个万尺峰顶开始颤动起来,月光在这一刻陡然消失,接着便传来战舞宗仁和御雷战法的哈哈大笑,一切又恢复原料,两人依旧是面对面站立,仿若从未移动过一步,一直自太阳升起至现在就是在那里站立,没有任何的交手。

  “唉,战舞兄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人,小弟终是有所不及,原来天道是这般的遥远,又是这般的触手可及,恭喜战舞兄了。”

  御雷战法长叹一声,目中露出崇敬的神色。

  战舞宗仁回头一瞥,声音似远实近:“云落,战舞世家拜托你多多照顾了。”

  说完后爱怜的看向两子一女,露出父亲的慈爱,跨出一步,身影消失在原地,半丝的气机也没有留下,月光依旧,峰顶依旧。

  所有人的心均是一颤,破空而去的异景终是在眼前得以显现,却是那般的让人沉醉。无念天怜自怀中摸出魔帝令,扔给木云落道:“云落,魔门交给你了,若是不能向战舞兄那般突破天道,我此生再也不出关了。”

  大袖轻甩,沿着万尺峰飘然而下。

  接着天怒雷动也仰天长叹,挥手而去。“弟弟,姐姐会至黑水帝宫一行,届时给弟弟一个惊喜,届时如若弟弟有本领留下姐姐,那姐姐便一生守在弟弟的身边,现在这便要离去了。”

  树海秀兰的娇唇在木云落的脸上淡淡一吻,洒然而去,留下独自沉醉的木云落。

  御雷战法的眼神渐渐唤散,一屁股坐在地上,御雷天心一声娇喝:“爹!”

  声音中透出无限的伤绝,此时,万尺峰顶仅余下木云落和御雷战法以及御雷天心三人了,其余人已然离开。

  摸着御雷天心的头,御雷战法爱怜道:“心儿,我将你的安危托付给木公子了。”

  接着看向木云落道:“唉,我这一生,最疼爱的便是这个女儿,你一定要将她送回御雷之国,让她继任国主。天道至近,原来是这般的真实,只是战舞宗仁若没有我的帮助,或许也无法破空而去,就此成就一个传说,我很高兴,很高兴。”

  双眼缓缓合上,原本摸在御雷天心头上的大手自身边滑落,盘膝而坐的样子有如法像庄严的老僧。他的这些话想表达一种怎样的意思,木云落也是不解,但对他的崇敬之情却让他虎目落泪。

  御雷天心满面泪水,在月光中一头金发散出更加美丽的光线,她搂紧御雷战法的虎躯,沉醉在巨大的痛苦之中。“爹,我不要让那个色狼送我回去,我要和爹一起回去,爹,你快醒来吧。”

  言语间透着一丝令人心酸的感触。

  “天心姑娘,能够和战舞前辈一战,这是御雷前辈一生的梦想,此刻他虽然就此离去,其实是带着无比的自豪而去,你不要再伤怀了。唉,花开花败,你们之间总有离别的一天,现在只不过是在这个时机提前到来而已,若是他因为担心,而不愿和战舞前辈一战,想必你也会在心里瞧不起御雷前辈吧。”

  木云落安抚着御雷天心,心中的气机滚滚,感染着两位强者一战,自身的修为再做突破,现在达到何种程度,他自己也不自知,因为这是一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路,靠他自己去摸索了。

  御雷天心收起泪痕,站起身来,淡淡看着木云落,冷然说道:“麻烦你抱着我的父亲,帮我搬到峰下,我要让他入土为安。”

  “御雷前辈肯定不会有这般的想法,他定是不会想让别人打扰到他的存在,不如就直接丧在这万尺峰顶吧?一来这儿的温度很低,可以使前辈一直保有这般的模样,二来也可以让他在自己感到无比自豪的地方就此长眠,相信这才是前辈的心愿。”

  木云落看着准备离去的御雷天心的背影,叹了一声道。

  御雷天心娇躯转了过来,露出惊诧的表情,二话没说,御雷之术腾然出手,在峰顶震出一个人形的方洞,然后将御雷战法移了进去。

  看着她砍下一颗树木,树起一面墓牌,木云落的心中升起一丝的不忍,这个骄傲的女人,此刻的心脆弱到了极致,相依为命的父亲离她而去,在这本不是故土的地方,单身一人,愈发让人怜爱。

  皓月晓照,万尺峰下的人群渐渐散去,这一战在这些人看来,不知会传出如何的惊骇,在每个人心中,定会有着不一样的传说,这势必会载入史册,成就另一个传奇。其实这一战的结果,并没有胜败,两人均是带着荣誉而去。

  七大宗师有两位已不在人世间,剩下的五位,无念天怜再不理身外俗事,闭关不出,天怒雷动没有任何的表态,不知是何感想,龙腾九海和水月无迹志在天下,势必会趁机搅起滔天战火,而树海秀兰肯定是站在木云落一边。战争就迫在眼前了,天下势必大乱。

  微叹中,木云落孤绝的身影在万尺峰头迎风而立,在月光中,身体散出的气机达至至强点,一抹霸气现于脸上,便如树海秀兰所说,战败龙腾九海又如何,这美人是一定要追到手的。

  御雷天心也缓缓站起身来,看着气势竟有胜过七大宗师之势的木云落,宝石般的眼睛内露出复杂的神色。恍惚中,木云落拉着她的臂膀,在万尺峰间跃动,向下盘旋而去,恍若一只大鸟,微微借力便腾然而起,神态写意。

  (夏之卷终)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