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七十二煞剑阵,在武林中大有名气,这七十二人均是青城派的顶尖高手,当年龙腾九海便被困在阵中一柱香的时间而不得脱身,可见这阵势是如何精妙。现在这七十二人也不是当年初出茅庐的青年了,均是心性武功已臻大成的前辈了,和秋离子是同辈中人,只不过仍是默默守着青城,整日苦练剑阵,使剑阵日渐圆通。

  在七十二人的外圈,踱来一个头带紫金冠的老道,身后背负着长剑,左手中拿着一把拂尘,右手竖在胸前,一派道风仙骨,长相也很是清瘦,满脸上不见丝毫皱纹,在微风轻拂中,有如随风而逝,确有大家风范。他的身后跟着两位年纪相仿的青年高手,面目清秀,身后也背负着长剑,长相相似,面容娇细,应该是同胞兄弟。

  “秋离子,青城一派将毁在你的手中了,投靠九腾九海你得到了什么,是名垂千古还是傲笑武林,亦或是苟延残喘?”

  木云落的双目陡然张开,散发着凌天气势,灼灼看向道风仙骨之人,舍秋离子之外,青城还有谁人会有这样的气度。

  “身负太古十大神兵的霸天刀、凤血剑,以及碧海萧,原来是黑水帝君木云落大驾。木帝君自有木帝君的潇洒,贫道却也有贫道的无奈,更何况龙腾尊主旷世奇人,绝对有一统武林的实力,而且南阳王已经自立为王,长江以南的土地尽入囊中,并已与龙腾尊主结盟,这天下,还有什么人能够阻止我们的脚步,朝庭的溃败已然不远了,木帝君难道看不清这形式吗?”

  秋离子脸含微笑,清越的声音中带着真气,隐有宗师级的气度。

  “不知木帝君手中拿着的长枪是否就是太古十大神兵中的逆龙枪,那只神兽看来也是太古神兽蓝背铁甲了?”

  秋离子旋又看到木云落手中紧握的长枪,抚着颔下长须,瞳孔收缩,有些意外道。

  木云落的身体一震,夏知秋谋反了,看来唐门危也,不知天机谷怎么样了,但好在天机谷是武林中神秘至极的门派,具体地址无人知道,这让他不用担心江月影和小兰两人的安危了。“秋离子,这天子宝座,虽说是有德者坐之,但这般的战乱四起,受苦的只是百姓,而且以南阳王和龙腾九海的心性,怎能保证能够比现在的天子更合适呢?”

  木云落依然心平气和的问道,气势沉龙在渊,吸引着所有人的眼神。

  苦莲的心神俱醉,彻底被眼前的男人吸引,他的那句调戏的说话更是让她的心儿微颤不已。苦意几人也隐入深思之中,木云落藐视天子,虽说已是有种大不敬,但却没有让人感到轻浮,多的只是一种沉稳,一种信赖。

  秋离子仰天长笑,拂尘轻甩,长声道:“木帝君这般狂傲,难道是想自己坐上天子宝座不成?难道木帝君就自认为比龙腾尊主或者南阳王更加的合适那张宝座吗?哈哈哈,龙腾尊主已然料到帝君必会杀上青城,贫道还将信将疑,没想到龙腾尊主果然是料事如神,让贫道大是敬佩,便请木帝君领教敝派的剑阵,再也不用下山了,这是龙腾尊主的密令。”

  龙腾九海竟想借青城派的力量来斩杀木云落,只可惜,不知这七十二煞剑阵,是否能拦得住已经踏足于天道至境的木云落。在秋离子的挥手之间,七十二人的剑阵发动起来,长剑纷纷向圈内的木云落指去,剑气纵横。

  强大的气机附体而至,还没接触至身体便感到呼吸困难。木云落全身飘动,衫袖和头发均在剑气中浮起,他手中的逆龙枪遥指圈外的秋离子,心中的战意滔天,那抹强大的气机让秋离子感觉到他的目标终是自己。

  逆龙枪飞舞,枪气幻变成一条黑色的龙形,在战圈内流动,挡住剑气的攻势。剑气与剑气间无丝毫的破绽,经过数十年的演变,剑阵变得已无破绽,隐合天地至理,与四周的环境融为一体。破剑阵,便等若是要破去与环境相融的气机。

  枪气与剑气相撞,阵阵尖鸣声响起,龙形却没有突破剑阵,转眼消散。木云落狂喝一声:“好,这剑阵很有几分意思。”

  手中的长枪却没有闲着,脱手而出,直刺剑阵对面的持剑之人,飞驰路线却不是笔直,而是上下左右微动,枪在变,而目标未变。

  剑气沉重,形成极强的真气阻隔,将逆龙枪阻在半空之中,再也无法精进半分,相持而动。木云落的眼神内精华闪耀,霸天刀闪至左手,刀气幻变,寒气滚滚,竟然劈在逆龙枪的枪柄之上。霸天刀和逆龙枪相较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刀气沿着枪体透出,刀气中混杂着枪气,却是两种不同的属性,将整个剑阵所处范围全部变成一片冰海般的世界,却隐着枪气的霸气突现。

  七十二人的脸上神色陡震,纷纷感到无比沉重,原来古井无波的心湖仿若和环境融为一体,此刻却因为环境已变,再难相融,精神上产生一丝的破绽。木云落一声长吼,佛门狮子吼借机而发,剑阵终乱,霸天刀的寒气已是侵入了七十二人的体内。

  所有人均是露出难以致信的神情,只是木云落心中苦笑一声,虽然成功破去剑阵,但他体内的真气也有种疲惫之势,强行破去自然之道的剑阵,耗去了他相当的内力。但他仍是战意十足,气机紧锁秋离子,长枪在身前荡起漫天的枪影,向前微动,身前剑阵中的八位道士迎枪而逝,爆起漫天的血雾。

  如此一来,因为缺少了八人,剑阵便等若再也无法施展。后继之人,若是没有和前面死去之人相当的功力,很难融入剑阵之中,兼之这七十二人整日练剑,日夜相处,心灵已达相通地步,所以在数年内剑阵再也无法发挥这般的威力,等若是完全被破。

  剩下的六十四人脸上掠过悲愤之气,怒气冲冲的看向木云落,他却大踏步向前行去,直逼秋离子。秋离子的身体轻轻飘起,手中的拂尘轻如天女散花般甩开,身后的长剑凭空而起,右手捏起剑诀,竖起食指和中指,操控着长剑的走势,剑气如潮。

  秋离子的修为绝对不可小视,隐有几分英雄榜高手的实力,不知为何会安心归顺龙腾九海。在秋离子身形微动的时候,他身后原本站着的两名道士也同时身动,心有灵犀,长剑辅助秋离子的攻势,浑然天成,功力仅是弱于秋离子一线而已。

  木云落左手持刀,右手持枪,在身前布阵,挡住三人的所有攻势,直至三人的气机开始减弱的那一刻,他的真气才开始提升,逆龙枪破入秋离子的阻隔中,在他的额头上一点,便收枪而退,直至退至练武场的中央,收身而立。

  秋离子的眼神渐渐隐于沉寂,长叹一声道:“苦意,你过来。”

  苦意微愕,飞身跃至秋离子的身边。“苦意,或许为师从开始便错了,不该和龙腾九海联盟,更不应该轻信他人,小视黑水帝君。唉,现在为师把掌门之位传给你了,希望你将青城带入另一个不同的境地。”

  接着他长笑道:“好,天下第八大宗师,击退水月无迹的男人,原来是这般的强者,秋离子不虚此生了。”

  说完后,他的额顶处渐渐散出一点红晕,逐渐扩大,盖住了整张脸孔,身子软软向后倒去,倒至苦意的怀中。那两名双胞兄弟脸色泛起一股死灰,旋又面目一片狰狞,双手握剑,喷出一口鲜血于剑体之上,幻化为惊人的速度,如轻烟般刺向木云落,剑气由轻灵改为凝重,杀气惊天,一抹血红色将三人围在内里,四周的人再也看不清内里的变化。

  没想到青城派竟有这般奇特的招式,而且这两人现在的功力已达宗师之境,两人联手,怕是鲜有敌手了,只是竟然没有名动天下,看来天下隐世的绝世武学也不在少数。

  苦意眼中充满着泪水,喃喃道:“师傅,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只是我们再也不能和龙腾世家结盟了,与其寄人篱下,倒不如发奋图强,在江湖中占有一席之地。”

  苦莲七人也蹲在苦意的身边,看着满面是血的秋离子。

  “师兄,我们青城派的血雾之剑什么时候被秋见、秋隐师叔学会了,这不是我们青城派的禁忌之学吗,师傅怎会放任他们修习呢?”

  苦莲的眼内尽是担忧,担忧着那个狂傲的男人,在这种鬼异的剑术中,会不会有事,更因他杀了自己的师傅,自己是不是该找他报仇。

  “看来师傅还是瞒了我们不少事情,但两位师叔只要能替师傅报仇,我们就不必在意是什么招术了,反正是我们青城派的武学就可以了。”

  苦意淡然说来,眼睛中尽是刻骨的恨意。

  血雾战圈内传来一声巨响,漫天的血雾消散,三人的身影显出身来。秋见、秋隐站着的身体也倒地不起,脸上再无血气,身体也逐渐干枯,如同是精气败完般的干尸。血雾之剑,借用全身的精血,在短时间内提升十倍的力量,败即是死亡。

  木云落的嘴角也显出血丝,内腑传来隐隐的翻腾之意,隐然已受轻伤,没想到这两人竟能达至这般的境地,当然,这也是先硬破七十二煞剑阵,后斩秋离子,所以气机已是微散造成的。

  “苦意,你若是要替你师傅报仇,便变强吧,我等着你,但若是你再投靠在龙腾九海一方,我马上便屠尽青城一派,一人不留。”

  木云落将霸天刀收至鞘中,逆龙枪扛在肩上。小蓝也自地内探出头来,刚才的激战,它便躲在地表之下,真是个不讲意气的家伙。

  “我苦意绝不是那种仰人鼻息的人,所以不会投靠龙腾九海,不过仇我是一定要报的,杀师之仇,不共戴天,若是有一日,我自认为能够战胜你了,必会去找你的,你等着我。”

  苦意站起身来,怀中抱着秋离子的身体,十分坚定的说道。

  哈哈长笑中,木云落回转身子,大声道:“你若是能摆脱龙腾九海的清剿,我必定会等着你的。”

  说完后,大踏步消失在大门外,留下散落满地的弟子。以一人之力,将青城派的所有弟子击倒,并斩杀武功最高的几人,这天下能有几人。

  苦莲心儿一颤,美目中有一丝的酸意,泪水在眼眶内打转,强忍住没有使它落下。这个男人,注定了是自己的敌人,可是自己偏偏无能为力,既不能随他而去,也不能改变所有人对他的敌意,所以心中一团乱麻。

  “说过你不要想着我的,现在你知道相思的滋味了吧,只可惜,我现在是你的敌人了,你要是爱上我,注定是伤。”

  木云落的传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让她的娇躯一颤,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狂泻而下。

  接着她狂奔而出,顺着山路向下跑去,后面传来同门的喊声也置之不理。她从未接触过别的男人,自从在青城派当上了道姑之后,便一直清心寡欲,从未思过男女间的情事,平日里师兄都是严守理节,从未像木云落这般主动挑逗的男人,更没有如此神伟傲然的男子,这都让她感到无比的新鲜,心中升腾起无法压抑的情火,但她却不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只知道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触,痛却也快乐着。

  木云落的身影坐在石阶之上,蓝背铁甲也坐在他的身边,以一个背影朝向她。苦莲手中的长剑一引,刺向木云落的虎背,娇斥道:“我要替师父报仇,杀了你这个坏人。”

  一张英伟的脸容转过身来,对着苦莲灿烂一笑,苦莲手中的长剑再也握持不住,跌落地上,接着一屁股坐在地上,泪水涟涟的看着木云落,显得无比凄苦无助,让人心生怜爱。

  “若是有一天,你不想在青城呆了,便到黑水帝宫吧,我欢迎你来,不管你是报着什么目的。”

  木云落悠然而叹,伸手扶着了苦莲,在她的耳垂上轻轻一吻,让怀中的女人满脸霞光,羞不可奈,身影终于远走,肩头还蹲着那只穿山甲。

  苦莲的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这个男人的身影,一定会永远印在心中,此生难忘,不管他是不是真心喜欢过自己。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