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之后,木云落的精气仍旧旺盛,受挫于水月无迹和龙腾天河联手下的伤势又好了几分。坐在宽大舒适的椅子上,看着蓝天,心中升起一股和天之间从未有这般的近距离的感觉,他眯着眼睛,环顾四周的众位爱妻,心生一股满足感,精神修为再做精进。

  这时,冷雪飞从自己的房内行了出来,手中拿着一张卷轴,把它平放在木云落面前的桌子之上,然后缓缓打开,入眼是一大片的白色,唯有展至中间处,贴着一小块的黑色地图,上面笔势交错,看来是点出了某处所在。

  “帝君,这就是导致飞影门灭门的藏宝之图,我把它贴在卷轴上,便于查看。现在帝君要图大业,必须要大量的金钱,虽然有婉妹物氏一门的财力,加上帝宫内所积累的财富,应该无一时之忧,但这个宝藏总是要重见天日的,所以我们应当尽早找到,免得生出变化。”

  冷雪飞俏然向木云落说道,其余几女也纷纷点头,认可这一提议。

  木云落点点头,摸着下巴,左右双臂分搂着夜无月和冷雪飞,大腿感受着她们厚臀的弹性,一脸的陶醉。树海秀兰早餐没有和他们一起吃,因为动了情心,所以强压下心中的那股念想,不愿在此时再见木云落。

  “这张图上所绘的地方我怎么从来没见过,看来天下之大,要找到这样一处地方,那可是大海捞针啊,而且我还想早日送天心回御雷之国,现在估计御雷之国内许多人都盯着这国主宝座,不早一点回去接手,将会免不了一场苦战啊。”

  木云落大是感叹,对眼前的宝藏竟提不起兴趣,真是个奇妙的男人。

  “帝君,就算天心妹妹现在回去,也未必能顺利接过国主之位,靠她势单利孤的一人肯定是不行的,这必须要在国内拥有众多的支持,所以,倒不如等我们中原的局势稳定以后,再倾我们帝宫之力,助天心妹妹接手国主之位,那时相信更容易一些。”

  夜无月柔声说着。

  御雷天心也是一脸的不愿,不高兴道:“这才刚刚收下了天心,就要把我给甩了,真是绝情,是不是嫌弃天心做的不够好,在床上的表现不及诸位姐姐啊?”

  木云落一听之下,满脸的哭笑,摇头道:“天心不用激我,我也有点舍不得你,所以便听从月儿的意见,暂时把你留在身边吧,下一步我们还是去找宝藏吧,至于帝宫的事,有月儿主理,战事则交给老刘和老先他们吧。”

  那张藏宝图一直平铺在桌子上,鲜于烈绕着它转了几圈,突然兴奋道:“芸妹,你来看看,这张图上所画的山是不是很像我们滇南的斩龙山,这儿有点像我们寒山窟所在地,难道说前朝藏宝就藏在我们滇南之地?”

  风追芸一愣,转到地图的前面,其余几女也站了起来,靠在卷袖的前面,只有木云落此时还坐着,根本就没在意这些事情。“是的,这肯定就是我们滇南的地图,看来我们可以和帝君回去了,正好可以打击一下云海剑派,铲除龙腾九海的实力,谁让他们瞧不起我们的。”

  木云落大含深意的眼神看向风追芸,脸上浮起一抹微笑,风追芸看在眼内,娇嗔道:“帝君,你不要那样看人家,追芸虽然差点嫁给刘长河,但那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是帝君的女奴,万事总要替帝君多多考虑的。”

  “是啊,成了你的女人,谁还会想起别的男人,你那样看芸妹,她当然受不了了,这个帝君也真是的。”

  鲜于烈也借此表明心迹。

  “好,既然有了目的地,我们尽早出发,早日得到宝藏,明天我们便起程吧。只是这中间的问题很大,不知道宝藏究竟藏了多少东西,如果数额庞大,我们如何能搬运回来呢,这是不得不提前考虑的问题,还有就是滇南之地毒虫颇多,我们还是不要去太多的人,以免让诸位爱妻深受其害。”

  木云落自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个腰,来了精神。

  “帝君,你不用担心,烈儿可是驱虫的大家,怎会让诸位姐姐们受伤呢?至于宝藏问题,那更容易处理,只要帝君一统滇南之地,将龙腾九海和南阳王的势力完全清剿,那就用不着搬运了,而且还可以借地利之便,反击南阳王的势力,对于日后一统中原有着莫大的好处。”

  鲜于烈兴奋的说着,好像滇南之地唾手可得般。

  木云落看了她一眼,心里很是感动,没想到鲜于烈竟有这等的眼光,一语道破僵局的突破口,如果将拥护龙腾九海和南阳王的势力清除,凭着鲜于烈在滇南的威望,一统滇南将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好吧,帝宫便辛苦月儿照理了,明天我们起程,不知哪位爱妻愿意随着我一同前去呢?”

  木云落怜爱的眼神看向夜无月,每次的这个时候,总是要让这个绝世的女子撑起重担,他的心里何止是感动可以形容。

  众女互相看了看,心中都希望守在眼前的男人身边,可她们也知道,不可能去这么多人,自己又不好意思开口说话,唯有沉默下来。还是夜无月开口了:“烈妹和芸妹是一定要去的,其余几位妹妹就以武功高的去吧,因为此次前去,定会遇到许多的阻碍,不能拖帝君的后腿,所以便由蝶妹、红颜妹妹、珠妹和霞妹四人便可,其余几位妹妹帮姐姐守住帝宫便是。”

  夜无月开口了,其余几女也不好反驳,况且这种安排也很是合理,人不能太多,有这六女便足以,而且帝宫这边的压力也是不小,更需要人手的帮忙。所以没能随木云落前行的女人,也没有任何的伤怀,仍是淡笑处之,分离是暂时的,将来总是会厮守一生的。

  木云落摇了摇头道:“月儿还少点了一个。”

  几女疑惑的眼神看来,木云落接着道:“秀兰姐姐给了我一个月的时间,我若不带着她,那岂不是要主动退出和她的约定吗,以后再没有机会一亲芳泽了。”

  几女笑了起来,夜无月更是羞红了脸道:“秀兰还不是我们的姐妹,况且她的身份超卓,所以月儿怎有让她随帝君前往的理由呢,这事还要靠帝君自己,月儿可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我便自己和她去说这件事,月儿替我准备一下,明早起程。”

  说完后,木云落站起身来,大步跨向树海秀兰的房间。

  这是第二次进入树海秀兰的闺房之中,但木云落的心仍然不可避免得跃动起来,隐隐带着期盼。若是能说动树海秀兰和他一同前行,那么说明树海秀兰的心中对他还是有一丝的眷恋,在路上再多下点功夫,得手的可能性大增,想到这位天下独一无二的美人,能在自己的身上承欢,他的嘴角上扬,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

  “弟弟,你那一脸的坏笑,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坏点子?”

  树海秀兰盘膝坐在床上,清绝的脸上竟然带着罕有的红晕,深远的美目注视着他,看来是被木云落的笑,勾起了某种暇想。

  “噢,没有,姐姐,明天一早我要出远门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可是又偏偏和姐姐定下一月之约,所以,姐姐可不可以和弟弟一同上路,也正好可以领略一番各地的大好河山。”

  木云落挠了挠头,洒脱的甩掉鞋子,跨步树海秀兰的身后,下巴抵在她的肩头,轻声说道。他的大手自然不会太规矩,又在树海秀兰的胸腹之地抚开。

  树海秀兰只觉得他的手传来一阵无法传言的热度,顺着每寸肌肤渗入体内,让她的身体产生出一股燥热。她一凛,树海真气自然流转,清冰之气勃发,但却怎样也束缚不住这种感受,娇美的小嘴不由张开,清绝无波的眼内展出一种情动的艳媚。

  “弟弟,姐姐情动了,你若是再这样抚下去,我怕是会意乱情迷,但为了不现在献身给你,姐姐会远远离开你的。”

  树海秀兰娇媚说来。

  木云落此时也感到无上的舒服,指尖在她滑如温玉的肌肤上轻抚,心中的欲望和七彩珊瑚又开始呼应起来,这种感觉玄之又玄。但听过树海秀兰的话,他便停止了动作,涎着脸道:“姐姐,这样算不算你已经答应我了,要随着我一起上路?”

  树海秀兰微微侧目,美眸斜视,无比幽怜道:“弟弟,姐姐现在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只好随着你离开了。不过姐姐真得很期待,被弟弟怜爱的滋味会是如何的入骨。”

  “那姐姐为何不尝试一下呢,非要在彻底爱上我之后,才会主动献身,这不是自讨苦吃吗?不止是姐姐忍得苦,弟弟也忍得苦。”

  木云落长叹一声,终是问出了这样一个一直困扰他的问题。

  “唉,姐姐的身子,没有一处没被弟弟摸过,这是百多年来的第一次,弟弟还不满意吗?”

  树海秀兰有些放浪,小手轻轻捏了木云落胯间的神龙一下,接着坐正身子,没有任何的动作,身子一转,面对木云落,眼内露出圣雅之气,清离道:“非是姐姐故意为难弟弟,而是如若姐姐不顾自身的情,而只看重于欲,这样的结果势必导致树海真气的大幅后退,说不定还会因此反噬弟弟呢?情和欲是不能分离的,所以姐姐在没彻底爱上弟弟之前,是不会放纵自己,那样不止害了我,也害了弟弟。”

  木云落的身子一震,这种观辞是闻所未闻,但却让人无可辩驳,他想了想,摇头道:“那姐姐现在对弟弟的好感到了什么程度,是不是弟弟一丝的希望都没有了,姐姐要弟弟努力,总是应该透露一下?”

  “哪有这样的,让女人家自己说出对你的感觉,弟弟也太霸道了吧?”

  树海秀兰如同小女孩般,纤指点在木云落的鼻端。

  木云落的呼吸一滞,沉醉在这种比莫玉真的大乘媚术还要勾魂的妩媚之中,但他为了不被树海秀兰看轻,苦苦守住心中的一丝清明,晃着树海兰的手道:“姐姐,这也算是对弟弟努力的点拨吧,一直以来,我可都是按照姐姐所说的在做啊。”

  “快了,这一天不会太远,姐姐有这种预感,而且弟弟在姐姐的心中,已经差不多占据了整个心房,只差那最后的感动。”

  树海秀兰细抚着木云落的脸容,眸中柔情百转。

  能得到天下第一的美人这般赞誉,木云落一时之间愣在那里,心里卷起万千战意,气势如风烈叶落,探出双臂,将树海秀兰的身子拥如怀中,却没有半丝的欲意,只有一股浓厚的情意散出,这一刻,他的心如止水,再没有过往面对树海秀兰时的恐惑。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