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大半个月的行程,一路上也没有吃太多的苦,倒是如游山玩水般写意,最后终于到了滇南之地。而此时,南阳王的大军也终于跨过了长江。得到东瀛忍者部队的支援,兼之御雷之国宰相蒙破军强势继任国主,置公主御雷天心于不顾,雷霆般的镇压所有的反对势力,然后再出兵帮助南阳王的势力,所以朝庭开始节节败退。而黑水帝宫的五万军队却安然完成任务,为南阳王的后方设下了一定的隐患,便返回了黑水帝宫,养精蓄锐,准备即将到来的战事风云。

  此时,滇南寒山窟,极寒之地,毒气缭绕,青烟白雾,茫不可见内里景观,木云落一行人唯有停在谷外。

  马车下,木云落遥遥看着前方,向鲜于烈感叹道:“原来寒山窟在这种地方,那可是绝难发现,更是不太可能闯入啊。可是观乎这种毒气,我们怎么才能进去呢,我是没关系,但这八匹马儿可是危险啊。”

  这辆马车是物婷婉的专用马车,现在主动让给了木云落,原先有一匹马被鲜于烈的铁线虫叮死,物婷婉费了相当大的工夫,才重新找来一匹,如若再失去了,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而且物婷婉定是十分心痛,所以木云落第一时间便担心起马车来了。

  鲜于烈扑哧一笑,自木云落的身后抱住了他的虎躯,胸前的肉球顶在他的阔背之上,娇柔道:“帝君,如果不是藏身这种地方,我们寒山窟怎会和天机谷、雷动堂并列入当今江湖中的三大邪异之地呢?天机谷的机关制造之术、雷动堂的烈火爆响之术以及我们的驱蛊用毒之术,均是江湖中的奇门异术,帝君可是不要小瞧了我们啊。”

  木云落的心中苦笑,暗想到,我什么时候小瞧你了,你那一身的毒物,当初我可是不敢收你的,若不是你死皮赖脸的贴上来,我是不会多你这么个女人的。

  风追芸看出木云落眼内的苦笑,巧笑一声,皱了皱可爱的鼻翼,向木云落道:“帝君,现在后悔可晚了,是不是不想收下烈姐和我啊?”

  “不行,帝君,你可不能再不要我啊,小奴儿现在是爱你入骨,要是被你抛弃,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鲜于烈一听风追芸的话,顿时紧张起来,双臂更是紧缠在木云落的身上,怕是他会就此甩下她离去般。

  “是啊,帝君,你以后就是我们寒山窟的主人了,可不能置我们不管啊。烈姐是我们寒山窟的大当家,我是三当家,我本来还有个二姐,可以一并成为帝君的女奴,可是为了研制毒药,她在去年就过世了,所以外人也经常把我叫成二当家。”

  风追芸的眼神内掠过一抹伤怀之气,本是三姐妹,感情深厚,却偏偏一人因意外而过世,这对她们而言,也是一种打击。

  “放心吧,我既然收下了你们,就不会再不要你们的,下来吧,我们进去了。”

  木云落反手拍了拍鲜于烈的屁股,示意她下来。

  鲜于烈柔顺的下来,俏生生道:“算起来,烈儿在滇南之地,也算是女神般的存在了,想追求我的男人不知有多少了,没想到现在却患得患失,怕失去帝君,一点自信也没有了,都是帝君害的。”

  哈哈大笑中,木云落牵起树海秀兰的玉手,豪情壮志道:“兰儿,我们一起散出护体真气,保护着马车进去吧,应当没有任何问题的。”

  天下间,也唯有木云落才会在众人面前叫树海秀兰兰儿了,这也是一种荣耀,能够征服树海秀兰的芳心,比武学修习之大成之境还要艰难。

  鲜于烈骇然拉住了木云落,花容失色道:“帝君,不要冒险了,这种白色气体,是滇南的瘴气混合了我们寒山窟的毒药,能使得四周寸草不生,而且风吹不走,雨淋不去,也不向外溢洒,是一种绝对的屏障,只有我们寒山窟的辟毒之石才可以避开。”

  感觉到身边女人对自己的关心,木云落摇头道:“烈儿,我是那种拿着生命开玩笑的人吗?凭着我和兰儿的功力,这天下间没有任何能拦得下我们的东西,包括这眼前的毒烟。”

  说完后,他一步跨出,带着树海秀兰进入瘴气之中,上官红颜给了鲜于烈一个肯定的眼神,驱车随入,其余众女跟上,她们均是相信自己的男人,连风追芸也跟随而上,鲜于烈也只好跟在最后。木云落身体四周散出一种黑色的护体真气,将所有人包容在内,当然,除了树海秀兰。树海秀兰则散出淡蓝色的真气,包容着自己。

  白色缥缈的烟雾被隔离在真气之外,鲜于烈则在指引着方向,引导着木云落向前,护体真气内,一片清香,没有任何的不适,自外面带来的空气纯净无比。只是地面上一片光净,是白秃秃的石头,果然是寸草不生。

  如此向前走了约一里左右,烟雾渐渐转薄,再走几步,眼前豁然开朗,入眼是一大片的绿地,占地极阔的平原延伸开来。极远处,是高耸入云的山脉,环绕在寒山窟的四周,天空湛蓝,空气清新,鸟儿在空中划下轨迹,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如同一个隐世之地。

  “我还以为寒山窟是在山洞之中,定是阴湿黑暗的地方呢,没想到,竟是这样一处妙处所在,看来从字面上理解终是差了几分。”

  木云落双手负在身后,踏足在草地之上,感叹起来。

  世事便是如此,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而且有时,眼见的也未必是实的,可以欺骗人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帝君难道觉得我们都应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吧,好像我们都是不见天日的魔鬼似的。”

  鲜于烈清声说来,撒娇多过不满。

  “想想也是,那种地方怎么可能养出烈儿和芸儿这等娇滴滴的美人呢?”

  木云落的双手分别在二女的脸上拧了一下。

  “在帝君之前,我们以为这道瘴气是绝对屏障,没有任何的人和物能进入,没想到,帝君不止单身进来,还带着一整辆马车进来,看来我真是有点坐井观天了,这儿以后也不是最安全地方了。”

  鲜于烈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

  洛明珠上前拉起鲜于烈的手,摇头道:“能散出这般强劲的护体真气,支持着走这么长的时间,天下间也数不出几个人来,除开七大宗师,恐怕不会有超过十人的,所以烈姐不用担心。”

  鲜于烈的脸色这才正常起来,想来也是如此,天下间如同木云落这等人物,又能有几人。“帝君,先在我们寒山窟小住几天,再想着宝藏之事吧?斩龙山就是远处的那座山脉,延绵极长,层层叠叠,极是广袤,所以要是找到这样的一处所在,虽不是如同大海捞针,也相差无几了。”

  正在盯着远处山峦眺望的木云落,听到鲜于烈的话,点点头,心底出奇的安静,好像和山中的某处建立了某种联系。

  再向前走,跨过一个小小的山坡,山坡下有一个小树林,一道飞瀑而下,泻成一个小小的湖泊,再分流成一条小河,流向更远处,一座古宅映入眼底,就在小湖的不远处。

  “既然这儿通不到外面,那么这瀑布的水是如何来的?”

  木云落不解摇摇头,问向鲜于烈。

  “滇南之地,多是高山,山上经年积雪,所以雪融化后,便形成这涓涓流水,汇聚下来便形成这飞瀑小湖,再分流经过斩龙山脉的山间绕出,那边有原始林带,里面异常危险,面积极广,除了这流水,恐怕再没有别的东西能穿过了。”

  风追芸淡雅的声音传来,带着对滇南之地的深厚情意。

  说话间,八人连着马车来到了宅子的面前,大门上刻着寒山窟奉为至宝的毒物图案,门前也不是传统的石狮,而是两只蜘蛛的石雕,入眼阴冷。

  大门在鲜于烈的轻敲下,轻轻启开,两个模样清秀的女人一左一右打开了大门,看到鲜于烈时,表情一喜,娇声喊道:“当家的回来了。”

  这一声脆响,很快就传了开来,宅院内此起彼伏,莺歌燕语,一下子涌出来近百名的女子,团团将鲜于烈围在里面。

  木云落一脸的苦笑,摇头对风追芸说道:“难道寒山窟全是女弟子吗,怎么不见一个男人出现?”

  “帝君就是帝君,一语中的,我们寒山窟只收女弟子,因为我们三姐妹全是女人的缘故,所以想保持寒山窟的纯洁性,这也是我们的特点,在滇南之地无人不晓。寒山窟共五百名弟子,全是女子,没有一个男人,若是有人出嫁,则自动脱离出寒山窟,我们也不免强。”

  风追芸笑着说道。

  那边已是响成一片,声音很是嘈杂,主要是在问:“大当家,你走了都一个多月了,总算是回来了,对了,百毒教的教主关门太好像是被大当家击退了吧,他们前几天来找过我们的麻烦,但都在谷口就被我们拦了下来,无法进来。”

  “静一静,不要吵,我先介绍一个人,那边那位便是江湖中新任的武皇,我们九派联盟的领导者,江湖中风头最劲的英雄,超越七大宗师之上的超级高手,击杀关门太,并击退水月无迹和龙腾天河联手的超卓男人木云落。”

  鲜于烈说了一大串的头衔,每说一个即让木云落摇一下头。

  两百多双眼睛一同看过来,这次的声音统一整齐:“哇,黑水帝君木云落来了,传说中的艳侠原来长得这么英俊洒然。”

  洛明珠和楚朝霞看到这么多的女人一同向木云落涌来,冷哼一声,站在了木云落的面前,劲气前涌,挡住了所有人的去路,鲜于烈更是一声娇斥:“都回来,不要丢寒山窟的脸!”

  所有人停了下来,鲜于烈接着说道:“现在我是木帝君的女奴,三当家也是他的女奴,所以你们都要好生伺候着,他以后就是我们寒山窟的主人了。”

  声音一时静了下来,木云落和伴着他而行的树海秀兰对视一眼,有种知己般的了然。树海秀兰更是悄悄传音道:“帝君,你现在可是闯入花丛,任意逍遥了。”

  苦笑中,木云落让上官红颜将马车交给寒山窟的弟子们,自己则随着鲜于烈离开,向里面行去。

  PS:《柔情》停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了,但大木说过了,不会太监的,现在《艳遇》顺利在起点上架,所以《柔情》会逐渐恢复更新,现在一次更新三章,为兄弟们解解渴,如果兄弟们不满意,大木还是会努力的,请兄弟们继续支持,毕竟大木也有大木的难处。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