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柄似剑非剑,身似一柄铁尺的兵器缓缓自空中落下,木云落握入手中,那股熟悉的感觉又泛入心底,太古十大神兵中的量天尺原来就隐在这间破败的祠堂之中。若非木云落一时兴起,想一观云海剑派,这间神兵也不知何日才能够重见天日,所以说一饮一啄,莫非天定,如果不是云海剑派和百毒教联手挑战寒山窟,木云落一怒拔剑,欲扫云海剑派,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

  此刻,在穿过木格窗户的阳光中,木云落的身上仿若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那把泛着金色的拐尺,腾然而起,在木云落的手中演绎出一式惊天的剑势,连绵无绝,似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也有浑然不着边际的精妙所在,空舟、明流和日坎以及方云迪、史千秋和史万载的目光变得如痴如醉,心神全部被吸引。

  “云海剑派的最后一式,总算是重现于世了。”

  空周颤声说来,惊看着这至强的一式,跪伏在地,明流和日坎五人,也同时跪下,那副虔诚,仿若面对着云海剑派的开山祖师般。

  “这剑势,必须要用这尺形兵器才能完全演绎,所以你们用剑,无论能领悟多少,也是不完整的。唉,没想到,如此神奇的太古神兵,竟然就藏在这里,只是不知这量天尺的守护神兽究竟流落何处,数百年的风雨,也不见它的踪影。”

  木云落叹了一声,无限惋惜的看着手中的尺子。

  “空周以后唯帝君马首是瞻,能够在有生之年,一观云海剑派的至强一式,空周心中的极是感动,多谢帝君给在下这个机会。”

  空周脸上的敬佩之色渐浓。

  “滇南之地,就交给你了,替我将龙腾九海的势力扫荡出去,让这儿变成黑水一派的后方。还有,这最后一式的剑意,我已经传达给你们了,希望你们能够领悟这至强一式,增强自身的战力。”

  木云落没有回身,洒然而立,淡雅如风。

  就在此时,孔慈的雕像突然寸寸而裂,碎作满地的泥块,击起一片灰尘,众人眼前一片模糊。接着一阵嗡嗡声响起,一只如同甲虫般大小的黄蜂振着翅膀自灰尘中飞出,它一身的赤红之色,唯有尾部的毒针是金色的,极是耀眼。伴随着它的振翅声,自窗外同时飞进许许多多的毒蜂,漫天的振翅声充斥耳内,令人作呕,铺天盖地向众人飞来。

  楚朝霞一声娇斥,衣袖舞动,状若神女,手中的长剑散出惊天的剑气,斩向飞舞而来的蜂群。凤血剑法带着炙热之气,剑气纵横,将漫天的毒蜂扫落一片,斩成零星的片断,跌落满地,伴着孔慈雕像的灰尘同时扬在空中。

  “这是太古神兽金尾红蜂,滇南之地已然绝迹的异兽。”

  树海秀兰脸色凝重,唤出了这只红蜂的来历。看来这只红蜂必是量天尺的守护神兽,只是被孔慈困于自己的石像之中,数百年未现人世。想来孔慈定是害怕它无人约束,危害人世,所以才不得不加以约束。

  但数量极其庞大的蜂群,似是连绵无绝,如同一片乌云般,一波接着一波,向前飞涌着,而那只金尾红蜂,则在最高点指挥着,翅膀振出的声音,愈发惊人。

  看来不将这只金尾红蜂制服,其它的毒蜂是不会就此散去的,看着楚朝霞已显焦急的脸色,木云落大袖一挥,没见移动,便站于她的身前,一股柔和的气机托住了毒蜂们的前行之势,随着他的衣袖舞动,那些毒蜂便如同是浪端的小舟般,再也无法精进。

  金尾红蜂见毒蜂攻之无效,已是不耐,猛然自上空开始俯冲而下,对着木云落而来,金色的螯针弯曲,在空中循着天然的轨迹而行,无可捉摸。木云落一声长笑,口中喷出一口真气,化做烈烈风势,将金尾红蜂吹得在空中翻了数十个筋斗,始才稳定。

  接着他手中的铁尺脱手而出,在空中划下闪电般的轨迹,如同形成暴风般,那群毒蜂的翅膀纷纷断裂,一大片落于地面,再也无法飞起,在地上蠕动着。“念你是太古神兽,所以我不想伤你,要不要归属于我,就在你一念之间。”

  木云落眼露奇光,盯紧金尾红蜂,冷静说来,那种气势让他身前的金尾红蜂开始向后退去。

  接着金尾红蜂的东翅膀平展,嗡嗡声散去,那群跟在它身后的毒蜂们好像失去了领导,分批散去,一时之间,小祠堂内静了下来。

  木云落伸出左手,含笑不语,金尾红蜂则乖巧的落在他的手心处,静止下来,如同是一只标本般,没有丝毫的生机。

  “好,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小蜂了,真是痛快,一会请你喝点酒吧。”

  木云落的手挥了一下,那金尾红蜂这次换作轻柔的振翅声,没有发出半丝的声响,欢快的飞翔而起,在木云落的头顶盘旋。

  空舟几人呆若木鸡,看向木云落的眼神多了几分敬重,这只传说中的奇虫,如此轻易的被木云落收服,这让他们更是觉得眼前的男子神秘莫测。

  “唉,虽说量天尺重现于人世,但贵派开山祖师孔慈的雕像却是毁于一旦,始是一种遗憾,未知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木云落看着尘埃散去,那一地的残痕,大是感叹。

  “无妨,请帝君不用介怀,这座祠堂我们正要重新整修,孔祖师的雕像我们也会重新塑过,想必这也是他老人家的心愿,能够让有缘人得到这量天尺,使云海剑派的最后一式重还他的后辈手中,如此说来,我们还要多谢帝君了。”

  空舟含笑向木云落点头,没有丝毫的介怀之意,其余几人也是同样的表情。

  正午时分,诸人在厅间用膳,那只金尾红蜂正俯在桌面之上,头一直低在木云落递给它的餐盘之中,那里面盛着一层薄酒,它吃的不亦乐乎。树海秀兰就坐在木云落的身边,一直含情看着木云落,这一桌,除了木云落,便只有几女了。

  “秀兰姐姐,你看看帝君,就知道看着小蜂,连正眼也不看向我们,真是太不重视我们了。”

  洛明珠撒起娇来,并趁势坐在了木云落的腿上。

  这是空舟特意安排的房间,没有外人进来,否则这等香艳的场景,让那些云海剑派的弟子看到,一定是鼻血乱喷了。

  木云落拍了拍洛明珠的厚臀,另一只手却老实不客气的抚在了树海秀兰的大腿之上。洛明珠的脸红了起来,臀部扭动几下,接着口含一口酒,仰起俏脸,触在了木云落的唇间。

  细流暗渡,酒烈津香,小舌带着些许春意,上而沾染的酒气,让木云落细细的吮吸。这一刻,时间静止,唯有呢喃之音,外加啧啧的亲吻声悠悠响起。

  金尾红蜂也停止了动作,认真盯着木云落和洛明珠的缠绵,其余三女也是脸儿红了起来,却不肯将头偏开,盯紧二人的动作。树海秀兰轻抚木云落在她腿上作怪的大手,感受着一拨接着一拨的情火冲击,心底的思念极是入骨。

  这一口酒,混杂着洛明珠的情意几许,让木云落意乱情迷起来,他的大手已经握住了洛明珠胸前的隆峰,邪邪的笑意在脸上化开。

  只可惜,云海剑派终非是自己的地盘,所以几人也是浅尝即止,木云落也没有进一步的侵犯怀中的佳人,只是默默的享受着玉体的弹性,嫩爽的肌肤。

  “帝君,一会我们是不是要回寒山窟了?”

  夜无蝶在木云落的身边问道。

  “吃过饭后,马上出发,这里的一切就交给空舟吧,我们要早点去寻宝藏,也好早日返程,我只怕龙腾九海耐不住性子,万一抢先一步赶去帝宫,那可就糟糕了。”

  木云落点点头,淡然说来。

  太古十大神兵,已有七件落入他的手中,霸天刀、凤血剑、射日弓、碧海萧、逆龙枪、蝶影针和量天尺,已是重现人世,仅余下金丝甲、浑天凌和芭蕉扇不知流落何处,传说中的十大神兵,若是全部落在一个人手中,那将是开天辟地的第一件大事了,不知会引来何等的后果。

  在空舟的热情相送中,木云落一行五人又踏上了回程。原本空舟想让史千秋和史万载随行,方便照顾木云落,但被木云落一口回绝,两个大男人跟在身边,绝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那许多的美丽女人。

  回至寒山窟,已过午时,但木云落仍是坚持上路,几女不仅没有反对意见,还欢呼雀跃起来。好在行李原来就已经准备妥当,只待上路而已,因为此去尽是山路,所以几人均是徒步而行,向着远处的斩龙山脉进发。

  鲜于烈是滇南之地的驱毒大师,看到金尾红蜂时,那种感觉,唯有无比惊喜可以形容,这种传说中的太古异虫,竟然归顺了木云落,还如此听话,这是她怎么想也想不到的。

  沿着谷间,一路向东前行,地面上开始是薄薄的草,但越走越厚,到后来就变成了茂盛的森林。地图一直放在鲜于烈的手中,她看着地图指引着方向,但在这密可蔽日的古林中,要找准方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帝君,我们刚刚行出寒山窟的小谷,还没到斩龙山脉的边缘,但天已经黑了,要不我们就原地休息吧,明天再继续赶路?”

  鲜于烈抬头看了看天,向木云落询问道。

  木云落点点头,经过了两个多时辰的奔走,太阳已经完全西斜,秋日的气候,有些微凉,尤其是在这阴冷无日的森林里,体表都泛起丝丝的冷意,好在几人都是功力极其深厚的人,所以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

  放下身上的行李,几人找了处相对干燥的地方,点上了火堆,拿出随身的干粮和着清水吃了起来。

  正在此时,一阵沙沙声入耳传来,地面上的树叶颤动起来,一股股腥风之气在林间充斥。这个本是安静的夜,却被突如其来的异变惊扰,金尾红蜂率先惊起,在火光的顶端开始盘旋,蠢蠢欲动。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