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斩龙山脉的边缘,连行了数日,终于走出这遮天蔽日的古林,那种阴冷的感觉渐消。但眼前却又有另一番景象,一些不知名的矮树,又布成了一大片的林子,但树与树之间的间距却极是宽松,而且地表的土壤也极是干燥,地表之上寸草未生,令人顿觉浑身轻松。

  木云落深吸了一口气,皱眉看向鲜于烈,不解道:“这里怎么这么奇怪,会有这样一处所在,是不是离我们的目标近了?”

  “斩龙山脉就是这样,山中蕴含着五行所在,互生互克,隐含着天地间最纯正的至理,所以我们现在应该是踏足在五行中的火属之地,所以才会感觉不一样。帝君,照地图上所示,宝藏应该藏在斩龙岭的东侧,只是这里好像没有这样一个类似于盆地似的所在,所以我和芸妹也弄不懂了,只有先过去了再找吧,只不过估计还要有五日的行程。”

  鲜于烈妩媚一笑,身上的紫衣飘起,极是惹眼。

  莫玉真此刻正腻在木云落的怀中,经过这连日来日夜的奋战,她如同一支绽放的牡丹,散着夺目的神采。她的媚术也愈发的惊人,所以只要一有休息的时间,木云落便忍不住开始侵犯她,让她乐此不疲,只是当木云落和莫玉真欢好的时候,其余七女怎么可能忍受的住,所以经常性便是一场八人间的盘肠之战。

  正如现在,莫玉真的隆臀正在轻轻的扭动,摩擦着他胯间的神龙,丝毫不在意他在谈论什么事情,那抹细腻的挑逗,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木云落长叹一声,大手拍了拍她的屁股,嘿嘿笑道:“玉真,先不要发骚了,我们要加快速度了,龙腾九海这次更是得不偿失,不仅损失了姹女教,更是让水月无迹、龙腾天河和毒牙再无战力,以他的性情,必会开始展开针对黑水帝宫的报复了,所以我们也要加快速度。”

  几女同时点点头,莫玉真更是艳丽一笑,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散着火热的惑力,娇柔道:“奴儿听帝君的,不过帝君也要在适当的时候,疼惜奴儿啊。”

  木云落摇头苦笑,这个天下媚术排名第一的女人,的确有勾魂摄魄的魔力,能在不经意间就撩拨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大手抓紧她丰满的臀瓣,木云落点头道:“等回到帝宫,有你受的,别指望我会放过你。”

  接着他的大手滑过股间,直抵双腿之际,拇指轻探那贝蚌之前,一股热力散开,然后洒然而笑,当先行去。

  莫玉真娇躯一颤,双目射出万千宠爱,只觉一股燥热顺着下阴直抵脑门,彻底迷失在眼前伟岸男人的虎躯之上,媚眼如丝。

  再向前行去,四周的景色顿变,就连那种矮树也不见了,入眼处一片赤色之地,寸草未生,刚开始时的那股干爽已然一扫而空,变为燥热。这真是一片奇异的土地,斩龙山脉的变化真是非人力所为,好在几人功力卓绝,已达不畏寒暑之境,所以这点酷热倒也没有太令人生出反感之心。

  前面行走的古林应当属于木之领地,那里的灵气充足,所以才更是增强了木云落体内木属真气的疗治效果,他所受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大约恢复了七成功力,只是原本五行真气之间,圆通不润,但经过古林之后,木属真气已有微妙的变化,虽然暂时不得领悟,但相信分别经过五行之地后,应当可以进入另一通境地。

  如此行走约两个时辰,最是奈不住的是风追芸,她的赤足已然开始灼热起来,那件白色的衣物已然被汗水打湿。木云落早就注意到她的变化,微微皱眉,伸手拉住了她的纤手,一股冰凉之气散了开来,令风追芸的精神一震,侧脸一笑。

  木云落的大袖一甩,身体御气而行,飘然而起,风追芸的身体也随之扬起,如同风中之杨柳,不着寸力,柔弱无骨,随着木云落而动。

  “秀兰姐姐,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加快速度吧。”

  说完牵引着风追芸飘然而逝,几女飞身跟上。

  广无人烟之地,除了远处依然是连绵无绝的高山之外,这里就仿若是另一个世界般,随着渐行渐远,地面上甚至已有流淌的赤色河水般,间或冒出一个大大的水泡,碎裂后变成的却是更加赤热的气体。这里的温度竟然这般高,将地表的泥土都给融化了。

  八女紧紧紧跟随在木云落的身侧,全赖着他的护体真气防护,再经由树海秀兰和莫玉真以及上官红颜驱力而行,这才隔绝外面如火般的灼烈气体。

  前朝秘宝藏在这里,怪不得经由百年仍无人发现,原来这斩龙山脉本身就是最强的防护,平时即人迹罕至,更有这五行之地依次而生,非功力高深者不可越过,所以这藏宝之人倒是真的算准了这许多的过程。

  愈行愈热,但几人却踏着流动的地表,再不敢停下来休息,一直行了一日一夜,这才即将跨过这火之领地,前面遥遥即看到黄色的土地了。但若没有这强沛真气的涌动,几人早就被烈气灼伤,甚至性命不保。

  就在此时,地底传来一阵裂动,巨大的声音连绵无绝,伴随着一声猛兽的长鸣,惊天的烈气如气柱般喷出。鲜于烈一颤,娇呼道:“这声音好像是太古神兽藏在这火之领地之内。”

  话音刚落,地底显出一只巨大的猛兽,体积怕是有一座小山般大小,那竟然是一只青蛙,浑身冒着浓烈岩浆的青蛙,这简直太神奇了。

  青蛙刚一露面,又是一声长鸣,口中喷出一个硕大的火球,排山倒海般卷向木云落一行九人。木云落苦笑一声,这种时候竟会冒出这种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猛兽,这到是如同生活在梦幻中一般。但想归想,他的口中在同时喷出一口精纯的真气,直抵火球之上,那火球瞬间裂开,散落成漫天的细小红球,如同烟花般绚烂。同时金尾红蜂也是声音大震,绕着那只红色的青蛙不停的缠动。

  青蛙却不肯放松,一个跳跃,已然悬于半空之中,口中接着散出无数的火球,破空而来。木云落眉宇紧锁,摇头道:“秀兰,带着她们先离开,这里交给我处理。”

  话音刚落,他的大袖一挥,八女在气劲的带动下,飘然远去,但谁也没有担心木云落,在她们的心里,以木云落的功力,普天之下,能够伤得了他的人和物,屈指可数。

  漫天的火球已然逼近,木云落的身体也变得滚烈起来,他长吟一声,右手画圆,带出一股破空之音,火球如同受到招唤般,投入气劲形成的漏斗之中,逐一熄灭,再无法带出半丝的火势。

  “木郎,你要小心了,这是太古神兽火明蛙,能够再见它,真是令人兴奋,木郎不要伤其性命,只是将其驱走便是,长成这般大小,真是不容易,这种世间难得一见的奇兽,自有其存在的道理。”

  树海秀兰的声音遥遥传来,提醒着木云落,显然是担心心上人的安危。

  木云落心中苦笑,现在是它打算伤我,我都不知如何下手,这庞大的身体,真是太恐怖了。沉想间,火明蛙的身体已然压下,强大的气机让木云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触,但他夷然无惧,身体飘然而动,借着五行真气中的水属真气,身体浮在空中。

  这里虽然是燥热之地,但水汽却是充盈,所以木云落浮在空中,右拳收敛四周的烈气,轰然而下,直袭火明蛙宽广的后背,看似软绵绵的一拳,实则是蕴含着无比的气劲。

  火明蛙一声鸣吟,显然是识得厉害,红色的眼睛转动一下,身体迅速没入地表之内,以求躲开木云落这势可裂天的一拳。木云落这一拳却没有回收,直接击在流淌的浆体之上。沉闷的压力破过地表,在底层爆开,借势而势,那股火属真气已达至巅峰状态。

  这势若无物的一拳挥出之后,借传自地表的反弹之力,木云落的身体又腾然而起,浮在空中,整个地表一阵颤动,似有无数的暗劲在底层涌开,那是木云落的无上真气在地表之下散开后的破坏之力。接着火明蛙疲惫的浮了出来,观乎它的那种动作,显然已被真气所伤,现在正呱呱叫着,眼睛直直看着头顶的木云落“既然你不再纠缠,我也不和你再纠缠下去了,正事要紧,等我回来时,但愿你不要再发难了。秀兰姐姐说留你一命,那你就好好活着吧。”

  木云落负手而立,对着火明蛙洒然而笑,金尾红蜂则附着在他的肩头,也摆出一个好笑的动作。

  火明蛙又叫了两声,似是答应了木云落的吩咐,但它的前腿却举起一只,似有无限不舍。木云落不解的看着它,观其行,似有某种暗示,接着他的身体渐渐逼近了火明蛙的身前。火明蛙大喜似的叫了几声,向他低下头,隐有臣服之势,接着身体又沉于地表之下。

  片刻之后,火明蛙复又显身,这时,木云落身上的太古神兵声音大震,长鸣不已。木云落这才始悟,原来在这赤地之下,竟然也隐藏着一件太古神兵,这种种的机缘巧合,匪夷所思之极。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