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的空气仿若静止了般,唯有干烈的空气在轻动着。木云落却在此时动了,大袖一甩,手中的霸天刀顺势卷出,巨蝎也在同时动了,凌空跃起,两只大螯带出万斤巨力,无数的沙尘随之舞动。

  木云落一声长啸,气势更胜,霸天刀在瞬间斩出无数的刀影,光华璀灿,将巨蝎的身体围了起来。一击之后,他便是回身而立,退入诸女之中,立定。

  巨蝎跌落沙尘之上,扬起漫天的沙尘暴,待一切尘屑消散之时,又显现出它漆黑的身体,一动未动。接着巨蝎的身体便冒出无数的裂痕,股股惨绿色的汁液流了出来,它的气势一下子变得疲软不堪,原来高高竖起的尾针也直直放在地面上。

  “走吧,我们尽早离开这里,再走下去天色也不早了。”

  木云落看了巨蝎一眼,受到这般重击,没有长时间的恢复,它再无可能达至初始的强悍。木云落并没有彻底将它粉碎,实际上还是念在它是太古奇兽的份上,这种土属之地的守护神兽,总是集天地灵气而生,上天有好生之德,没必要赶尽杀绝。

  树海秀兰轻叹一声,这个俏郎君的实力又升了几分,愈发令人看不透了。接着她的纤手拉起木云落的手,环顾七女一眼,转身而行。洛明珠和楚朝霞对视一眼,同时而动,抢起木云落左手的位置,这样的一个机会,她们当然都不愿意放过,这惹得木云落哈哈大笑起来,几女随后跟上,倩影流离。

  在土属之地奔走了没多长时间,天色便开始转入黄昏时分,天空中赤霞连绵,显示着这是一个无雨的秋后,再过一段时间,冬天就要来了。

  黄色的土地渐渐变色,零星的植物随处可见,更是偶尔有几颗树木出现,空气中的灼热渐渐有了湿气。慢慢走至了黄土之地的尽处,再前方,竟是一个浩淼无际的大湖,碧绿的湖水倒映着远处的青山绿树,极是平静。

  这里无舟无筏,鲜于烈不由跺了跺脚,扭头看向木云落,柔媚道:“帝君,这么大的湖,我们怎样才能过去,要是没有载人的器具,实在是困难?”

  “水静载物,当年达摩祖师一苇渡江,我们怎能让前辈专美于前,怎也要试上一次吧。不知烈儿怕不怕?”

  木云落右手拉着树海秀兰的手,左臂横在楚朝霞的腰间,唯有以眼神看着鲜于烈的隆臀说道。

  莫玉真静静的站在木云落的身后,闻言后食指上的血魂玉指轻扫,一棵矮树随之即倒,然后她的纤手微扬,几截树木散落湖中。

  接着,她的身形飘动,带着随身的行李,站于一截树干之上,长袖轻舞,飞身而去,恍若神仙中人,不着分力,在水面上如履平地,细细的波纹在水面上荡漾开来,身形渐行渐远,低柔的声音却远远飘来:“帝君有令,奴儿就先行一步,为诸位姐妹一试险恶。”

  上官红颜也看了木云落一眼,飞身而上,瞬间远去,接着,夜无蝶、楚朝霞和洛明珠也一一远去,仅余下木云落、树海秀兰、鲜于烈和风追芸四人。

  秀巧的身体背负着巨大的裂地斧,鲜于烈看了木云落一眼道:“帝君,奴儿恐怕是没有这份从容的姿态,估计是要在帝君的面前出丑了,芸妹估计也是有点困难。”

  木云落点点头,心中暗自沉吟,这么大的湖泊,烟波浩淼,若没有深厚的功力,怎也不可能渡过,而在这里,更是没有任何的负载工具,所以这前朝遗宝没有出世,看来也有一定的理由,单是前几关的守护神兽就很难通过,更何况再加上眼前这渡无可渡的大湖,使得寻宝之旅徒增几分难度。

  和树海秀兰对视一眼,木云落洒然而笑,大手按在鲜于烈的隆臀之上,慢慢揉着,轻声道:“烈儿,你先行一步,秀兰姐姐会照顾你的,去吧。”

  说完后,大袖一甩,裹起鲜于烈玲珑的身躯,随风而逝般飘至湖面之上,踏足于早已抛落在水面的细枝上。微一踉跄,鲜于烈总算站稳,紫衣鼓动,回眸一笑,也自湖面上滑过。树海秀兰白衣如雪,随后跟上,长袖摆动,带动鲜于烈的娇躯同时进退。

  木云落再看一眼身侧的风追芸,裸露的天足晶莹剔透,小腿细巧,这种打扮自从初见她开始,就没有变过,但那股野性却令人心恋。接着,他的双手收拢,将她抱入怀中,不见晃动,踩于湖面之上,竟然轻点湖面,踏水而去,不沾起半点涟漪。

  渐行间,豪歌入云:我欲飞翔,身无羽翅,烟泽浩淼,借水之势,大方所指,霸业即成;美人在怀,冰骨玉肌,艳丽无对,春潮满怀,前朝宝藏,尽归黑水。

  声音在水面上传播开来,有种难以想象的洒脱,风追芸痴迷至极,细指轻抚着他的脸容,这一刻,她不由醉了。前方也遥遥传来无限的娇语,那是诸女对木云落传来无限的爱意,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岸边在身后渐渐的消失,湿气更重了,太阳的余辉洒在湖面之上,波光粼粼,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平静。但正在此时,水底传来一阵波动声,木云落的双耳微动,脸色凝重起来,身形陡然停住,站在原地未动。

  一股冲天的水柱激起,散落漫天的银珠,一只一身红色的鲤鱼冒出水面。这只体型长达数丈的巨鱼,鳞片如同铁片般坚硬,巨大的鳃一张一鼓,尾鳍轻轻的滑动,拦在木云落的身前,一抹淡淡的异香扑鼻而来,那绝对是人世间罕有一闻的纯香。

  苦笑中,木云落看了风追芸一眼,轻声问道:“芸儿,怕不怕,这么大的鱼,真是够我们整个帝宫的人吃上经月有余了。”

  “有帝君在,奴儿就没什么好怕的,要不帝君把它收服了,让它驮着我们,这样帝君也可以省点力气。”

  风追芸在木云落的怀中坐直身子,双臂搂在他的脖子间,巧笑如花。

  感受着风追芸口齿间传来的流香,木云落的手在她的屁股上放肆的揉捏起来,大笑道:“好,就让它来替我们当牛做鱼吧,不过芸儿是不是要奖励本帝一下,以壮行色?”

  风追芸的樱唇轻吻在他的耳垂之上,小舌轻探,羞不可奈。其实木云落故意停下来,也是想让其余七女摆脱这种险境,毕竟在看不到尽头的湖面之上,对于功力稍浅一丝的几女,危险的机会就大上很多,倒不如让她们尽早脱离险境。

  木云落的身形借水汽而发,身体缓缓飘起,浮在空中,充沛的水汽在他身体的四周聚集,衬得他有如神仙中人。此时,风追芸的身体调整了一个姿势,但却更为艳丽,双腿缠在他的腰间,以一个交欢状紧紧相抵,双臂则搂着木云落的脖子,纯赖腰身的力量来支撑着体重,但这种刺激感却令得木云落食指大动,胯间的神龙隐有抬头之势。

  双手拖出逆龙枪,右手握住枪柄,直指湖中的大鱼,气机紧锁。湖中的大鱼动了,巨尾重重一拍湖面,整具身子腾空而起,大嘴在此时张开,竟然长着尖锐的牙齿。

  逆龙枪作棍势,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劈劈啪啪的击在大鱼的头上,每一击都传来沉闷的声音。大鱼吃痛,甩了甩脑袋,虽然表皮没有任何的破损,但那种惊人的力度却令它的身体震颤起来,重重跌回湖面,爆起漫天的水花。这不由令大鱼更是大怒,再一个跳跃,鲤鱼跃龙门般的气势,大尾甩开。

  一声长啸,木云落哈哈大笑,大叫一声:“痛快。”

  说完改为双手握枪,胯间的神龙如枪般刺在风追芸的隆臀之上,接着枪影燎原,每一刺都点在大鱼的鱼尾之上。

  一股大力自鱼尾间导入,木云落的身形一顿,身体受到巨尾的压力所迫,降至水中,一直没至膝盖处,才止住身形。此时,逆龙枪的枪杆打横支在风追芸的屁股处,撑住了她下滑的身体,勾勒出最完美的凹印。

  大鱼更是不好受,大尾上的鳞片已被剥落下来,吃痛之下,沉入湖底,久久未曾冒上来,应是对强悍的木云落感到前所未有的畏惧。只是这水属之地不着分力,所以木云落的实力才打了个折扣,而这正是大鱼的长处所在。

  “帝君,奴儿情动了,刚才你的枪势都打乱了人家的心事。”

  风追芸不顾眼前的险状,媚眼如丝,双腿甚至缠动的更加紧了,右手已经摸到了木云落的胯间,挑逗开来。

  听着这一语双关的话,然后闭上眼睛感受着怀中女人的细抚。在这种时候动情,实则是因为这条巨鱼的关系。鱼名红莲,太古时代的神兽,身上能散出一种香味,可以挑起女子的情火,比之任何的春药都强烈,而且那种香味比最好的香料更加的诱人,令人欲罢不能,就像是飞蛾扑火般,明知有险,却偏偏险中求生。当然,这种香味对男人也有这种作用,但因为木云落凝聚的水汽,以及护体真气所隔,这起不到半丝的作用。

  感受到怀中女子的异样,木云落心中苦叹一声,这个时候交欢,实在不是恰当的时机,那条大鱼还不知到什么时候会再次攻来呢,分心于欢爱之上,实在不是明智之举,但怀中的丽人,好像所有的心神均被欲望所取代,需要男人强烈的爱抚。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