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女也踏足于山丘下的平原之上,伴于木云落的身侧,霞光在此时也终于洒满了整个地域,金岩龙的身影渐渐没入了远处的岩石群中,再也找不到踪迹。五行之地分属的神兽,在各自的领域都有着增强自身能力的辅助作用,所以这入眼处的岩石,实则是金岩龙最好的疗伤所在。

  九人踏上火明蛙的背部,在火明蛙的带动下,向前而行,如同御风而立般,秋风拂体,舒服自在,速度却也是极为惊人,转眼便将刚才的休息之地远远甩在后方。

  金属之地的范围较之前面的几块地域更大,以火明蛙的速度,足足跃动了两个时辰,仍未跨出这里,入眼处仍是一片片冰冷的岩石。只是明显感觉到变化的是,岩石的颜色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了,隐有由青色向金色转变的迹像。

  “帝君,恐怕我们现在才开始真正踏入金之领域的核心,这种颜色,怕是内藏着大量黄金的石头,这种罕见的石头没想到在这里这么多,真是奇妙的地方。”

  洛明珠美目中闪着睿智的光芒,苦苦思索,以她读书破万卷的学识,自然明了这种变化的含义。

  木云落一愣,心手湖至境这才感应到一抹不寻常的气息,像极了前面那头落败的金岩龙的气息,但是以它强壮的身体,不可能四周没有半丝的波动,地面上甚至是静若寂尘,这太不寻常了。

  就在此时,四周的岩石陡然发生了变化,纷纷向上飘浮起来,如同羽毛般轻松,但只是围着木云落一行九人在动,并在空中不停的组合着形状,最后竟然排出一面墙来,阻隔着九人的视线,围在四方形,将他们困在内里。

  蓦然,所有的岩石在此时都动了,势如雨点,滚动着飞向九人,并在空中不停的旋转,增强着那股气势,带出凌厉的破空音。木云落的大袖一甩,站在八女的面前,不让自己的女人受伤,是他心中一直以来的信仰。

  在身前布起广翰的真气,木云落真气鼓动,黑袍猎猎而响,左手握逆龙枪,扛于肩头之上,双目合上,纯以精神感知四周的气机。

  一道尖锐的劲气伴随着金色的石体而来,终是透过了真气屏障,点向木云落的左胸。火明蛙的长舌卷动,一闪即没,卷向透过真气而来的石物。

  木云落后于火明蛙而动,但却是后发先至,逆龙枪的枪尖点了出去,在眨眼间与透体而来的异物点了数十下,这时火明蛙的舌头才至,卷起岩石般粗糙的物事,那竟然是金岩在的尾巴,它终是没有放弃维护这里的一切。

  没想到它竟然懂得借势而发,掩于巨石之后,更是有操控金之领域内石头的能力,这已是懂得谋略一途了,而且在金之领域还能够控制自己体重,落地无声,这才是真正可怕的实力。

  只是它仍然低估了木云落的实力,因为他已是感悟天道至理,达至了未知领域,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究竟达至何种境地了,所以这种非同一般的气息,怎也不可能躲过他的感知。逆龙枪在尾部的同一部位击了无数下,枪体已经破入了金岩龙粗壮的尾部,迅速没至枪柄处,水属真气的冰寒气散开,沿着最柔弱的肌体,贯入金岩龙的体内。

  漫天的石影散落,金岩龙的身体显露出来,金色的石头撞在地面上,传来一阵阵的轰隆声,金岩龙的身体剧颤,苦苦忍受着木云落真气的破入,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自身的体重,轰然倒地,并随之扭头看来,双目中露出泪痕,开始求饶。

  叹了一声,木云落撤回长枪,而火明蛙在同时也缩回了拖住金岩龙身体的长舌。“金岩龙,以后就归我的指挥吧,现在由你来带领我们走出这里吧。”

  木云落洒然而笑,收枪而立,火明蛙马上缩小身子,跃入木云落的怀中。

  点点巨大的头,金岩龙仍然伏在地面上,如同是柔顺的小猫般,木云落带动八女,飞落在体型较之火明蛙更加庞大的金岩龙身上,在它的带动下,再次向前行去。

  金岩龙的速度更是惊人,很快便穿过了层层山脉,至午后时分,便踏出了金之领域,眼前的景色再变,青山绿水,回复至斩龙山脉原本的生机。

  再回头,仿若是另一个世界般,尽是生机全无的岩石。金岩龙向木云落点点头,转身而去,依依不舍,庞大身体的每一次落脚,带动地面的又一次震动。

  拿出怀中的地图,木云落和八女同时在找寻四周的相似之处,斩龙山脉的轮廓未变,只是眼前远远横着一座耸立如天的巨壁,而地图上所绘的宝藏位置,正是在这道石壁之后的数十里所在,看来方向的确是没有走错。

  树海秀兰转头看向木云落,笑了笑道:“帝君,我们先休息吧,这道石壁耸立的极高,怕是一时半刻是走不过去了,所以倒不如就地吃点东西后,我们再出发吧。”

  木云落点点头,几人放下行李,取出干粮,借着所带的水囊吃了点东西,稍稍回复了一力,便又开始向前行去。

  似近实远,看着石壁近,实则是还有段距离,以九人的速度,也耗了近半个时辰,才来到笔直竖立的石壁前。石壁的上面长满了各种绿色的植物,要想攀登而上,唯有在石壁上借力,靠着那着零星长出来的矮枝树丛。

  几女开始一个个向上登去,自下方向上看去,尽是圆润饱满的丰臀,颜色各异的衣物,勾勒出最完美的曲线。木云落心动不已,盯了良久,直到八女的身形渐渐没入绿意之上,那抹春意消失不见,他这才起步,身体如大鸟般腾然而上,双腿微微在石壁上借力,便腾起数丈的高度,轻松写意。

  如此这般疾行,半个时辰后,仍未抵达石壁的顶点。而他早已追上了八女,共同起落,向上攀去,好在这种方式虽然较耗功力,但几人均是功力绵长之辈,倒也没觉得有任何的不适。

  再经过一个时辰的上行,总算到达了顶端,一座卧龙般的山脉踩去脚下,回望处,一览众山小,金属之地隐约可见,但却是相当的遥远般。

  “帝君,累死烈儿了,一会要不你抱着我走吧,否则再来这样的一次,我可是真走不动了。”

  鲜于烈献媚道,实则只是想表达心中的爱意。

  哈哈而笑,木云落的大手重重拍在她的臀间,感受着那抹细腻,然后看着前方道:“要想被我抱着走,也要真做出点成绩来,现在可是差得太远,所以你就不用施展苦肉计了。”

  皱了皱鼻翼,鲜于烈露齿一笑,细小的贝齿泛着一股子俏皮之气。打闹中,一男八女向前走了数十里,前方一道奇观显现出来,众人均是一震。

  那是怎样的一道风影,本来一座山是一体的,但现在却好像被硬生生的劈开般,分成了两半,中间一道宽约数十丈的峡谷,深不见底,对面的山壁上,挂着一道瀑布,银白色的水体一泻千里,自山头处向下喷去,下方的水流声震耳传来,在山谷间形成巨大的回声,入耳处尽是这种雷鸣般的水势。虽然相隔有段距离,但在秋风的送拂下,丝丝水滴流了出来,扑落在九人的身上,倒也别有一番享受。

  鲜于烈第一个反应过来,身体跃动,狂喜道:“帝君,找到了,就是这里了。”

  说完后,取出地图,指着那个红点,上面用古隶写着,望瀑涧。

  凝目看着对面的瀑布,树海秀兰也点头道:“弟弟,应当没错,按照这地形来看,这里和我们前面经过的五行之地互为衬补,这里一道涧,含着五种变化,金、木、水、火、土均隐在其中,而在瀑布的后方,正是所有的圆点,相信那里一定藏着某种宝物。”

  木云落的眼睛在八女的身上掠过,最后停留在树海秀兰的身上,淡然:“我自己一个人过去看看,你们都在这边守候着吧,等我的音讯便好,这样我也可以放心行事。”

  八女顿时色变,楚朝霞第一个不满,叫了起来:“帝君,你不能把我们扔在这里,不守在你的身边,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放心的,与其在这里倍受折磨,倒不如陪着你共进退。”

  除开夜无蝶、树海秀兰、莫玉真和上官红颜外,其余三女也纷纷点头。看了夜无蝶一眼,她是这里年龄最大的人,虽然树海秀兰名声最望,但对夜无蝶却也是最尊重的。

  这个知心的女子顿时明白了木云落的一番苦心,微笑道:“诸位妹妹,帝君的顾虑还是有道理的,对那里面的情况,我们一无所知,与其共同冒险,倒不如在这里等候,到时也可以支援过去,更何况万一龙腾九海这边又有人来骚扰,我们也可以借地势之便,将他们驱逐而去。”

  说完后,又看向木云落道:“不过,帝君,我还是要建议一下,最好由我们之中的两个人陪着你一同进去,这样也可以有个照应,另外六人留在这里,这种方式才是最保守的。”

  木云落心中一声苦叹,这个建议是没有任何拒绝余地的,抬头看去,几女一脸的渴望,都是在期盼着和他一同冒险,就连向来清绝无波的树海秀兰,也露出罕有的深情。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