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上升起无数的石柱,每根石柱的顶端都带着尖锐的寒芒,上面还涂抹着绿色的液体,列于大殿两侧的大臣雕像纷纷倒地,被刺成了一堆粉末。

  木云落拉过楚朝霞和鲜于烈二女,将楚朝霞负于身后,鲜于烈抱于胸前,身形随之而起,缓缓飘向苍穹神殿的顶点。

  “霞儿、烈儿,抱紧我,我怕这尖长之柱,终会长至这宫殿的顶点,那上面的剧毒怕是会伤了你们的玉体。”

  木云落的左手紧紧托在鲜于烈的臀部,凝重道。

  二女闻言后,楚朝霞双腿缠于木云落的腰际,而鲜于烈双臂缠在木云落的脖间,双腿叠在楚朝霞秀腿的上面,配合的恰到好处,木云落便如同被前后绑起来的棕子,紧实却充满无上的诱惑,这般的身体相触,自是所有的凸点都无一丝落下。

  但木云落却没有心思享受眼前的艳色,参天而起的石柱迅速逼近,追逐着三人的身体,渐渐逼向宫殿的顶点,那种大地的颤动音仍是连绵无绝,顶端的石壁不停散落无数的灰尘,整个空间仿若处于一片浑沌之中,但却掩不住大殿顶端长台上的金光闪耀。

  身形停在大殿上空的至顶点,冷冷看着无限接近的石柱,木云落敛眉而视,护体真气展开,将灰尘阻于身外,不至于太过狼狈。身上所有的太古神兵仍在震鸣,看来这里必然隐藏着另一件太古神兵。

  破天而来的石柱终于接近了木云落,他一声长吟,身体头下脚上,手中的逆龙枪旋转开来,愈来愈快,鼓动漫天的尘土,扫出一片清明之天,渐渐由近及远,以木云落为圆心,愈变愈大。不停延展的石柱终是被木云落的劲气破开,开始断裂,如同一层层剥落衣物的女子,被枪劲斩断最上层的石体。

  接着,木云落的身体开始下降,但逆龙枪的枪势却是未绝,形成更加庞大的枪劲,荡平所有的柱体,整个大殿中落满细碎的石块,轰隆声不停传来。

  至木云落的身体降低地面时,所有的石柱已是化为一座石山。一个翻身,转为头上脚下,踏足于石山之上,大殿中回归至静,若不是这座石山,就仿若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般。

  楚朝霞和鲜于烈仍然不愿从木云落的身上下来,在他的身上,有一种深深的安全感,温暖至极,舒服得只剩下无尽的柔弱。木云落也毫不在意,就这样挂着二女,复又踏足于大殿之上,一步步向龙椅的方向行去。

  踏上了石阶,长台之上,一件金光闪烁的小衣,躺在台上,虽受岁月变迁,也没有蒙尘遮霞,仍是那般的至洁璀灿,上面的光华如同是流动着的水般,看起来像是活着的衣服。

  “太古十大神兵之金丝甲。”

  木云落深吸一口气,震颤着说来,心中说不尽的惊讶,没想到金丝甲竟是这般的高贵,这也是机缘巧合,若不是探索前朝宝藏,怎也不会来到这滇南之地的斩龙山脉,那样这件传说中的神兵,也不会再现于世,甚至岁月更替,沧海桑田,这座山脉说不定就此没入山林中,那样十大神兵就再无出世之机。

  楚朝霞的手细细抚着台上的金丝甲,喃喃而语:“真是好看,这么美的衣服,怎么就做了出来,这种天衣无缝的手法,好像是上天的仙子穿着的仙衣般。”

  鲜于烈也痴迷的看着金丝甲,并伸手取了起来,下方一张绢纸被带动起来,在空中飘忽而动,但转瞬间,因为受到木云落真气的牵引,自动落于木云落的手中。

  一展手中的绢纸,上面的墨迹已经开始微黄,笔迹龙飞凤舞,瘦骨自现:朕乃大启之君,自夏朝叛匪谋反以来,狼烟四起,边角连连,朕自知大启势将不保,江山已是要易主了。历经七百年兴盛的大启,终于要在朕的手中没落,朕有何面目去见已然登仙作古的先祖,朕是罪人啊。

  写到这里,告一段落,下面接着写道如何避入这斩龙山脉的经过。长安与滇南本来相去甚远,后来的移师至此,也有一段机缘巧合。五百年前,天下间有一至巧的机关之匠,号称能破天下任何的机关,并且深谙五行之道,名曰焦环,其人武功卓绝,有一日,途经这里,意外发现了这望瀑涧,并逐步找寻到这里的所在。这里的宫殿不知是哪个年代留下来的古迹,初始时虽然简陋,但却占地极阔,浑然大气,而且也是最天然的避风港,此时正值夏朝逆反,焦环的父亲便是启朝的大司马,于是启朝最后一位帝皇启宣帝便令人在这里别开洞天,建造成了现在这般模样的殿堂,然后在启朝兵败之时,启宣帝便逃至此地,养精蓄锐,准备日后东山再起。

  只可惜,启宣帝光复王朝的野心,并没有实现,而是在这里,一直呆到了衰老之日,与世长辞,或许那是郁郁寡欢,但却也是天道已定的结果,王朝的覆灭,必然有违天和。

  如此看来,这里的暗器机关,也一定是焦环安装而上的,因为这和这里的大气之风不相符合,这般的正气凛然,怎会出现这种暗器的辅助手段,所以一定是在启宣帝归西之后,有人启动了这里的机关,不容许后人来践踏这里的威严,开辟出这样一处绝对隐世之地,成为启宣帝最后的乐土。

  只是世间万象,岁月流逝,五百年前的启宣帝,终是埋骨于此,仅余下曾经的荣耀与挫败。若不是有人将这里的藏宝图泄于世外,这里将永远也不会被发现,永远是启宣帝的私人宫殿。

  从表相上看,这里极有可能也是太古时期的遗物,所以才会有这种极致的大气。只是这前朝遗宝应当不会仅仅是一件金丝甲,那样启朝也太寒呛了。伸手接过金丝甲,入手漫润若玉,一抹熟知的记忆泛入了木云落的心里,太古神兵终是认主归属了,神兵间互为感应时的鸣叫声陡然消失了,但这件神兵的守护神兽在何处?

  环顾四周,在大殿的另一侧,有一条通道通向内里,木云落身上挂着二女转身行至通道口前,抬目看向内里的光景。

  这是一条宽阔的通道,尽是由平整的石头堆成,干净整齐,只是无始无终,不知通向何处。木云落暗提一口气,心湖至境感应着四周的气机,洒然而笑中,向里踏了进去。

  刚刚踏出第一步,眼前的所有景像竟然如同水月境花般,在一阵光影流波中,彻底消失了,仿若踏足于另一个世界般,已是离开了原先高古大气的宫殿。这里有小桥流水,绿树成荫,竟然是一个巨大的花园,花园的四周琼楼玉宇,廊道曲折,尽是一派名门望族之势。但入眼处却是空无一人,寂静无声,竟是一座空空如野的所在。

  感受到这里的气息,鲜于烈震惊问道:“我们这是到了哪里,怎么可能有这种堪比皇宫的美景呢,难道说我们踏入了仙境?”

  楚朝霞的娇首也低伏在木云落的肩际,喃喃而语:“倚栏听风处,荷叶翠,鱼儿戏,莫问君自何处来。纤指掬水时,蛾眉卷,腰身细,碧空浅影映妾思。”

  回手拍在楚朝霞的厚臀处,木云落毫不在意的大笑道:“霞儿不必感叹,待我们去探探究竟,看看这里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说完后脚尖轻点,自满湖的荷叶上轻轻掠过,转瞬便踏足于朱红斑驳的栏杆内,缓步而行,缩地成寸。

  这里竟然真的如同皇宫般,占地极广,房间错落,以木云落的速度,走遍了所有的地方之后,时间就耗去了一个时辰,按照外面的天气,差不多应当是傍晚时分,又值晚霞赤炼时,但这里却依然是艳阳高照,照亮每一处至微的细节。

  木云落顿时一震,抬头而望,难以致信的看着顶端,叹服般道:“霞儿,烈儿,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虽然艳阳普照,但气候却是相当的舒适,浑然没有受到阳光直接照在身上的感觉,反而有种阴凉的感触?”

  “是啊,帝君,经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察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里真是虚幻的吗,我们真的来到了神仙的地方吗?”

  鲜于烈瞪大眼睛,身体不安分的动了几下,再次刺激木云落的情欲。

  “我也是刚刚注意到,你看这里的顶端,上面的太阳和我们平时所见的有什么两样?那是由无数颗夜明珠组成的,这蓝天白云,也不是自然的,而是出自名家之手,绘制上去的巨副壁画,这里的每一处细节都是巧夺天工,我相信一定是启宣帝依照前朝皇宫仿造而成,看来前朝的人才当真是都被带至了此处。唉,前朝藏宝,果然名不虚传,单是这轮巨日般的夜明珠,就可以令人富甲一方,说不定还可以进入当世十大富人之列,更何况这里的一砖一瓦,均是年代久远之物,真是富可敌国。”

  木云落感叹道,露出罕有的神色。

  楚朝霞小嘴咬在了木云落的肩头处,迷惑道:“这要耗费多少的人力物力啊,那么多死去的人,究竟又丧于何处了呢?难道说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