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明珠第一个投入他的怀中,这个女子对他最是动情,魔门女子,一旦认情,的确是痴深至极。将藏宝箱以真气相托,轻轻置于地上,转而搂紧怀中女子的娇躯,她身上的那股香气撩起他的欲望。

  木云落看向站在那里的另五女,此时楚朝霞与鲜于烈已经站于他的身后。“让诸位爱妃担心了,不过这月光美妙的晚上,我们是不是要来个露天的鱼水之欢,这样才是天下最值得纪念的事情。”

  五女本来含情的面容,被他的这句话打破了,化为柔媚的笑意,但怀中的洛明珠却是动情至极,伸手来扯木云落的衣服,显然已是情动如潮。

  本是戏谑之语,却引来洛明珠的热情反应,这便是在意想之外的事情了。这一番云雨,一直持续至东方微白之际,木云落始才在鲜于烈的后庭间暴发出前所未有的痛快。

  前朝藏宝已然回收,现在就是准备反回黑水帝宫了,夏朝的军队已经开始节节后退,联动四海之内,南阳王已经隐有江山在握之势了。

  塞外的御雷之国,已经被宰相德库所控制,牵制着夏朝的边塞之军,更有水月世家出动的东瀛水师,所以夏朝的落败,看来只是早晚的事,若想有进一步翻盘的机会,唯有先破去南阳王这两方面的助力,不论是东瀛或是御雷之国,如果有一方落于木云落的控制之中,那么便可以将目前单方面的局势稍稍稳定下来。

  看来是时候带御雷天心回去了,短暂的分别,只是为了四海升平,为了日后永恒的相守。他本不愿卷入这改朝换代的大事之中,奈何黑水一派,已经是龙腾九海的眼中钉,不得不发,若是任由龙腾九海得天下,那么对黑水一派来说,将是难以下咽的苦果。

  天边朝霞透过斩龙山脉而来,八具集天地精华的身子坦露在外,木云落长袖舞动,黑发飘飘,举目看着望涧瀑倾势而下,心中涌起豪迈的战意,再回头看一眼八女,眼中尽是柔情。树海秀兰令人不敢逼视的玉体,端坐于地,呼吸间,胸部微动,红豆艳丽,这艳糜的画面,将终生定格在木云落的脑海中。

  至太阳升至斩龙山脉的头顶时,八女才缓缓醒来,收拾妥当后,九人沿着来路而回,心情却是和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更有火明蛙载动几人,轻松至极,至金之领域,自有金岩龙迎接,水之领域,有红莲之鱼出来带路,土之领域,沙漠之蝎也对木云落极是敬畏。所以这本是要几日的行程,却在一日后返回了木属之地,斩龙山脉的边缘处。

  这一日的行程,也是说不尽的艳丽无边,有了火明蛙的代步,几人放纵至极,单是魔门女子就有莫玉真、上官红颜和洛明珠,更有滇南之地的开放女鲜于烈和风追芸,所以使得本是修清静无为真气的夜无蝶、树海秀兰和楚朝霞也乐此不疲,沉迷其中,身体总是处于极度的欲望之中,被木云落深深的爱意所征服,满脸的春意展露出心中的渴望,那种极致的美丽,实不足道也。

  返回寒山窟之后,又住了几日,木云落便决定返回黑水帝宫了。云海剑派和百毒教已经唯命是从,更是将整个滇南之地控制在手,成为龙腾九海的制约之力。而木云落临行前,更是将所有的权利交给寒山窟了,来策动滇南的局势,这才放心离开。

  黑水帝宫的五路军队仍然活跃在南阳王的后方,这给南阳王带去了极大的麻烦,否则他们早已攻上京城了。虽然只是区区的五万人,但有天机谷的巧匠随行,所制的许多还未现世的随军武器,发挥了极大的作用,竟然牵引着南阳王十万大军。

  一路平安,这一日,再次经过铁剑门所在地时,木云落心中突然有种波动,想起那个温婉柔顺的铁剑门门主夫人楼玉尘,心中一声苦叹,那个女子,不知现时的生活究竟如何了,有时一段不伦的爱意,有可能摧毁一个平静的女子。

  待在酒楼安排住下后,他便趁着几女休息的当下,单独带着洛明珠出行,鬼使神差中,竟然来到了铁剑门的门前。此时,铁剑门的大门紧闭,门前的石盘上插着一把雕刻的石剑,威武不凡。凝望间,内里竟传来阵阵的打杀声,木云落一愣,本来以为是铁剑门在演武之声,但不时还传来惨叫声,所以那绝对不是演武,而是真刀实枪的打斗。

  看着紧闭的大门,木云落的身体如大鸟般腾空而起,牵动洛明珠的身形,一起落于院落之中。到处都躺着不少人的尸体,铁剑门的服饰居多,但另有一种黑色的夜行服,也零星的隐于铁剑门弟子之中,这批人绝对是高手,竟然以这般大的伤亡比例,来光明正大的上门寻仇。

  足不沾尘,木云落二人有如御空而行,穿过长长的院落,逐一向内里的所在寻去,到处都是死伤遍地的人群。

  此时,最后一间房内,十二位一身黑衣、手中握着长刀的人正围成圆形,将两个人围在内里,地上躺着已然战死的铁剑门门主黄秋剑,中间站立着的则是一身黄裙的楼玉尘,却也是衣衫破损,脸上更是隐有血丝,一脸的疲惫。

  “黄夫人,你们为什么要和龙腾尊主为敌,这简直是自寻死路,我们天兵堂奉龙腾尊主密令,已经将铁剑门杀得一个不剩,若不是本门主怜香惜玉,你也不会活于世上,所以你要是从了本门主,我便可以保你性命。当然,就算你不从我,我也有办法得到你的身体。”

  为首一位极是健硕的人哈哈长笑起来,他的手中握着的刀极是宽厚,怕是不下于他的体重了,外表看起来极是斯文,只是言语间有股粗俗的卑贱。

  “苏中齐,你要是有本事,就直接去找九派联盟的盟主木云落便好,何苦来欺负我们铁剑门呢,况且你们行事卑鄙,竟然用上了下毒这种手段,否则我们铁剑门怎么可能败亡呢?”

  恬静的女人眼神中散着决绝之气,没有声嘶力竭的大吼,有的只是铮铮之言。

  木帝君,妾身不知还有没有再见你一面的机会。楼玉尘的心中掠过一抹深深的哀怨,这个时候,她想的竟然不是刚刚死去的黄秋剑,而是经月未见的木云落。那一日的离别,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永远难忘的记忆,被木云落回拒之后,她反而更是升起一股深深的思念。情欲便如同是火种,一旦点燃,就不可能被轻易熄灭,那是随时间变迁,愈来愈烈的东西,这股思念,整日灼蚀着她的内心。

  就在楼玉尘失神之际,苏中齐手中的大刀猛然划过长空,斩向楼玉尘,却是拿捏得恰到好处,只是将楼玉尘的衣襟划破,这显示出他惊人的刀法,以及控制刀气的水准,此人的武功,足以列入英雄榜之列了。

  而楼玉尘此时的模样却更显狼狈,黄色的胸襟分开,露出内里白皙的肌肤,一件小衣围在胸部,轮廓极是挺拔的胸脯展现出来。虽然没有那种绝世芳华,现在的模样却依然足够的美丽,加之她原本的恬静温婉,已是能够激起男人的欲望之火了。

  苏中齐淫欲大起,笑声中也带着道不尽的淫虐。“楼玉尘,我们天兵堂现在日渐坐大,随了我,你便是我苏中齐的侧室,我不会负你的,以后的日子,便等若是公王相侯的生活。”

  苏中齐仍然没有放弃征服楼玉尘的机会,男人喜欢的自然是身心都向着自己的女人。

  举起手中的长剑,楼玉尘两行清泪滑过秀美的脸侧,心中凄楚叹道,云落,今世我们无缘再见,但愿来世我是你的女人。

  苏中齐一声惊叹:“楼玉尘,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刚烈的女人,不过你以为死了就可以摆脱我的凌辱吗,我是永远也不会放弃你的,就算是一具尸体,也有践踏的价值。”

  “唉,这是何苦来由,龙腾九海又如何,不要打着他的幌子到处做尽坏事。你却偏偏是个喜欢虐待女人的家伙,天兵堂就此灭门吧,先从你们十二个人开始,竟然敢毁了九派联盟的铁剑门,这必须要血债血偿。”

  木云落的身形适时出现在房内,身边傍着艳丽无双的洛明珠,巧笑如花。

  苏中齐回过身来,手中的巨刀扛在肩头,收紧目光,盯在木云落的脸上,凝声道:“你是谁?”

  这一刻,他终是有了一派宗师的气势,强大的气机紧锁在木云落的身上。

  接着,他的眼睛才落在了洛明珠的身上,转瞬沉醉起来,风华绝世的洛明珠,是他从不曾想象的美丽,那是芳华绝代的极致女人,胜过了站在他身后的楼玉尘,令他的淫心又大起。

  楼玉尘却是泛起另一种心态,听到木云落洒然的声音,心中一颤,缓缓睁开美目,终是看到在梦中日思夜想的男人,就那样英伟的站在自己面前。接着她手中的长剑一松,随意落地,她的泪水更是不受控制般,如垂落的雨滴,缓缓落下,小嘴张开,却是不知该喊什么名字,一股莫名的委屈,泛入了她的心湖。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