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经过几日的奔波,又一次踏进黑水帝宫所在的山谷间,此时更有几分不同的气势,入眼处,漫山遍野皆是猎猎而动的战旗,上面镶着金色的黑字,彰现出黑水帝君的气势,无边的军营整齐的排开,极是壮观。

  木云落站在车顶之上,迎风而动,看着较之上次回来时见到的队伍,又有剧增的人数,心中尽是欣慰,此时已有一队披着战甲的战士迎了过来,领头的正是地无法。

  “老大,你总算是回来了。”

  地无法猛的跳起来了,咧着大嘴的模样,泛起发自内心的欢喜,这个单纯的男人,实则已有不小的年龄,但对木云落的那份崇敬心意,却一如赤子之心,没有半丝的改变。

  让几名战士通传了黑水帝宫的下院,吹响了号角,传递着某种信息,这才是更简便的方式。整个军营瞬间便沸腾起来,这种帝君归来的讯息传遍每个角落,在漫无边际的山谷中回荡,伴随着人声的喧嚣,整齐如一的军队排成迎风展立的模样,煞是惊人。

  黑水帝宫十头领原本只是一人统率一万人,现在整个帝宫的军队已经扩充至五十万人了,每个头领手下有五万儿郎,这等实力自是以黑水一派强大的实力换来的,更是以木云落震烁江湖的惊人壮举得来的。

  马车有如在战场上驶过,入眼处尽是排着整齐队伍的战士,苏四心中尽是骇然之气,单是看到的这等实力,就足以挑战南阳王夏知秋了,但要安排好这样一支大军,各种必备的设施一定要完备,一如粮草之类,这说明黑水帝宫早有准备。

  马车一路疾奔,终是到了黑水帝宫的脚下,楼玉尘大受震颤,入眼处恍若仙境的帝宫,高居仙云之上,纵是蓬莱仙境,也难有这种美丽,更难得的是长长的石阶两侧,青葱树木,似近实远,更是远胜滇南一带的斩龙山脉。

  帝宫之上翩翩而来几道凌空而下的身影,彩衣交错,倩巧如云。木云落却是一声长啸,大袖轻缠在楼玉尘的腰身处,凌空飞舞,踏空而去,直直迎上长长的石阶之上,几步之遥,便与空中而来的身影相遇。

  眼前所有的女子除洛明珠之外,尽是楼玉尘所不曾见过的,但那种不属于人间的美丽,令得同是女儿身的她也沉迷不已。梅谷兰第一个闯进木云落的怀中,她的身形穿梭,功力显然有了长足的长进,身材也愈见丰满,双臂缠上他的脖子,泪如梨花,千娇百媚道:“帝君,你总算回来了,这次兰儿再不让你走了,日夜思念帝君的滋味,太难受了。”

  木云落搂着她娇小的身躯,看着东后夜无月,摇头道:“大事未成,何以安托,南阳王胜利在望,我们再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儿女情长了,两日后我便和天心踏上行程,远走御雷之国,只有控制住御雷之国以及东瀛的助力,我们的胜算才会更大。”

  “那么我们还等什么,帝君在此,我们趁着这个机会,要让帝君补上欠我们的无数个孤枕难眠的夜晚。”

  天下第一美女树海秀兰也含笑而语,说出这般的话来。

  木云落摇头苦笑,树海秀兰仅仅是两日未见,一直以来可是陪伴在自己的身侧,夜夜笙歌,所以这话说的极是夸张,而且连动楼玉尘在内本应有三十五位女子,这样庞大的数目若是人人都受到宠幸,那么他既使整晚不睡,也要以床第秘术才会摆平。“为何玉真和梦婵不在,她们两人去了哪里?”

  扫了几女一眼,木云落好奇问道。

  “帝君先不要问真妹和婵妹的事,先让你的各位妃子满足一下旷日的思念,否则我们哪有心情去想其它的事。”

  夜无月一身白衣,轻柔的说着。

  哈哈大笑中,木云落牵动着身前几女,足尖在石阶上轻轻一点,渐渐没入云层之中,但豪爽的声音仍然传来:“后面的是你们新加入的姐妹,楼玉尘,一会你们好好交流一下,当然,最好是在床上交流。”

  楼玉尘大窘,正要说话,洛明珠几女已经缠了上来,拉起她的手向帝宫方向行去,真气鼓荡,速度愈来愈快,尽数没入云层中,但娇语声依然传来。

  黑水帝宫的上院,木云落宽大后宫的那张超级大床上,一派淫糜气息,三十二具雪白的玉体坦裎相待,木云落展现出荒淫大帝的本色,正在行鱼水之欢,五行真气狂勃而动,以求尽速令诸女达到至高潮。

  这绝对是无数男人心中梦想的天堂,连树海秀兰也加入了这种群战之中,可见几女对木云落的思索已至无以承载的地步。这场艳战自刚回来时的日升一直战到日落,几人连饭也没吃,直到秋风夜起,明月当空,始才停了下来,诸女已是好梦归一。

  木云落此时正抱着夜无月绝世的身体,在这世上,怕是只有树海秀兰和莫玉真才和她相差无已。“月儿,告诉我,真儿和婵儿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木云落的神龙紧锁在她的体内,将她搂在怀中,体昧着事毕后的柔情。

  “唉,一会你自己去看看吧,自从前日真妹伴随秀兰宗主归来后,她们两个好像有过细谈,之后就一直是郁郁寡欢,所以我们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夜无月柔媚道,带着蛊惑的魅力。

  木云落点点头,心中也有万般不解,但也没有细想,这件事总是会解决的,更何况两女仍然身处帝宫之中,一切解决起来倒也方便。

  接着他跨间的神龙再次壮大起来,夜无月受到感应,身体颤抖起来。木云落的指尖掠过她滑如丝绸的肌肤,感受着世间绝无仅有的享受。身后,御雷天心火爆的娇躯缠了上来,这个向来冷艳如冰的异国佳人,金发披拂,隆挺的胸脯挤压着他的阔背,呢喃道:“帝君,心儿好开心,终于能够再次踏上御雷之国的土地,就让蒙破军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木云落受到这种挑拨,泛起无比的欲火,将身下的夜无月送上高潮,接着才对身后的御雷天心展开另一轮的征战。以御雷天心的风情,在木云落的后宫之中,足以排入前五,那种无比惊人的身材兼之异国风情,的确有让男人疯颠的能力,而且她的身体承受能力极佳,木云落大刀阔斧,随意而动,直到御雷天心带着满足的笑意睡去,他才缓缓起身,跨下这张可容百人的大床。

  回来的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见过下院和中院的任何一位兄弟,只是尽散相思之意了,但这并无任何不妥。他赤着身体跨过长长的廊道,秋日的夜色,孤月高悬,莫玉真站在院落中的小湖之中,神色凄美动人,这和她一贯的艳媚不符,只是那种媚术大成的感触,却仍将这种本不属于她的情怀,拉上了极致的动人。

  木云落的身体轻轻飘起,落于她的身侧,随手搂过她的腰身,闻着她发间的天然香味,坐在一块大石之上,将她的娇躯置于双腿之上,感受着臀部的丰隆。小湖中的水是由活动的温泉组成,为这秋日带来一丝的温暖,蒸汽袅袅。

  “玉真,为何不见你来迎接我,是对我失去了信心,还是又想起龙腾九海的好处了?”

  木云落故作此问,自是想借此了解她。

  莫玉真回眸一笑,纤手抚着木云落的脸容,深情道:“奴儿对帝君的心意,决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所以帝君不用再质疑奴儿。只是奴儿是不是个淫贱的女人,为什么会忘记所有,死心塌地喜欢上帝君呢,甚至连第一个男人都已然忘却?”

  木云落一愣,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触,仿若心有所悟,却又是抓不到任何的实质,洒然而笑,大手抚上莫玉真的硕胸,那是天下最挺的部位。“玉真何来此说,女人对男人的倾心,是超越天道至理的存在,那是道法之外的另一种缘法,所以一切都是自然。况且就算是玉真对我死心塌地,也并无任何不妥,这只有让我满心欢喜。”

  “帝君的情话总是这么吸引人,奴儿的心境也因此而变,只是帝君仍是没明白奴儿的心意。唉,帝君知道奴儿的第一个男人便是魔尊无念天怜吗?”

  莫玉真轻轻吻在木云落的嘴唇上,情意满怀。

  木云落虎躯一震,原来如此,难道说无梦婵便是莫玉真的亲生女儿?这种种巧合,令他泛起无与伦比的荒唐,怪不得看到无梦婵便感觉有种异常熟悉的感觉,怪不得她自小便修习了天魔艳气,身具魔门两大绝学,体现媚术极致的天魔艳气和魔门至上真气魔道无极,这是莫玉真和无念天怜亲自相传的结果。

  念想起无念天怜对莫玉真的评价,曾是那般的了然,每次说起莫玉真,脸上总有几分失落,只是踏足天道至境的无念天怜,早已是心无挂碍,才会这般的洒然。

  “玉真若是因此而烦恼,那么怎能踏足天道至理?万法lun回,人间世俗,本就不在法缘之中,何必拘泥法像,就算梦婵是你和无念天怜的骨肉,这又有何妨?诸法随缘生,诸法随缘灭,若是在法之外,何苦自寻烦恼,就让一切随意而来吧。若是看不透此点,我也不强迫玉真,或许你回到姹女门更是一种选择。”

  木云落长身而起,将怀中的莫玉真放下,转身而去,虽是不着片缕,却有种惊天伟岸。

  莫玉真顿时泪流满面,各种情怀一一泛入心底,这个男人将永远铭刻在心灵深处,再无逃脱可能。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