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梦婵正在房间内闲坐,面对着那一方铜镜,绝世的容颜在明光的烛火中跳跃,只是她的心中却是乱如麻丝。木质的梳子握在手中,细手紧握一缕长发,却没有半丝的动作,这般持续了近半个时辰,仍保持着同样的动作。道相思,却令心神乱,怎也想不到莫玉真竟会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这让自己如何面对帝君。

  纤手若玉似柳,揽动青丝几许,黑白对比极尽惹眼,蛾眉轻卷间,怎是一个仇字了得。悠叹一声,抬眉处,铜镜中落进一英伟男子,浑身赤裸,洒然而笑。

  无梦婵一震,心中念道,帝君来了,心中便纵有千般欢喜,脸上却无一丝笑意,彷徨无措。接着,在她的惊呼声中,娇躯已然落入木云落的怀中,大手直接闯入她的衣下,抚动着细滑玉肌,展开无边的挑逗。此种时候,唯有以情为媒,占据这女子的心间,令她再不忆起那些世俗之事,轮回常理,情何以堪。

  怀中女子的身体炽热起来,动情不已,衣衫片片离体,露出那具晶莹若玉的美体。木云落的神龙开始在无梦婵的双腿间搅动,令得身下的女子终是抛却情怀,美目中的清淡化为无边的相思之火,双腿缠在他的腰间,低低唤了声:“帝君。”

  便再也没有言语,唯以情动,眼若秋波,勾魂之极,天魔艳气迅速攀至顶点。

  微笑中,木云落以最狂暴的动作进入她的体内,粗壮的部位令无梦婵感受到了久违的jq,赤展勃发,双腿用力缠在他的腰间,感受着不一样的欢情,坚实有力的冲击带给她忘却世间一切的堪伐。月色如水,情意如绵,木云落虎躯耸动,将身底下的女子送上一个接着一个的高潮,在这里,再没有人世百态,有的只是人间真情。

  极尽的缠绵令得无梦婵很快便兵泄千里,溃败下来。“帝君,婵儿以为你会嫌弃婵儿呢?婵儿不知真姐何时变成我的母亲,始终没办法面对帝君。”

  无梦婵终是说出了心事,她始终没有莫玉真的老练世俗,终是对木云落的情意占了上风,有些委屈道。

  “婵儿现在想这些是不是太晚了,天地间的一切法门,始终及不上人性之苦,若是沉沦于世俗之理中,我们又有何逆天本领,婵儿不用介怀,一切顺其自然便好。”

  木云落将她抱入怀中,只是神龙依然没有褪出她的体外,这种温存,亦是一种情丝表达。

  无梦婵点点头,很快便沉睡而去,困扰多日的心绪,被木云落一朝解开,她自是安稳如初。魔门女子本就不拘泥于世俗法像,更何况是从不传输世俗之理给她的无念天怜,那种唯我独尊的气势深印在她的脑海中。只是莫玉真恐怕对这件事还是有一定的排斥,毕竟情丝已分,面对自己的女儿和自己的男人,那是不一样的心绪。

  接下来的两日中,木云落除了和众位手下吩咐了一些事情之外,便再也没有离开过上院,夜夜缠绵,毕竟离别在即,总是要多一些温存,只是这依然错过了当初木云落订下的两日之约,因为相思无边,实是令人难以脱身。而天兵堂和炼魂谷相遇,更是将许多的奇思妙想开发出来,以用于行军布仗。在木云落的授权下,所有的部队均是出动,只是开始扫荡江南一带的土地,趁着夏知秋北上,这种时机,千载难逢。

  几日后,木云落终于定了起程的时间,诸女均是泪眼婆娑,但为了天下大业,唯有让木云落一人而去,其余人要么是坚守黑水帝宫,要么是直接上了战场,以诸女的身手,自是以一敌百的人物,更何况还可以进入敌人的后方,刺敌破帅,助力极大。

  带着御雷天心,踏下黑水帝宫的长阶,没有一女相送。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这种离别之苦,已是牵动她们的心,所以没有人会有这种勇气,紧随而来。站在黑水帝宫长长的石阶之下,木云落再回头看一眼身处云雾之中的帝宫,淡然道:“出来吧,道别在即,玉真连见我最后一面的勇气也没了吗?”

  莫玉真清减的身形出现在路旁的树林之中,微红的眼睛看着木云落,身后还背着一个小包袱,那一抹怜怜楚楚的神情,更显她的惑力。御雷天心微微一笑,在木云落的耳边轻声道:“帝君,我在前面等你,就不打扰你和真姐缠绵了。”

  边说那对硕胸还在他的胳膊间摩擦着,更是将艳丽的唇抵在木云落的耳垂之上,故意挑逗,这已不同于初始的她了,由冷艳变为冶艳,这是只有木云落才会看到的表现。只是在木云落的手要抓住她的臀瓣之时,她却又轻身而退,离了开来。

  “帝君离开了帝宫,奴儿也无处可去,很是迷茫,连留下来的勇气也没了,不如跟着帝君远行御雷之国吧?”

  莫玉真身穿一件黑色的长裙,摇曳着身子向前而来,幽幽语道。

  这几日木云落一直未见莫玉真,她更是没和诸女一起陪伴木云落,有些事,还是要让她自己想明白,否则别人说的再多,也只不过是助力。看着眼前这名美艳芳物的女人,木云落爱怜道:“世间之事,正邪难测,无以分辨,玉真若是依然没有找到面对的勇气,就和我一起走吧。只不过长路漫漫,便似这人间岁月,苦乐自知,但愿你有想明白的时候。唉,更何况你的决心已下,连随身衣物都带了过来,我还有反对的理由吗?”

  莫玉真微微一笑,天真烂漫的气质有如少女般纯真,没有半丝的做作,唯有令人心动的感触。这才是真正臻于大圆满之境的天魔艳气,无论想做出什么样的动作,均与真实无任何差别,却更有一种撩人的风情。

  其实木云落想带着莫玉真一起上路,确有几分道理,远离无梦婵,便可用情意令她忘却所有,人间至情,需要堪破的不只是这一种,未来的道路,更是需要面对一切。更何况黑水帝宫的实力已足够强大,虽然莫玉真是天下间少有的高手,但有树海秀兰和夜无月坐镇,再加上其余几女的功力也非等闲,所以离去倒也是一种选择。

  莫玉真上前拉起木云落的手,一如温良的女子,踩着碎步而去,这让木云落洒然而笑。这次木云落连马车都没有坐,就是不想目标太大,要抵达御雷之国,必须经过战事的前线,一切从简,反而更好。

  木云落此次远行,身上仅仅带着四件太古奇兵,霸天刀、凤血剑、射日弓和碧海萧,另外除守护神兽火明蛙之外,其余神兽均留在黑水帝宫,有这些身具无上灵力的奇兽,更是可保黑水帝宫的安危。

  踏出黑水帝宫所在的山谷间,莫玉真又恢复至安静状,脸上已然蒙上一层薄纱,遮住了她美丽的容颜,只是她的那种极致的身材,加上天魔艳气的大成之境,散出一种天然的勾魂之力,却愈显神秘。御雷天心则是满心的欢喜,一头金发在秋日的阳光中更显光亮,地面上淡淡的白霜已渐渐化开,深秋季节了,看来离冬天已然不远了。

  “帝君,我们试试坐船吧,那样会使得行程舒服些,更何况也可以避开诸多的烦心琐事,最主要的是,我才从来没有坐过船呢。”

  御雷天心轻轻一跃,在路边采下一朵野花,插在金色的头发上,回眸一笑道。

  木云落看了莫玉真一眼,点头道:“也好,我们便去租一艘船吧,经由这里的支流,驶进着京航运河,然后一路北上,也可以节省行程。”

  向前走了数里,来到黑水帝宫所在的小谷外的第一个小镇,木云落便找到了当地的一个以捕鱼为生的壮汉,以重金买下了他的小船,这才扬帆北上。

  以木云落强沛无绝的真气,亲自操舟,小船倒也是疾行如风,在水面上轻轻点过。河的两岸风光无限,春华秋实,秋天的景致倒是令莫玉真的心情也好了起来,渐渐有了话语。

  这一日,行至秦淮一带,正值夜晚,虽然已是战乱过后的秦淮,但仍是不减那种喧闹的场景,处处皆是挂着红灯笼。画舫倚楼,丝竹乐耳,糜糜之音渐来。木云落的小舟实在是破败不堪,在这里倒显得格格不入,有种令人无视的惨淡。

  只是木云落以英伟无匹的容颜,配上他淡然散出的气势,坐于船头,便可知他绝非常人。双臂轻摇,小船驶入了画舫林立的秦淮胜地,烟花之地,渐渐使得水面倒映出万般倚红。“帝君,听闻秦淮自古多美人,我们不妨下船看看,更何况还可以补充一下粮食,顺便再换一艘大一些的画舫,我们这艘小船实在是太小了。”

  御雷天心轻轻道,带着几分俏皮。

  木云落摇头苦笑:“天下间最美的女人,尽在我们黑水一派了,这里烟花之地,哪来那种惊艳的女子,不过换船之事倒是可行,在这种破败的船上,搂着你们睡起来的滋味,也的确是不尽如人意。”

  莫玉真和御雷天心的脸色顿时红了起来,这几日木云落兴致所至,不顾白日黑夜,有时就和两女欢爱起来。两女自然也是配合至极,但以木云落的强悍,两人实在是挡不住他的攻势,只是习惯了他的动作,倒也是慢慢适应他的节奏,大有没有白走一次的感触。

  说话间,前面一艘极大的画舫缓缓驶来,足有两层楼那般高,船上更是响起令人生厌的粗豪嗓音:“让开,让开,扬州城府在此,请诸位让一下,不知逸远楼的千春绿姑娘可在此处?”

  声音遥遥传开。

  木云落顿时一愣,千春绿竟然还在这烟花之地?但已来不及思索,那艘船已是近在眼前了。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