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御雷之国,迎来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苦寒之地,多以游牧居民为多,食草而肥,所以这种天气倍为当地人所不喜。

  占河,御雷之都,蒙破军高大的身影站立在温暖的火炉前,宫延的奢华在这皇宫内可见一斑。虎皮制成的地毯铺在地上,四周的壁画更是用了无数的黄金,这在极北之地的御雷之国,可为罕见。

  自从五日前,有人来报,御雷天心出现在草原上的那一刻起,他便驱散了侍奉自己的女人,总是一个人静静的站立着,陪在御雷天心身边的还有一名神伟的男子,更有两名姿色不俗的女人,有一女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均是胜过在御雷之国第一美女的御雷天心,当是中原极为有名的女子。

  此时此刻,中原国土大乱,夏知秋即将破入长安,御雷铁骑起了极大的作用,只是没想到御雷天心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国师七陀印也被他从天山米陀庙招了过来,怕是没有几天便可以到占河了,虽然他以强势的兵力强行取得御雷国主之位,但反对者依然很多,若是御雷天心踏足于占河,那么御雷之国很可能会江山易主,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在她进入占河之前,将一行四人从草原上抹去。

  木云落此时正坐在雪堆之中,漫天的风雪四虐,地面上尽是厚厚的积雪,无法行动,所以他当即立断,以积雪筑成一间简单的小屋,并以五行真气的水属真气化雪为冰,倒也别有一番暖意,此刻身处草原之上,浑然不着边际,裹腹之物也没有。

  御雷天心三女已然沉沉睡去,刚才在这冰屋之中,四人自是不会拉下每日的必修之课,席地交欢。三女已是沉醉在这种滋味之中,更是食不知味,所以每每闲来之时,便主动宽衣解带,极尽挑逗之能事,在木云落的面前挑起一波接着一波的情火,莫玉真和御雷天心无可匹敌的身材,乳浪臀摇,那种天地间最撩人的风情,绝没有任何的男人能错过,就算是悟通天地至理的木云落,亦不能幸免,每次均是身体力行,将欢爱带入暂新的阶段,无论是赤蚌细齿之间,亦或是后方菊谷之间,均留下他征伐的印记,人间的享受,不外如是。

  风势渐渐的大了起来,借着冰层的反光,三女脸上红晕密布,身下铺着的是在玉门关带来的厚厚毛皮,身上盖着的亦是最柔软的皮草,但内里却是三具雪白的身子,上面还留有无限的欢爱印痕。从长安出来后,便一路疾行,终是在十日之内,来到了这里。

  草原上传来狼嚎的声音,在这风雪之夜,看来恶狼们也出来觅食了,只是又会有什么动物出现在这漫天冰雪的草原上呢?摇头中,狼的气息渐渐浓烈了起来,虽然已被风雪掩在了雪堆之中,但狼群那种独有的味道,已然闯入了他的鼻端,看来恶狼们找上门来了。

  木云落回头看了三女一眼,将怀中的火明蛙取出,令其守护着三女,然后身形穿过积雪,不沾半丝的粉尘,站立在冰雪之中,并随手拔出凤血剑,插在冰雪之上,以证位置。眼前三十几只野狼闪着绿芒的眼睛落在他的身上,他一声长啸,身形闪动,出现在野狼的后方,野狼们纷纷追踪而去,他不想在冰屋上杀狼,只是不想让血腥味带来更多的麻烦,若是成千上万的狼群共同来袭,即使强悍如木云落,亦是有所不及。

  回身处,已是离开原地十余里路,木云落立定身形,赤手空拳杀入了狼群之中,不消片刻,三十几只狼尽皆倒地,只余下一只狼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以畏惧的眼神看着木云落,身体开始后退。木云落哈哈一笑,脚尖在地面上一点,一大团的雪团撞在了狼的头部,融合着木云落内力的雪球爆开,那只狼赫然倒地,却并没有立即毙命,只是被木云落震晕,这是他故意留下狼一命,要吃狼肉,新鲜的总是最好的。

  一个闪身,来到了狼的身边,这漫天的雪势根本就阻不住他的身形。刚刚把野狼提起,一声细细的呻吟声泛入他的耳内,这在凛冽的风雪中,简直细不可闻,双耳耸动间,木云落微微皱了皱眉头,拎着野狼的脖子,身形逆风而行,下一刻来到了十丈之外的一个雪堆处,伸手向下挖去。刚挖下两尺,一个彪悍的汉子映入眼底,已是奄奄一息,躺在雪下的身体看起来虚弱至极,观其眉宇之间,则透着一股坚毅不屈的神情。

  木云落叹了声,单臂挟起大汉的身子,向冰屋的方向狂奔五里后才停下,挥手间,再造一个小屋。在这种天气中,要顶着这漫天的风雪,更是要融雪为冰,建造一座冰屋,必然要大耗内力,所以小屋造好后已是令他泛起一丝的疲态,体内的真气大副减退。冰屋造好,木云落将雪地掩埋之人拖至内里,然后指尖运力,将狼的喉咙隔开,滚荡的血液注入了大汉的嘴间,接着他内力催发,总算是令那人醒了过来。

  一声呻吟,大汉睁开眼睛,接着摸索着打开怀中的火折,火花掩映中,他终是看到了木云落英伟的脸容。伸舌舔了舔嘴角的血丝,再看一眼地上的狼尸,大汉顿时明白了现在的处境,不由感激道:“这位兄台救了在下的命,在下感激不尽,日后定当回报。”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来到这里?”

  木云落沉声问道,脸上的表情无喜无悲,看不出半丝的波动,毫不在意他的感谢之话。

  大汉露出真诚的笑意,摸了摸头,然后拉起狼尸,再吸几口鲜血,这才说道:“我是御雷之国四大亲王之一的慕容追,因打猎来到此地,不幸遇到了风雪,随行人员尽被冻死,胯下的战马亦不幸遇难,我好不容易才来到此处,被埋在风雪之中。这次多亏了英雄,否则必是凶多喜少,英雄且随我进入占河,我可以将一半家产赠予。”

  木云落心中泛起一抹笑意,慕容追心里变化没有丝毫逃过他的精神感触,这人真诚至极,发自内心的感动,是条汉子。大力拍了慕容追的肩头一下,木云落淡然道:“好汉子,在下是来自中原的木云落,这次北上御雷之国,正是有事要办。”

  慕容追浑身剧震,难以致信的看着木云落,接着才大口喘了几下,摇头道:“天啊,原来你就是中原武神,黑水帝君木云落。”

  说完后,闭上双眼,片刻后才睁开双眼,低声道:“五日前,自从御雷天心一行四人踏足于草原,我们就发现了她的行踪,更是在两天前,我们知道了你的身份。唉,你陪着御雷天心踏上草原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要来占河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相遇。蒙破军强取国主之位,我本置身事外,因我不算是皇室一脉,只是归入御雷之国的鲜卑一族,所以何人为国主,只要对御雷有利,那又有何妨。只是没想到木帝君会是这等的英雄人物,所以此后我便追随天心国主,誓将蒙破军赶下台去。”

  木云落淡然而笑,眼神内却浮起一抹感动,不由对着慕容追点点头。这是他不了解御雷之国的情况,四大亲王中,慕容追和金落野为外姓亲王,向来支持蒙破军,其余两大亲王为御雷莫也,御雷光图,是御雷天心的外围长辈,自是暗中支持御雷天心。但慕容追为鲜卑遗族,旗下兵强马壮,统率御雷之国近三分之一的兵力,所以声势浩大,金落野则是御雷之国的兵马大元帅,已然率兵南下,远征长安,所以在占河之中,只有慕容追的实力最大,其实便是蒙破军的亲卫军,而御雷莫也和御雷光图两人合在一起的兵力,稍胜过蒙破军,所以慕容追实是蒙破军最重视的人,现在在木云落的面前明志,便等若是将御雷之国拱手让给了御雷天心。

  “多谢慕容兄弟的支持,等天亮之后,我带你去见天心。只可惜,我们踏上御雷之国,看来蒙破军已然知晓,前行必然会遇到不少的阻滞。”

  木云落再一次拍了拍慕容追的臂膀,点头道。

  塞外之国,极重英雄,所以慕容追看到木云落竟然不畏风雪,便已心折。当初蒙破军初登国主之位,全国皆反对,但他竟然引出蒙古天师七陀印,请他任御雷之国的国师,这种传说中的人物一露面,便压了大多数的反对声,这便是对于英雄的尊敬。

  “木帝君请放心,有我随行,一切都不会有问题,我早就听说木帝君败七大宗师中的水月无迹,更是将国师七陀印击退,这种神姿,的确令人向往,若是有机会跟在木帝君的身侧,一同战斗,那一定是一种极为刺激的事。”

  慕容追大声道,粗嚎的声音倍是真挚,这种声音和地无法兄弟倒有一拼了。

  木云落点点头,此去占河,又多了几分把握。“没想到我在御雷之国,还有这等的名声,竟然慕容兄也知道我的名号,颇令人意外,只不知御雷之国现今情况如何,若是天心踏上占河,究竟有多大的胜算?”

  “木帝君的名号已然响彻宇内,甚至在天竺、波斯等地亦是名声大震,击败蒙古天师七陀印,便是最好的证明。至于御雷之国,现今蒙破军的势力已有愈来愈稳之势,不过暗中支持天心国主的亦是大有人在,所以我们应当悄悄潜入占河,暗中联系那些支持国主的势力,等到一切计划定下来之后,便一举杀进皇宫,废了蒙破军,然后再召回远征长安的金落野,这样御雷之国就会重入御雷家。”

  慕容追淡淡道,那份从容淡定的模样,显示他是一个粗中有细的人,这令木云落心中大幸,真是救对了人。

  “好,就依慕容兄所言,待风雪停下来之后,我们便向占河出发。”

  木云落点头道,灼灼的目光在火光中泛着几分悠然得天下的霸气。

  “这里距下一个城镇南洛约百里的路程,那里亦是我的领地,我们先到南洛,然后休歇几日,从容布置后,便可再上占河。”

  慕容追的声音中透着几分兴奋,能和木云落一起战斗,便是他的梦想。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