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涯凝起强大的气势,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退却,对木云落而言,只要在转息之间,就可以将他毙于掌下,所以这百人的铁卫,虽然真气鼓舞,挺枪而来,却终是迟了一线,一切唯有靠他自己。他手中的长枪平举,深吸一口气,枪影漫天,在空中循着特定的规迹,无可捉摸,这一枪,已是凝聚着夜涯全部的精气,在木云落的压力之下,他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使得枪势甚至有种突破天地至理的强势。

  木云落神情晋至无喜无悲的境地,眼神冰冷的扫过夜涯的脸容,右手缓缓举到胸前,似缓实急,有种突破时空的感触,令人生出无与伦比的不舒服。他的心湖至境窥视着这凛冽的一枪,指尖微曲,后发先至,弹在了枪尖处。

  夜涯的身体剧颤,一股萧杀之气,弥漫至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仿若整个天地的气机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无一丝气机的泄漏。下一刻,他七孔流血,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这个时候三十几支长枪才接近木云落的身体,可见这一击已经超出了常理。

  木云落深吸一口气,速战速决的想法掠过他的心头,刚才倾势一击,已是耗费了极大的心神,夜涯竟然突破自身的束缚,在刚才的一击中竟达至了龙腾天河的级数,而且这百人铁卫俱是高手,令人不敢小视。他的身形闪动,右手五指连动,体内的真气层层而出,化为惊神指力,逐一点在身边的铁卫身上,但他的身体却渐渐步出了包围之圈,向雪丘下方移动。

  在他的点动间,百名铁卫转瞬剩下了五十人左右,损失了一半实力,这时夜涯的身体才砰然倒地,没入深深的雪层之中,身体砰然碎裂,再无一块完整的部分,尽被真气所毁。木云落却暗暗叫苦,惊神指力引动体内的真气大副减退,借势而势,虽然取天地之气,但却是消耗的更快。深吸一口气,木云落站定身体,停在雪丘的中段,身体开始旋转起来,整个雪丘如同被烈风扫过般,荡起层层雪势,漫天飞舞。

  接着他大喝一声,雪丘自顶部开始向下坍塌,五行真气中的水属真气引动雪丘的力量,化为无数坚硬的冰体,将剩余的五十余位铁卫压在了雪下,如大浪般吞噬一切,惨叫声不绝于耳,转瞬便归于沉寂。更有无数的雪体余力未消,如海浪般拍到了木云落的面前,却碰上他的护体真气,被阻于身前,但木云落依然退开一步,雪地上留下深深的一个脚印,再无那种淡然之气。但他以一人之力,杀尽蒙家铁卫中由夜涯领导的实力最惊人的百人队,再次惊名御雷之国。

  中原本来离御雷之国最近的便是欧阳伦伯的邪帝宫了,地处漠北,但随着邪帝宫被灭,欧阳伦伯带着孟秋女远走江湖,邪帝宫已成为真正的历史,所以这漠北之地,尽是御雷的天下了。

  木云落的身体缓缓步下雪丘,一步一个脚印,心绪再次达至天人合一之境,每行一步,脚印都要浅上几分,至行至丘底时,雪体只是没至脚背了,他再吸一口真气,放下左手中的雪球,轻轻拍在雪球的表面,整个雪球裂开,露出内里一身厚衣的人形。

  一声呻吟声自躺在雪堆中的人形口中散出,竟然是娇嫩缠绵,轻轻的喊着:“水”木云落蹲下身子,拉下那人的帽子,露出一头乌黑的长发。那张脸如同御雷天心般充满了异国内情,鼻梁很高,皮肤极白,紧闭的眼睛上眱毛很长,十足一个美人胚子,竟然是龙渊雪丽那一级数的美人。

  木云落伸手抓出一把雪,融雪成水,另一只手捏住他的脸腮,水流滴入她略显苍白的唇间,如此炮制了两把雪之后,木云落才停止了动作,女人的呼吸渐渐平稳,但在她的后背处,却有隐隐的湿气。木云落收回手,上面沾染了不少的血丝,看来她已然身负重伤,怪不得至此刻还没有转醒。

  御雷天心一行在此时也来到了雪丘之下,看到躺在地面上的女人之后,慕容追神色剧变,摇头道:“这是女真族的公主阿努丽玛,她怎么会成为蒙破军追杀的对象,这件事越来越出人意料了。”

  “木帝君,刚才你一人杀绝蒙家铁卫百人队,那种神姿真是令我佩服,在御雷之国,还没有人能够这般轻描淡写,怕是连国师七陀印也有所不及,只是不知刚才的领头人是谁?”

  慕容追的神情愈发有种崇拜的感触,说话间也充满了尊敬。

  “那的确是一个老朋友,龙腾世家的夜涯,在中原也算得上高手了,只不过这一次他再也没有返回中原的机会了。”

  木云落站起身子,将怀中的女子交给莫玉真。

  慕容追再一震,喃喃道:“原来是蒙家铁卫中的第一高手,来自中原的夜涯领导的百人队。唉,帝君,夜涯为蒙家铁卫的副统领,身边亲自带出的百名铁卫,实力超卓,在御雷是我最不愿惹的势力,没想到竟全军覆没在这里。蒙家铁卫的统领便是蒙破军的亲侄子巴赫特,自从上次追杀天心国主失败后,便被七陀印以禅门照虚还实大法传授武功,现在的实力超过夜涯,仅比七陀印弱上一丝,帝君以后碰上时要小心应付。”

  点头中,木云落问道:“阿努丽玛身负重伤,我们要找到合适的地方,替她疗伤,否则在这冰天雪地之中,怕是命不久矣,不知这里离南洛还有多远?”

  “前面再行二十里,就会进入南洛城内,不过这冰天雪地的,我怕是还要费些时间。”

  慕容追有些担忧道,再看一眼木云落的脚下,发现他的脚印已经深深印入雪势之中,不由展出一抹讶然。

  “刚才杀了这一百人的蒙家铁卫,耗费了我不少的精力,不过我们加快步伐便是,在一柱香之后,争取进入南洛城。玉真,辛苦你了。”

  木云落淡淡一笑,看向莫玉真。

  莫玉真展颜一笑,虽然没有施展天魔艳气,但天魔艳气已至大成之境的她,已是达到了她本人便化为天魔艳气的一部分,无论是何种动作,再无一丝的做作,有的只是无边的诱惑,纯真天然。“帝君安排的事,奴儿心中只有满心欢喜,何来辛苦一说?”

  她的娇躯贴在了木云落的身上,天魔艳气借势而出,导入木云落的体内,助他恢复真气。

  这个体贴的娇娃令木云落心中掠过一抹温暖,当着慕容追的面,大手也再不客气,抚上了她的隆臀。这种香艳的接触,自是来者不拒,这个动作令慕容追咧嘴一笑,独自向前行去,不敢打扰木云落的温存。

  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莫玉真的隆臀传来股股热力,木云落更是将手直接插入她衣服的内里,触在她光滑温润的皮肤上,胯下的神龙不由蠢蠢欲动。莫玉真嘤咛一声,融化在他的怀中,小舌轻卷,轻轻探入他的耳孔之内,撩拨着他的情火,一只小手还插入他的衣内,直接握住了壮大不已的神龙,轻巧抚来,已是用上了姹女教的招术。

  木云落深吸一口气,看了御雷天心和千春绿一眼,然后重重在她的胸部抓了一把,摇头道:“真是个妖精啊,每次和玉真在一起,我的全身都在欢呼,不过救人要紧,我们先赶到南洛吧,今晚我把主动权让给你,采取男下女上,现在还是快点走吧。”

  莫玉真的樱唇点在了木云落的唇上,然后长袖卷起千春绿的身形,化为一缕轻烟,沿着雪丘飘了上去,娇笑声传来:“帝君,说好了的,今晚我一定会让帝君快乐的。”

  这时慕容追刚刚登上丘顶,但莫玉真已经跨过他的身形,扬长而去,不荡起半分的雪片。御雷天心亦是微微一笑,轻吻木云落的脸容,抱起阿努丽玛,追着莫玉真的脚步而去,亦是从容不迫。木云落真气鼓荡,得益于莫玉真渡来的真气,体内真气虽然没有达至顶点,但亦是游刃有余,接着身形跨出,转眼来到了慕容追的身旁,散出淡然的真气,带动他的身躯向前奔去。

  一柱香的时间之后,几人终是来到了一座小城之外,城墙高耸,上面插着的旗帜上绣着慕容两个字,果然是慕容追的领地。御雷之国,虽是游牧为主,一般不会建造城镇,但游牧民族的生活却是受环境的影响极大,只要是失去草原,便等若是断了所有家产,这才开始建造城镇,屯积粮草。

  南洛城并不是太大,仅有十余万百姓,但慕容追的驻军亦有六七万人,所以也算是他在御雷之国的一个重要据点。守城的士兵看到了慕容追之后,急忙打开城门,出来迎接慕容追,列队出迎的士兵阵容整齐,个个看起来彪悍无比,这说明慕容追的确是善于治兵。

  在士兵们的迎接中,几人踏入南洛城。南洛城的建筑均是参照中原的建筑所建,长街上尽是设摊的小贩,到也是另有一番热闹景象。慕容追在前面带路,几人一路畅通,来到了一座极为气派的建筑之前,门楣上挂着的是慕容的门牌。

  此刻,两名守在门外的士兵看到慕容追,惊喜道:“大王回来了。”

  慕容追淡淡点头,被迎入了门内。虽然经过一场大雪,但门内的院落极其干净,木云落更是心有感慨,入眼看去,尽是中原的建筑,看来御雷之国已是深受中原文化的影响。

  “帝君,阿努丽玛公主的伤势要紧,我为你安排房间,你有一切需要,请尽管吩咐。”

  慕容追急忙道,那种尊敬的态度令身后的士兵们心中万分诧异,这位中原人怎么会有这般大的来头,令得御雷四大亲王中势力最大的慕容追这般的礼让。

  木云落点头,随着慕容追来到了一间房内,然后抱过阿努丽玛,置于床榻之上,挥手让诸人回避。

  慕容追接着为三女安排了一间最大的房间,然后才有精力回到自己的房内,让手下士兵去准备饭菜。这时一名士兵才有时间俯在他的耳边道:“王爷,宫中传来消息,国师已经回到占河,这次打猎场合的安排,好像便是出自蒙王之意,听闻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早已在大王的意料之中,那是国师感受到的天气状况。”

  慕容追身体一震,心中升起一股悲愤。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