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努丽玛仍是昏迷不醒,木云落心中叹了声,心中念道,若非自己的五行真气包含天地至理,木属真气更是层层勃发,内含无限生机,对疗治伤势具有惊人的效果,他根本不愿出手救治她。

  挥手间,阿努丽玛身上的衣服在真气的催发下,裂成片片碎片,离体而去,散落在床下,转眼间,她身上已是不着寸缕,瘦削的玉背展露在木云落的眼底。木云落坐在阿努丽玛的身边,眼神看清她后背上的一个掌印,赤色如火,五指清晰,血丝仍未弥合,血迹不停的向外渗着,呼吸间,掌印还透出一股灼热,仍有一股扑面而来的气息。

  木云落真气磅礴而出,运指如飞,点在阿努丽玛的背上,木属真气透过体表护住她的身体,更是将掌劲留在体内的赤热驱散,那只掌印愈来愈淡。接着木云落的手指自玉背滑下,点向脚底,每一次的点动都令阿努丽玛的身体一颤,如此反复,一柱香的时辰之后,那只掌印彻底消失,她的皮肤散出淡淡的光泽,皮肤的伤痕弥合,结成硬痂。

  大袖轻甩,一条被子展开,掩住了阿努丽玛的娇躯,木云落这才起身离开。这只掌印透出的气息倍是强悍,当是出自夜涯之手,没想到此人还练成了这等邪异的掌法。打开房间的门,木云落深吸一口气,自有守在外面的士兵上前,向他行礼道:“帝君,王爷有请,说是待帝君为女真公主疗伤之后,有事相商。”

  木云落点点头,随着士兵离开,来到了慕容追的房内。此时慕容追正站在窗边,双手负后,身体透着一股深深的落寞。“帝君,我刚刚得到消息,这场风雪早在国师的意料之中,而我离开占河,进入草原打猎,亦是蒙破军的主意,这个消息令我无所适从,虽然决意支持天心国主,但这仍然令我有种被出卖的感觉。”

  慕容追转过身来,粗野的脸上登上一抹难以融化的悲愤。“在御雷,我一直站在蒙破军的一边,随着他坐上国主之位,我的势力也日渐壮大,只是远征中原一事,是我极力反对,这才惹来他的不快。树大招风,我占据了御雷三分之一的兵力,自是令他心有所惮,只是我没想到,这件事会来得这般快。但愿我在占河的势力没有被他清除,不过就算他有这种想法,亦不会这么快实施,毕竟我的势力在占河仅仅是占了一小部分,而位于南洛方圆六百里的土地,尽是我的领地,更是我最信任的族人,所以他现在应当不会先下手。唉,这次的逆反决心,看来是上天安排的,若非如此,我的族人可能都会因此被连累,这都要感谢帝君相救之恩,你救得并不只是我一人,而是我们慕容族的全部。”

  木云落一震,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士亡,这便是千古不变的定理。看来蒙破军要开始行动了,在御雷还没有立足根基之时,将所有的权利集中在自己手里,这才是上策,所以四大亲王必然都面临着危险,而兵马大元帅金落野此次远征,是否意味着他才是蒙破军的亲信。

  “慕容兄,我们还是要尽早起程,占河的形势必然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早日回程,对我们的胜算亦是多了几分把握,蒙破军果然是治国之材,竟然早就想出了这种点子。回到占河后,我们联系天心的支持者,然后一鼓作气,不要有任何的迟疑,一举夺下占河,这样才是王道。”

  木云落淡淡道,心中又想起房内的女真公主,接着道:“慕容兄,去准备几身衣物吧,相信不用多久,女真公主亦会转醒过来。”

  慕容追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蒙破军的绝情令他彻底死心,更是开始悄然在自己的领地之内调兵,等时机一到,便可兵发占河。

  告别慕容追,木云落这才有时间去找御雷天心三女,在士兵的带路下,来到了那间极大的房间内。三女见到木云落步入,一起拥了上来,自冰天雪地中踏入这里,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触,所以三女也极是想和木云落独处。

  火明蛙守在门口处,长长的舌头探出,向木云落讨好。木云落只是微微一笑,便沉醉在眼前三女的玉体上,身体紧紧拥抱着她们绝世的身体。自从进入草原以来,四人之间的欢爱便只能从简,有时就直接在走动间完成,有时便席地而来,但均是一些平日里极少用到的姿势,现在终于回归,四人的心中反而掠过一抹温暖。

  “帝君,不要忘了,你可答应奴儿,让我在上面主导。”

  莫玉真妩媚一笑,主动替木云落宽衣解带,片刻之后,木云落强健的身体便裸露出来,接着三女便拉着他向里面行去,身上的衣服在行走间,逐一褪落,展出最本原的玉体,那种缤纷若花般的动作,配着她们白如凝玉的身体,勾起了木云落熊熊的欲火,在行走间便展开挑情的手法。

  四人踏足于一间浴室之内,一个巨大的木池正在飘着热气,木云落一愣,摇头道:“果然还是位高权重者才会有这等享受,这里虽然不及我们帝宫内自然的温泉浴室那般豪华,但在这漠北之地,亦算是帝皇级的存在了。”

  “我们刚进来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这里还有这样一处妙处所在,不过若是和帝君一起鸳鸯戏水,那更是人间绝顶享受。”

  御雷天心终是踏上了自己的国土,说话间亦是透着一种淡淡的放荡,在这里,她展出的芳华倍是热烈,一扫初始的冰冷之意,在自己的国土之上,心甘情愿向木云落臣服,更是愿将自己的身体献上。

  四人一起跨入温暖的水池之中,千春绿功力最浅,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这里和外面冰冷的世界,实是有天壤之别,所以带给人的刺激亦更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感触。木云落的眼神落在千春绿的脸上,这声呻吟荡气回肠,令他的神龙壮大起来。此时,他坐在池底,池水没及他的胸部,他的双臂分开,撑在木池的两边,正是坐在一个角落处。

  千春绿的脸儿微红,强行挤入木云落的身后,那种赤裸身体间滑嫩的接触,更是撩动彼此间的春心。接着千春绿将木云落的头抱入怀中,让他躺在自己饱满的胸脯上,两只手替他整理着头发,轻轻的揉洗。而御雷天心将头发盘在头顶,微笑中,没入水中,低头含住木云落的神龙,这御雷之国的准国主,展开最放荡的一种情怀。莫玉真也游了过来,身体奇妙的摆了几下,大成媚术将这个水池变成如钻石般耀眼的所在,接着她的身体跨坐在木云落身上,双腿缠在他的腰间,胸前的双丸在水中化为巨大的形状,挤压着木云落的身体,带来一丝与众不同的享受,她的小舌更是献媚般在木云落的脸上掠过,配合着口中不停传来的呢喃音,顿时勾起木云落更大的欲火,在御雷天心口中的神龙再一次的壮大。

  御雷天心浓重的鼻音自水面下传来,木云落感觉到神龙处传来的美妙感觉,猛然睁开眼睛,双手直接滑入怀中莫玉真的臀缝之间,更是闯入了她的赤蚌之中。御雷天心自水面下浮起,换了一口气,木云落再换一种姿势,直接坐在水池中,将莫玉真的身体一沉,神龙顺着水势没入她的体内,无限壮大的神龙令莫玉真的娇躯一颤,眼睛化为春水。

  水中的求欢,甚至比床间的欢爱,另有一种更畅快的感觉,木云落每一次的*D,都带来莫玉真娇躯的颤动,她的双腿紧紧盘在木云落的腰间,那种力量,足以缠断一根铁柱,木云落更是直接含住她胸脯顶端的红豆,细细的吮吸。

  兴奋中,木云落站起身来,将莫玉真直接放在池边,以最勇猛快捷的方式,耸动开来。御雷天心再一笑,坐在水中,小舌轻卷,就那样在木云落的胯间活动,吸住他神龙裸露出来的部分,至纯中含着至淫。而千春绿亦不会闲着,抱着他的大腿,埋头于他的臀股之间,小舌没有半分的落下,每一处细节都不落下,每一点都是她的至爱,人间至情,唯此方是。

  欢爱的时间不论多久,总是感觉是在一瞬,花开花败,莫玉真终是达至了欢爱的顶点,花径中涌出大量的AY,身体软伏下来,悠悠一叹后,再无声息。接下来承欢的自是御雷天心,她金色的头发闪耀着太阳般的光芒,白色的肌肤上挂满着水珠,夺天地之精华。木云落没有半分的怜惜,以最粗暴的方式进入她的体内,因为她早已情动,只待这惊世一枪。

  池水中泛起一股水流音,千春绿竟在此时达到了GC。木云落哈哈大笑中,将御雷天心送上了快乐的天堂,再回身征伐千春绿。

  这一轮的征伐之后,三女被彻底征服,池水中春意无限,半晌后,莫玉真才第一个悠悠转醒,缠入木云落的怀中,有如纯真的华龄少女般,呢喃道:“帝君又失约了,明明说好奴儿要采取主动的,你却把奴儿整得死去活来。”

  木云落哈哈一笑,低头在她的耳边轻声道:“若是真儿不满意,那么我现在随你处置便是,你要主动,现在便可。”

  “讨厌,奴儿的身体哪还有那种精力,早被帝君征服了,现在只想靠在帝君的身上,享受着欢爱之后的余韵,要不等到夜间……”

  莫玉真面露惊色,她又感觉到木云落不停壮大的神龙抵在了她柔软的赤蚌之前,跃跃欲试,择谷而入。

  这个强悍的男人,已是超出了天地常理,却征服着女人的心意。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